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讓列仙動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身穿暗紅色的甲冑的女子倒退,懸在半空中,深深地感受到了寒意,她連現世中一個財閥的住宅都闖不進去?

  她驚疑不定,宏大的園林式建築群中到底有什麼東西?有殘存未死的怪物嗎,還是說她想多了?

  她寂靜了很長時間,沒敢亂闖,盯著孫家深處,非常眼熱。別說是她,就連她的主上,都不曾得到過那樣的寶物!

  一個現世的財閥,竟收得這樣逆天的異寶為己用,讓她恨不得立刻血洗了孫家,收取到手中!

  「什麼狀況,那口鐘自鳴了!」孫家內部,高層人員有些緊張,他們是凡人,看不到銀色大鐘在黑夜中發光,見不到銀色漣漪蕩漾時的瑰麗景象。

  但當鍾音響起時,他們可以聽到,也知道這口鐘的重要性,當年就是這樣拿下鬼先生。

  只是如今沒有超凡者孫榮廷坐鎮,讓他們皺眉,略感不便。

  「先為兩座秘庫補充超凡物質。」孫榮盛開口,那是自密地採集與冷壓縮的空氣,日常用來滋養那些古代器物。

  這時,天外密報傳來,他們的一顆資源星遭遇攻擊。

  孫家高層的面色都變了,居然有人進攻孫家?

  「哪顆行星?」

  「元夏星!」有人神色凝重地開口。

  「什麼?!」孫榮盛、孫承坤等核心人物霍的起身,臉色難看。

  元夏星,距離新星只有幾光年,是一顆相當近的資源星,那裡礦產較為豐富,有製造戰艦的稀有金屬。

  說是資源星,其實在那顆行星有他們一處秘密的軍事基地,雖然規模不大,但屬於孫家嫡系,非常可靠。

  「大概率是格蘭特乾的,在為他孫女報仇!」孫榮盛開口,嘆了一口氣。

  上次,他們摧毀源池山,就是利用域外的戰艦發動的。

  格蘭特認準是孫家乾的,將那三艘戰艦給滅了。

  「他過分了,摧毀我們一處小型基地,想開戰嗎?」有人不滿,一百多年的較量與競爭,他們一直處在強勢地位,面對西方有心理上的優勢。

  「非常時期,暫時不要妄動,我等格林特的解釋,我認為他並不是想撕破臉皮……」

  ……

  身穿暗紅甲冑的女子袁虹,再次嘗試進攻了一次,手中的神印飛出一道殷紅光束,她極速倒退。

  她在遠空盯著,看是否有人在催動神物。

  孫家深處,通體銀白的大鐘有漣漪在激盪,在超凡者眼中,它簡直是一件瑰美的藝術品,是一件傑作。

  砰的一聲,鍾波將紅色光束震散,並朝袁虹這裡反擊,她趕緊遁走。

  「沒有看到人。」袁虹自語,看著那口大鐘,眼神越發火熱。

  鎖魂鍾,昔日它的主人異常強大,在大幕後的仙界都屬於風雲人物,所向披靡,不過兩百年前時死掉了。

  可以說,現在這口銀鍾屬於無主之物,即便是列仙回歸,也不會有什麼大因果。

  當鐘聲消失後,她才敢回來,皺著眉頭,忽然發現有些可悲,她這樣的超凡者連凡人家族都對抗不了?時代真的不同了。

  難道他只能守在外面,出來一個弄死一個?

  在她原本的計劃中,摧枯拉朽,直接就殺進去了,讓這個財閥明白,列仙不可冒犯!

  但是現在,她……無言又無力,想大開大合的入主這裡,根本做不到。

  鎖魂鍾,屬於上古重器,在異寶中都赫赫有名,她現在是魂體狀態,那東西專門克她,根本搞不定。

  至於那杆巴掌大的金色小旗,她就更不敢接近了,連試探都發怵,因為凶名太盛,屬於傳說中的東西,在上古年間就遺失了。

  它名為斬神旗,名字聽起來很一般,但凶威恐怖,專殺元神,當年有絕世人物都曾栽倒在這杆小旗下。

  袁虹皺著眉頭,她時間真的不多了,三天內必有結果,不然大幕後的人會怪罪,而現在已經快兩天兩夜了。

  她想接著試探。晚間,孫家有人走出,她直接擄走,扭斷了脖子,扔在了旁邊公園的密林中。

  她安靜地等待,並沒有異常,孫家無神秘高手坐鎮?

  袁虹的心又活絡了起來,孫家秘庫太驚人,縱然是大幕後的人降臨,都會忍不住出手據為己有。

  她消失了,前往自己的閉關地,去取一件寶物,想搜刮孫家的神物。

  深夜,??她又出現了,搬運來一個石盆,黑灰色,這是一件奇物,雖然沒有什麼過強的攻擊力,但是可以聚寶。

  袁虹催動,石盆發光,很快成片的流霞沒入孫家,她想盜取秘庫中的寶物。

  喀嚓!

  石盆碎掉了,流光瞬間消散。她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再次懷疑起來,孫家是否棲居著什麼怪物。

  「哪位前輩住在此地嗎?」她開口,這種精神波動唯有超凡者可以感知。

  王煊在酒店中,安靜地看著那一切,聽到她這樣的話語,自然會產生很多聯想,事實上早先就有過各種念頭了。

  袁虹懷疑,有殘活下來的怪物入主了孫家,不見得是要庇護這一族,而是看上了這裡的神物。

  甚至,她心中還有一個恐怖的念頭,該不會是列仙提前回歸了吧?有人將這裡視作自己的地盤,未來這裡將成為一個聖地?!

  當想到這個可能,她頭皮發麻。

  不過,她又搖了搖頭,覺得不太可能,大幕後的絕世強者還過不來,在等待機會。

  即便有人實力逆天,送一名部眾過來,實力也會嚴重受損,根本不敢接近鎖魂鍾、斬神旗這類東西。

  畢竟,剛降臨時是精神體狀態,罕有肉身留下的人,想在現世中血肉再生,得找到當年殘留的真骨,慢慢培育,談何容易!

  沒有人回應她,孫家秘庫靜悄悄,一點精神波動都沒有。

  「難道說不是人,而是有異寶更進一步異化了?」她盯著鎖魂鍾,又看向斬神旗,心頭劇震。

  「就這麼點手段?你倒是對孫家動手啊,實在不趕緊請列仙降臨!」王煊看了很長時間,對她很失望。

  事實上,身穿暗紅甲冑的袁虹認為,報復孫家,遠不及將鎖魂鍾與斬神旗等傳說中的東西取到手中重要。

  夜間,孫家沒有重要人物出來,她便也沒有再出手,靜靜地看著,繞著孫家觀察每一處細節。

  她一直等到清晨,孫家嫡系中有人外出,她直接幹掉了兩人。接著,她又追上一艘沖空的飛船,剛掉孫家一位高層人物。

  「什麼!?」孫家內部震驚了,立刻吩咐道,重要成員不得外出,他們有些驚悚。

  有超凡者在針對孫家直系,那種手段很詭異,根本不是正常的死法。

  「什麼狀況,還有超凡者沒有被消滅乾淨嗎?還是說王煊沒死,又對我們出手了?!」

  孫家內部一陣緊張,這是預謀的暗殺,針對性太明顯了。

  「連克莉絲汀與漢索羅都死了,按理來說,同樣在場的王煊也不可能活下來,是誰在報復我們?」

  「不是陳永傑,他當下離我們這裡很遠。是王煊陰魂不散?還是又出現了新的超凡者?」

  王煊沒有將精神探進孫家,但孫家有非重要人物外出時,被他捕捉到了思感,他一陣無言,他居然處在半背鍋狀態?

  「列仙真廢柴,這麼沒用嗎,干預現世的手段不多啊。」王煊腹誹,真替他們著急。

  袁虹多次出手後,進一步的試探,等了很久也沒有超凡力量侵蝕她。她確定孫家沒有守護者,秘庫到底有什麼古怪?

  她轉身離去,憑她這樣的精神體沒有辦法硬闖進去,她要去稟報,這裡有讓大幕後絕世列仙都眼熱的寶物!

  依舊是源池山,這裡的岩漿地早已凝固,在原址那裡,沒有了山峰,只有一片很深的峽谷。

  地下被開鑿出一個岩洞,裡面有一個模糊的身影,正是兩日前那個在無頭神像中出現的男子。

  他居然真正來到了現世中!

  男子身影更模糊了,並沒有真正的身體,在那個狂風暴雨的深夜,在血色閃電交織間,他被絕世強者送了過來。

  當然,他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實力驟降,靈魂受損,但能夠活下來已經算是非常僥倖的事件了。

  因為正常來說,想從大幕後的仙界回歸,進入現世時,九成機率要化成飛灰。

  女子對他躬身施禮,神色嚴肅,道:「鎖魂鍾在孫家!」

  「這……東西居然出現了?」身影模糊的男子露出驚容,這口鐘一定要拿下,絕不允許落在凡人手中。

  「連上古年間遺失的斬神旗也出現了,在孫家秘庫!」女子鄭重地告知。

  「什麼?!」男子心驚,那種傳說中的東西居然在超凡退潮的時代再次出現,這實在有點古怪。

  「原本我還不想啟出我的真骨,但現在看來,不得不動用它了,不然的話,我現在是魂體,也接近不了那東西!」

  他原本計劃今夜神遊孫家,滅了他們的大本營,現在看來不出動真骨的話,連他都要吃個暴虧。

  「真是有些期待啊,在神話腐朽的時期,還能見到消失漫長歲月的寶物。」

  男子決定立刻動手,付諸行動。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