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神秘世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漆黑的夜空,無聲無息飄落下來枯黃的紙,似有危險與讓人不安的因素在接近。

  王煊接在手中,竟是紙錢,燒給死人的東西,他皺眉,翻過來掉過去地看又了又看。

  自漆黑的夜空中落下紙錢,有些被燒掉了半截,有些很完整,紙張陳舊,像是有些年頭了。

  王煊抬頭,看向沒有星月的天空中,又看向前方的村鎮,突兀出現的紙張有些古怪,他不禁皺眉。

  村鎮中死氣沉沉,黑乎乎一片,沒有一家是亮著燈的,寂靜的讓人不安。

  王煊略微駐足後,再次向前走去,接近村鎮,他看到的是歲月留下的痕跡,太荒涼了,沒有一絲人氣。

  這片地方格外的陰冷,給人不是多麼舒服的感覺。建築物破舊,有些已經坍塌,這是很古老時代的風格。

  街道上空空蕩蕩,過去似乎很繁華,青石板鋪地,十字路口等地被踩的略微凹陷下去一些。

  王煊走過大街,又望向黑洞洞的小巷,開啟精神天眼,仔細地凝視,最後沒忍住,走進街邊一個大門腐爛壞掉的院子中。

  房屋的門也傾塌了,王煊進屋,但是又馬上退了出來,屋裡有幾具屍體,沒有腐爛,但乾枯了,最起碼存在數百年以上了。

  刺啦!

  他是精神體,散發著的超物質觸及幾具屍體後,他們瞬間瓦解,如同煙塵般消散不見。

  就這樣沒了,什麼狀況?王煊看了又看,這些死屍屬於精神殘留物,並非真正的古代屍骸。

  他出入在村鎮中,進了很多房屋,大多都空蕩蕩,什麼都沒有,偶爾見到一些乾枯的屍體也會剎那消散。

  「死氣沉沉的世界,千百年前就什麼都沒有了,人都死絕了,我到底來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王煊想穿過漆黑的村鎮,走向大地盡頭的光明地帶,看一看那裡究竟有什麼。

  突然,他有種驚悚感,猛地回頭,看到街道拐角有一個人面怪物,黑毛炸立著,向他撲來。

  速度太快了,那白慘慘的人面,渾身的黑毛,貓一樣的身體,嘴角帶著血跡,有些驚悚,已經到了近前。

  王煊凌空一腳掃了出去,腳掌綻放雷霆,照亮黑暗的夜空,死寂的村鎮中發出悽厲的慘叫聲。

  那隻人面大貓縮著身子,快速倒退,半張人面焦黑變形,這是個超凡生物,究竟是精神體還是肉身狀態?連王煊都有些皺眉了,它似乎介於兩者之間?

  事實上,這個世界都讓他有些懷疑,是純粹的精神異域嗎?還是有形的真實世界?

  他凌空橫渡,雙手結印,快速變化,動用了釋迦真經中的秘法,剎那間佛光普照,神聖金輝橫掃這片地帶。

  黑色的人面大貓長嚎,像是厲鬼在哭泣,在嘶吼。

  被金光掃中後,它滿身黑毛瘋狂暴漲,冒出黑霧,在奮力對抗,但最後它還是爆開了,血與黑霧同時瀰漫,最終整體消散。

  整片街道都安靜了,村鎮中沒有了聲息,王煊默默感應這裡的一切,再無生靈。

  他向前走去,離開了村鎮,很快他又看到了漆黑的夜空中飄落下大片的枯黃紙張,很有歷史年代感。

  這些紙錢是誰燒的,從天外墜落嗎?

  他現在是精神體狀態,漂浮而起,向著夜空深處飛去,越來越快,極速而行。但他除了感受到冰冷刺骨的深空寒意外,像是永遠無法接觸到終點,紙錢依舊在不時的灑落。

  他有些不安,止住了身形,然後果斷沿原路返回,向著死氣沉沉的地面落去。

  在途中,他眺望地平線盡頭,朦朧的光暈覆蓋,那裡似乎真的有一座巨大的城池。

  「古代風格的巨城嗎?」

  如果是正常的精神感知,自然無法洞悉,但他有精神天眼,可以捕捉到模糊的景物。

  王煊再次上路,並加快了速度,沿著死寂的大地一路疾馳,貼著地面飛行。

  「寸草不生,生機俱滅!」他在沿途看到了一些藥田,也看到了一些特殊的穀物地,像是古書中所記載的超凡田地,但都荒蕪了。

  這個世界有些可怕,大片地帶沒有光,沒有生機,曾經很繁華,但莫名枯寂了。

  當王煊加快速度後,那片光明地帶不是很遙遠了,他正在逼近。

  途中,他看到很多荒蕪的村莊,都被廢棄了,不久後他更是看到了大片的墳頭。

  大地上太荒涼了,什麼生機都沒有,總算接近光明區域,一座大城在望,恢宏而壯闊,隱約間可見到城牆上有士兵,穿著古代的甲冑。

  突然,王煊凜然,他看到了幾道黑影,從一片荒墳區域走出,對方一怔,也發現了他。

  「什麼人?!」一個中年男子喝道,他是精神體狀態。

  王煊自然能聽懂,也能與他對話,自然而平靜地開口:「和你們一樣的人。」

  那幾人面面相覷,有人披著重甲,有人穿著黑金戰衣,都是可以保護精神體的甲冑。

  相對而言,王煊寒酸多了,身上只有簡單的幾塊暗紅色金屬甲冑,保護要害等。

  這是他在孫家打爆袁虹後,從地上撿到的破碎靈魂甲冑。

  「規矩懂吧?不管什麼來歷,各自都不要多問,交易完各奔東西。」

  王煊聞言,鎮定的點了點頭。

  今夜的經歷太古怪了,他只能以不變應萬變。

  他走了過去,發現荒涼的墳地深處,並不平靜,能有數十上百人,都在擺地攤,有各種物品。

  「不周山上的特產,火融草一份,可助漲火道修為!」有人在叫賣,背靠著一個大墳頭也不嫌棄。在他面前鋪著一張破爛的獸皮,上面擺著一株火紅髮光的藥草,巴掌長,葉片鮮紅,像是在焚燒。

  「真的假的,那邊的路都斷絕了,最近又有人登上了不周山?!」

  頓時一群人圍了上去,頗感吃驚。

  王煊麵皮略微顫動了一下,他到底來到了怎樣的一個世界?不周山的物產都有!

  他不動聲色,也跟著湊過去看了又看。

  「九葉虎芝一株,染過白虎血,七葉金蓮一朵,染過蛟血。兩藥同時服食,龍虎相合,采大藥於身,頃刻間就能提升兩三個小境界。」

  不遠處有人叫賣,地上擺著兩株染血的藥。

  王煊訝異,這地方還真是什麼都有,風格有點像舊土很早以前的文物市場,半夜才開張的鬼市。

  「釋迦道場,靈山腳下挖出的好東西,雖然是殘器,但大概率是異寶,修復後威能滔天,佛光普照。」

  又有人喊道,他坐在一座墳頭前,地上鋪著個毯子,上面擺著一個降魔杵,像是黃銅鑄成,殘缺了部分。

  頓時一群人圍了上去,紛紛上手,仔細的檢查與掂量,大部分人都點頭,認為是靈山的東西。

  王煊臉色木然,邊走邊看,這見鬼的地方真是什麼都有,怎麼什麼地方的東西都能淘換來?

  「一塊殘缺的藏寶圖,據說,關乎著養生爐最終的去向,感興趣的速來!」

  兩座大墳之間,有個老者在叫賣,蓆子上放著一張殘破不堪的獸皮圖,缺失了大半,古意盎然,看樣子有千百年的歷史了。

  奈何,沒人感興趣,一個上前的都沒有。

  有人嘀咕:「列仙都為之打生打死,排名前幾位的蓋代強者都有人戰死,這爐子是一般人能擁有的嗎?這破藏寶圖有什麼用?而且多半也是假的!」

  路過的人都點頭,就連王煊也覺得,好有道理,不動神色的離去。

  「天雷火一道,天劫劈大妖,殘留在地面上的一團火,有感興趣的道友嗎?可熔煉進火道寶物中,稀世真火啊!」

  許多人都感興趣,圍了上去,但是這東西價格太貴,眾人紛紛搖頭。

  王煊也湊了過去,他覺得這道火光多半可以融入自己的古燈中,能提升它的威力,奈何他身無分文。

  對方需要以太陽金或者秘銀交換,王煊是精神體狀態,身上哪裡有這些東西。

  「來自瑤池的蟠桃干,稀世神藥,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這種叫賣聲讓人懷疑人生,連瑤池的天藥都有的賣?

  事實上,這種喊聲還真吸引人,包括王煊在內,一大群人都圍了上去。

  「怎麼可能是蟠桃肉乾?那可是頂級天藥,多少年了,罕有人可以接近雷光中的蟠桃園了,更不要說採藥了!」

  「各位,你們誤會了,我沒說這是桃肉乾,這是一小塊樹皮,晾曬成幹了,大概率是從蟠桃園墜落出來的。」那個人解釋。

  眾人無語。

  在墳頭前的地面上,有塊嬰兒拳頭大的樹皮,黑乎乎,賣相太差勁兒了。

  轟!

  突然,驚人的殺氣爆發,一群穿著銀色甲冑的人突兀的出現,從一艘可以隱身與遮住超凡氣息的飛舟上跳下來,突然殺至。

  「都蹲在原地,不准亂動,否則格殺勿論。」一個身穿銀色甲冑的男子喝道。

  「仙兵來了,誰告的秘,很長時間沒開墳場黑市了,至於這麼損嗎?!」有人怒道。

  但許多人確實不敢動了,僵在原地,不少物品都被收繳走了。

  「你們這是搶劫,爺爺不服,殺了你們!」

  突然,有人大喝,轟的一聲,抖手祭出一方大印,突兀的將飛舟砸碎了,並讓許多銀甲人炸開,血淋淋。

  「居然有一位通緝榜上的大妖,拿下他!」銀甲人中的頭領寒聲道,當先沖了過去。

  「逃啊!」有人喊道,然後墳場中交易的人全部躁動,一窩蜂的跑了,這裡面有人也有妖,實力參差不齊。

  王煊也果斷跑路,他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萬一落在這些人手裡,他的來歷可能會惹出禍患。

  他隨波逐流,跟著大部隊逃,然後,在進入黑暗區域看不到追兵後,果斷獨自跑路,沿著原路逃。

  他不想呆下去了,想回歸現實世界中。

  「老哥你追著我幹什麼?」不久後,王煊警醒,那個將樹皮當成蟠桃干賣的老頭子,居然追著他跑了下來。

  老者乾笑,道:「後面有幾人正在追殺我呢,咱們搭夥逃命吧。」

  王煊看到,有五個身穿銀色甲冑的士兵一路追殺了下來,似乎不想放過這個老頭子。

  「你那蟠桃樹皮是贓物,放下,束手就擒!」後方身穿銀色甲冑的士兵喊道,目光很兇。

  王煊立刻知道了,但凡身上有寶物的人都被重點盯上了。

  不過,讓王煊長出一口氣的是,這些士兵雖然都是超凡者,但也沒有達到逍遙遊的層次。

  那五人快速奔跑,追殺下來。

  老者面色一冷,突然出手,一團光將王煊覆蓋,而後將他向後砸去。

  王煊變色變了,該死的老傢伙,拿他擋槍呢!

  他在半空中一躍,佛光普照,掙脫了束縛,但那幾名士兵也到了,其中一人一掌劈來,雷霆綻放。

  咚!

  王煊和他對了一掌,身體劇震,魂光劇烈搖晃,有些不穩,他借勢倒飛了出去,再次逃走。

  他確定,對方高了他好幾個小境界,不能被他們圍住。

  人世間這個大境界分了多個小境界,迷霧、燃燈、命土、採藥之後,還有小境界,並非直接跨入逍遙層次。

  只不過前四個小境界適用於各個體系,所以被老陳單獨拎出來說。

  王煊知道,這些人都高於採藥境界,前方那個老者最強。

  他換了一個方位,貼著地面橫渡長空,再次飛逃。

  讓他惱火的是,那個老者又跟過來了,又想讓他擋刀,當替死鬼?!

  王煊眼神微冷,他動用金色竹簡上的某種體術,頓時有金色光雨點點,他的速度開始暴漲,化成一道流光遠去。

  然而,老者身上有寶物,也能提速,一路跟著他,那五名士兵身上的甲冑發光,有光翼伸展出來。

  王煊雖然速度更快,但也沒有徹底擺脫他們。

  「你別得寸進尺!」王煊回頭,瞪了老者一眼。

  「年輕人,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們一起逃命。」老者微笑,一副很不要臉的樣子。

  王煊厭惡,對方擺明是想拉他墊背。

  然後他就一語不發了,決定回歸現實世界中,如果這些人跟著出去,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他們做人!

  「喂,年輕人你逃錯方向了,這是絕路,通向無盡黑暗,會迷失的!」老者喊話。

  王煊不搭理他,一路貼著地面飛行,沿原路返回。

  老者發狠,跟了下來。五名身穿銀色甲冑的士兵在後追殺,也未止步。

  王煊看到了驛站,見到了發出柔和光芒的燈籠,指引著他的歸途,遠處由迷霧構建的路,在那裡隱約可見。

  「天啊,我似乎發現了了不得的東西,有人開啟了一條路?!」老者震撼,而後激動的叫出聲來。

  五名身穿銀色甲冑的男子看到了迷霧組成的路,也都震驚了,而後狂追過來,似乎異常激動。

  王煊回歸,結果那幾人也跟過來了,居然都在焚燒魂體,近乎發瘋般的提速。

  進入現實世界,王煊覺得,自己能斷掉迷霧構建的道路了,果斷震散!

  但這幾人終究是跟了過來,在迷霧路碎掉的剎那,他們墜入現世中,都是精神體。

  「哈哈……我就知道會是這樣!」老者在狂笑,激動到發抖,狀若癲狂。

  五名士兵震驚,而後仰天咆哮,看樣子情緒起伏劇烈,眼神散發著火熱的光芒!

  他們一起看向王煊。

  王煊的肉身早已睜開眼睛,正在冷漠地看著他們,他輕輕揮動一桿巴掌大的金色小旗,紋理交織,光芒瞬息將那六人覆蓋。

  「不!」

  老者膽寒,臉色煞白,恐懼的大叫出聲。

  五名身穿銀色甲冑的男子毛骨悚然,想要掙扎,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

  六人第一時間炸開了,被金色紋絡絞殺,化成飛灰,這樣的精神體在斬神旗面前怎麼可能活的下來?!

  原地留下一些物件,如黑乎乎的樹皮,銀色的甲冑等。

  很暈,習慣晚間寫書,總是掙脫不出去這個怪圈。月初,求下保底月票支持。謝謝大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