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劍仙死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飛舟遠去,形成一層光幕,儘管外面風聲呼呼,但內部十分寧靜,王煊第一次催動這種寶物橫渡高空,有種新奇感。

  他在仔細感應,萬一超物質耗盡,飛舟墜空,那樂子就大了,他會被活活摔死。

  現在他在評估,飛舟究竟可以遠行多少里,為以後的戰鬥與逃亡積累經驗。

  目前來看,他比較滿意,難怪上次需要分很多次為飛舟注入超物質,它像是個無底洞般。

  沒有必要再浪費超物質了,他確定,飛舟補充一次超物質後,能飛行很久。

  這時,隱身符要失效了,被人看到這樣一艘飛舟在高空中遠行,萬一被戰艦擊落那就悲劇了。

  事了拂衣去,王煊遠離康寧城,沒入數百里外的山林中,就此失去蹤影。

  外界,一片熱議,超級財閥孫家遭受攻擊,建築物被摧毀大片,人員死了數十人,絕對是大新聞。

  「進攻孫家大本營,誰這麼生猛,有點逆天啊!」

  各大平台上,人們議論紛紛,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超級財閥本部被人殺的人仰馬翻,多少年沒有這樣的事情了?

  「該不會是劍仙出手了吧,孫家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引發他這麼大的怒火?」

  第一時間就有人想到王煊,沒辦法,他與孫家對抗的最激烈,上一次雙方可是殺出了真火,彼此不可能善了。

  「目前通過一些監控設備來看,疑似不是王煊出手。」有人開口。

  今天孫家附近超凡物質太濃郁了,各種探測器都被衝擊的七零八落,大面積的損壞。

  只有很遠的地方,那些探測器才能有效捕捉到部分畫面。

  「有一個血色身影與一個機械人大戰,殺入地下了,然後孫家那裡各種事件頻頻爆發。」

  「孫家被教育了,不過,那道血影到底是什麼怪物,竟有這麼大的殺傷力,摧枯拉朽!」

  ……

  外界,無法平靜,各方議論紛紛。

  現在大戰還沒有結束呢,周沖與五號機械人在地底激鬥,場面一度失控,衝出地表時將一座商場都打穿了。

  這波及到了普通人,現場很多人受傷,甚至死亡,留下大片的血跡,他們卻依舊沒有罷手的意思,而後又沉入地下。

  這就有些恐怖了,在城市中開戰,絲毫不在乎普通人的死活,引發巨大波瀾。

  還好,這次周沖與五號機械人進入地下後,很久都沒有上來,看樣子再現時有可能就要分出生死了。

  「那個機械人很特別,你們看到了嗎?他能對抗超凡者,竟同樣在施展法術,還會變形!」

  五號機械人曾衝出地表,化成一艘微型戰艦,火力全開,將周沖轟碎,讓他遭受重創。

  但五號機械人卻很不滿意,它只能解鎖到二級狀態,各種能量物質匱乏,如果是當年,它能捕捉非常強大的先天神魔。

  周沖更是憤懣,他如果在全盛狀態,覺得自己動用超凡規則,能抹殺成片的超凡機械怪物。

  地下,兩人沿著大溶洞殺到了暗河附近。

  「你有生命意識?!」周沖又驚又怒,他覺得這個機械人不是尋常意義上的科技物品。

  「萬物皆有靈,各自都在渡,列仙落伍了。」五號機械人居然一副深沉的樣子。

  它的一條機械手臂被扯斷了,能量火花四濺,但它重新對接後,機械手臂熔化,那種金屬像是有生命,蠕蠕而動,彼此黏合,生長,很快又恢復了。

  周衝心頭沉重,這種金屬怪物實在難纏。

  外界,財閥了解的更多,一些大組織的高層人物神色凝重,尤其是鍾家與秦家,作為超級財閥,他們也有母艦,猜測到了五號機械人的來歷。

  昔日,月球上挖出五艘母艦,成就了如今的五個超級大勢力。

  他們第一時間與孫家高層通話,得悉孫家確實被逼重啟了母艦,然後有了這樣一個神秘機械人走出。

  「你們看到了吧,超凡者一旦作亂,會出現多麼大的禍端?所有大組織都應該聯手!」孫家語氣沉重,高層不斷與各大財閥通話。

  其他大勢力都在認真詢問,究竟是怎麼回事,敵人是誰,為什麼會這樣?

  孫家一時間有些沉默,到現在為止,他們還不知道得罪了大幕後的生靈,毀了一位絕世強者回歸的通道。

  康寧城地下,五號機械人又變身了,化為冰冷的金屬炮,儘管它能量不足,但轟的一聲,打出的能量光束依舊十分恐怖。

  周沖的血影子炸開後,部分血液湮滅,消散,沒有能回歸。

  他再現的血影模糊了不少,他的臉色陰沉無比,不得已催動真骨,消耗他的仙道本源,施展超凡規則。

  喀嚓!

  不遠處,五號機械人被撕裂成四片,但是並未毀滅,它再次熔化,重組己身,這次化成了一頭機械暴龍。

  轟!

  它快如閃電般撲了過去,甘願再次被超凡規則掃中,斷裂為兩截,能量炮也在此時轟中了對方,將那塊真骨打了出來。

  斷落下來的暴龍頭,一口咬住了周沖當年渡劫後留在現世的唯一真骨。

  喀嚓!

  五號機械人像是在進行死亡翻滾,要毀滅仙骨!

  周沖真不知道該怎麼評價這個機械怪物了,一會充滿科技感,一會兒又成為超凡者,一會兒又如同原始的蠻荒巨獸,無所不用其極,現在都動嘴咬了!

  刺目的光芒爆發,金屬暴龍的嘴裡有能量光束綻放,打中那塊骨,隱約間發出一聲脆響。

  周沖的真骨原本就有裂痕,是當年的天劫留下的,現在有一道裂痕變大了。

  這次五號機械人真的重創了他!

  周沖的各種手段也都落在對方身上,超凡規則綻放,砰的一聲,五號機械人變成了一堆廢銅爛鐵。

  他沒有一點喜悅之色,看著仙骨上擴大的裂痕,整塊真骨差點斷裂,這可是他留在現世的活性本源,需要慢慢去培養,去壯大,從而再塑真身,可卻在這裡消耗了一部分。

  活性本源是他的命,這樣失去一些,比元氣大傷還恐怖!

  就在他將催動飛劍,想將地上的金屬碎塊徹底絞成齏粉時,它們極速沖向一起,熔化了,而後變成一頭金屬豹子,逃走了。

  五號機械人覺得,二級解鎖狀態,真不是這個神魔的對手,對方漸漸摸清了它的各種手段。

  周沖臉色變了,都這樣了,對方還能重組身體?他再次動用超凡規則,他寒聲道:「找到你類似精神的光團了!」

  五號機械人很特別,體內有類似精神體般的物質,分成多份,在不同的部位都有,很隱蔽。

  哧!

  超凡規則飛出去,接連洞穿那樣的光團三處。

  不過,金屬獵豹沒有停下腳步,如同閃電般迅疾,衝出地表,朝著康寧城外的母艦基地逃去。

  周沖追殺,但剛出城他就霍的止步了,感受到了前方有些不妥,立刻轉身,回歸孫家那裡。

  然後,他就傻眼了,斬神旗呢?!

  時間不是很長,誰摘走了?他有些不敢相信。

  然後,他低頭看向銀色大鐘,道:「你還有一魂一魄在外界,是不是你乾的?!」

  鬼先生喊冤枉,明確告知,它的一魂一魄避禍在遠方,躲在玉棺中,根本不敢輕易臨近這裡。

  「萬一我無法煉化神鍾,死在這裡,那一魂一魄還有復生的希望,我怎麼可能讓他去打更危險的斬神旗的主意?」

  袁虹呢?周沖看到了地上的寶鏡碎片,心沉下去了,他意識到,他離開的這段時間,這裡出了變故。

  他的血色身影顫抖,眼神森冷,那可是上古時代消失的斬神旗啊,好不容易再次出世,他就這樣錯過!

  他走入孫家,察覺金色竹簡也不見了,他一個踉蹌,有種想吐血的衝動。

  然後,他是身體就是一陣冰冷,他以為自己是最早從大幕後回歸的生靈,現在看來,應該還有更早的人,沒準不止一個。

  他看出了兩座秘庫中的不妥,沒敢踏足進去。

  他讓自己靜心,這次他得到鎖魂鍾,其實也屬於上古傳說中的神物了,即便不敵斬神旗也差不了多少。

  當想到這些,他心中好受了許多。

  他無聲的在孫家出沒,想要補刀,將這個家族滅掉,他曾對大幕中的絕世強者起誓,三天內解決這群凡人,而後再去想辦法重新構建通道。

  當來到那座神祠後,周衝心驚肉跳。

  他的真骨就在身上,對神秘因子,對羽化登仙的生靈最為敏感,感應到了神像中的真骨,然後更是發現對方生出了血肉,處在沉眠中。

  一時間,他寒毛倒豎,這裡果然有主了,該不會是一位絕世強者付出慘烈代價,提前偷渡回來了吧?

  他手持鎖魂鍾,面色陰沉不定,大幕後的仙界遠沒有想像中那麼平和,連年征戰,要不要趁此人沉眠,幹掉對方?

  但最後他慫了,無聲的退出了出此地,他怕惹出一個大佬級強者。

  他自然一眼看出對方的意圖,占據孫家秘庫,接收所有寶物,將這裡將化為道場!

  若是三年後神話徹底腐朽,列仙墜落後再也無法崛起,那麼對方也不用太擔心,早已提前布局,入主了一個財閥,不至於成為凡人後過的淒悽慘慘,依舊可以呼風喚雨。

  周沖嘆息,兩千多年過去了,滄海桑田,人間變了樣,連凡人都能重創列仙了,這是他想不到、也接受不了的事。

  在他那個時代,一個超凡者下場的話,可以改朝換代。

  在這個新時代,三日內,他都經歷了什麼?先是在源池山被戰艦轟擊,毀掉了通道,今天在這裡又被一個機械人多次打爆血色身影。

  「這人間換了天啊。」他輕嘆,覺得要蟄伏一段時間,養傷,並去熟悉與適應新星現有的一切。

  咚!

  一道恐怖的光束從天外落下,打在他的身上,讓他驚怒。雖然他走神了,但也有其他因素,有同從層次的生靈在針對他。

  高空中,五號機械人坐在孫家的戰艦中,親自指揮,轟殺周沖。

  周沖的真骨喀嚓一聲,斷裂了,血液濺起,他怒吼,帶著被震的嗡嗡作響鎖魂鍾,沉入地下。

  他以土遁逃走了!

  周沖從來沒有想過,會後這樣狼狽的一天,回歸人世間後,竟是如此的慘烈與屈辱,還有比他更悽慘的羽化之人嗎?

  康寧城平靜了,但是外界卻一片嘈雜聲,激起巨大的波瀾。

  即便孫家想隱瞞,也根本瞞不住,各方逼問,再加上有些人推演與揭秘等,人們解析出很多真相。

  源池山有個超凡者的聚會,孫家想要一窩端,以戰艦攻擊,血洗所有人,結果捅了馬蜂窩。

  這當中自然少不了阿貢財團的格蘭特揭示真相,他悲痛欲絕,常對人說,他做夢都會聽到克莉絲汀的哭訴,死的很悽慘。

  「有超凡者在報復孫家,但不是王煊。」

  「劍仙呢,他該不會死在源池山了吧?被孫家的戰艦轟殺了!」

  ……

  一連很多天,源池山事件不斷發酵,有人關注的是血影到底有多強,有人在推測那個機械人的來歷,也有人在談論王煊的生死。

  「王煊該不會真的被孫家幹掉了吧?」有熟人擔憂。

  一連很多天,王煊都不見蹤影,沒有關於他的點滴信息,連鍾誠、周雲等人都心頭沉重了。

  林教授、秦誠更是不斷給各方打電話,想要找到王煊,很是憂慮,怕他出意外。

  「難道王煊真出事兒了?」連關琳都在皺眉。

  老陳搖頭,很有信心,根本不認為他會死,但還是開口道:「如果這小子命短,真出了意外,那以後我兒子就叫陳煊。」

  ……

  一晃兩個月過去了,王煊始終沒有出現,許多熟人都心中沒底了,至於其他人更是覺得,劍仙死了!

  王煊蟄伏山林中,他覺得不被人打擾,沒有財閥監控,這樣的修行很純粹,難得擺脫了孫家等人的目光,他在安靜的修行。

  這段日子,他主要在研究金色竹簡,參悟這部至高經文,一切都是為了定路!

  此外,他也在緩慢的祭煉斬神旗,這東西太恐怖了,只能用時間去熬,小心翼翼的接觸它。

  在王煊消失的兩個月,外界也發生了許多變化,關於超凡的議論不再稀奇,甚至有人提及了列仙的各種傳說等。

  財閥中有些高層人物受到了不小的影響,因為家中時有異常之事發生,比如有古器復甦,另外有人……在託夢!

  超凡在接近現實,神話仿佛要歸來。

  舊術領域以正統自居的那個家族,在古代時曾有數人成仙,如今這個家族越發的活躍了,似乎有什麼事正在發生。

  此外,昔年消失不見的幾個舊術世家,也都冒頭了,有人走出。

  「那群人被隔絕在超凡星球上很多年,而今超物質正在退潮,或許能將他們接回來了!」財閥中,也有人在這樣商議。

  一切都如王煊所料的那樣,在這個特殊的時代,各種牛鬼蛇神似乎都在冒出,新星越發的不寧靜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