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母艦重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康寧城外地平線盡頭的山地中,一片地下基地內停著一艘巨大的母艦,冰冷的金屬光澤讓人心顫,人們面對它無不敬畏。

  「重啟……母艦計劃?」

  有人聲音都在發顫,雖然這片基地存在的意義就是圍繞母艦展開的,可激活它實在關乎甚大,一定到了孫家生死存亡的時刻。

  這裡常年有孫家核心成員輪流值守,得到消息後沒有任何猶豫,第一時間按照重啟計劃執行。

  恐怖的聲音傳出,尤其是母艦主控室那裡,當大屏幕亮起的剎那,各種未知信息狂跳不止。

  「初步復甦,它就又開始向深空發送信息了,讓人感覺恐懼!」

  一個老者顫抖,心中發慌,不知道事態的最終走向。

  上百年以來,他們自然不是第一次重啟母艦,想解析各種前沿黑科技,沒有比它更逆天的存在了。

  但是,每一次他們都心驚肉跳,這艘母艦是否會從未知的深空盡頭引來什麼?這是藏在他們心底最恐懼的事。

  所以,不涉及孫家生死存亡,他們一般不會輕易重啟母艦了。

  母艦的系統發出冰冷的聲音,問他們,有什麼需要它幫助?

  孫家核心人物之一孫榮坤迅速講出,超凡入侵,列仙來襲,康寧城孫家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

  「列仙,堪比先天神魔般的生物嗎?」母艦解析,剎那告知,常規能源充足,但異物質能源匱乏,不足以支撐狩獵神魔級生物。

  它解釋,異物質就是一切同超凡和神魔有關的能量物質的總稱。

  孫榮坤震撼,過去未曾與母艦提及過列仙,原來它還有各種關於超凡神魔的資料庫,實在是有些恐怖,過去它面對的都是怎樣的對手?

  「沒有辦法對付他嗎?」孫榮坤急了,他怕孫家大本營徹底覆滅。

  「經過掃描,康寧城中,有兩個較弱的神魔,都曾被重創……」母艦系統發出聲音。

  在它的掃描中,周沖與鬼先生勉強屬於弱化的神魔物種,但目前處在極度衰弱狀態中,可以讓艦中的五號機械人去守護孫家。

  母艦中有教學機甲,以及幾個機械人樣體,它建議激活五號機械人,它消耗的異物質較少,勉強可以解鎖第二級能力,或許可保住孫家。

  然後,母艦就不說話了,只是瘋狂發送信號,各種不可解析的訊息傳向未知的宇宙深處。

  孫家人頭皮發麻,但也顧不上它了,快速激活五號機械人,時間不等人,再晚一步的話孫家總部可能就被人滅掉了。

  五號機械人復甦,冰冷的金屬軀體,流暢的線條,充滿了藝術美感,它並不是特別高大,不過兩米出頭。

  很快,它洞悉了孫榮坤的意圖,眼窩中光芒劇烈閃爍,而後恢復平靜,像是有些高冷的人類,踏出母艦。

  「沒有事的話不要打擾我,我要再次沉眠了。」母艦開口,發送出最後一組信息後,它主動熄滅屏幕。

  「應該沒事吧?」母艦中,一位中年男子低語。

  母艦,來自舊土外的月亮上。

  當年,共挖掘出五艘母艦,駛向新星,一百多年來,它也多次發送神秘信息,但從未得到過宇宙深處的回應。

  母艦很人性化,曾說過一句話:機會渺茫,或許再也回不來了。

  ……

  孫家,周沖抓住銀色大鐘,在快速倒退,想暫時離開孫家,但在這個過程中他的危害性非常嚇人。

  劍光橫掃,孫家成片的建築物倒下,斷面平整,殺傷力實在太大了。除卻斬神旗所在的區域較為平靜外,其他地方傷亡慘重。

  頃刻間,孫家死了五十多人,當中有安保人員,有家政人員,有旁系,也有核心高層。

  各種能量炮以及其他科技武器等都對準了周沖,但效果不理想,即便有能量炮將他的血色身影打散,最後還是能重聚血光。

  不是科技武器弱,而是他的那塊骨算是仙骨了,生生不息,實在是異常。

  此外,這裡是孫家的大本營,過於毀滅性的武器沒法在這裡「解鎖」,不然的話,一群高層也要跟著完蛋。

  「如果母艦重啟計劃失敗,或者來不及了,那就以戰艦毀滅這裡吧,讓超凡者為我們陪葬!」

  孫家那個顫顫巍巍的老頭子,心痛而又絕望地喊道,命令已經出現在天空中的戰艦準備進攻。

  咚!

  在周沖劍光清空周圍的建築物後,一道刺目的光束降落,打在他的身上,噗的一聲讓他渾身血液濺起,血影炸散了。

  這次,他損失了部分血霧,並沒有能完全凝聚回來,而且那塊真骨上,雷擊過的焦黑痕跡脫落了一些。

  再次重聚血身時,他霍的抬頭,一艘小型戰艦發出了一道聚合光束,將他擊傷了。

  「我先找地方煉化鎖魂鍾,袁虹,你小心一點,不要接近斬神旗,去孫家另一座秘庫,我感覺那裡有驚人的寶物,都帶走!」

  周沖喊道,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戰艦,而後血色身影一閃,撲出孫家,不敢在距離斬神旗太近的地方煉化上古重器。

  在他踏出孫家後,天空中數道光束交織,直接打了下來,比剛才的光速更強。

  周沖在間不容髮間避開了,血影沒入地下。

  孫家前方,出現一個恐怖的大坑,各種泥土都熔化了,附近的建築物也龜裂,要倒塌了。

  「掃描到他在右前方地下!」

  咚!

  又一道光束擊穿地表,沒入地下深處,爆發出恐怖的光芒,熔化了土石。

  「給你們臉了吧?」周沖寒聲道,他境界跌落的厲害,被轟擊的不輕。

  他沒有逃向地下更深處,而是直接衝上了高空,多次變向,接近那艘小型戰艦。

  此時,他暫時收起了真骨,放棄了血影形態,扔下銀色大鐘,不然的話,出現在天空中就是個活靶子。

  轟!

  他的魂體祭出一道劍光,將小型戰艦擊穿了,這震動了孫家所有人,天空中發生劇烈的大爆炸。

  不過,那口衝起的飛劍被另一艘小型戰艦鎖定,被一道光束擊中,打的橫飛出去,暗淡了,劍尖部分破損。

  周沖臉色變了。

  當!

  同一時間,鐘聲響起,鬼先生在催動大鐘,爭分奪秒,依舊想嘗試煉化。

  周沖轉身又俯衝下去,再次與真骨合一,血色身影再現,去爭奪鎖魂鐘的控制權。

  孫家,袁虹發出驚叫聲,狼狽的逃了出來,她催動殷紅的寶印,打出成片的符文,對抗身後的烏光。

  她快速傳音,道:「孫家那座秘庫中有重寶,竟是……金色的竹簡。但那裡有古怪,似乎被人布置過,很危險,專門針對超凡者,克制魂光離體的人!」

  「什麼,金色竹簡,方士的至高經文?」周沖震驚,而後不得不嘆,這真是一個見鬼的年代,這種東西都能出現在凡人家族中?

  身在大幕後的世界很多年,他怎麼會不知道這東西,練金色竹簡的人厲害的邪乎,成為了最負盛名的高手。

  而且,有傳言,金色竹簡、石板經文等,都是不可考證的東西,不知道究竟存在多久的歲月了。

  即便是飛升的人,羽化登仙者,也想得到金色竹簡,想要破譯,從而尋找絕頂方士的破綻等。

  事實上成仙后,金色竹簡上記載的法依舊適合修行,還能繼續深入的往下練,這才是恐怖的。

  周沖祭出一張符紙,紫光一閃,落入秘庫中,壓制住那裡的烏光,接著他又祭出那口破損的飛劍,斬了進去。

  轟!

  那片秘庫的外部區域發出恐怖的聲響,伴著刺眼的符文綻放。

  「有高人布置過,一旦有超凡力量出現,那裡的幽冥符就會激活,是誰先入主了這裡?」

  周沖露出驚容,他祭出的符紙快速毀掉了,這讓他心痛,他身上的好東西並不多了。縱然他是絕世列仙的部眾,那個人動用大神通,也只為他傳送出來部分中規中矩的器物而已。

  「是你嗎?」周沖低頭看著銀色大鐘。

  鬼先生叫道:「不是我,另有其人。我一直覺得孫家有古怪,有人將這裡視為了自己的地盤,這讓我頗為惶恐。我覺得,有列仙中的頂級強者盯上了這裡,在干預現世,以後這裡可能會成為其道場。」

  周沖不相信,道:「胡說八道,即便是絕世列仙,也無法憑空這樣干預,你身後是不是還有什麼人,有同夥?」

  同時他再次回到孫家,一是惦記上了金色竹簡,必須要拿到手中,這麼逆天的寶物如果不取走,他覺得會遺憾三生三世!

  二是他進入孫家後,天空中的戰艦不敢展開毀滅性的攻擊了。當然,他也把握了分寸,這次沒有再對孫家的人出手。

  鬼先生急切地說道:「我可以發誓,以修行者共尊的詛咒誓言進行,真的與我無關,應該是有其他未知而恐怖的生靈在布置。」

  遠空,五號機械人懸浮,掃描周沖,收集數據,準備狩獵神魔!

  酒店中,王煊動容,一個孫家而已,竟有這麼多的古怪,令人警醒,不得不重視。

  這麼看來,真有什麼生物盯上了秘庫,視為自己的地盤了嗎?但他為什麼沒有出來,始終不現身。

  王煊靜靜地看著,等局勢明朗,有些東西必須爭取在今日得到,錯過的話,萬一被列仙帶走,那以後多半就沒有機會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