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天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黃琨嘆氣,露出為難之色,告訴王煊他現在是殘碎的元神碎片,實力還不見得有王煊強大呢。

  況且,他現在血肉重塑,不能離開過久與過遠,不然的話會出事兒,真骨需要真靈來守護與交融。

  他告知了這些情況,讓王煊第一次了解到,各家那些舍利子、真骨等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態。

  「如果敵人就在附近呢?我感覺有人在黃家外面。前輩,他這是盯上我了,你不把他解決掉,說不定我活不過這三天。」

  王煊開口,這兩天不僅探測器追蹤他,隱約間,他還捕捉到了蛛絲馬跡,有超凡者遠遠的跟著。

  「行,你稍等,我去看一看。」黃琨有點無奈,這個年輕人臉皮有點厚,他都婉拒了,居然還要請他出手。

  不過,他快速調整了心緒,覺得自己得快速適應,這不是古代了,現代人似乎都這樣,沒幾個麵皮薄的。

  白霧擾動,光影一閃,黃琨消失。

  王煊目光一凝,這是個高手!

  而且,對方敢追擊出去,放心讓他呆在這裡,看來真骨另有些秘密,能夠自保。

  數十里外,有一個白衣女子,婀娜多姿,和人組團駕車登山呢,不時眺望虞城的黃家莊園。

  她穿的簡潔而清涼,下身是熱褲,露出雪白的大長腿,上身是T恤,帶著太陽鏡,自駕懸空飛車,開的很溜。

  一群年輕人各自駕車,組團來到的金頂峰,看佛光普照的奇景。

  嗖!

  黃琨來了,普通人看不到他,這個女子也想裝作普通人矇混過去。

  「妖仙?你過界了。」黃琨開口。

  胡璇有些無奈,推了推挺翹鼻樑上的太陽鏡,道:「我不是為你而來,沒有針對之意。」

  「針對我家的那位客人也不行,你可以離開了。」黃琨說道,在大幕後方,他這一脈與妖仙本就不對付,時常起衝突。

  胡璇的面孔很精緻,雪白細膩,有種狐媚的魅惑感,正是她在月夜下的蘇城外與王煊對了一掌。

  當然,那只是她的符紙化身,被王煊一拳打穿胸膛,震碎了。

  她笑了笑,道:「呦,你管的倒是挺寬。他是現世中人,與你們這一脈沒關係。我願意跟著他,礙著你了嗎?你別惹我,不然的話當心我拆了你的神祠,讓你復甦的真身不得安生!」

  黃琨冷聲道:「這是我的地界,容不得你一個傀儡身放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真身在望月崖復甦。你如果對我的神祠下手,我便去找你的沉眠地。」

  ……

  王煊感知到了虞城外的深林中有超凡能量激盪!

  他瞬間精神出竅,飛上高空,看到了黃琨與一個女子交手,超凡物質瀰漫,讓山林無聲的碎掉,讓山崖被腐蝕,不斷消失!

  「真動手了?竟是那個女人,一隻狐狸精!」他沒有細看,又快速回歸了肉身。

  片刻後,黃琨回歸,告訴他,那個女人走了,暫時不會跟著他了。

  「多謝前輩,幫我趕走妖仙!」王煊感謝。

  祖祠外,黃興海聞言,心中大受觸動,黃家的仙人給這年輕人去當打手了?!

  「我幫你看看,身上是否還有古怪,被人留下標記。」黃琨說道,既然選擇出手了,那就好人做到底。

  他還真怕王煊出意外,三天後無法出現。

  黃琨動用一種秘法,以魂光為鏡,照耀向王煊,這種古法他現在只是勉強施展,藉助了不遠處的真骨,動用了部分超凡規則之力。

  王煊寂靜不動,但是,福地碎片中的斬神旗隨時準備打出去!

  還好,對方並沒有針對他出手,的確是在以鏡光照耀各種異常與古怪。

  很快,魂光鏡面上映照出一個機械人的影子,不是很清晰,有些模糊,是那個五號機械人。

  王煊皺眉,在孫家大戰的那個機械人在關注他?

  最近他發現探測器異常,看來是那個超凡機械人在監控。

  「它關注過你,但沒有表現出濃烈的殺意,應該只是曾經遠望,沒有臨近過。」黃琨開口。

  接著,他不淡定了,魂光鏡面上映現出了什麼?燃燒的枯黃紙錢,觸及鏡面,讓他的鏡光瞬間模糊。

  他的魂光劇震,他趕緊停止了這個術法,然後,他的身上有冒起一縷輕煙,他自己割裂下去一角魂光,捨棄了。

  黃琨倒吸冷氣,道:「你招惹了什麼東西,你身上有什麼?!」

  王煊想了想,從福地碎片中取出一張泛黃的紙,這是他第二次從身體內的命土蒸騰出來的迷霧構建的通道進入的神秘世界裡帶回來的紙錢。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它莫名出現在我的身上,扔掉過一次,但它自己又出現了,似乎甩不掉。我一直想找人看一看,它有什麼來歷。」王煊說道,並向前遞去。

  黃琨倒退,沒有接這種帶著陳舊年代感的紙錢,道:「這東西有問題,我覺得,有些不妥,像是帶著一個世界的怨氣。」

  王煊將紙錢丟掉,並焚燒成了灰燼,道:「前輩,你再幫我看看,身上是否還不妥?」

  黃琨皺眉,鏡光再現,不過這次沒有看出異常。

  「丟掉的話,不久它還會回到我身上,不知道它是怎麼重新聚集起來又再現的。」王煊說道。

  這自然是假話,他只是想讓黃琨看一看紙錢到底有什麼來頭。

  當初,他曾追尋了很久,它們從漆黑的天穹上飄落,但像是沒有源頭,無法追溯。

  黃琨神色嚴肅,道:「說不好,你最近小心一些吧。我想起一些事,這東西似乎和超凡退潮有關,以前隱約間聽兩位絕世強者說過點滴,好像是在哀悼神話世界的消亡,我當時離的較遠,沒有聽真切。如今結合大幕與現世來看很應景。」

  王煊告辭,離開了黃家,約定三日後再聚,共赴數十里外的金頂峰一起釣天藥。

  黃興海進入祖祠,現在黃家仙人處在復甦的狀態,不用託夢,兩人也能交流。

  「老祖,您真要和他合作,去釣高等精神世界的天藥?!」

  「嗯!」黃琨點頭,而後返回真骨中。

  ……

  林教授、秦誠也和王煊離開了,不過途中他們換乘懸浮列車,向蘇城而去。

  「烽煙四起,超凡齊現,一個又一個道統如同雨後竹筍般出現,還剩下兩年多了,是最後的瘋狂嗎?演化神話世界,財閥成為一處又一處恐怖的道統。靈山、瑤池、不周山……逼近現世。希望不是這樣!」

  王煊獨自遠去,神色凝重。

  老陳來電,以最新的密語交談,他動用少許超物質,給秦老頭簡單洗禮了下身體,接觸了他們的秘庫。那裡確實危險,但有不少奇珍,疑似有釋迦留下的雪白法螺,佛光普照……

  秦家都是與佛教有關的經文與古器,好東西太多了,陳永傑發現了頂尖異寶,可惜帶不走,那裡有主了。

  「先看看情況,如果那法螺足夠強大,值得冒險,那麼豁出去了,找機會出手!」

  「釋迦還活著,早晚會從大幕中走出來,現在冒險進入秦家秘庫,即便拿到那個法螺,將來也會被收走。」

  「可以打個時間差,利用這法螺做很多事,大不了用完再還回去!」

  兩人短暫交流。

  讓陳永傑遺憾的是,依舊沒有發現那半顆蓮蓬。

  「我再會診一兩家後,將前往鍾家。」王煊告知。

  「可以,鍾家既有道觀,也有佛寺。」老陳早就摸清了。

  ……

  晚間,王煊來到吳家,受到了熱情的招待。

  他心緒起伏,再次想到了趙清菡、吳茵。那頭老狐靠譜嗎?怎麼還沒有將人放回來。

  吳成林親自作陪,和王煊也算是熟人了。

  期間,吳茵的父親出現,和王煊詳細了解吳茵在密地中的點滴,聊了很多,他對吳茵遲遲不歸有些擔心。

  在吳家,王煊依舊是慷列仙之慨,幫吳家的老頭子、吳成林以及吳茵的父親同時梳理了身體。

  不過,他也在這裡有意外之喜,得到一個木頭小人,仔細研究了一番,這東西竟有驚人的用處!

  次日傍晚他才離開,他想了想,直接趕向鍾家,需要和老陳提早匯合商量一下。

  他必須得嚴肅對待,釣高等精神世界的天藥,這件事靠譜嗎?需要認真準備。

  第三日清晨,虞城數十里物外的金頂峰出現異常天象,烏雲壓頂,像是漆黑的天穹傾覆下來。

  接著,有血色閃電交織,像是一條又一條血河奔流。

  隨後,有恐怖的球狀閃電綻放,從那烏雲中落下,璀璨的球體落下來後,將山崖都炸的斷裂了。

  「王煊,劍仙,你在哪裡,怎麼還沒有來?已經出現異兆了!」黃興海替黃琨聯繫王煊,有些焦急。

  「不是說傍晚嗎?怎麼提前這麼多,我剛找到釣鉤!」王煊回應道。

  虞城,黃琨聆聽雷霆炸響,盯著漆黑的蒼穹,道:「這種事情誰也無法推測的非常精準,天藥啊,屬於絕世機緣,今天它提前出現了。」

  他沒有肉身,讓黃興海轉述。

  坤城,鍾家,鍾晴素麵朝天,清純絕麗,她盯著探測器搜集來的那些畫面,頗為吃驚,道:「真有天藥啊!」

  漆黑的天穹間,不時有閃電划過,在那虛空中,似有一株奇異的植物不時被照出來,每次浮現,都神聖璀璨。

  王煊和陳永傑也在盯著屏幕,凝視那株天藥。

  感謝:冬天x、有故事的酒兒,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