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人間變了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陳永傑自然有壓力,這是列仙要回歸的節奏嗎?神話與現實交融,將會產生一些列嚴重問題。

  「沒什麼可怕的,我一直在遺憾,沒有生在絢爛的古代超凡時期,不能和那些傳說中的人競逐,現在機會來了,將與列仙共處一世!」陳永傑說道。

  現在是非常時期,現世的超凡者可能會被拉攏,也可能會被清除,情況相當的複雜。

  老陳在為自己樹立信心,不能畏懼!

  「我們回舊土。」關琳說道,她想請錢安、凌啟明等人親自護送,料想那樣沒人敢擊落飛船。

  陳永傑嘆道:「我感覺舊土的問題更嚴重,估計會群魔亂舞,許多神話傳說都源自那邊啊。」

  三個月了,他與關琳早就領證了。

  「王煊哪裡去了,該不會真的死了吧?」老陳皺眉,連他也有些心中沒底了。

  他自語道:「你如果短命,不幸死去,我兒子就叫陳煊,女兒叫陳萱。」

  ……

  接下來的幾日,陸續有些飛船從深空盡頭回來,秘密帶回一些消失很久的人!

  密地是超凡星球,東方的財閥探索多年了,但在這之前還有一個地方,被命名為福地。

  很多年前,超凡物質洶湧,福地能量激增,導致各種非常飛船與探測器都無法接近了,一些強者失落在那裡。

  自那之後,新星的人只能放棄福地。

  按照密地白孔雀的說法,這是神話將腐朽前的迴光返照。

  如今,名為福地的生命星球,超凡漸漸退潮,飛船與救生艙等又可以接近了。

  孫家一直在關注福地,因為最近他們有些慘,迫切想將困在福地的人接回來,所以第一個行動。

  當年,孫家的探險隊失落在那裡一大批人。

  這次他們成功了,引發其他人效仿。

  ……

  陳永傑聽到消息後,露出思忖之色,有些熟悉的面孔浮現在他的心頭,確實有些很厲害的人消失很久了,大概率落在了福地。

  有與他一個時代的人,也有老一輩的狠角色,一走就是很多年,再也沒有出現。

  不止如此,還有他的大弟子魏峰,也消失十幾年了,不知道是死了,還是被困在福地。

  「我要閉關,在命土領域積澱的足夠了,該考慮更進一步了,不能浪費了身上的藥土啊。」老陳自語。

  他曾在地仙城的大幕前交換到一塊藥土,看起來像是個玉石塊,但其實內部是天藥的藥性,源自佛教的一位菩薩。

  這東西自然最適合命土、採藥層次的超凡者,自這一日開始,老陳不再露面了。

  ……

  「天啊,我在望月崖那片千年古桂花樹林中遇仙了!一個絕美的女子,嫣然一笑,傾國傾城,但是一轉眼她就不見了。」

  「各位,我也遇到了靈異事件。你們知道妖神嶺嗎?原住民都不願踏足的地方,今天那裡劃出一道又一道血色的閃電,光雨灑落,像是有什麼生物出現了,嚇得我慌不擇路地開懸空飛車逃回來了。」

  接下來的數日,各地先後出現一些古怪事件,越傳越驚人,引發各方注意,連財閥都神色凝重了。

  孫家的地下基地中,五號機械人自從復甦後,就再也沒有沉眠。

  此時,它離開母艦,走出地表,站在一座高山上,眺望太空,在它的眼窩中出現各種神秘符號。

  它捕捉到某種……特殊頻段的信號!

  它在顫慄,在發抖,身為一個機械人,居然會有種不該存在的情緒,如果讓人看到後一定會不解。

  它的雙目中,映現出一組又一組神秘信息,是它艱難接收到的,然後它又快速向外發送消息。

  宇宙深處,遙遠的未知之地,一艘破爛的母艦發出微弱的光,它距離一個蟲洞不是很遠。

  母艦殘骸暫時復甦,接到五號機械人斷斷續續的信號,進行了回應,然後,又將信息嘗試發向蟲洞中。

  顯然,它只相當於一個中轉站!

  ……

  深山中,湖泊畔,茅屋前,王煊又一次尋路,穿著秘銅魂甲,在命土蒸騰出的霧氣中遠去,追逐遠處模糊的景物。

  他沿著一條特殊的路,進入神秘世界。

  很快,他看到了那處驛站,懸掛的燈籠未曾熄滅,他輕出一口氣,快速向前走去。

  時隔多日,他又進來了,想探索神秘世界那片發光地,要驗證一些事。

  路經死氣沉沉的村鎮時,漆黑的夜空中無聲地飄落下枯黃的紙錢,這讓他皺眉,一直在墜落這種有陳舊年代感的黃紙?

  王煊向光明的地平線盡頭走去,這次格外謹慎,一直在動用精神天眼眺望,畢竟上次出事兒了,他擔心風波還沒有平息。

  不久後,他駐足,盯著黑暗的前方,他的精神天眼捕捉到異常的景物,某座大墳中有人。

  然後,他轉身就走了,這次探索失敗。

  上次的風波沒有過去,墳場中居然藏著銀甲士兵,居然這麼有毅力,十幾天過去了還在堅守。

  「唉,上次出事兒,那隊人馬全滅,被通緝榜上的大妖殺了個七零八落。有高手來援,也被那大妖使用不周山開採的銅母煉製成的大印活活砸死了。上面動怒,四處撒網,要擒殺大妖,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多事之秋,各種亂子不斷出現,城中的高層都在惴惴不安,不知道會不會投靠遠方那位絕世強者。」

  ……

  現世中,王煊睜開了眼睛,他輕嘆,沒有一條秘路安全好走,都充滿了兇險。

  比如,他現在發現的這條秘路,如果平和時期也就罷了,沒準能混進去得到不少好處。

  但現在,那片神秘世界似乎不怎麼寧靜,有各種亂子,他萬一不小心遇上逍遙遊以上的強者,一旦被盯上,後果嚴重!

  到了現在,他將黃澄澄的小葫蘆以及飛舟中的超物質都消耗的七七八八了,沒有神秘因子可借用了。

  而此時王煊幾乎踏足命土領域了,他覺得,自己得找個道觀,或者千年古剎,補充所需,差不多就可以更進一步了!

  「有些問題,最近探測器怎麼會越來越多,連這種荒山野嶺都時常有仿真昆蟲飛過,捕捉景物。」

  王煊皺眉,各大組織的監控可謂無處不在,近期外界多半發生了一些事,導致頂級勢力嚴陣以待,探測器連深山都不放過了。

  他避開了大部分,摧毀了少許,看來這個地方不能再呆下去了。

  清晨,王煊洗漱後,他一陣蹙眉,終究是不小心泄露了行蹤,遠處有微型探測器飛過。

  他不可能時時去掃視所有微型生物,山林中各種蟲蟻太多了,他如果總在意附近環境中的細節,根本不可能沉靜下來修行。

  王煊淡淡地瞥了一眼那隻從不遠處飛過的野蜂,然後不客氣的摧毀,接著直接從這片山林消失。

  今日,開元大學人體潛能研究學院中正在上演對抗賽,屬於各高校間的切磋。

  秦誠終於遇上了自己等待的對手,和黃家人有關,他要為林教授出口氣。

  這場戰鬥還是較為引人矚目的,因為秦誠和王煊的關係瞞不住,很多人都知道他的身後是誰。

  不過,眼下劍仙消失了,讓人較為惋惜。

  秦誠的對手是一個高大健壯的年輕人,他的師傅出自黃家——號稱舊術正統世家。

  尤其是傳聞,最近黃家有人從福地回來了,外界懷疑,黃家可能有了超凡者!

  咚!

  秦誠與那個健壯的年輕人交手,發揮穩定,乾淨利落的擊敗對手,讓那個健壯的年輕人口吐鮮血,踉蹌倒退。

  秦誠聽從了林教授的吩咐,注意分寸,沒將對手打的骨斷筋折,也算是留情了。

  原本這件事沒有引發什麼波瀾,平淡地過去了。

  不過隨著王煊露出行蹤,起了微妙變化,黃家有人想見到這個最近以來名氣很大的超凡者,仔細研讀他的資料後,對他有所懷疑!

  甚至,黃家有人進了祖祠,進行禱告,在這裡入眠,進行某種儀式,想要與神秘力量溝通。

  秘網上最先有人放出王煊的朦朧圖片,爆出他還活著的消息。

  「給你們看看,是誰來了,王之蔑視圖,重現人間!」

  有數家財閥的探測器都捕捉到了王煊的身影,但是都沒吭聲,靜觀是否會有什麼事件發生。

  結果,有個家族的年輕人得悉王煊活著,實在沒忍住,將照片放到了秘網上,這自然引發轟動。

  然後,這個心性跳脫的年輕人,直接就被家裡人給修理了,惡狠狠地教訓了一頓。

  「誰讓你發出去的,現在這種大環境下,你沒事兒跳什麼?!」

  無論如何,說什麼都晚了,照片泄露,引發軒然大波。

  「我去,劍仙再現,誰說他死了?王之蔑視,再看著那些造謠生事的人怎麼說!」

  消息一旦走漏,自然就不會是秘密了,各方動容,超凡者王煊沒死,依舊好好的活著,讓各方吃驚。

  戰艦洗地,源池山大爆炸,他居然還能活下來?

  然後,周雲、鍾晴、陳永傑等人的電話就被打爆了,各方都在向他們詢問,具體什麼情況。

  事實上,幾人也很懵,王煊就這麼突兀地回來了?

  孫家眾人臉色難看,當初為什麼擊毀源池山,還不是為了殺王煊,滅超凡者嗎?結果正主沒死!

  得到消息後,孫家許多人感覺臉都腫了,像是被人抽了上百記耳光,總覺得王煊回歸,在嘲弄他們。

  孫逸晨直接氣的摔了電話,前不久他還在對人說,王煊屍骨無存,結果對方悠悠然走出了山林。

  「劍仙回歸!」各大平台上,也有人第一時間放出消息,引發巨大轟動。

  王煊不想理會這些事,和一些故人簡單通話報平安後,他想直接找個道觀或古剎,補充完所需,晉階到命土境界,然後事了拂衣去。

  不過,他也知道,他不惹事,不代表別人會安心,會本分。他已經得悉,這人間似乎變了天,超凡接近,神話正在進入現世中!

  如果真有人針對他,實在無法迴避,那麼他也不會委屈自己。他不介意檢驗自己的修行成果,試試手中大殺器的威力,教育下各路牛鬼蛇神!

  月初,向各位書友求下保底月票,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