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仙血四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像是兩個世界在接觸,隨後擦肩而過,那裡大岳巍峨,高山雄渾,在現世中投下陰影,可以看到,有仙光綻放,似乎有一些強者在出手。

  「危險生物先天神魔!」五號機械人盯著漆黑的天空。

  現實世界的人們無比震撼,他們似乎看到列仙在另一個世界出手。

  超凡者來了,一些人早就選好了有利位置,親臨金頂山區域,等待那可能存在的機會,萬一天藥墜落到現世呢?

  「來了!」有超凡強者雙目射出神芒。

  漆黑的天空中,巨大的山脈漂浮著,壓抑無比,那裡有粗大的雷霆綻放,接著一株植物橫空,神聖無匹,光雨灑落。

  「一株天藥在逼近現世!」超凡者的臉色變了,機會來了嗎?

  現場氣氛太緊張,高等精神世界越發的清晰,高高在上,龐大的山脈橫亘,更遠處更是壯闊無邊,似乎比現世大的多,如星空般深遠。

  那些恢宏的景物從高空中交錯而過,讓人有種要窒息的感覺。

  列仙似乎急了,在遠方追趕,隱約間可見,那裡似乎是一片大幕,他們攀登向高等精神世界中。

  有仙劍橫空,縱橫交織,組成天劍階梯,強者踏著劍梯,沖向那極其難以接近的深邃精神世界中。

  現實世界,人們看到的畫面很模糊,但是隱約間覺得,天上雄渾的大山,龐大的山脈,大概是仙界,都被驚的說不出話來。

  神話真的存在,現在舉世皆看到了,被證實了,各方都頭皮發麻。

  「來吧!」五號機械人不斷評估,準備出手了,它覺得天藥臨近了,初步捕捉到了它的氣息。

  「當年,母艦接近某一層精神世界時,似乎發現過這株天藥,可惜錯過了!」

  「為什麼我看不到!」現場,也有超凡者低語,非常不甘心,最後更是憤怒。

  那株發光的植物,越發的絢爛,帶著柔和的波紋,與現世交融了,但是有些超凡者根本就看不到的它的身影。

  至於新星上的普通人,更是見不到,他們只看到了疑似列仙的模糊身影在追逐著什麼!

  這時,有發光的骨塊親臨金頂山附近,密布著血管,流動著血液紋絡,綻放仙光,形成一道朦朧的人身。

  還有舍利子發光,構建出一尊金色的身影,顯照在山林中,抬頭盯著漆黑天空中的各種景物。

  這種有真骨與舍利子的生靈都有些來頭,不止一兩人在此,讓其他超凡者都頗為忌憚他們。

  「回來!」高空中,似乎有頂尖列仙大喝,抬手間,祭出一道金色的繩索,鎖住了那龐大的山脈,向回拉去,要阻止高等世界遠去,還在想辦法採摘天藥。

  「可惡,趕緊失敗啊!」

  斷裂的金頂山主峰下,有生靈低吼,盯著高空。

  轟隆!

  強大的列仙聯手,也阻止不了高等世界離開,那片磅礴的山脈,越發的清晰,幾乎要撞入現世的高空中了。

  連普通人都能看清了,伴著閃電,仿佛要透過屏幕壓在他們的身上,讓所有人都有種窒息感。

  就更不要說現場的人的感受了,即便他們是超凡者,也都心神顫慄。

  ……

  坤城,鍾家。

  「要去現場嗎?但那裡很恐怖。人禍,仙禍,精神天火等,都要考慮在內。」陳永傑沉聲道。

  王煊搖頭道:「說實話,我考慮了很多,原本是想坑黃琨的,在我的觀感中,除了劍仙子外,古人都很危險。」

  這是他早先的打算,但終究沒有那樣做。

  「黃琨是好意的話,我那麼做,就有些不厚道了。他如果有歹意,那麼,我自身入局,親自下場參與絞殺,其實也落了下乘。」

  所以,王煊最後選擇做個局外人,克制了所有衝動。

  他覺得沒有必要那麼激烈,彼此保持距離,各自安好。

  「黃琨選擇與我合作,不外乎是衝著我這個人,或者通過我拿到鍾家的釣鉤。」

  不過在王煊明確表示退出後,黃琨並沒有強求,眼下看傾向於獲得釣鉤。

  ……

  伴著吼聲,宏大的山體臨近現世,列仙不甘,但似乎也無可奈何了,眼睜睜地看著天藥遠去。

  「來了!」有人大呼。

  一株植物比閃電還盛烈,還耀眼,撞了過來。

  這時,超凡者紛紛現身,出現在金頂山附近的山脈中,渴望天藥墜落下來。

  周沖手持鎖魂鍾躍躍欲試,如果不是鬼先生還在鐘體內,頑強的與他爭奪最後的控制權,他很有信心,手持上古傳說中的銀鍾,橫掃這裡所有人。

  真骨發光,舍利子燦爛,交織成仙影,金頂山附近超凡物質濃郁,蒸騰而起!

  哧!

  五號機械人終於動了,祭出晶瑩的絲線,在超凡手段下,絲線快速蔓延,想去釣天藥!

  轟!

  突然,整片山脈地動山搖,斑駁流光出現,接著盛烈起來,沖霄而起。

  金頂山所在的山林,像是有生命般在復甦,符號密密麻麻。

  在場的超凡者有些人直接炸開了,化成血霧,連一聲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已經死去。

  他們身上的超物質被抽取出來,蒸騰向高空。

  喀嚓!

  有真骨裂開的聲音響起,即便來頭強大的神秘生靈也遭受重創,仙骨四分五裂,濃郁的仙道物質流散,被高空汲取走。

  啵!

  有舍利子瓦解,化成濃郁的佛光,沒入天際。

  「黃家,你們瘋了!」有人怒吼,震動整片山脈。

  「該死,是絕頂的先天神魔,不然不可能蒙蔽我!」五號機械人眼窩中各種符文交織,它猛地拉回釣鉤。

  但是,這改變不了什麼結果,山脈中光束沖霄,要瓦解所有超凡者的身體。

  「這是數百年前,超凡還沒有完全退潮時就布置下的接引通道,我們成為了祭品!」

  一塊仙骨中衝出虛影,但一時間卻掙脫不了此地的束縛,逃不出去。

  虞城,黃家祖祠上空,黃琨平靜的看著這一切。

  還有一道身影,也是精神體狀態,正是胡璇。

  她有一張魅惑之臉,但此時卻神色凝重,道:「你們好狠,就不怕惹出大禍嗎?那些人中,有的根腳很不簡單,會出事兒的!」

  「絕世強者要跨界過來,算帳的話,還輪不到我頭上。」黃琨開口,一旦事成,絕世強者臨世,誰敢來清算?

  「我這次幫你們喊話了,如果再被人發現和你站在一起,肯定要被人恨到死。」胡璇剎那消失。

  當!

  鎖魂鍾發出震天之響,銀色漣漪擴張,還原出真實景象,哪裡有什麼高等精神世界,有的只是朦朧的大幕,貼近現世,有一群人等在那裡,要跨界!

  「你們就不怕境界墜落嗎?」

  此時,一塊真骨中的虛影驚怒,他認出了大幕後那些人,其中竟有一位絕世強者,威名震動仙界。

  這種人一般都不敢輕易跨界,要等到最好的時機,最大可能的帶出自己那恐怖的道行與力量。

  越是強大的仙人越是害怕淪為凡人!

  當!

  鎖魂鍾很逆天,接連震響,這片地界中的符文暗淡了不少,周沖躲在大鐘內,駕馭著它,居然逃向遠方。

  五號機械人身體熔化了,沒入土層中,它損失慘重,精神火種近乎熄滅,且活性金屬身體有一半被消耗掉了。

  仙骨炸開,舍利子崩碎,有虛影遠去,也有虛影消散在現場。

  至於其他超凡者更是相繼化成血霧,這片地帶很快就安靜了。

  只有少數幾人逃離,主要是如今的新星超物質枯竭,當年祭煉的接引通道中超凡因子有限。

  「該你了,真正的奇蹟,接引之路!」黃琨開口,他飛到了金頂山,激活了最後的特殊法陣。

  而後,他開始遙望遠空,等待著什麼。

  鍾家,王煊身上出現一個又一個符號,綻放光華,最後形成三道漣漪般的光環鎖住了他。

  「你怎麼了?!」鍾誠驚呼。

  嗖的一聲,王煊從原地消失,這是真正的仙家法陣手段,隔空拘攝活人。

  不久後,王煊出現金頂山這裡,看著一片破敗的山地,血跡斑斑,甚至有仙骨碎片,他感慨道:「大手筆,好狠啊!」

  他看到前方朦朧的大幕,還有什麼不明白?

  「死了不少超凡者,竟有仙骨、舍利子毀在這裡,你就不怕結下大因果?」王煊看向黃琨,這還真是咬人的狗不怎麼叫啊。

  「親身來到這裡的人,肯定不是大人物,我們能接下那種因果。」黃琨平淡地說道,然後他示意,請王煊揮動釣鉤,接引大幕後的列仙回歸。

  王煊道:「擄我過來,逼迫我以性命接引大幕後的強者進入現世,你認為我會配合嗎?」

  他似乎在壓制著心中的怒火,神色冷漠,這個黃琨果然不是善類!

  王煊身上有三道漣漪般的光環,束縛了他,很難與對方生死搏殺。

  黃琨笑了笑,道:「我沒有逼迫你,我是在求你動用內景地,接引絕世強者回歸,我們保證你能活下來。」

  王煊並不意外,對方敢這麼布置,肯定是因為知道了他身上最大的秘密,在凡人階段就開啟了特殊的內景地,所以才有這麼激烈的大動作。

  他略顯沉默,最終嘆息一聲,向前走去,撿起晶瑩的絲線,猛然一甩,洞穿微微發光的大幕。

  對面有一群人,這是一個強大的陣營。

  最後面有一個男子,穿著黑金甲冑,頭盔連面部都被覆蓋了,他與諸仙的氣質不同。

  他寂靜無聲,隔著大幕都讓人敬畏,黃琨身為仙人面對他都在顫慄,山川萬物在他面前似乎都顯得十分渺小,天空中的太陽都暗淡了。

  列仙在他周圍,居然都被忽略了,讓人容易遺忘其他真仙的存在。

  「現世,我們回來了!」有人大叫,激動無比。

  在釣鉤穿過去的剎那,便有驚天動地的吼聲傳來。

  嗖嗖嗖!

  列仙都動了,一瞬間就有數人沿著那條絲線向外沖。

  「快!時間不多,舊約難違,珍惜這短暫的光陰,眼下它比天藥,比絕世經文都要寶貴,逃生吧!」後面的人催促。

  光影閃爍,七人沿著晶瑩的絲線第一時間沖了出來!

  然後,他們就慘叫了起來,驚天動地,都炸開了。

  仙血淋淋,有莫測的威力,有恐怖的符文,將他們的肉身磨滅,更是在撕裂他們的元神!

  「為什麼會這樣?」沿著絲線衝過來的仙人怒吼,看向王煊,而後又盯上了黃琨,他們的元神之力在飛快消融,流逝。

  這與他們直接硬闖大幕沒什麼區別!

  「你……換了絲線,我給你的那條呢?!」黃琨沖了過來,仔細檢查後,震怒無比,他原先的那條絲線可是大幕後的絕世強者親自祭煉過的。

  王煊看向他,道:「我看你的那條絲線有些腐朽了,我身上有一條相近材質的絲線,就貢獻了出來,怕你的那條不結實。」

  黃琨簡直要瘋了,受不了這種刺激。

  跨越大幕出來的七位仙人都炸開了,觸目驚心!

  在黃琨眼中,王煊只是個工具人,開啟接引通道後,他們這個陣營的列仙將踏著王煊的屍骨回歸。

  當初在逝地中,月亮上的神秘生物想釣走王煊,結果被他用短劍割下來一段魚線,這次派上用場。

  「好人難做啊!」王煊嘆息。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