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又一條秘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山林中,一座簡陋的茅屋,伴著藤蘿、清泉,離一個澄淨的湖泊也不是很遠,這片地帶清寧幽靜。

  茅屋外有青石桌案和石墩,有高大的金線銀葉桂花樹,清香漾溢,讓人安神。

  這是一份難得的出世體驗,王煊遠離城市的喧囂,也沒有野外凶獸怪物的侵擾,暫時脫離紅塵,閱金色竹簡,思考未來之路。

  兩個月以來,即便是在超物質枯竭的新星上,他的實力也提升了。

  「迷霧,超凡第一個小境界。初次踏進來,精神所見,血肉中一片幽暗,到處都是大霧。」王煊在思忖修行之路。

  「想來當年第一個踏進這個領域的人,一定很迷惘與彷徨,心神內視自我時,困在血肉中的迷霧間,看不清接下來的路。」

  為了更好的悟法,走通未來的路,他將自己代入漫長歲月前初代超凡者的心境思緒中,從頭開始。

  「燃燈,以強大的意志撕開迷霧,積澱了足夠的精神能量,漸漸看清前路,掙脫心靈牢籠的束縛。」

  王煊覺得,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初代超凡者或許很多人終生都沒有走出血肉中的迷霧領域。

  「淬鍊精神領域,如燈懸掛,照亮長生的夜空!」

  他認為,當年有人樹立這種信念,指明了大方向,非常了不起,或許根本不是一代人的努力。

  「以精神之光,照亮萬古寂靜的超凡夜空,踏出長生之路!」王煊青石桌案上刻寫。

  他頗有感觸,試想,在那個茹毛飲血的年代,在與各種野獸、怪物競逐的惡劣環境下,能有這種覺悟的早期人類,實在了不得。

  「樹立這種信念的人,如果還活著,依舊走在探索超凡的路上,我想他或者她,一定絕世強大了。」

  這種人若是活到現世來,沒有理由不強大。

  兩個月的修行,參悟金色竹簡,對照石板經文,王煊實力精進,他已經來到了燃燈境界的盡頭。

  燃燈,精神之光照亮前路,他已經看到了命土領域,踏足那個境界指日可待!

  「命土,萬法之始,超凡立足之地,無論是先秦方士還是道家都無比重視這裡,它可以養命,也是超凡生命蘊養生機的原始之地。」

  所謂命土,在血肉臟腑間根本找不到它相對應的有形之地,可它又真實存在,當燃燈走到盡頭後,更進一步,就能立足在命土中。

  「如果超凡消退,會是從命土的腐朽開始嗎?萬法之始崩塌,養命之所,超凡元初之地,無比重要。」

  王煊起身,眼前草木清新,環境優美,像是世外淨土,可卻缺少超物質。

  前段時間,他常去各家的廟宇、道觀中汲取神秘因子,血肉中曾近乎飽和。

  此外,無論是飛舟,還是黃澄澄的葫蘆中,也都存儲了大量的神秘因子。

  但兩個月的修行,參悟經文,支撐他到現在,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他閱讀金色竹簡,對照石板經文,就是想找到一條路,想在超凡物質枯竭後,也能走下去。

  可是現在,他思忖著,覺得太艱難了。

  如果三年後,超凡消散,現世糾錯,一切回歸到原本的正常軌跡,沒有了神話存在的土壤,即便他參悟至高經文,似乎也沒有辦法改變這種局面。

  「內景地會是最後的出路嗎?」王煊皺眉。

  目前來看,列仙哪個沒有開闢出過內景地,現在有些真骨就在汲取內景地復甦呢,再塑血肉。

  但他覺得,時間一到,那些內景地會關閉,到時候再也接引不來神秘物質,不然的話列仙也不會對未來無奈,甚至絕望。

  不過,王煊與他的內景地有些不同,他在凡人時期,就能夠開啟,不用藉助超凡之力就能進去!

  「但願三年後,我這個與眾不同的內景地還能用,從那未知之地接引來神秘因子!」

  王煊希冀,這或許是他未來保住超凡力量的根本所在。

  不過,他也不能全部寄望於它,萬一他的內景地到時候也大門緊鎖,或者裡面同樣枯竭了呢?

  他應該做好各種準備,爭取再找到一兩個立足點!

  最近這段日子,他誦讀方士的至高經文,感覺就一個字:難!

  「在那個時代,絕頂強大的方士,動輒就捕捉聖獸、神禽等,不止是為了拉車,講究排場,也是為了修行。」

  在如今這個時代,即便悟通艱澀的金色竹簡,也很難再複製那樣的路。

  那些頂級方士是怎麼修行的?他們採摘天藥,捕捉聖獸熬煉出精華,以聖血洗禮肉身等。

  「那個年代,真的讓人羨慕啊,物華天寶,各種奇物到處可見,雖然競逐激烈,但也是一個物產豐富的超凡盛世啊。」

  二十七塊金色竹簡上,有最強絕的根法,涉及到至高的精神領域,也有一些真形圖,配合著最為艱澀難懂的體術姿勢。

  同時,這些都有備註,有時需要用到天藥、聖獸血來洗禮精神和肉身。

  在這個時代,還怎麼讓人去練?

  「不過,也未必不能練,上面有些話意味深長,如果足夠自信,也可以內采神華。」

  先秦方士的路,從肉身到精神,很粗獷,是大方向的整體提升。

  「金丹大道,融合精氣神,積聚全身精華於一處,養一粒金丹,從一點破局……」

  從這一天開始,他也在閱讀五色金丹本經,更在誦讀佛門祖庭的不傳之秘——釋迦真經。

  王煊沉浸在修行的世界中,對照各種經文,每日都有所得,這些經文涉及到了方士、道教、佛門等。

  「那是什麼,我似乎又找到了一條秘路?!」

  半個月後,王煊的精神如燈懸掛夜空,內視自我,在身體中探索時,意外發現了迷霧中的一角模糊的景物。

  到了燃燈境界後,驅散了血肉中的迷霧,但也是相對的,那塊未能踏足的命土,依舊有迷霧蒸騰,繚繞著。

  王煊的精神意識向前逼近,雖然還無法踏足命土上,沒有進入這個境界,但是卻立足在了它冒出的大霧中。

  他沿著這絲絲縷縷的霧氣,不斷向前走去,逼近一片模糊的地帶。

  迷霧像是構建了一條路,裊裊娜娜,蒸騰向前,他不斷向前走,漸漸地,他看到了遠方的景物。

  那是一片十分荒涼的地帶,像是很多年沒有人來到過這裡了,很遠的前方,路邊有驛站,在昏暗中,有燈籠懸掛,但幾乎都熄滅了。

  像是很久遠時代的風格,驛站殘破,部分房屋倒塌,只有一盞燈籠還亮著,散發明滅不定的火光。

  王煊的精神能量,像是一盞燈在燃燒,他接近驛站後,發現掛著的那盞燈籠變得明亮了一些。

  這像是屬於他的驛站,他的路,他燃燈照亮了這裡,讓那盞燈籠開始變得光芒柔和起來。

  他很早以前就知道,有多條秘路,如:內景秘路、天藥秘路、逝地秘路……

  此外,還有一條,其他人看不到,但卻真實存在的秘路,只有發現這個領域的人自己能走在上面。

  「尋路!」

  王煊向前眺望,地平線盡頭一片漆黑,模糊間,像是有一個村鎮,各家各戶都沒有燈火,靜悄悄,甚至有些壓抑。

  他皺著眉頭,沒有向前走去,而是探索較近的那處驛站,這裡沒有什麼人,有著前人使用過的痕跡。

  未曾倒塌的廚房,居然帶著淡淡的清香,在鍋中有枯竭的奇藥殘留,這是修行者留下的?

  王煊驚疑,深感古怪,這條路讓人不解,有些摸不清頭腦,像是真有這樣的實地,他的精神誤闖了進來。

  「這不是凡人的驛站,像是超凡者趕路的歇腳之地,連食物都不是凡品。」

  隨後,他發現一個酒葫蘆,拔開塞子,這麼多年過去,裡面依舊有酒香,有少許晶瑩的液體。

  「這……」他露出異色,酒香飄漾,居然讓他神清氣爽,精神力有些凝練了。

  他想了想,向嘴裡倒去,他現在是精神意識狀態,沒有嫌棄。

  只有三滴黏稠的酒漿落下,閃爍著淡金光澤,落入他的嘴裡後,快速化作能量。

  瞬間,他的精神意識像是著火了,直接明亮起來,他不斷的輕顫,一陣暈乎乎,感覺像是要羽化登仙了般。

  他的精神力居然在快速提升,直接增長了十分之一左右。

  這讓王煊出神,呆立在這座古代廚房中。

  殘破的、倒塌了部分房屋的驛站中,遺留的酒葫蘆,三滴酒漿而已,就有這麼驚人的效果?

  王煊心潮起伏,思緒萬千,他究竟來到了什麼地方,這是怎樣的一條路?!

  「天藥、內景、逝地、尋路……都是舊術的精華所在,屬於大道秘路,我這次踏上了尋路之旅,來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

  這還只是一處驛站而已,就有了這樣的收穫,前方應該還有更為不可思議的地帶。

  王煊在這裡尋找,沒有其他有價值的發現了。

  他以精神天眼眺望前方,除卻那個死氣沉沉的村鎮外,大地的盡頭像是有朦朧的光,有燈火,有巨大的城池!

  他忍不住向前走去,在他的身後,驛站多了幾縷生氣,然後懸掛的燈籠都先後亮了起來。

  王煊接近那座漆黑的村鎮,想要在這裡尋覓,更想通過這裡,接近地平線盡頭的光明地帶。

  忽然,他迅速抬頭,漆黑的夜空中,沒有繁星,沒有月光,這時有東西落下,那是一張又一張枯黃的紙。

  他忍不住伸手去接!

  突然發現,這個月馬上就要過去了,大家如果有月票還沒有投出的別忘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