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超凡回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以精神天眼掃視,確信六人都死了,精神體化作灰燼。

  這是從神秘世界追殺出來的生靈,都超過了採藥境界,萬一有人逃走,可能會引發很大的禍端。

  「你們以為跟過來,就可以在這邊橫行了?」王煊自語,坐在青石桌案前,擺弄金色的小旗。

  這東西著實恐怖,不愧是傳說中的殺伐寶物,名不虛傳,他收了起來。

  「這是蟠桃樹的皮,靠譜嗎?」王煊盯著青石桌案上那塊黑乎乎的東西。

  他持在手中,感覺很重,放在鼻端聞了聞,草木清香直達精神中,它介於實物與能量之間,有些古怪。

  傳說中,蟠桃園位於極其高等的精神世界中,王煊以為不是實物,現在看來猜測不算完全準確。

  「希望是天藥的樹皮!」王煊將它收進福地碎片中。

  如果真出自瑤池,即便是樹皮,估計也具備天藥的部分藥性,等到了採藥境界,對他會有極大的好處。

  老者還留下一副專門保護精神體的甲冑,在古代時,高等級的東西也叫做元神甲冑。

  這東西是實物,看著像是黃銅鑄成,但是入手很輕,像是沒有重量般。

  在一些典籍中有記載,這是一種特殊的秘銅,非常稀缺,可以用來打造精神甲冑,保護元神。

  「有意思。」王煊露出異色,在那個世界,無論是精神體,還是實物都可以存在,並非純能量的虛空。

  他仔細感應了一番,秘銅魂甲不凡,除卻防禦外,還能短暫的提升精神力量!

  「好東西啊!」他讚嘆,比他身上的破碎不全地暗紅甲冑強多了。

  最近他神遊時,可以說是「衣不蔽體」,現在好了,有了一件非常不錯的「衣物」。

  秘銅稀有,這所謂的甲冑其實只是馬甲與大褲頭,他的手臂、小腿、頭顱等依舊露在外面。

  王煊精神出竅,想感受下秘銅魂甲的好處,刷的一聲,他遠去了,飛行速度提升了一截,更快了,此外離開肉身的距離更遠了!

  「真不錯!」王煊點頭,非常滿意。

  五個士兵留下的銀色甲冑也是保護魂體的,能展開光翼,但這種制式的東西比秘銅魂甲要遜色一些。

  當然,這是相對而言,其實這些也都是不錯的超凡寶物。

  一次尋路之旅,王煊收穫不小,三滴酒漿讓他精神力提升了十分之一,還有蟠桃樹皮,精神甲冑等,更是見證了一個神秘世界。

  他心中有所猜測,多去幾次的話大概能夠驗證一些事。

  「燃燈,尋路,居然踏入那樣一個世界中!」

  王煊思忖,這次的經歷其實很離奇,他是怎麼過去的?在命土蒸騰出的迷霧中遠行,進入了一個世界。

  「難怪說命土是萬法之始,超凡立足之地,一切從這裡開始,果然有其道理啊!」王煊感嘆。

  命土,在他的體內,但在臟腑與血肉中卻找不到具體的位置。

  它蒸騰出的迷霧,在虛無中,延伸向遠方,進入一個奇異的世界,能從裡面帶出來精神體,也能帶出來真正的實物等!

  「這就有些不簡單了!」王煊琢磨了很長時間。

  但眼下他不能進去了,撞槍口上就麻煩了,現在需要避避風頭。

  他對那片世界有各種懷疑與猜測,可惜,這次沒能走進光明地帶,莫名參與進了墳場黑市中。

  「漆黑而死寂的村鎮中沒有超物質,那座祥和的巨城以及它後面的世界中,大概率有濃郁的超凡因子,不然不足以支撐那些人修行。」

  王煊頗為期待,有很強的探索欲望。

  「我這次真不算釣魚,是你們非要追殺我跟著出來。」王煊自語。

  接下來的日子,他平靜地研究各種經文,思考未來的路。

  十日後,他發現身上的超物質不多了。

  王煊出神,躲在深林中兩個多月了,不知道外界怎樣了,他有些懷念各家的道觀、寺院了。

  「所謂的三年過後,超凡腐朽,在三四個月前就在提及了,嚴格計算的話,時間還剩下兩年多了。」

  王煊警醒,要抓緊時間,不能虛度光陰!

  他懷疑,在他離開的這兩個多月,外界或許發生了一些事,各種牛鬼蛇神都漸漸冒頭了。

  他希望躲在水下,蟄伏在世外,遠觀紅塵亂象,看各方表演,無奈的是,他現在缺少超物質了。

  ……

  將近三個月,外界確實發生了一些事,超凡在接近,神話從歷史傳說中映照出朦朧的影子。

  有些財閥中,發生了不可言說的變化,在高層中,有人變得很深沉,有人露出異色,有人帶著隱憂。

  一切都是因為,他們的秘庫偶爾會鬧出一些動靜,某些寶物在發光,復甦,自動輕鳴,出現一些詭異的變化。

  當然,最為讓他們不安的是,有核心人物在沉眠時,被人找上門來,與之短暫交流。

  孫家,最近很深沉,沒有輕舉妄動,他們部分成員搬進了母艦中居住,隱約間在期待著什麼。

  新星上,有些道觀和千年古剎最近尤為靈驗,隱約間散發淡淡霧絲,令人忍不住想去禮敬,奉上香火。

  「我昨夜也被託夢了,那個人說是我們的祖先,他要派人回來……」有人神色凝重地說道。

  有人憂心忡忡,在請專業人士諮詢。

  也有人很鎮定,暗中在接納超凡,進行了密談,哪怕是夢境中相會,也無所畏懼。

  近段時間,各家神聖器物轟鳴,古廟發光,這些都不足為奇,似有超凡之力在繚繞,干預了現實世界。

  老陳最近很忙,作為相關領域的資深人士,頂級專家,他被多家邀請,去解決各種超凡問題。

  比如某個財閥家中,掛在牆壁上的古畫,深夜疑似有人走出,有女子輕歌曼舞,讓人發毛。

  老陳作為超凡專家,被火速請了過去,進行勘察與解析。

  還比如,某個大組織內,核心成員家中出現的新生兒,過於早慧,顯得很不正常,也請老陳去看。

  孫家最近顧不上針對他,上次周衝殺入孫家,將他們驚的不輕,現在正在積蓄力量,與阿貢財團緊密合作,研發新型戰艦。

  「你說太爺爺到底醒沒醒?我怎麼覺得他動過啊,有天深夜我似乎看到他房間發光了。」鍾誠咕噥。

  最後,他長嘆道:「可惜了老王,被狗曰的孫家炸死了,不然的話,可以讓他來看看什麼狀況。」

  鍾晴清純靚麗,道:「王煊不見得死去了,你看陳永傑,沒有急著找孫家報仇,能夠說明一些問題。」

  新星到了九月份,姐弟兩人已經開學了,他們還沒有畢業,但大半時間依舊在家中,主要是有些不安。

  「可他消失快三個月了,連孫家都確認他死了。孫逸晨上次聚會時,喝多了後說漏嘴了,冷笑著告訴我們,王煊屍骨無存。」

  他又補充,嘆道:「老王,我對不住你啊,我還欠你一部經文呢,下次我燒給你一部真正的寫真集!」

  然後,他就被鍾晴「教育」了!

  最近以來,黃家很活躍,以舊術正統自居,傳說在古代時,家中曾出現過數位羽化登仙的人。

  他們是秘傳的家族,的確留下了不少古物,延續到這個時代,近期有些東西復甦了,讓他們信心高漲。

  甚至,有神秘的聲音出現,和族中的老者對話!

  「祖先顯聖,即將回歸!」一位老者難掩激動之色,黃家祖祠中,有神秘物質瀰漫,有異常景象出現。

  「在祖祠中修行,效果好的出奇,宛若回到了家族記載的古代超凡時期,我……要突破了!」

  黃家一些人震撼,近期修行氛圍濃烈,都很努力。

  「說起來,當年一大批強者跟著財閥進入深空,一直沒有回來,殊為可惜。近期,聽說有人在想辦法,想接引他們回歸,希望那些人還活著,畢竟也有我們家的幾位高手!」

  近期,其他幾個舊術世家也相仿,都有些異常。

  蘇城,開元大學,秦誠信心十足,快要與黃家教導出的弟子對決了,他認為根本不是事兒。

  「林教授,我幫你出氣,他們當年在你胸膛上留下拳洞,我也不欺負人,正常擊敗,橫掃他們就是了!」

  然後,他又嘆息,道:「老王,真死了嗎,希望他還活著!」

  「過去的事就算了,這次點到為止,注意分寸。」林教授輕嘆,道:「希望王煊無恙。超凡復甦,這對他來說,原本是難得的機會啊。」

  事實上,不僅是熟人,三個月過去了,無論是秘網,還是各大平台上,都有人不時提及王煊。

  「聽說最近出現了各種靈異事件,有人說神話再現了。可是,劍仙卻死去了,讓人遺憾啊。」

  「現在似乎有其他超凡者露出蹤跡,都在傳,一個大時代到了,遺憾的是,看不到劍仙的飛劍沖霄了。」

  有人的確對王煊早逝感覺惋惜,但也有人看熱鬧不嫌事大,想看到劍光撕裂機甲、飛船的戰鬥。

  三日後,兩艘飛船從深空中回歸,孫家帶回來一部分人,引發轟動!

  各路財閥得悉後,都行動起來,一些飛船與戰艦啟航,進入深空!

  同日,有人言之鑿鑿,說在深山中探險時看到狐仙,有白狐化成麗人,從一座遺蹟中離開。

  次日,又有人聲稱,在野外的大湖畔,看到有人從湖底走了出來,一閃而逝。

  老陳聽聞這些消息後,嘆道:「人間要變天!」

  感謝:嘉然小姐、冬天x、人心大兔子丶,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