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列仙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男子起身,從漆黑的大峽谷中出來後,遇上盛烈的太陽,頓時一個踉蹌,他輕聲道:「魂體受創厲害,在雨夜中汲取了陰氣,現在被太陽火精衝擊,居然有些不適。」

  嗖!

  他騰空而起,去找他的真骨,女子跟在他的身後,兩人在烈陽下飛天遠行。

  最終,他們在三千里外的一片大山中降落,這裡有昔日原住民留下的痕跡,但早已荒蕪了。

  男子就是這顆星球的人類,在他追隨的那位強者的庇護下,接受雷劫洗禮,身體爆碎,留下一團精神體,進入大幕後的世界。

  從本質上來說,如果是依靠他自身,大概率會死的乾乾淨淨,什麼都留不下。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種說法還是有些道理的,就是因為那位絕世強者有足夠的底氣,所有讓身邊的人也能羽化登仙。

  一座大山之巔,古木狼林,男子以精神力量掀開藤蔓,剷除荊棘,終於看到下方的瓦礫等。

  昔日的道場,早就廢掉了,一切都是斑駁的歷史痕跡,讓他嘆息,多少年了?兩千多年流逝,昔日紅塵中的人都再也見不到了。

  他有些出神,當年這座大山上,那些一起學藝長大的孩童,那些師兄師弟,那些年邁的老者,都消散在歲月中,連他們的墳頭都找不到了。

  一時間,他百感交集,很多年沒有這樣的感觸了,那位可親的師姐曾灑淚送他遠行,看他離開山門。

  等他成仙前最後一次回來,在這山中渡劫時,她早已老死了。現在他又來了,眼前竟又浮現出她鮮活的面容,兩千多年了,竟還記得。

  「不成仙,一切都成雲煙,盡化塵埃。成了仙又想著逃離,大幕熄滅,萬物皆衰,可憐,可嘆,可悲。」

  周沖掘開瓦礫,挖出地宮,從當中找到一個玉盒,開啟后里面有一小塊頭骨,還保持著活性,焦黑的內里有生機漾出。

  但是,周沖的臉色卻立時變了,誰曾動過他的骨?

  當年,他回來渡劫時,這地方就荒廢了,曾經的溫柔師姐,那些師兄弟,還有師傅與師叔們,都死去了。

  現在他吃驚的發現,這塊骨被什麼生物啃食過,只剩下一半,被奪走很多活性能量,現在沒有想像中那麼濃郁。

  為什麼沒有全部吃掉,給他留下一半?

  他臉色陰沉,想要發怒,但卻找不到對象,不知是誰所為。

  看著地宮,看著玉盒與真骨,他仔細觀察這裡的痕跡,約莫是一兩百年內的事,有人開啟過這裡。

  「一百多年前,新星上有什麼特殊的事件嗎,是否出現過一些強大的超凡者?」周沖問道。

  身穿暗紅甲冑的袁虹搖頭,道:「我近些年才從養魂桃木中甦醒,不知道百餘年前發過什麼。」

  周沖將殘缺的真骨按在魂體中,瞬間,有血色紋絡從焦黑的骨體內部蔓延出來。

  他手中出現一個玉壺,從當中不斷向外涌動超物質,被那黑色的骨塊吸收。

  在他的魂體上,血絲蔓延,越來越多,不斷交織,漸漸勾勒出一道淡淡的血色身影。

  想要真正的血肉重生談何容易,他現在強行催發,其實從長遠角度考慮,沒有什麼好處,迫不得已為之。

  「走!」周沖開口,瞬間飛天遠去。

  這裡距離孫家所在的康寧城足有五六千里,但是,對於他們這種精神體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

  袁虹提醒道:「你現在得到真骨血氣滋養,實力大幅度提升,但是,你也露出了部分血氣形體,會被探測器捕捉到。如今這個時代,凡人掌握著戰艦等,力量十分強大,一旦被打中,後果不堪設想。」

  「真是麻煩!」周沖皺眉,這已經不是兩千多年的時代了,現在凡人也能重創他,源池山的殘酷教訓還沒過去三天呢。

  他讓真血回流骨塊中,等到需要接觸鎖魂鍾與斬仙旗時再現血身。

  烈陽當空,他們早早地進入了康寧城。

  兩個魂體繞著孫家轉了四圈,仔細觀察後,周衝動容,他確定那個巴掌大的金色小旗便是傳說中在上古時期就已失去蹤影的斬神旗。

  「稀世神物,專殺元神,歷代以來,死在這杆小旗上的絕世強者,加起來最少也有一手之數了。」周沖嘆道,他沒有想到能夠在這個年代有幸親眼目睹到它。

  袁虹點頭道:「我第一眼看到它時,也感覺不可思議,其他寶物出現也就罷了,連傳說中的東西都在這個特殊時期出世,就顯得有些詭異了。」

  周沖皺眉,道:「即便我有真骨,想要拿下斬神旗也會極度危險,畢竟不是真正的血肉之身。得先降服鎖魂鍾,利用它去接觸斬神旗,然後快速帶走,待我血肉重生後就好說了。」

  「鎖魂鍾也很可怕,動輒就捲走人的三魂七魄。」袁虹說道。

  「最起碼,鎖魂鍾還算正常。斬神旗太另類,非常恐怖,歷代主人持有它都不會太長久,得防著點。」

  ……

  當!

  王煊下午剛睡醒,就聽到了大鐘轟鳴聲。他驚異,那女人這麼大膽,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開始進攻了?

  「嗯?」他感覺到了非同一般的氣息,一位更加強大的魂體出現了,列仙來了嗎?!

  王煊讓自己心中空明,沒有過強的精神波動,靜心寧神後,這才去看孫家那裡的情況。

  即便沒有精神出竅,他是超凡者,也能看到現實世界中的魂體,他見到了一個神秘男子。

  毫無疑問,那個人的精神體非常恐怖,遠超身穿暗紅色甲冑的女子,這人大概率踏足逍遙遊層次了吧?

  即便沒有,也已經無限接近了,一隻腳邁進去了!

  這個男子非常生猛,直接動用神通去摘鍾,這可是太陽底下,按照普通人的看法,這等於是活見鬼了。

  在大鐘轟鳴的時候,一塊骨浮現,血色紋絡蔓延,將他覆蓋,他化成了一個血影子,身上綻放血色符號,在那裡牽引銀色大鐘,想要煉化。

  當!

  銀色大鐘猛烈震動後,居然……讓血影子炸開了,血液點點,飛濺出去,驚的袁虹面色慘變,驚叫出聲。

  男子可是從大幕中走出來的生靈,其真血居然被鎖魂鍾震散了!

  不過,下一刻真骨發光,散落出去的血液倒飛,重新覆蓋在魂體上,形成血影。

  不過,他的魂體被鍾波擦中時,雖然沒有拉走一魂一魄,但是卻擊碎了他小部分魂體!

  「你說孫家有古怪,就在這口鎖魂鍾內,有人藏在裡面,想要煉化它!」周沖對袁虹開口,臉色難看無比。

  他剛進進入現世,就被教育了,這才攻進孫家魂體就受傷了!

  酒店中,王煊心驚,這男子的精神波動很熟悉,與源池山被毀那一夜列仙發出的怒吼聲相一致。

  列仙降世了,進入人間!

  王煊雖然感覺事態嚴重,但是又覺得,這個人遠沒有想像中那麼強大。

  「魑魅魍魎,給我滾出來!」周沖聲音冰冷,帶著殺意,道:「妄想以其他人的元神祭鍾,幫你煉化此鍾,相當的歹毒!」

  說話間,他祭出數件強大的寶物,有雪白的尺子,有藍幽幽的盾牌,更有一口飛劍,尤其是一張符紙似乎極其強大,直接貼在了銀色大鐘上。

  接著,他探出一隻血色的大手向著銀鍾抓去,很霸道,就要直接帶走。

  「道友息怒,我並非想害你,我是身陷鍾內,為了自救,兩魂六魄都進來了,不得已在這裡嘗試煉鍾,只為自保。」

  遠處,酒店中,王煊知道鐘體內藏著誰,是那個內鬼,身在鎖魂鍾內。

  但是,實情情況與鬼先生說的有出入,內鬼的三魂七魄大部分都進入了鐘體內,居然在主動煉化?

  王煊當時就沒有完全信他,現在看來,這個可疑的人物果然包藏禍心,真要來救他,絕對被祭鍾,幫他煉化這件稀世異寶。

  狗曰的內鬼!王煊眼底深處寒光閃過。

  周沖冷聲道:「笑話,你真以為我不懂?你剛才分明動用了祭鐘的手段,若非你被困當中,不方便施展,還真沒準會被你得逞。」

  鬼先生道:「道友,早先我也只是為了自保,畢竟不知你是敵是友,既然話都說開了,我們就此揭過如何?」

  周沖沒有理他,他貼在大鐘上的符紙發光,明顯減弱了擴散出來的銀色漣漪,他探出的血色大手一把抓住鐘體,就要帶走。

  袁虹震驚,來自大幕中的男子居然這麼強,幾乎快封印銀鍾了,但她還是很擔心,道:「小心啊!」

  周沖回應道:「此鍾只激活了第一層符文,如果第二層符文復甦,我根本不會來,即便有真血覆蓋魂體,也擋不住它的鐘波。」

  「道友,你放我出來如何,這鐘我放棄不要了,送你!」鬼先生在裡面開口。

  「你是誰,是不是與大幕中的生靈有關?」周沖問道,並不放他出來,隔著長空,探出血色大手,將鎖魂鍾從孫家的秘庫牽引了出去。

  「你不放我離去,我豁出去也要玉石俱焚,以自身祭鍾,激活它第二層符文!」鬼先生威脅。

  酒店中,王煊倒吸冷氣,大鐘現在的表現,只是第一層符文復甦的結果?

  孫家炸窩,血色大手探進家宅中,震驚了他們,這也太霸道,太豪橫了吧?光天化日,竟敢如此!

  當然,很多人也在顫慄,感覺無比驚悚。

  一道又一道能量光束衝起,向著血色大手開火!

  「聒噪!」周沖寒聲道,想到孫家摧毀了源池山的通道,他有無盡的怒火,他另一隻血色的大手向孫家一些人拍去。

  噗!

  當場,孫家嫡系有六人炸開了,形神俱滅。

  當然,周沖無比謹慎地避開了一個區域,不敢對斬神旗所在的方向出手,即便那東西也只復甦了一層符文,他還是遠遠地躲著。

  「超凡入侵,該死啊!」孫家有人憤怒。

  周沖一邊生猛的提著大鐘,想要退出此地,一邊再次揮動另一隻血色大手,將孫家數位高層人物一把抓在了手裡,而後用力一捏。

  噗的一聲,孫家數位高層人物化成血泥。

  轟!

  有能量炮打在周沖的身影上,他踉蹌倒退,現階段的他,面對超級能量光束很忌憚,血液已濺起。

  「人間凡人也敢對列仙張牙舞爪?」周沖寒聲道,帶著鎖魂鍾倒退,??他又被能量炮擊中了,真血濺起,但又重組了回去。

  酒店中,王煊冷漠地看著,他不同情孫家,但是,這樣的仙人也讓人反感,有什麼資格輕慢人間?

  不管怎樣說,今天他要在這裡拿到強大的底牌,先秦的金色竹簡,還有斬神旗,都是他的目標。

  要是能將列仙與孫家都無聲的幹掉就更好了!

  「列仙禍,終於還是出現了。」孫家有一位百餘歲的老者低吼,道:「母艦重啟計劃,開始吧!」

  「這……真要執行這樣的計劃嗎?可是,存在很恐怖的不確定性啊。」有人顫聲道,看到血色身影在退,他有些遲疑了。

  「重啟!都被人殺上門來了,還猶豫什麼?你們這一代太沒血性了!列仙了不起啊?!」那個百餘歲的老者怒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