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孫家秘庫的真正主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動容,符紙的威力超出意料,居然直接炸掉敵人半邊身子。

  他立刻收起手中的火符,再用的話就實在太浪費了!

  袁虹很絕望,在源池山元氣大傷,一直沒有恢復過來,現在又被人打掉一半的魂體,多半凶多吉少。

  在她的手中,早先被鎖魂鍾打出裂痕的寶印,現在布滿蛛網,馬上就要瓦解了。

  周沖給他的寶鏡,被傳送到現世時,就因大幕而破損了,現在更進一步,出現六道很長的裂痕。

  袁虹想逃遁,但一道恐怖的光束已經飛來。

  王煊怎麼可能給她機會,收起火符的剎那便催動古燈,猛烈絞殺,燈焰化成的箭羽如神虹貫日。

  喀!

  袁虹以手中的殷紅寶印阻擋,但沒有什麼用,原本就要碎掉了,現在直接炸開,數十塊紅色碎片四射。

  她臉色發白,不久前還想給王煊眉心打上印記,收為僕從,結果現在卻是她要被對方幹掉了。

  「殺!」她低聲喝道,役使遠處的女道士,幫她來擋住敵人。

  王煊的後方,一道身影極速撲來!

  王煊沒有轉身,手中黃澄澄的小葫蘆對準了後方,這是一件強大的異寶,噴薄懾人的霞光,將那撲殺來的身影打散!

  袁虹快速飛遁,並以殘破破的鏡子照向王煊,希冀能擋住他的攻勢,為自己爭取到一條活路。

  這面鏡子確實是難得的寶物,照耀出一道刺目的光束,沿途,各種建築物都被打穿了,而後熔化。

  王煊很平靜,手中黃澄澄的小葫蘆「鯨吸牛飲」,將照耀過來的光束分解,全部吸收。

  下一刻葫蘆嘴發光,一道更為粗大的光束沖了出去,打在寶鏡上,上面的裂痕瞬間擴張。

  寶鏡炸開,一件難得的神物毀掉了,鏡片碎塊飛落的四處都是。

  哧!

  懸在王煊肩頭一側的古燈發出朦朧的光,激射出一道刺目的箭羽,釘在女子身上,讓她爆碎。

  王煊確定,如果那一夜他去了源池山,克莉絲汀、漢索羅的命運就是他的真實寫照,會被這女人奴役。

  所以他沒有手軟,當殺就殺,管她身後是否有列仙,既然對他懷著深深地惡意,斃掉就是了。

  唯一可惜的是那張雷符,就這麼用掉了。

  剎那間,王煊再次出手,沒有任何耽擱,古燈光焰跳動,他催發出三支紅色的箭羽,沒入前方的符文地帶。

  同時,他動用了暗金小舟,巴掌大的異寶發光,瞬間擴張,他坐在上面,化成一道流光遠去。

  果然,最後這一次攻擊,在符文被毀的剎那,格外的璀璨,近乎焚燒般的光芒照耀,催動斬神旗。

  巴掌大的金色小旗,旗面輕輕一展,金色紋絡蔓延,像是一片浪濤般朝著高空拍擊而去

  王煊摸了一把冷汗,險而又險,如果不是準備充足,動用了飛行異寶,最後這一擊多半就將他留下了。

  這到底是誰布置的?他有些發毛,這絕非一般的手段,估摸就是與機械人大戰的男子來收旗,都會很艱難。

  現世中,早就有這種高手了嗎?大概率是逍遙層次的生靈的手筆!

  王煊收走小旗,頗有些虎口奪食之勢,讓他心中沒底。

  還好,他現在貼著隱身符,始終沒有露出行蹤,連知情的女子也被斬殺。

  高空中的金色波紋消失,他駕馭暗金小舟,快速返回,斬神旗寂靜了,地下的符文被毀掉後,它不再那麼危險了。

  王煊沒敢臨近,這東西即便沒有法陣催動,也極度危險,他祭出黃澄澄的小葫蘆,以它來收取。

  葫蘆嘴發光,瑞霞一道道,纏繞在小旗上將它拉出秘庫,緩慢接近這裡。

  王煊動容,斬神旗還沒有手掌大,但收取它時感覺極為沉重,仿佛在搬運一座小山般吃力。

  尤其是,隨著小旗接近,黃澄澄的葫蘆居然顫動,像是在發抖,王煊一陣無語,這是「血脈」壓制嗎?

  途中,小旗抖動了一下,有波紋再現,頓時讓王煊毛骨悚然,差點就放棄它,並準備砸出葫蘆。

  還好,有驚無險,它也只是旗面翻動了下,又寂靜了。

  嗖!

  葫蘆輕顫,看的王煊一陣無語,他小心翼翼地將斬神旗收進福地碎片中。

  至此,王煊長出一口氣。雖然時間不長,但是步步驚險,他總算如願以償,得到了這件傳說中的寶物!

  不管是否與什麼人結下了因果,他也不在乎了。有了斬神旗,只要他抓緊將實力提升上去,即便是接下來群魔亂舞,各種怪物齊出世,他也有一定的底氣了。

  尤其是,斬神旗對從大幕中走出來的魂體格外有殺傷力。

  他立身在另一座秘庫前,繼續那名女子未曾完成的任務。

  他沒有進秘庫內,怕深陷當中,二十七塊金色竹簡就墜落在不遠處,已經離出口這裡很近了。

  王煊以精神力牽引,流動金輝的竹簡漂浮了起來,但是秘庫中,有一些神秘器物跟著發光,鎖住竹簡,不讓它離去。

  「什麼狀況,既然有高人布置,他為什麼不直接收走?」王煊費力的牽引,滿頭汗水,越是接近秘庫出口這裡,阻力越大。

  他還得分心,時刻注意四周的動靜,怕周沖與機械人殺回來給他來一下狠的,那將會非常致命。

  他在猶豫,要不要暴力破法,將這件秘庫打穿算了,說不定還能多帶出來一些寶物呢。

  哧!

  突然,一道刺目的劍光自秘庫中飛出,幾乎要洞穿王煊的眉心,快准狠!

  有人躲在秘庫中,關鍵時刻出手了?

  是那個在此地布局的人嗎?

  王煊幾乎中招,關鍵時刻,他修行出景物浮現,雖然屬於精神層次的奇景,但可以干預現世,比許多寶物都厲害。

  精神領域中的奇景讓那劍光略微受阻,他快速偏頭躲過恐怖的劍光,同時古燈浮起,形成殷紅光幕,將他籠罩在裡面。

  秘庫中果然有生物,但當王煊看到它時卻一陣愕然,一個三寸高的銅人在出手,手持一口一寸多長的小劍。

  這是一個傀儡小人?險些將王煊瞬殺,讓他冷汗都冒了出來,這地方果然有主了!

  他二話不說,轟的一聲,催動將手中的劍符。

  那個如同小太陽般爆發光芒、極速而來的三寸銅人,瞬息被劍符覆蓋。

  隱約間,他聽到一聲低吼,傀儡小人眼神凶戾,劍光暴漲,竟十分恐怖。

  不過,王煊得到的符紙很神秘,劍光更盛,在可怕的交擊聲中,銅人被斬的滿身劍痕,最終讓它四分五裂,化成碎銅。

  王煊頭大如斗,孫家真的被某個生物視作了自己的地盤,存在各種兇險,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強者一直沒有現身。

  他快速牽引金色竹簡,這次比較順利,將它接引了出來。

  溫潤如玉石般的竹塊,像是上天最完美的傑作,熠熠生輝,上面刻著各種圖案。

  現在不是欣賞的時候,王煊雖然心情激動無比,但快速收進福地碎片內。

  一部至高經文入手!

  人世間是一個大境界,它又分了多個小境界,其中迷霧、燃燈、命土、採藥,這幾個小境界可以說在各體系通用。

  採藥後,他就要定下自己的路了。

  有了金色竹簡在手,多了一部至高經文,對他意義重大,將成為重要參考,是無價至寶!

  王煊向秘庫中望了一眼,稍微猶豫,沒有邁步進去,心神還是有些不安,總覺得裡面依舊有古怪。

  比如秘庫中一座金身佛像,似要睜開眼睛。

  他以為是錯覺,然後,他又看到一株通紅的珊瑚樹,居然開始流動紅色光暈。

  老曾說過:有富不可享盡,有勢不可使盡!

  王煊此時從心,覺得做人留一線吧,日後好相見。

  他轉身就走,他最想要得到的東西到手了,沒有必要去冒險了,萬一深陷此地,那就悔之晚矣。

  他身上的隱身符還能用一段時間,在臨去前,他橫穿孫家的園林式建築,發現高層成員早座飛船跑了。

  這讓他頗為遺憾,還想滅滅他們的氣焰呢。

  「算了,列仙教育了他們,估計短時間內他們會心有驚懼,希望能老實本分一陣。但如果非要不識好歹,那以後咱們再算帳。」

  「嗯?」

  橫穿孫家的建築群時,他覺察到一絲異常,一座古建築中,神秘因子比其他財閥的廟宇、道觀都要濃郁。

  「不是佛寺,不是道觀,而是一座神祠,供奉的是誰?民間傳說中的東西嗎,妖神,天神?這地方很古怪!」

  王煊覺得,這裡的神秘因子過於濃郁了。

  他心中有所懷疑,不敢久留。

  他催動暗金色澤的小舟,直接衝上高空。

  王煊坐在飛舟中,瞬間精神出竅,以精神天眼看向神祠,一寸一寸的尋覓,想看個透徹與究竟。

  終於,他有所發現了。在一座神像內部,神秘因子蒸騰,那裡面不只是一塊骨,它竟長出了血肉,外部覆蓋著繭一樣的光芒,整體有旺盛的生機。

  以真骨為基,要重塑出肉身嗎?有一道虛影在當中沉眠!

  如果不是王煊有精神天眼,絕對發現不了這種秘密,他駕馭飛舟,極速遠去,消失在天邊。

  孫家的秘庫被人視作自己的地盤,果然有主了!

  王煊神色凝重,各種怪物都出來了,列仙,機械人,未明的神祇,這世道似乎要亂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