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天下已無淨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黃家祖祠中,絲絲縷縷的白霧繚繞。

  不久後黃興海醒來,剛才短暫入睡,他在夢中聆聽到了神秘生物的話語,簡單溝通完畢。

  他起身之後,在祖祠中恭敬的行了一禮,緩緩退出這裡。

  他已經八十多歲,但身子骨愈發硬朗,精神矍鑠,自語道:「在這個年代,還有這種人,能開內景地……」

  「父親,怎樣,祖先有訓示嗎?」黃景林走來,他六十歲左右,但是一點也不顯老,身材健壯,練舊術有成。

  黃興海點了點頭,告訴他,接著去請王煊。

  「連請三次了,他都婉拒了。」黃景林想了想,低聲道:「要不要我和林孟良切磋一番,這樣的話,他估計會現身。」

  昔日,他和林教授在舊土激鬥,兩人是實力相仿的舊術大高手,但林教授胸部被熱武器打穿,滿身是血,接著又挨了他一拳,胸部出現一個恐怖的拳洞,能活下來實屬奇蹟。

  「現階段你不要亂來!」黃興海猛地回頭,瞪了他一眼。

  「我有分寸。」黃景林點頭,道:「我看林孟良身輕體健,舊疾盡去,血氣格外旺盛。不管他多麼平靜,但我知道,他心裡肯定想和我戰一場。」

  ……

  王煊離開城市後,橫穿一片山脈,他在驗證,是否有人想時刻鎖定他的行蹤。

  現在,暗金色小舟充滿濃郁的超物質,又可以飛天了,所以他很從容,即便有戰艦鎖定,他也能逃走。

  甚至,他能駕馭飛舟沖霄而起反擊!

  當然,他現在還不想暴露那麼多,出頭的椽子先爛。

  他很警惕,依舊有種危機感,是否有超凡生物盯上了他?

  在這超凡消亡的年代,他的表現極其不俗,雖然他很低調,但被人逼迫數次出手,多半藏不住了。

  「果然,天上有衛星天眼,茂密的森林中有無處不在的探測器,更細微與隱蔽了。」

  他不認為,都是孫家所為。他更懷疑,有財閥與大幕後的生物合作,現在可能有神秘生靈將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

  畢竟,最近託夢的事件不算少!

  各大組織的高層成員有相當一部分與各種來歷不明的生物在夢中接觸過了,很難說都談了什麼。

  「我想與人為善,不願與你們為敵。我們相安無事,各自安好,不行嗎?」他自語,如果被逼到了那一步,他只能出手!

  事實上,如果有選擇,他都想暫時離開新星了,去一個超凡星球,比如巫師世界、武俠宇宙等。

  他想避開這些牛鬼神蛇,從泥沼中抽身,現在的新星與舊土不是什麼善地,怪物會越來越多。

  「就怕天下一樣,已經沒有淨土。」他皺眉,巫師世界是否會有神靈降臨,武俠星球是否會有武聖下凡?

  王煊出神,去哪裡找一顆遠離紛爭的祥和星球?很難!

  「如果無法避免,那就只能面對了。任何生靈回歸,都要付出慘烈代價。不知道現在他們到底多強,真不想掂量你們啊!」

  現在能怎樣?當然是趁著最後的寧靜期去各地走一走,轉一轉,他抓緊時間出診,為一群老人續命。

  「王煊你在哪裡?」老陳的電話打過來了。

  他前段時間,作為超凡領域的專家為一些大組織處理靈異事件,得到了一些奇物,近期整理後發現異常。

  「準備去泰城。」王煊告知他,要去周家出診,幫人養生。

  「好,泰城見!」很久沒有相見了,老陳要和他碰頭。

  泰城,位於中洲東部區域,周家在這裡,臨海的城市相當繁華,遊艇碼頭停著很多超級遊輪。

  「王煊,你可來了,到了我的地盤,得好好招待你。先出海怎麼樣?回頭再去見我們家老頭子。」周雲來了,熱情相迎。

  「我怕剛出海,就引來幾艘戰艦轟炸,連累你怎麼辦?」王煊說道。

  「不會吧,他們都襲擊你數次了,還敢這麼做?」周雲雖然這樣說,但是明顯心中發虛了。

  「老陳也要來。」

  「行,我去給你們安排住處。老陳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就不帶他出海了,免得老陳對不起關姐。」周雲說道。

  王煊無語,合著老陳是這麼經不起考驗的人啊,分明是你怕被戰艦炸。

  「別折騰了,就去你們家那座有寺院的莊園吧。你知道的,我是修行之人,對前賢大德一向敬仰。」

  周雲看了他一眼,道:「你肯定看上了廟中香爐、大鐘等古器,不過你隨意,反正我們家裡人也沒人能用。倒是從福地接回來的人,一直有人在惦記這些東西。」

  周家的莊園,有許多粗大的古樹,這裡相當的幽靜。

  「等著,我喊人,這次有個出名的美女在泰城拍戲,我要是告訴她劍仙來了,她保證會過來,想拜你為師呢。另外,我認識的美女……」周雲撥號,準備喊人。

  王煊趕緊阻止了他,這傢伙回來後果然燈紅酒綠,現在的生活太豐富多彩了,日常就這樣?

  現在他哪有時間應付這些,隨時準備與神秘生物開戰。

  「小王,你這樣可不行,人生得意須盡歡,你都仙劍了,怎麼還像苦行僧一樣?!」周雲開道與教育他。

  「沒辦法,最近審美有點挑剔,看到的不是狐仙,就是絕世天仙,由奢入儉難啊。」

  周雲眼睛頓時直了,道:「我去,王煊,兄弟,什麼時候也帶我去見見那些仙子啊?我覺得,我也想修行了!」

  他爺爺來了,原本滿臉是笑,然後,聽到他這麼說,一拐杖就掄過來了,將周雲給趕跑了。

  不久後,老陳來了,相當的精神,依舊是寸頭,長發沒有養起來,原因是關琳覺得短髮順眼。

  老周立時退場,給他們安排了地方,讓他們先聊。

  陳永傑雙目開闔間,神芒綻放,這是實力大幅度提升的結果,只要不掩飾,體表就會浮現淡淡金光。

  他丈六金身與釋迦真經都修煉有成,道:「最近,我用了藥土,突破的非常猛烈,想壓都壓不住!」

  他由命土後期晉升到了採藥境界,那塊藥土是一副菩薩所留,蘊含天藥成分,後勁極大!

  「真是讓人頭疼,我還想穩固下境界呢,結果每天道行都在增長,眼下都已經到採藥中期了。」

  接著,他敏銳的感應到,王煊不加掩飾的氣息,居然晉升到命土境界了?

  「你也動用藥土了?」老陳驚異,王煊身上有兩塊藥土,全都來頭巨大,源自絕世列仙!

  王煊搖頭,道:「沒有,我得穩固下,對命土探索一番才會用。」

  老陳發呆,一陣無言,等王煊動用藥土,在境界上多半就要超過他了,雖然有心理準備,但這一天來的未免太快了吧?

  原本他還想說,他也初步修行出奇景了,並且能神遊十里了,比古代教祖在這個境界都可能要強一些。

  現在,他直接將話語憋回去了,他覺得,王煊肯定也大幅度提升了。

  「陳教祖生不逢時,沒有能夠誕生在超凡璀璨的年代,與傳說中的人物一較長短,卻在這個神話消亡的時期,遇到一個變態!」他嘆氣。

  很快,他又嚴肅起來,告誡王煊,最近一定要隱藏實力,有列仙大概率回來了,前陣子他處理了許多靈異事件,發現了各種蛛絲馬跡。

  陳永傑現在對外的表現,很低調,境界未變,以釋迦經文秘法掩蓋真正的修為。

  王煊點頭,可是如果他已經被人重點盯上了,怎麼掩飾都沒用。

  老陳以精神領域探查周圍後,確信無異常,取出一件袈裟,告知王煊,這是他最近幫人處理詭異事件,得到的一件真正的異寶,威力強絕。

  王煊看著他,道:「你修煉佛家各種功法,現在要是披上袈裟,真就是出家人了。」

  「別亂說話,我都領證了。」然後他以精神傳音,這件袈裟內有乾坤,留有密語,提示了一樁天大的造化。

  王煊驚異,頓時來了興趣,道:「造化?」

  「沒錯,如果能找到,未來可敵列仙,因為會為我們築下無匹的根基!」老陳鄭重地說道。

  王煊嚴肅起來,這都什麼年代了,一切都在枯竭,連內景地都可能會幹涸,還有什麼資糧能有這麼大的作用?

  「大幕後,靈山上,釋迦當年在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中艱難地採摘到天藥九劫天蓮。」

  王煊心驚,會有這種東西遺落在現世,怎麼可能,採摘到天藥後,釋迦自己難道不服食嗎?

  老陳道:「九劫天藥,自然不可能留著,但蓮蓬中有數顆種子,落入了現世,留給未來佛。」

  據密語所述,釋迦採摘天藥時,有絕世強者與之爭奪,戰況激烈,半個蓮蓬落在現世中。

  袈裟中有記,蓮蓬落入現世後,被佛門得到,封在某座古剎的地宮下的舍利函中。

  陳永傑分析,說是留給未來佛的天藥種子,但他覺得,可能另有他用,釋迦大概早在古代就預感到大幕將熄!

  「這可是天藥種子,如果在採藥境界,將天藥種子埋在命土中,這種恐怖的根基簡直想都不敢想啊!」

  老陳眼神燦爛,告訴王煊,舊土被財閥挖空了,如果有這種東西,很可能就在新星財閥的家中,並不難找。

  王煊也被驚到了,這確實是天大的造化,他現在正想著怎麼提升自己呢,面對越來越危險與可怕的大環境。

  「新星上,復建了佛寺、有佛門祖庭的財閥,就那麼幾家,其中周家這裡就有一座古廟!」老陳告知。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