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為超凡找出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潔白月光灑落,大地上像是有薄煙泛起,王煊漫步,他看著深邃的夜空,大幕後的世界屬於平行宇宙嗎?

  還是說,它依附於現世,那只是由超物質能量短暫構建的一個神話世界?

  現在超物質在消散,無法支撐神話了嗎?

  或許不止如此,超凡法則也在漸漸失效,這就像是現實世界中的物理定律有一天失去存在的意義。

  不然的話,現階段列仙回歸何以衰弱的這麼厲害!

  「神話只是一場意外嗎?」

  現世糾錯,目前看來無解,是至高定律!

  一切超凡都會被打回原形!

  那以前又是基於什麼,意外誕生這樣一個美麗的神話泡影?

  夜月下,大地上,王煊一個人站立很久,看著浩瀚的星空,在這蒼茫天宇外是否有真正的神話生存的土壤?

  他想了解那場意外,只有探索源頭才能發現本質性的東西。

  高等精神世界,交織著神秘的斑斕之光,當超凡永寂,那些基於超凡才能抵達的精神世界是否還在?

  在那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之外,是否還有什麼?

  王煊並沒有離開城市,飛舟、黃澄澄的小葫蘆等,都是吞食超物質的大戶,他還要去找地方補充。

  「趁著這次,交換一些奇物。」王煊覺得,以後機會不多了,各家的道觀、古剎都在復甦,那些秘庫被人盯上了。

  列仙、超凡者、母艦、機械人、神話生物等,都在相繼出現,平靜期很快就要被打破了。

  出乎王煊的意料,次日,聯繫王煊延續壽元的人極少,積極性不是多高,似乎都在觀望與等待什麼。

  王煊訝異,一群老頭子很沉得住氣。

  他接到一些莫名的電話還有短訊,有人提出要與他進行舊術交流。王煊簡單應付過去,並沒有答應。

  比如有黃家的邀請,雲家的交流會,他都不了解,似乎沒有聽說過這些家族,都是哪裡冒出來的?

  很快,林教授告訴他,有些是舊術世家!

  而且,王煊進一步了解到,聯繫他的人當中似乎有超凡者。

  「福地解封了,各家從深空中接回來很多人!」

  無論是老陳,還是周雲等人,消息都十分靈通,告知王煊要注意,不要陰溝裡翻船,新星上隱伏著一批超凡者。

  王煊出神,搶生意的來了?他知道什麼情況了。

  各大組織帶回來了部分超凡強者,財閥的高層該不會認為那些人可以為他們續命吧?所以覺得沒必要和他等價交換了。

  「難怪這群非常惜命的老頭子現在不怎麼主動了。」王煊瞭然。

  並不是所有超凡者都能為人續命,除非他們有新術領域那些人的手段,可以吞食別人的生命。

  事實上,各大財閥中,確實有人在請新的超凡者出手,想為他們自身續命,待如上賓。

  福地歸來的人中,確實有很厲害的人物,了解詳情後,動用一些特殊手段,幫僱主活血,梳理筋骨。

  他們施法後,最起碼短期內,確實讓人身體舒暢,一些老頭子誤以為,真的可以就此續命。

  所以,最近他們很淡定。

  有些人甚至後悔了,宋雲嘆息,早先送給王煊暗金色的小舟,現在感覺虧大了,現在從福地回來的人中有超凡者,一樣可以續命!

  還有人比較糾結,比如秦家,秦宏遠付出了幾頁金箔經文釋迦真經,現在還要繼續嗎?

  老宋痛惜,但最終還是聯繫了王煊,因為代價都提前付出了,飛舟早給王煊了。

  秦宏遠則是暫時止損,後幾頁釋迦真經他不打算拿出來了。

  所以,當王煊主動聯繫他時,老秦婉拒了,說最近要去月亮上療養,等過段時間回來再說。

  王煊無言,上趕著不是買賣啊,他本著優先老客戶的原則,希望善始善終,但是,老秦不領情。

  蘇城,在中洲的中部區域。

  王煊一路向東,趕向八百里外的宋家所在的地景悅城,親自登門。

  老宋麵皮抽搐,總覺得當冤大頭了,尤其是對方這麼主動,這是最近生意不好嗎?

  王煊笑了笑,告訴他,做出的選擇理性而明智,再過段時間,後面有些人會著急的。

  「因為後面我會很忙,不見得有時間。」

  宋雲還能說什麼,他活了這麼一大把年歲,即便心中不舒暢,也不會直接表現出來,更無法翻臉。

  現場作陪的人中,除卻宋雲的親子宋文濤,還有個面色蒼白的年輕人出現,暗中一直在打量王煊。

  很快,王煊捕捉到他的部分思感,居然在罵王煊變態,怎麼會成為超凡者!

  王煊訝異,看了他兩眼,知道了他是誰,很想一巴掌拍死他!

  因為,這個人就是變態小宋宋乾,不止一次買兇殺人,在舊土找灰血組織的人針對王煊。

  老宋第一時間呵斥,道:「你怎麼來了?回去。你身體太虛,不要亂走動,好好調理身體。」

  宋乾默默站起,轉身離去。

  王煊看在老宋的面子上,沒有對變態小宋下手,就像是上次他說的,誰沒年輕過,暫且放過吧。

  接下來,雙方相處愉悅,氣氛融洽,老宋真切感受到了生命力的蓬勃,身子骨越發強健,仿若在返老還童。

  王煊也很滿意,盤坐在宋家的道觀中,接引神秘因子,澆灌飛舟與黃澄澄的小葫蘆,補充超物質。

  次日,王煊也沒有離開,為老宋又來了一次療程,讓他眼角的皺紋都化開了一些。

  王煊看到道觀神像中,那段焦黑的骨塊散發著濃郁的生機,有血色交織,正在重塑!

  他覺得差不多了,這次薅羊毛就到此為止吧,別真將這位給驚醒。

  秦誠打來電話,道:「王煊,我和林教授被邀請了,去雲泰大學的人體潛能學院參加舊術交流會,舉辦方也想請你出席。」

  王煊自然拒絕了,他已經遠行,難得孫家本分與老實,沒有再出什麼么蛾子,他去探訪瞭望月崖、妖神嶺等地,可惜沒什麼發現。

  最後,他回到了蘇城所在的地域,並未進城,而是觀察遠方的寒霧山!

  他對這個地方印象太深刻了,那一夜,他精神出竅,遠眺蘇城地平線盡頭的山脈,曾看到一些莫名的生物。

  他一直想探一探寒霧山,但當時覺得很危險,便作罷了。

  現在他身上有斬神旗,對付精神類生靈殺生力極大!

  在超凡消退的大環境下,他想了解那種只有精神天眼才能看到的生物會怎樣,是否也會受到影響?

  現世糾錯,神話即將成為泡影,讓王煊感受到了壓力,他想從各個方面入手,尋找新的出路!

  「我是不是太冒險了?」王煊自語,但他又覺得,有斬神旗護體,僅是在蘇城外眺望,問題不是很大。

  不過,一旦有所得,發現出一些秘密,他或許能在神話消亡的年代找到一條全新的路!

  這是受逝地啟發。

  逝地,存在超凡輻射,被認為是催生出超凡生物的起源地之一,而逝地中藏著大量的瘮靈!

  寒霧山的生物形體和瘮靈不一樣,但卻有些相近!

  「你們到底是什麼形態的生物,有著怎樣的秘密?」

  烈陽當空,蘇城遠方的山脈很壯闊,寒霧山海拔較高,山頂常年繚繞著白霧。

  斬神旗被王煊初步煉化,雖然路還很漫長,但它已能分清敵我,不會傷到他自身。

  王煊精神出竅的剎那,身穿精神甲冑,並將巴掌大的金色小旗持到手中,眺望遠方。

  山頂那裡常年溫度較低,有些地方甚至覆蓋著白雪,現在望去,並無生物。

  他現在的精神感知遠超從前,連精神天眼所能捕捉到的景物也更清晰了,所以這次看的較為真切。

  山頂有寨子,有生物居住過的痕跡,但是,那些身影呢?一個都見不到。

  「上次是黑夜,難道還與此有關?」王煊詫異,他並不急躁,一直等到晚上,結果還是一樣。

  那些生物呢?如果說不曾出現過,可那裡還有寨子,有殘跡留下。

  王煊回到蘇城休息了一夜,第二日進入山林,開始接近寒霧山,當距離它不足二十里時,他精神出竅,又一次遙望,結果和昨天一樣,依舊靜悄悄,沒有生物。

  接著,他再次上路了,距離十里時,還是無異樣。

  當距離三里地時,他感知後,依舊一切正常,並沒有什麼危險,直到他來到山腳下也沒什麼意外。

  王煊開始登山,精神不再脫離身體,並且手持斬神旗,神色嚴肅,一步一步向上攀登數千米高的寒霧山。

  途中,山林蔥翠,鳥獸很多,生機勃勃。到了山頂後,萬籟俱寂,大霧籠罩,草木不生,像是接連了天穹。

  即便是超凡者來到這裡,也不會發現異常的事物,就更不要說是凡人了。

  王煊踏足命土境界後,即便精神不出竅,也初步具備精神天眼的能力,能看到一些特殊的景象。

  模糊間,他看到了寨子,看到了數十米長的巨大羽毛,多少都在輻射超凡之力。

  他想看到更多的秘密的話,只能真正精神出竅了!

  他沒有莽撞行事,在這裡仔細觀察,直到他走到模糊寨子的盡頭,看向山崖外的下方,那裡竟有更壯闊的景象,讓他震撼,感覺不可思議!

  「神話消亡,超凡永寂,我不甘心,所以才走到這裡,想為將來找一條出路,但也不想成為途中的血與骨,將自己搭進去。」

  他猶豫著,要不要走進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