第二百四十六章 龍潭虎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在遠方的高山上看著源池山方向的血色閃電與暴雨,不禁露出異色,與超凡之力有關嗎,列仙報仇不隔夜?

  這一夜,各大組織略顯緊張,並沒有在被擊毀的源池山有特別的發現。

  孫家裝模作樣,也加入探索隊伍中,最後匆匆退走。

  次日,外界雖有報導,各家也都在議論,但沒有人知道事件的真相,孫家將自己摘的很乾淨。

  他們相當低調,暗中觀察,想看一看這件事過後是否會有什麼異常發生。

  王煊並沒有回歸城市中,而是在山脈中出沒,他一路橫穿山林,向東走去,避開各種監控。

  他從福地碎片中取出光腦,這是鍾誠給他的,確定是十分安全的設備,可以放心的使用。

  王煊瀏覽新聞,外界並沒有特殊的事件發生,關於源池山被毀事件,沒有引發太大的波瀾。

  不過,下午後,阿貢財團的格蘭特焦慮了,他的孫女克莉絲汀和超凡勇士漢索羅都消失了,一天多不見蹤影。

  「克莉絲汀曾給我留密信,說是要去參加一個超凡聚會,但她已經離開一天一夜了,難道出意外了?」格蘭特發布消息,向東方的財閥求助。

  孫家得悉後頓時有點懵,戰略合作者的孫女難道被他們幹掉了?

  他們暗自慶幸,這次沒有走漏風聲,不然的話格蘭特肯定要和他們翻臉。

  「難道他們出事了?」格蘭特等不到孫女歸來,自然聯想到源池山,那裡為什麼遭受轟擊?

  「神啊,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格蘭特震驚了,該不會是有東方財閥在攻擊超凡者的聚會吧?

  「孫,你知道源池山事件嗎?」他第一時間聯繫孫榮盛。

  孫榮盛心頭一沉,暗自感嘆,這老傢伙太敏感了吧?這次的事情為什麼如此湊巧,格蘭特的孫女跑去了。

  「聽說那裡遭受攻擊,被摧毀了,但不知道具體情況。」孫榮盛平靜地答道。

  格蘭特放下電話,眼中寒光閃爍,告訴手下,將自己人調過來,調查源池山事件。

  「孫家與東方的超凡者有仇,會不會是他們得悉了那場聚會,所以下手了,誤傷了克莉絲汀?!」

  格蘭特產生聯想,心沉了下去,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吩咐下去,尋找那個名為王煊的人,看一看他在哪裡?

  很快,他得到稟報,王煊也消失了。

  「神啊!」格蘭特感覺自己要瘋了,他的猜想可能成真,孫家要幹掉王煊,結果確實成功了,同時也將他孫女解決掉了。

  接下來,格蘭特親自與東方部分財閥的高層通話。

  不久後,秦家、宋家先後給了他一些線索,兩家的探測器在現場找到少許特殊的合金疙瘩,以及一小塊奇異的水晶。

  「克莉絲汀,漢索羅!」

  當格蘭特看到這些碎塊後,他的手都顫抖了,合金來自漢索羅的戰矛,水晶是他她孫女的那面鏡子的碎片。

  這兩件器物都是接近神器的寶物,居然熔化了,碎掉了,他眼前發黑。

  「孫,我要一個說法!」晚間,格蘭特憤怒與悲傷地聯繫孫榮盛,雖然還沒有證據,但他確信,孫家間接幹掉了克莉絲汀!

  「老朋友,你不要激動……」孫榮盛皺眉,怎麼會這麼巧?他有些頭疼,真不想承認這件事。

  ……

  夜晚,王煊在山中烤肉,準備晚餐,這種風餐露宿的生活,遠離城市的喧囂,寧靜而又平淡。

  突然,他抬頭看向夜空,有人飛來了,確切的說是一道精神體,飄落下來,是那個身穿暗紅金屬甲冑的女子。

  她有些悽慘,身影模糊了,甲冑破碎並缺失了大半,女子的狀態不是很好。

  王煊警醒,戰艦轟擊,連精神出竅都會被重創?是了,精神體中有蘊含著超物質,是現實中的物質,自然受到了影響。

  「你為什麼沒有參加聚會?」女子神色不善,非常嚴厲,雖然大致知道了情況,但她心情惡劣,遷怒王煊。

  「被人盜走了請帖。」王煊取出那張即將消散的假帖,很平和與耐心的解釋。

  「你認為是誰出手攻擊了源池山?」女子寒聲問道。

  她這種立身高空中,冷艷而強勢的姿態,讓王煊反感,心說我又不是你的手下,欠你的嗎?

  但他現在不想翻臉,這女人的身後大概率有列仙,且先看他們的手段到底如何。

  現在王煊已經為他們搭建好舞台,交給孫家與列仙表演,先讓他們彼此掂量下成色,他再做決斷。

  「目前,只有孫家最為敵視超凡者,我曾多次被他們攻擊,現在都不得已躲進山林。當然,我沒有證據,也不能確定,這次究竟是不是他們出手。」

  「你立刻去孫家探查,馬上!」半空中的女子冷聲道,殺氣騰騰,也足夠的霸道,完全是命令的語氣。

  王煊真想幹掉她,真當他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是她的僕從嗎?憑什麼聽她的吩咐!

  若非忌憚她背後的仙人,他真不想慣著這個女人。

  他想暫時躲在幕後,親眼看下列仙能否干預現世。

  現在這個女人狀態很差,精神體幾乎被轟散,還敢對他牛氣哄哄?

  「我的真身如果出現在城市中,會立刻被孫家察覺,根本不適合去探查,我現在出現的話,就是個活靶子。」王煊搖頭。

  他又補充:「即便現在躲在山林中,大概也長久不了,新星各地到處都是監控,連無人的密林中都有探測器。」

  「真沒用!」女子冷聲道,她現在心情糟糕之極,對別人也沒有好言語。

  王煊很平和,現在不與她計較。他從中看出了許多東西,列仙吃了暴虧,在源池山損失慘重。

  「我這裡有一枚神印,可賜予你部分力量。」女子開口,飛落下來並接近王煊。

  「哦,送我嗎?」王煊看著她手中的鮮紅印章,露出笑容。

  女子面無表情,道:「這豈是你能駕馭的寶物,我會在你身上留下烙印,賜予你部分力量。」

  王煊倒退,這意思是要在他身上「蓋章」,打上印記,想什麼呢?!

  「你不願意?」女子寒聲道。

  這是什麼態度,什麼語氣?王煊想翻臉了,背後有列仙了不起啊,還不是差點被孫家滅掉!

  要知道,他和孫家周旋,還沒吃虧呢。

  這女人所在的組織與財閥初次碰撞,就很慘烈,一個失敗者而已,也想拿他來出氣?

  王煊退後幾步,沒有說話。

  女子還沒有從源池山的慘敗中恢復過來,心態有些問題,現在她感受到了王煊的牴觸情緒,再想到自身實力下降了,她深吸了一口氣,忍住了。

  「你儘快接近孫家,兩日內一定要趕到,準備配合我們進攻!」女子說道,眼神凌厲,看著王煊。

  「沒問題。」王煊點頭,並不是遵從她的命令,而是真想去看熱鬧,隨時準備抄底。

  他確定,找機會必須得幹掉這個女人!

  現在,他無論多麼反感與厭惡,都不能出手,不能將列仙的仇恨從孫家身上吸引到自家身上來。

  紅影一閃,女子消失在夜空中,直接飛走了。

  王煊盯著女子的背影,她以前很強,但是現在確實虛弱了,她能夠在沒有肉身的情況下遠行,應該與身上的紅色甲冑有關,是件重寶!

  可惜,這件有形的甲冑被戰艦轟的破爛了。

  「專為精神鑄造的甲冑,這是魂甲,元神甲冑?」王煊琢磨,很是羨慕。

  然後他冷笑,從身上斬下一縷符文,這是他當初接到請帖後,對方不動聲色留下的,真以為他覺察不到嗎?

  他現階段就可以短暫的神遊,精神感知異常,早就洞悉了,這是他故意留下的,等對方找上門來。

  現在,他已經從女子口中了解到了非常重要的信息,列仙要對孫家動手了,就在兩日內。

  古燈出現,一團光焰飛出,將女子留下的符文印記燒的虛淡,消散,徹底磨滅。

  「自以為是,在我眼中,你只是個工具人而已!」王煊低語,此時他不再留著印記,不需要冒險和對方存在聯繫了。

  刷的一聲,他從山林中消失,徹底遠離這裡。

  不過,他的確是朝著孫家所在的康寧城趕去,沿著密林,沿著山地,一路向前。

  從源池山被轟擊後,天亮他就出發了,到現在的深夜,他已經前行了足夠遠的距離,還有兩天,時間很充裕。

  在路上,王煊繼續研究那些符紙,想要全部弄清楚到底都能有什麼用。

  「這是遁符?」他相當的驚訝,稍微激活某張符紙時,他嗖的一聲遠去,趕緊又讓符紙暗淡下去。

  天亮時,他又弄清一種符紙隱身符。

  這些符紙都是好東西,讓他眼神燦燦。

  王煊像是一個幽靈,在密林中無聲地穿行,到了他這種境界僅是趕路而已,並不疲憊,即便是停下休息也是為了研究符紙。

  白天他更為謹慎一些,除卻要躲避探測器,還要避開進入山中的旅行者、探險者等。

  傍晚,他沿著山脈,行走在密林中,趕到了康寧城外的濕地,距離那座大城市還有十幾里。

  王煊感嘆,新星的環境確實不錯,到處都是森林、湖泊、濕地等,這也為他避開監控提供了機會。

  不過,到了這裡後,即便是濕地中,河流畔,也有探測器,他動用隱身符,極速沖向康寧城。

  他一點時間都沒有耽擱,主要是捨不得隱身符,迅速進入距離孫家很近的一座大酒店中,選了一個無人的房間,「入住」了進去。

  他解除隱身符,發現它暗淡了一些,甚至出現一縷細微的裂痕。

  他不禁搖頭,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什麼時候能自己能制符,甚至無需動用隱身符,也能掌握這種異術?

  他提前一天多趕到了,等在這裡,準備觀看列仙與孫家的大戰。

  當夜,孫家就出事兒了!

  「當……」有鐘聲傳來,竟可以震懾超凡者的精神。

  王煊訝然,迅速精神出竅,但未衝出去,而是在窗邊眺望孫家那裡,觀察動靜。

  他不禁動容,孫家果然非同小可,大本營有恐怖的異寶,那片建築物中,有神聖符文交織,有銀色的鐘波蕩漾,夜空都被照亮了。

  這些異象唯有超凡者可能看到,景象異常恐怖,銀色波紋擴張,將一個紫發老者擊中,捲走他一魂一魄!

  老者是精神體,夜闖孫家,現在中招了!

  王煊凜然,超級世家的老巢有些恐怖啊,竟有異寶自主復甦,自動鎖困入侵的精神體!

  然後,王煊看到了身穿紅色甲冑的女子,她漂浮在孫家外的高空中,眼神冷冽。

  那個老者踉蹌著,飛向她那裡,被她收進一塊紅色的神印中,暫時穩住了精神體。

  「現世的財閥,真是該絞殺,挖了列仙的洞府,得到了上古年間的的頂級異寶!」女子皺眉。

  這口鐘當年被一位絕代強者忍痛割愛,留在人間,送給後人用以鎮守洞府,庇護整個道統。

  現在,大鐘卻落入了現世的財閥手中,用來對付列仙的追隨者。

  「你去附體,進入孫家試試看。」女子開口,將紫發老者的精神體再次放了出來。

  片刻後,孫家門前一個年輕人被附體,意識瞬間渾噩,向著孫家內部走去。

  當!

  鐘聲再響,老者慘叫,衝出那那個年輕人的身體,霎時逃了回來,他又失去一魄!

  高層酒店中,王煊心驚,還好他沒有亂來。孫家大本營十分危險,如果他精神出竅,貿然闖進去,可能會出事兒。

  他想到在景悅城遇到的那個內鬼,鬼先生所說的話現在看還算靠譜,孫家異寶驚人,可鎖人魂魄。

  女子倒退,自語道:「自主激活,沒有人掌控也能如此?孫家該不會有什生靈入主了吧?」

  她驚疑不定,但還不想罷手,催動神印,再次放出一個精神體,是一位老僧。

  他的肉身在源池山被毀滅了,只有精神體保留下來,棲居神印中。

  「一會兒我嘗試牽制那口大鐘,你從後面進入孫家。」女子開口。

  老僧點頭,飄了出去。

  女子催動神印,發出一道殷紅的光,打向神鍾,與此同時老僧從另一飄進孫家。

  當!

  鐘聲再響,銀色的漣漪擴張,打到了這裡,擊在了紅色的神印上,讓寶印暗淡,出現一道小裂痕!

  女子驚呼,心痛不已。

  王煊大受觸動,那口大鐘太恐怖了,孫家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竟挖到了這種東西!

  女子受驚不輕,快速倒退,她感覺毛骨悚然,這口大鐘怎麼像是有人在催動?!

  接著,更為恐怖的事情發生了,老僧剛才雖然暫時避開銀色的鐘波,進入孫家,但是卻依舊發生了意外。

  鍾家深處,有一桿金色的小旗,不過巴掌大,輕輕搖動,黑暗中頓時發出陣陣波紋,紋絡交織。

  噗的一聲,金色紋絡直接將老僧絞碎了,他的精神體熄滅,徹底消亡!

  王煊頭皮發麻,看的一陣出神。

  所有這些景象都只有超凡者才能看到,普通人無感應。

  「怎麼可能?」女子震驚,喃喃道:「這東西不是上古時就遺失了嗎,居然在這個時代出現!」

  她嚴重懷疑,孫家是不是棲居著什麼強大的生靈,這片地盤有主了?一個現世的財閥,大本營有些過於恐怖了,簡直是龍潭虎穴!

  感謝:冬天x,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