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見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訝異,老陳這是早有準備,這次就是衝著周家古寺而來。

  不過,當想到那半個蓮蓬的來歷後,他也心情激動了,無法平靜,那可是絕世強者釋迦從最高等的精神世界採摘的天藥種子!

  他不知道古代的真實情況,但是料想,很難有他這個境界的生靈能在命土中埋下天藥種子。

  那種東西絕不是初登超凡領域的人所能接觸的!

  不能說絕對沒有,但一定極其罕見,比如某位絕世列仙最看好的衣缽傳人才有可能。

  「與佛爭機緣好嗎,會不會有大因果?」王煊皺眉。

  現在已經有個紅衣女妖仙在惦記他了,再來個絕世大佛的話,日子有點難過。

  「都這個年代了,哪裡還顧得上那麼多,該腐朽的腐朽,該消亡的消亡,各自都在爭渡,憑本事活命。再說了,你看我練的都是什麼?丈六金身、釋迦真經、菩薩拳,算了,再說我自己都心虛了。」

  老陳嘆氣,說到最後,他自己都覺得像是佛門弟子了,但他剛結婚啊,不可能出家。

  王煊看著他,道:「也是,真要有大因果,暫時應付不了,你可以進寺院,去當未來佛,挺好的。」

  陳永傑頓時瞪眼,這小子想什麼呢!還沒什麼危機呢,就準備讓他去背鍋了?

  「有本事你去和關琳說!」

  「算了,關姐不容易,別讓她傷心了,我也練釋迦真經了,我們都是有緣人。」王煊笑道。

  然後,他將完整的釋迦經文告知了老陳,還真想看看他在佛門這條路上能走出多遠,修行到什麼高度。

  陳永傑心虛,一邊是欲罷不能,覺得很適合修佛,一邊又怕最後不由自主斬斷紅塵。

  「算了,我小心謹慎一些,找些別的功法練一練,中和一下。我為我兒子將名字都準備好了,我不能出家。」說完,他看了一眼王煊。

  「你看我做什麼?」王煊覺得他的目光不怎麼純淨!

  ……

  老周名為周鴻斌,迫不及待了,歷經數次事件,他已經確定,王煊很靠譜,能夠為人延壽,其他人都是推拿!

  現在,王煊與老陳聊完,隨周鴻斌來到了那座古廟。

  老周相當的直接,讓人送上幾個托盤,裡面各種器物都有,從降魔杵到佛龕,再到佛經,應有盡有。

  看得出,他確實信佛,這些古物都保存完好,他看這些東西的眼神有光,不是當成普通文物。

  老周還是很有誠意的,拿出的東西不少,也不錯,不缺少法寶,當中更是有異寶,是個缽盂!

  在古代璀璨的超凡時期,異寶都算是稀世神物,在頂級大教中都屬於恐怖的大殺器。

  王煊看了又看,暫時沒有動那個缽盂,而是看向一條三尺長、一尺寬的絲絹,上面寫著一行字符。

  然而,他一個字都不認識。

  老陳看了看,也覺得這塊黃色的絲絹似乎蘊含著奇異的力量,奈何無法解析,猜測道:「六字大明咒?」

  王煊沒有立刻選擇,而是先幫老周續命,過程中向這些器物中注入一些神秘因子,仔細研究下。

  「好大的舍利子!」老陳吃驚。

  他精神出竅了,看到了古寺一塊青石中藏著的舍利子,晶瑩透亮,渾圓如寶珠。

  不過,他依舊看不到內景地的縫隙。

  王煊接引神秘因子,為老周延壽,同時也將一部分覆蓋在了跟來的周雲身上,給予他好處。

  他知道,隨著寧靜期快被打破了,以後接近真骨、舍利的機會越來越少,趁現在順便幫熟人梳理下身體。

  同時,他也為老陳的血肉注入神秘因子,陳永傑突破到採藥境界後,自身早就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當王煊向那張黃色的絲絹注入神秘因子,仔細研究後,有佛光騰起,字符發光,他感覺這東西似乎極其不簡單。

  這一刻,他決定選擇它,放棄了缽盂。

  接引神秘因子後,王煊與老陳同時精神出竅,趕向周家的寶庫,想一看是否有那半個蓮蓬的蹤影。

  秘庫中,法寶不算少,異寶數件,最重要的就是一尊金佛,威嚴無比,內部符文密密麻麻,屬於頂級異寶。

  王煊看了又看,沒有去動它,這金佛有問題,被人布置過。

  他仔細尋找,確信沒有蓮蓬。

  「只有幾家有寺院,慢慢找,絕對跑不了!」老陳不沮喪,倒是很有信心。

  王煊提醒他,新月上還有一座古寺院呢。

  老陳點頭,但他有種感覺,天藥種子在新星上。

  廟宇中,老陳寶相莊嚴,他將袈裟和五色羽扇都取了出來,讓王煊幫他填滿神秘因子。前段時間,他為了修行,將兩件異寶內的超物質都汲取乾淨了。

  當周鴻斌睜開眼睛時,正好看到老陳披著袈裟,周身金光普照,嚇了他一大跳,哪來的大和尚?

  當離開周家後,老陳與王煊告別,約定分頭行事,他要去掌握有釋迦真經的秦家看一看有沒有蓮蓬。

  他讓王煊也儘量先選擇擁有寺院的財閥去「出診」。

  王煊提醒他,道:「你小心點,別亂進秘庫,現在各家的藏寶地似乎都被神秘生物占據了,披上袈裟防備,免得被人暗算。」

  ……

  「王煊,林教授要和黃家的人動手了!」秦誠來電,快速而急促的告知王煊這一情況。

  此刻,王煊坐著懸空飛車,從臨海的泰城一路西行了千餘里,距離黃家所在的虞城能有四百多里。

  他原本要去吳家,現在臨時改變路線,直接前往以舊術正統自居的黃家。

  「不用焦急,他們不敢下黑手!」王煊告訴秦誠,沒什麼大問題,他已經在路上了。

  他確信,黃家其實是想請他過去,他一而再的拒絕,他們才用了其他手段,讓他現身。

  「黃家想幹什麼?」他自語。

  這個家族在古代有數人成仙,在某些年代,確實相當的強大。

  他知道,有神秘生靈大概率盯上了他,黃家背後是否有什麼生靈對他有想法了?他面色平靜。

  如果迫不得已,他只能去掂量某些古人了!

  懸空飛車極速遠去,化成一道流光,飛駛向虞城。

  「最近他的膽子有點大啊,駕車四處出沒,都不躲在城中了。就不怕我們在天外鎖定他,給他來一發超級能量炮嗎?」

  孫家,有人面色陰冷,他們一直在關注王煊,動用了各種手段他在追蹤他的行跡。

  他們覺得,王煊的行動越發的大膽了,真不怕戰艦轟殺了嗎?

  孫榮盛冷聲道:「又不是沒動用過戰艦,不止一次了,但他死了嗎?先看著,我感覺快出事兒了!」

  對於懸空飛車來說,四百餘里根本不算什麼,當王煊開始飆車後,時間並不是很長,他出現在虞城外。

  此時,黃家中,在黃景林的邀戰下,林教授下場與他交手了。

  在秦誠看來,黃景林這樣邀戰,等於揭開了林教授的傷疤,當年就是他洞穿了教授的胸膛,現今又戰?

  「林孟良,當年很遺憾,在你被熱武器重創的情況下交手,如今我感覺你血氣旺盛,還遠勝從前,深感欣慰,切磋一場吧。」

  轟!

  場中,兩人間像是有悶雷綻放,拳風激盪,讓地面的落葉都飛了起來,在半空中炸開。

  在多次的拳掌碰撞中,林教授的手掌微微泛出瑩光,震斷黃景林的手臂,拍在他的胸膛上,但適時收了一部分力量。

  不然的話,以他現在的實力,足以能將對方的胸膛打穿過去!

  黃景林胸骨斷裂,整個人倒飛了出去,不斷的大口吐血,他有些難以置信,差距這麼大嗎?

  他已經是准宗師層次的高手,如果超凡未現,他在舊術領域中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你……不僅舊疾盡去,還成為宗師了?」他很不甘心!

  事實上,經過三個多月修養,服食地仙泉、超凡蜂王漿以及靈藥後,林教授自然恢復了身體,且突破了。

  參加交流會的人都發呆,很多人都知道林孟良復原了,但他成為了宗師,還真是……讓人震驚!

  如果沒有超凡者,這種人就算這個時代頂尖的高手了!

  「哼!」

  有人冷哼,名為黃景峰,是黃景林的堂兄,快七十歲了,但是滿頭髮絲漆黑,一點也不顯老,他是當年失落在福地的人。

  十幾年在超凡世界修行,始終未死,再加上服食不少靈藥,他已經是超凡者!

  以舊術正統自居的人,怎麼能敗,黃景峰幾乎忍不住要出手,臉色冷漠,向前走去。

  關鍵時刻,他的叔叔黃興海攔住了他,示意他不要衝動。

  「喂,老王,你到哪裡了,現場比武見血了。不是林教授,是他把對方打的嗷嗷叫,滿身都是血。」

  秦誠在那裡通話,聲音有點大,參加交流會的人都聽到了。

  人們無語,黃景林雖然落敗,但哪裡痛苦的嗷嗷叫了?

  黃景林從地上爬起來,想去踹死他,心說,你他麼的故意的吧?他自然知道,這是林教授的弟子,絕對是有意埋汰他。

  「我到黃家莊園外了。」王煊告知。

  黃家算不上財閥,但擁有的產業也不算少,混的太差的話根本無法支撐起舊術世家這個招牌。

  在場的都是修行者,耳朵很敏銳,都聽到了兩人間的對話,頓時吃驚,最近的風雲人物王煊來了!

  「快,迎接劍仙!」黃興海帶頭,領著眾人迎了出去,相當的禮遇。

  當眾人看到王煊後,一陣失神,年輕的有點離譜,各大平台上都有他的戰鬥影音,但是都很模糊,沒有露出他清晰的正面真容。

  現在,眾人震撼,真的就二十出頭?已經成為強大的超凡者!

  「劍仙!」許多人眼神火熱,都叫了起來。

  王煊很想糾正,他不是劍仙,最擅長的不是御劍,但看著他們的熱切的眼神,他也就不想解釋了。

  他微笑著點頭,和眾人打招呼,然後走向林教授與黃興海那裡。

  「教授你沒事吧?」他問道。

  眾人神色複雜,林孟良跑去舊土竟教導出這樣一個好徒弟,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沒事兒,好的很。」林教授笑著說道,他比以前年輕太多了,喝過地仙泉的人,哪怕他故意染白雙鬢,也依舊有種生命蓬勃的感覺。

  「黃老先生,一再邀我前來,有什麼事嗎?」王煊看向黃興海。

  「確實有一些緊要的事情,裡面請,這裡不方便說。」黃興海點頭道。

  他內心波瀾起伏,眼前的人是一個能開內景地的天縱人物,而且是在這個超凡腐朽的年代,實在有些離譜,可惜,不黃家人!

  他控制情緒,加上有秘寶遮掩內心的波動,不擔心被超凡者捕捉到他心中的念頭。

  「超凡者,劍仙?我想和你切磋!」黃景峰開口,從福地回來後,他一直聽聞到王煊的各種傳聞,早就想找上門去交手了。

  「景峰,退下!」黃興海開口,沉下了臉。

  「無妨。」王煊示意他儘管出手,也想看看從福地出來的人有多強。

  黃景峰動了,拳頭髮光,帶著刺目的閃電,數十道光束如同蛛網般交織,砸向王煊。

  眾人驚呼,這就是超凡者嗎?近距離看到他打出雷霆,十分心驚。

  王煊右手向前按去,轟的一聲,所有閃電都熄滅了,能量光芒崩潰,同時黃景峰悶哼出生,踉蹌倒退,嘴角溢血。

  這……結束了?眾人發呆!

  「走吧。」王煊開口,示意黃興海帶路。對於黃家的超凡者,他很失望,不過迷霧層次而已,而且是「弱迷霧」。

  「請!」黃興海也很震驚,但是,他很快調整了情緒,帶著王煊向里走去。

  他對眾人說了句抱歉,沒有帶他們一同前往黃家重地祖祠。

  王煊皺眉,還沒有接近那片建築物,他就感覺到了不妥,那裡……有生靈復甦了!

  他還是頭一次遇上這種情況,一位仙人回歸了嗎?

  既然已經開始面對,那麼他也沒有什麼好猶豫的,大步向前走去,不過斬神旗已經準備好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