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秘庫皆被占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山外,竟是一片金色的汪洋。

  海面上蒸騰起一個又一個巨大的氣泡,五色斑斕,每個氣泡中都有生物,如巨大的青鳥、小山般人首蛇身的怪物、身體籠罩佛光的龐大孔雀……

  它們同神話中的一些負有盛名的生物相符。

  泡影從金色汪洋中漂浮起來,像是神話,又像是童話,有神聖力量瀰漫,也有童話般的純淨。

  啵!

  泡影破碎,在蒸騰起來不是很高的時候就炸開了,連帶裡面的生物也剎那消散,湮滅個乾淨。

  金色汪洋中,每時每刻都有龐大的氣泡出現,漂浮上來,但最後都碎掉,泡影破滅。

  泡影中的生物也在努力掙扎,但最後都失敗了,化作斑駁的流光,消散在那片特殊的海面上方。

  王煊沒忍住,精神出竅,攥緊了斬神旗,想要看到那些一切的本質,而不止局限於泡影的幻滅表象。

  他很震撼,金色汪洋散發著濃郁的超凡輻射,竟要撕裂他的精神體!

  還好,斬神旗輕輕搖動,紋絡交織,遮住那片瀚海的侵蝕,擋住了擴張過來的金光。

  仔細看,金色的汪洋在退潮,與山崖這裡是逐漸拉開距離的,現實世界中的山脈,森林等根本攔不住它。

  它似在虛空中移動,要離開了。

  王煊的精神回歸肉身,坐上飛走,跟了過去,然而,他驚異的發現,始終不能臨近那片海。

  最後,他又回到了寒霧山上,下方的金色汪洋盛烈無比,泡影不斷。

  「這是什麼狀況,給我暗示嗎?神話只是泡影,終將會破滅。」他輕語。

  金色的汪洋緩緩移動,退的不算是很快,看樣子需要數天到半個月才能徹底消失在虛空中。

  這是什麼東西?

  王煊猜測,自己可能意外看到了一片類似逝地的景物,或者說它就是逝地,不過它要走了,歸於虛寂中。

  寒霧山以前竟是這樣的一片所在?山寨是類似擺渡人的守約者的居所嗎?

  終於,金色汪洋中,還有是生物掙脫了泡影,向著金色大洋的深處飛去,越來越遠,漸漸暗淡。

  王煊在這裡站了很久,直到天色暗淡,他才離開。

  兩天後,王煊接到很多電話,業務繁忙,因為有人醒悟了,其他超凡者能活血,可以梳理筋脈,但最後的效果相當於……推拿!

  這樣做確實對身體有好處,可是並不能延壽!

  他們有已經讓一些名醫會診,又以以各種醫療設備檢查,身體健康狀態沒有多大的改變。

  反倒是錢安、宋雲,竟過嚴格的體檢後,被認為短短數日間,他們發生逆生長,身體最起碼年輕了兩三年以上。

  鍾家,鍾誠驚嘆,道:「老王這是要逆天啊,不將一群老頭子的寶物榨乾盡誓不罷休。不過,我也心動了,想和王煊好好聊聊,等價交換,我要成為超凡者。姐,你不想變成鍾仙子嗎?我和你說,等趙清菡、吳茵回來,肯定飄飄然,宛若世外的仙人。我的親姐,不進則退啊!」

  鍾晴清純靚麗的面孔上頓時出現糾結之色,她怎麼可能不動心,尤其是和那兩人對比後,她如果還是凡人,真不甘心啊!

  「姐姐,我覺得趁現在,你將王煊拿下算了。多好的一個人,那樣的強大,有安全感啊!雖然有時候他也有麻煩,但頂多也就是被人用戰艦炸一炸,沒事兒,死不了。都好幾次了,他還活蹦亂跳呢,我看他不是短命相!」

  就在鍾誠嘚瑟,而他姐姐準備修理他時,鍾長明來了,找到姐弟二人,讓他們務必將王煊請來。

  此時,王煊身在永安城,做客趙家,被趙清菡的親爺爺請來了。他能說什麼,推拒了另外一些老頭子的邀請,首選這裡。

  三個多月過去了,密地中的老狐為什麼沒有將趙清菡與吳茵送出來?

  無論是趙家,還是吳家,都在密地外的褐星基地中留有人手,等待兩女脫離那顆超凡星球,可是始終不見動靜。

  古色古香的房間中,擺放著高大的紫檀書架,陳列著各種泛黃的古籍,全都是經書、秘冊等。

  這是趙明正的書房,他滿臉是笑,看著王煊,道:「你仔細去翻一翻,看看哪些經文對你有用,儘管拿走。」

  他是趙清菡的親爺爺,這麼和藹可親,讓王煊還真不好殺熟。

  王煊微笑,禮貌地和他聊著,然後去書架看了看,的確發現價值驚人的經書。

  比如:《靈寶畢法》、《金丹契秘圖》、《悟真篇》、《呂祖劍經》、《內丹十秘》。

  王煊已經得到陳摶的五色金丹本經,這裡又出現了鍾離權和呂洞賓秘傳的典籍,等於是將金丹大道的體系補全了!

  幾位鼻祖級人物,最重要的經典都出現了,王煊有些出神,這讓不得不要重點研究下金丹大道了。

  他意識到,趙清菡練舊術是為了保持好身材,沒說假話,放著這麼多典籍都不去練,估計壓根就沒翻動過。

  接著,王煊又在這裡看到了《紫府道經》、《混元秘圖》等,這可是一教祖庭級的秘典,讓他都動容了!

  這要是在古代神話時期,在那個超凡物質濃郁的年代,隨便一本經書扔出去,都會惹出血雨腥風,讓超凡者打生打死。

  這個時代沒人太在意,趙明正就這麼擺在書架上,讓王煊隨便去翻看。

  王煊不得不嘆,想到了擺渡人的話,在這個特殊的時代,遍地都是奇珍,讓古人都眼紅!

  各個歷史時期,不同時代的奇物,都從虛空中一同墜落,集於一世,堆積在一起,怎能不璀璨?

  可惜,如今這個時代,卻沒有幾個人能練這種東西。

  王煊不管能不能練,都先以強大的精神領域掃視,記在心中,以後慢慢去研究。

  他露出異樣之色,趙老頭今天還真是捨得。

  「這些古書留在這裡也不過是收藏品,是文物,你看中哪些,直接帶走就是了。」趙清菡的父親趙澤峻也在場,告訴他隨意挑選。

  王煊謝過,最後來到趙家從舊土搬來的道觀中,仔細看去,果然在主殿中的銅匾內發現一塊骨。

  他覺得,新星的財閥被滲透的厲害,一百多年前,提議復建道觀、廟宇的人絕對是有意的,早就安排好了。

  不然的話,沒那麼巧,所有的道觀、廟宇中都有真骨留下。

  王煊一陣出神,一百多年前,列仙中的部分強者就在劃分勢力範圍了?

  這是大幕有部分強者密謀的,還是某一個超級勢力在施為?

  他知道,一旦這些真骨血肉重塑完畢,而三年期還沒過的話,這些地方會立刻變成修行聖地,化為大教道統!

  趙家這裡問題也較為嚴重,那塊真骨上血色交織,長出部分血肉了,不知道多久能出現真身。

  王煊真想揮動斬神旗,給那塊真骨中沉睡的生靈來一下試試看,到底能不能幹掉?

  他有些擔心,「棲居」各大財閥中的真骨,有可能是大佬級強者,不好對付。

  最終,王煊引來神秘因子,將趙明正和趙澤峻都覆蓋了,慨列仙之慨,薅真骨的超物質,為二趙延壽。

  趙澤峻喜悅,激動,他真切感受到了自身的變化,儘管他現在還不算老,但經過神秘因子滋養,他還是能夠覺察到身體機能在變強。

  離開道觀後,趙澤峻私下告知王煊,前陣子有神秘生靈對他父親託夢,具體談了一些什麼,趙明正沒有細說。

  「我有些擔心啊。」趙澤峻嘆道。

  王煊回頭,看了一眼道觀方向,那塊骨自己復甦過?還是說,有生物透過大幕,通過那塊骨定位坐標,進行託夢?

  「趙叔,暫時應該沒事兒,那個生物按理來說不會太過分,畢竟是老陰貨啊,如果是合理的要求,儘量滿足他。萬一將來有事兒,我會過來看看的,不用擔心。」王煊安慰。

  他認為,只要不是自負過頭,託夢的人肯定不會胡來,都是在大幕後方的殘酷鬥爭中活下來的人,現階段沒有恢復真身,肯定會很溫和,甚至會給予趙家足夠多的好處。

  趙澤峻一怔,這個年輕人……到底多強,太自信了吧?!

  王煊確實有些信心,只要再給他一段時間,一切都有可能。

  甚至,現在他手持斬神旗,都想去試試看,給那塊骨來一下會發生什麼?

  趙澤峻略微猶豫,道:「你跟我來,最近我父親經常看秘庫,我懷疑,這是某個生靈在讓他找什麼。」

  相對那個生靈而言,他自然更信任王煊,他已經了解到,自己的女兒和王煊在密地走的很近。

  王煊跟了過去,來到一座寶庫外,頓時止步,他皺著眉頭,這裡和在孫家時的感受差不多,秘庫被人布置過!

  該不會每個財閥的秘庫都被人占據了吧?

  他以超常的感知探索,憑著特殊的天眼,他知道,這裡確實有好東西,有很強大的異寶,但是沒有一件能比得上斬神旗、鎖魂鍾。

  王煊想了想,暫時不想起衝突,更不願打草驚蛇。

  他示意趙澤峻,一起離開了此地。

  「趙叔,那裡確實有些問題,主要是針對超凡者,對普通人影響不大,你暫時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吧,以後萬一出現怪異事件,你再聯繫我。」

  趙澤峻點頭,親自送他離開,目送他遠去。

  接下來,在秦宏遠而一再的邀請下,王煊去了一趟秦家,順利將最後幾頁金箔經文看完,至此他得到整部釋迦真經!

  秦誠聯繫王煊,告訴他一些事。

  「王煊,我們現在來到了以舊術正統自居的黃家,連開了幾天舊術交流會,沒有想到,最後雲泰大學的人帶我們來黃家參觀,實在推脫不掉,在這裡林教授看到了當年將他胸膛打穿的那個傢伙!」

  王煊心中頓時一沉,黃家該不會是故意將林教授與秦誠接過去的吧?

  他想到了數日前,黃家、雲家這幾個舊術世家,似乎都邀請過他,但被他婉拒了。

  秦誠道:「黃家很客氣,沒出什麼意外,林教授也很平靜,沒有計較當年的事,不過黃家想要邀請你過來交流。」

  「行,我知道了。」王煊點頭,沒什麼意外最好不過。

  黃家,祖祠中,有絲絲縷縷的白霧,有一個老者在沉眠,他被託夢了,正與神秘生物交流!

  在夢中,他開口道:「是的,他每次為人續命,都是進入道觀、寺院、神祠中。」

  「將他請來!」白霧絲絲縷縷,有個聲音在老者的夢中響起。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