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仙人保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真骨中的生靈虛影自己復甦,然後,顯化在現世中?

  王煊停了下來,他感受到了前方建築中的生機。神秘物質瀰漫,有強大的超凡生物在屋中等他。

  「劍仙,請!」黃興海示意。

  「不要喊我劍仙,黃家有大仙在此,我算什麼仙。」王煊糾正,然後直接大步走進院中,接近祖祠正屋。

  黃興海動容,這個年輕人感知太敏銳了,隔著還有一段距離呢,他就能發現黃家的仙人在此嗎?

  他沒有跟過去,只算是個帶路人,等在外面。

  黃家祖祠,白霧一縷縷,從樣式很古的祖屋中蒸騰出來,有一道虛影在霧靄中浮現,那是一個中年人。

  他自然是精神體狀態,穿著舊土古代樣式的衣物,身影略微模糊,在白霧中灑落點點光雨。

  這個人頗有仙氣,正在打量王煊,嘆道:「在這個枯竭的年代,你卻能走到這一步,了不得啊!你錯生了時代,如果早生千年,必然又是一位絕世強者。」

  接著,他又搖頭,道:「也不算錯生,或許,你更幸運,羽化的不自由,人間的更燦爛鮮艷。」

  「前輩謬讚,我算什麼,和前賢比起來,不過是大地上的飛蛾仰望扶搖直上九天的金翅大鵬,差的太遠了。」王煊開口,嚴加戒備。

  眼前的男子是位古人,在王煊現階段的認知中,這些怪物不是挖坑的,就是埋人的,都很危險!

  中年男子道:「你過于謙虛了,在現世糾錯的恐怖大環境下,還能開內景地,這種天賦傳到大幕中去,也會驚到列仙。」

  王煊很清楚,凡走過必有痕跡,即便他很謹慎,也註定會被人發現想隱藏的那些秘密。

  更何況,最近以來他為了得到至高經文,獲得古代傳說中的異寶,與財閥等價交換,為他們續命。

  一旦有超凡生物盯著他,研究他的舉動,自然能發現端倪。

  他每次都出入道觀、寺院中,常人不理解,列仙怎能不明白?

  千年古剎,負有盛名的道教祖庭,都不是尋常之地,被強大生物標註了印記,劃分了地盤,藏著真骨、舍利子。

  列仙一旦將目光投來,自然能明白他在盜取神秘因子。

  「我踏入燃燈境界時,感覺超凡的夜空漆黑無邊,寂靜萬古,看不到光明,有種壓抑的絕望感,精神能量激盪之下,竟意外開啟了一次內景地。」

  王煊說道,一副很有感觸的樣子。

  凡人階段就開啟了內景地,這種事絕對不能暴露,不然的話,但凡大幕後的生靈都要狩獵他!

  這種特殊的內景地,被列仙視為逃生通道,能夠有效的利用!

  「你對我戒心太重了,我一個孤魂野鬼,對你沒什麼敵意,現在的我根本不算是仙,殘碎的精神碎片而已。」

  中年男子自嘲,讓他不用擔憂,他沒有惡意。然後他示意,請王煊入座。

  祖祠中,都是一些年頭久遠的老家具,仿佛回到了舊時代,那個散落光雨的模糊身影也坐了下來。

  「不知道前輩相召,有什麼事情?」王煊話語不多,沉靜的應對著。

  到了超凡境界後,他第一次這樣近距離面對真骨中復甦的生靈。

  列仙,終是要進入現世了嗎?

  王煊默默評估著,對方很強,但是,這個精神體碎片受限於漸消散的超凡法則,實力不算離譜。

  他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神龕中的一個鐵函,他的天眼可以看到裡面有塊骨,包裹血管等,孕育著強大的生機。

  「我這樣的古人,昔日一心要成仙,結果現在卻落得人不人鬼不鬼。我現在落後於時代,觀念陳舊,所以想和你和這樣新出現的超凡者聊一聊,抱著善意,沒有其他。」

  王煊看向他,問道:「大幕後是怎樣的一個世界,現今怎樣了,絕世列仙什麼時候回歸?超凡消亡,現在有什麼穩妥的應對手段……」

  既然要聊,那他就不客氣了,各種問題,不斷向外拋。

  中年男子苦澀,道:「舊約……鎖真言,我雖然是滯留在現世的精神碎片,但也不能說太多。」

  他坦然告知,如今超凡規則在消散,所以舊約鬆動了,不然的話他都無法開口,限制的更厲害。

  他沉聲道:「列仙確認,神話會徹底腐朽,即便是絕世強者都沒有辦法,會淪為凡人。想來也是夠可悲,長生不過是大夢一場,超凡的輝煌痕跡都會被抹除,化作虛幻!」

  列仙也沒有辦法嗎?王煊皺眉,他原以為那些人多少能找到一些門路,即便不能改變大勢,也能局部拖延或阻止超凡退潮,不要消散的那麼快。

  通過交談,他了解到中年男子是黃家最後一位成仙的人,名為黃琨,於唐末羽化登仙。

  至於黃家另外幾位成仙者,有人早就死在了大幕中,有人失蹤數百年了。

  黃琨唏噓,大幕後的世界無比殘酷,道:「成仙遠沒有世人想像中那麼美好!」

  接著他又道:「不久後,現世中會出現各種超凡痕跡,超凡之亂將波及到現世來。」

  這不算是違背舊約,這些東西可以推測,王煊早就知道會出現那種局面,各種牛鬼蛇神都要出來。

  「列仙不甘,不足三年了,肯定會有各種掙扎。絕世列仙之間,大陣營間會發生碰撞。也會有列仙對現世恐懼,不想淪為凡人後被現世中的大組織等捕捉與狩獵,自然會先行下手行事等。一旦列仙降臨,會有各種亂子!」

  黃琨坦言告知,這時間段很近了!

  「我找你來,其實是想結一份善緣,送你一樁大造化。」黃琨身上泛起白霧,遮攏了整座祖祠,防止其他超凡者偷聽。

  王煊看向他,沒有出聲。

  黃琨自嘲,道:「不要覺得我是什麼仙人,現實情況是,我不過是一塊殘碎的元神而已,沒有人身,更像個鬼仙。我現在沒有辦法參與那樁造化的爭奪,你如果得到,我希望你能分我一部分,助我重塑肉身。」

  王煊動容,這得是多麼的大造化,能重塑肉身?

  「不久後,兩個高等精神世界會在移動時交融,碰撞,在現世中顯露出部分痕跡。」黃琨告知這一情況。

  「高等精神世界交融,大概率有天藥出現,在現世中顯蹤,如果抓到機會的話,或許能採摘到!」

  天藥出現都能推算出來?王煊覺得,列仙的手段未免太強大了,畢竟對方只是殘碎的精神體。

  黃琨搖頭,道:「你不要高估我,這是大幕後的絕世列仙推算出來的。事實上,這次兩個高等精神世界交匯,大幕後的強者最先獲得機會,如果他們採摘不到,天藥才會在現世中顯蹤剎那間。」

  他坦言,現在大幕後的絕世生靈向現世傳遞某些消息並不是極其艱難。

  王煊無奈,道:「列仙採摘不到的天藥,我又能如何?」

  黃琨道:「有很大的機會,因為現世中有稀世神物,當年不能帶進大幕後的東西,可以用來採摘天藥。」

  他又嘆道:「現在的世間,異寶真的很多,可惜,對殘碎的元神不是很友好,處處是殺機。」

  說到這裡他起身,從祖祠中的牆壁中取出一個石盒,開啟後,裡面是一團絲線,晶瑩通透,不過兩米長。

  「這是什麼?」王煊露出異色問道。

  「這是守約者死前留下的,可以垂釣精神世界的絲線,這種材質極其珍貴,連較為有名的異寶捆仙繩,都是以這種材料煉成的。」

  王煊戒備,這東西別真就是捆仙繩,將他束縛住那就危險了,他暗自準備好了短劍,情況不對,斬之。

  「當然,現在還缺少最重要的釣鉤,可以釣精神世界的物產,相當的珍貴啊。」黃琨露出嚮往之色。

  他告訴王煊,超級財閥鍾家有一個釣鉤,那是一千八百年前一位守約人殞落後留下的。

  他苦笑道:「我確實想直接取走釣鉤,但是那裡有古怪,有一口灰撲撲的池子,看起來很像傳說中的往生池,說是可以送魂體往生,但鬼才知道??它是把人送走了,還是吞食了!」

  黃琨無奈,道:「即便我得到那個釣鉤,也不敢輕易嘗試觸及高等精神世界,因為會有精神天火落下,相當恐怖,沒有肉身的人會十分危險。」

  「這麼可怕?還是算了吧,我這麼弱小,不適合參與這種大場面。」王煊搖頭。

  黃琨道:「不要妄自菲薄,這是天大的的機緣,況且現階段我比你都遠不如,到時候我們聯手,不過你有肉身,需由你來釣天藥。」

  「可我還是覺得不穩妥。」王煊覺得自己實力太弱,不足以「擔當大任」,讓黃琨等他一段時間,他先去閉關。

  「時間來不及。」黃琨搖頭。

  「前輩有什麼秘法或古法嗎,可以快速提升實力。」王煊問道。

  黃琨無言,最後堅決的的搖頭,道:「我不能害你,有些速成的秘法,最終會壞了修行者的根基。」

  「真沒有無害的秘法嗎?」王煊認真的請教。

  「內景、天藥、逝地……這些可以,我們現在就是要去釣天藥。」黃琨讓他不要急躁,修行要一步一個腳印來,況且天藥在望了。

  「高等精神世界,什麼時候在現實中浮現一角?」

  「三日後的深夜!」黃琨告知。

  「這麼快,準備不充足,我怕會慘死在精神天火下。」王煊搖頭。

  黃琨嘆道:「既然這樣,我也不能勉強你,不過確實是個大機會。」

  他補充道:「到時候看情況再定吧,我覺得可能會有極其壯闊的大場面出現,說不定都不用我們去釣天藥,它會主動飛出來。」

  王煊不解,露出異色,問他為何可以這樣?

  「我已經得到消息,大幕後,會有數位絕世強者出手,爭奪高等世界的天藥,萬一將它打出來呢?甚至,它自己主動逃過來,那就美妙了。」黃琨露出希冀之色。

  王煊感興趣了,道:「我們能看到列仙大戰?」他想觀戰,那種大場面實屬奇觀,他從未見過呢。

  黃琨點頭,道:「大概率能看到,列仙大戰,數個陣營的人馬交手,會十分恐怖!」

  「好,三日後,我們看機會行事。」王煊點頭,算是答應了。

  接著,他又為難,想到了一些事,道:「我覺得,最近有很強大的超凡生靈在跟蹤我,我怕會出事兒,請前輩出手,幫我解決殺身之禍!」

  黃興海就守在祖祠外,聽到的王煊的話語,麵皮抽搐,這年輕人……想讓黃家的真仙給他當保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