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四方雲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虞城外,分明還是上午,但是天空中漆黑如墨,烏雲像是兩塊巨大的陸地碰撞,壓落下來。

  它們之間接觸,迸發出的能量異常恐怖,粗大的雷霆碧綠刺目,如一片壯闊的蔥嶺,橫貫在天際。

  所有人都被驚到了,這是什麼奇景?山嶺般粗大的碧綠雷霆,巍峨而雄渾,坐落在高空上,似在鎮壓世間!

  「鬧妖了,各位,你們看新聞報導嗎,我們虞城這裡出現千年難遇的天象奇觀,閃電如同大山橫空,嚇死人啊!」

  網上,有人爆料。

  事實上,早有平台跟進了,第一時間播報了虞城的奇異天象,先是血色閃電,接著是球狀閃電,然後雷霆大山都出來了。

  有專家解讀,這很正常,多重黑雲閃電過於密集,偶爾有那麼一瞬間,雷霆重合在一起,給人錯覺像是大山。

  「哪個專家說的,你來現場看看,碧綠色的雷霆大山還沒有消失呢,這哪裡是偶爾一現的畫面?」

  高空中,兩塊模糊的大陸像是又一次撞擊了,雷霆大山崩塌,有一快區域的閃電像是瀑布般傾瀉。

  轟!

  真正是天崩地裂,非常有名的景點——金頂峰,被從天上垂落下來的瀑布直接打沒了,只留下大半截斷峰!

  這一畫面太震撼了,所有人都呆住了。

  「專家你出來,給我走幾步,你還敢說這是錯覺?我把你塞進雷霆窟窿里去!」

  虞城外漆黑的天空,像是漂浮的超凡大陸形成的陰影,落下恐怖的能量,讓人驚悚,各種新聞報導頓時鋪天蓋地。

  黃琨盯著天幕,當壯闊的雷霆橫空時,他看到的自然遠比常人更多,一株植物十分絢爛,分外神聖。

  「告訴王煊,不用急著過來,他還有時間準備,現在所見不是真正的天藥,只是雷霆映照出的虛景。」

  他讓黃興海轉述,天藥紮根在高等精神層面,沒有幾個人可以見到,需以仙家手段映照,才能模糊地看到影跡。

  鍾家,王煊看著屏幕,接到黃家的消息後點了點頭。

  陳永傑開口:「老黃有些誠意啊,沒有為了催你上路而故意隱瞞。」

  鍾誠也在監控室中,了解到部分真相,激動壞了,恨不能親身參與,道:「高等精神世界的天藥?列仙會在大幕後爭奪,而在現世這邊也能競逐,可以……釣天藥?大場面啊!」

  「沒你什麼事!」鍾晴瞥了他一眼,讓他安靜點。

  老陳與王煊很謹慎,怕超凡者以秘寶等聆聽到他們的談話,他們在精神領域交流。

  「你要去釣天藥嗎?有多大的機緣,就一定伴著多麼大的風險,各種禍患,精神天火等,都要考慮在內。」陳永傑說道。

  王煊用手摩挲晶瑩的絲線,上面已經綁好了一個古樸的釣鉤,這是守約者留下的遺物,能穿透精神世界。

  「說實話,我考慮了很多,有一些不錯的預案,但想了想,那裡陣容實在太大了,又是列仙,又是天藥,我還是安靜地看著吧,不參與了。」

  他想了想,道:「既然不想前往,那就舍下一切,將絲線還給黃琨,讓他另外找合作者,釣鉤可以借給他。」

  虞城,黃家,黃興海接到王煊的電話後,有些出神。

  「他這個人還不錯,願意把釣鉤直接借給黃家。他說自身實力太弱了,不敢參與這樣的大場面。」他告知黃琨。

  「那真是太遺憾了。」黃琨嘆道,他讓黃興海轉述,希望下次能有合作的機會。

  ……

  望月崖,千年古桂花樹成片,馨香瀰漫,沁人心脾,一個白衣女子利用超凡手段向外傳遞消息。

  「黃家有大動作,目前看,似乎是要釣天藥!」

  顯然,新星上與大幕後方有關的超凡生靈不止一兩個了,甚至有地下圈子了,這種傳訊引發很大的波瀾。

  某座地宮中,周沖經過三個月的修養,身體狀態……依舊很差,主要是他的真骨被打斷了!

  骨塊,那是他的仙命,直接斷裂,當中的仙道物質損失不少,讓他痛徹心扉,將五號機械人恨之入骨。

  唯一能讓他感覺安慰與激動的是,鎖魂鍾落在他的手中!

  這時,一隻發光的蝴蝶飛了進來,翩翩起舞,傳出訊息。

  他露出驚容,道:「高等精神世界浮現,天藥有可能墜落,我如果能夠得到,斷裂的仙骨再生,完美的血肉重塑,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原住民口中的妖神嶺區域,某個湖泊中,有模糊的身影動容,踏著水波走了出來。

  源池山,一個朦朧的身影自語:「我的信徒克莉絲汀、漢索羅都死在這裡,這是科技與神話的碰撞,這才開始,現世就這麼激烈了嗎?哦,連天藥都出來了。」

  某一財閥的古道觀中,寂靜不動的真骨血色交織,被外界的異常波動驚擾了,有人在呼喚他。

  「請您恕罪,不得不報,天藥出世,可重塑仙體!」

  其他城市,也有古剎中沉睡的虛影被驚動,不止一例,暫時甦醒過來。

  康寧城外,孫家的母艦基地中,五號機械人雙目各種信息符號在瘋狂閃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能監控各地,採集信息的速度遠勝其他人。

  它在入侵各種秘網,正在收集黃家與天藥還有虞城的各種信息,不斷切換監控畫面。

  「天藥,高等精神世界的產物,對我的『精神火種』有莫大的好處,它甚至能讓我復原!」

  它在驗證,在監測,評估是否要行動。

  然後,它就化成了一個狂熱的機械人,近乎肆無忌憚的入侵天網,到處搜尋信息。

  在這個時代,人類所有活動幾乎都在天眼、探測器下,真要追溯痕跡的話,沒有什麼秘密可言。

  五號機械人效率很高,自然追查到了王煊進黃家祖祠的畫面,然後,??它的眼窩深處光束劇烈閃爍。

  片刻後,它化成一架梭形飛行器,沖霄而起,迅速消失了。

  ……

  「本台訊,特大雷暴突襲虞城外的山嶺,金頂山主峰被毀!」

  這一刻,全網關注,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恐怖的雷電,像是天上有大山砸落下來,有長河奔流而下。

  「哪位道友在渡劫?下次提前打個招呼,嚇得我剛才去廁所方便時,一哆嗦淋濕了腳面!」

  這種罕見的異象想不讓人矚目都不行,不管是真嚇尿,還是段子手,都說明了雷劈金頂山引發的巨大轟動效應。

  很快,有人貼出一個寸頭青年的照片,並寫了一行字:貧僧在金頂山渡劫!

  老陳第一時間看到了,差點把屏幕給砸了,這是誰貼的?將他在牧城大戰時金身燦爛、略帶佛光的照片給放出去了。

  起初,眾人起鬨,但很快人們又想起,現在超凡者出現了,神話照進現實中,這不是沒有可能。

  那還是自然出現的雷暴嗎?未免太壯闊與恐怖了!

  鍾晴、王煊,陳永傑都在盯著大屏幕,觀看虞城外的雷暴,那裡越來越驚人了。

  「就這麼放棄天藥,不遺憾?」老陳問王煊。

  突然,鍾家的超級光腦發出刺耳的警報聲,它竟被入侵了。

  誰幹的,膽子太大了吧?鍾長明震怒。

  不過,片刻間問題就被解決掉了。

  至於秘庫,超物質濃郁,一口灰撲撲出池子橫陳,讓這裡顯得非常寂靜,沒有任何異常。

  「剛送走的物品被人截走了!」有人稟告,反饋回來部分畫面。

  鍾家的一艘小型飛踹,原本是要送絲線與釣鉤前往虞城的,結果途中被莫名飛行器入侵,截走了超凡器物。

  「太囂張了,這是哪裡來的機械人,連我們的家的飛船都敢搶劫?」鍾誠拍案而起。

  虞城,黃興海發呆,隨後趕緊告訴黃琨,可以穿透高等精神世界的釣鉤被人搶走了。

  黃琨皺眉,道:「沒事兒,出手的人肯定對天藥感興趣,他很快就會出現在金頂山。」

  ……

  王煊想了想,問鍾晴能不能租借到一艘中小型戰艦。

  鍾晴異樣地看著他,她家自然有各式各樣的新型艦體,這傢伙想做什麼?感覺他今天太低調了。

  「老王,你想去搶天藥嗎?」鍾誠來了精神,不怕事大。

  王煊搖頭,道:「不去,我只是為了自保,但我不想用你們鍾家的戰艦,最好是那種查不到痕跡的。」

  鍾晴道:「很簡單,找灰血組織,他們承接刺殺、出借戰艦等各種業務,出事後也和你無關。」

  ……

  虞城外,電閃雷鳴,磅礴如兩塊大陸般的陰影相遇,電瀑垂落,驚人的閃電像是銀河直落九天。

  一些山嶺,一些大岳,竟然從那高空中落下,這是什麼奇景,它們也是雷霆嗎?

  新星,各大平台上沸騰,這些閃電的形狀不科學,絕對有問題。

  「各位,那不是閃電,似乎是……仙界,是被閃電照耀出來的另一個世界的景物。」

  「快看啊,有人在渡劫!」

  現在無數人熱議,在平台上觀看最新的消息。

  「大幕後的生靈開始爭奪天藥了嗎?」

  超凡者已經來到現場,露出蹤跡,觀看漆黑的天空。

  「列仙在大幕後的世界出手了,想進入高等精神世界採摘天藥!」有模糊的身影驚道。

  暗中的超凡者知道,時間差不多了,絕世列仙也不過片刻的機會而已,一旦錯過,那就與天藥無緣了。

  五號機械人雙目中的符號瘋狂閃爍,隨時準備以釣鉤穿透漆黑的天穹。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