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類瘮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酒吧中,幾個生靈進來後自顧說笑,但是常人卻看不到,聽不到,根本不知道有某個物種闖入!

  他們穿著太空衣,科技感十足,但卻騎坐在神話生物的身上,那種感覺,那種氣韻,實在有些奇怪。

  他們現身酒吧中,與周圍的環境更是顯得格格不入。

  金色的獅子,毛髮晶瑩,體外一圈佛光非常盛烈,相當的恐怖。坐在它背上面的女子十分年輕,似乎相當清麗,不過戴著頭盔,無法看到全貌。

  科技與神話的交融,在現代人看來十分另類。

  這種生靈又出來了,讓王煊心頭一沉,他沒有去盯著看,有些東西不主動沾惹,應該什麼事都沒有。

  儒雅男子喝酒,很平靜,壓根就沒有去看那幾人,但顯然他剛才通過銅鏡知道了何種生物的到來。

  王煊看了他一眼,就是不知道,如果沒有銅鏡,他是否能看到這些生靈。

  「喝酒,人不能多想,一生不過匆匆數十年,飛快流逝而過,把握現在,不要看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儒雅男子開口,同王煊碰杯,似乎在提醒他。

  秦誠嘆道:「上仙,其實,我覺得你這樣的人已經很虛無縹緲了。翻閱史書,你們離我們很久遠,活在各種文獻中,可是今天你卻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男子搖頭道:「我這種人也不算什麼啊,相對星空太渺小了,也只是活在半物質半精神的世界。現在,連超凡土壤都不存在了,說不定哪天,我就徹底回歸到史書文獻上去了。」

  王煊訝然,他居然說出這種話,那些生物可就在不遠處,他不在意泄露什麼嗎?

  男子道:「新星大嗎,舊土大嗎,可在大宇宙河流中,微如塵埃,而且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砰的一聲爆了,似那煙花。」

  蘇嬋道:「上仙,別這麼悲觀。我怎麼覺得,按照你這個說法,我們能活著,都是一場意外啊。」

  儒雅男子點頭道:「肯定是意外啊,你看,億兆星辰中,有幾顆生命星球?入目所見,皆寂靜無聲。」

  這時,幾名連超凡者都無法看到的太空人過來了,為首的那個女子摘下頭盔,一頭藍色的長髮,膚色雪白細膩,黑色的眼睛漂亮有神,她從佛光流動的黃金獅子身上跳下。

  她的太空衣很新,與王煊在孫家大本營所見到的那些穿著古代太空衣的古人不同。

  她坐在鄰桌,招呼另外幾人一起過來,不知道在談論著什麼。

  「老張,這種生物到底什麼來頭?」王煊問道,對於這種與瘮靈相近的物種,他很忌憚。

  「你能看見?」儒雅男子看了他一眼,之前他以為,王煊是通過他的銅鏡,匆匆瞥到了那些身影。

  「看不見沒問題,看得見反而容易出事。」他開口道,這種觀點和擺渡人徐福所說,以及和陳摶經文上的記載,十分相近。

  「他們是什麼?」王煊問道。

  「你就當是平行宇宙的偶爾交錯,暫時與現世有點交集吧,別看他們,當作空氣。」儒雅男子提醒。

  「你是神仙,卻給我用民科來解釋?」王煊看著他,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想知道,列仙怎麼看待「類瘮靈」這樣的物種。

  「正常來說,他們對現世沒什麼影響,看不到,摸不著,只會對精神出竅、感知異常的超凡者造成困擾。但是,他們又不算神話維度的生物。你看,我們兩個坐在這裡,他們不是沒什麼反應嗎?」

  儒雅男子說道,和王煊碰杯,只是忽然感覺身上的銅鏡發熱,他瞥了一眼,發現那幾人向他們兩人望來。

  王煊無語,你不是說,彼此看不到,影響不到什麼嗎?

  儒雅男子安慰,道:「對我沒什麼影響,對你可能有點困擾,放鬆,精神千萬不要出竅,精神天眼別亂瞄。」

  王煊不看那邊,自顧喝酒,他真不打算惹事,現在麻煩已經夠多的了。

  「我是不打算惹麻煩,避免引來一大窩,不然將他們抹除也不會太難。」儒雅男子開口。

  那幾人起身,直接走了過來,盯著這邊,似乎露出異色,像是有所懷疑,看向那塊銅鏡。

  儒雅的男子仙氣流動,銅鏡上所有符文都隱去了,瞬間鏽跡斑斑,像是掩埋上千年的古物,超凡屬性消失。

  看不到這種生物沒事,看得到就容易出問題,這鏡子果然是引來了一點麻煩。

  儒雅男子直接起身,道:「我公司還有事,先回去了,有急事或者重大事件的話,電話聯繫。」

  「什麼狀況,老張跑路了?」秦誠無語,看著他匆匆離去的背影。

  那幾個身穿太空衣的人又回去了,沒有再關注這裡。

  「神仙都開公司了,回去處理公司的事務,這世道真變了。」周坤嘆道,感覺無比的古怪。

  「真是老張嗎?」秦誠問王煊。

  其他人聞言,趕緊問秦誠,哪個老張,那個儒雅男子到底什麼身份?當得悉有可能是張道陵後,全都目瞪口呆!

  「我們剛才跟歷史文獻中的人物坐在一起喝酒的?」

  真是老張嗎?王煊懷疑,對方只說姓張,沒否認,也沒有承認什麼,有些神秘。

  而且,今晚太怪了,自從這個老張到來後,先是紅衣女妖仙,接著是女方士,都被他用銅鏡照出來了,發現行蹤。

  隨後,更是有不遠處那桌「類瘮靈」出現,怪異的事一樁接著一樁!

  紅衣女妖仙真的在附近出現過嗎?王煊琢磨,會不會是儒雅男子故意誤導?

  「讓我有緊迫感,需要找個強大的合作者,從而趕緊接引他回歸?」王煊對今晚這一系列事件確實有些懷疑。

  關鍵是,老張留在現世中的印記,似乎在新月上的道教祖庭中,那裡有他的陽平治都功印!

  而且,王煊曾在那裡曾經感應到宏大、飄渺的神秘能量,那裡疑似有老張的真骨,有沉睡的元神。

  王煊有種衝動,跑新月上去求證,將道家祖庭中的元神印記放出來,看一看孰真孰假。

  「還是說老張分化出多個元神碎片?」

  就在這時他的電話響了,儒雅男子這才走沒多長時間就又聯繫他了。

  「重要事件,我提醒你一下,那個紅衣女人近日會去舊土,尋找她的肉身。對你來說是好消息,最近一些天她不會出現了。」

  王煊動容,道:「她還有肉身?!」

  「不知道,即便沒有肉身,也會有仙骨留下。這種事除了自身,別人不會了解那麼清楚。」

  王煊出神,早已請老陳將消息傳回舊土,讓青木去熊山,也就是神農架,去挖女妖仙的洞府,不知道能不能提前發現。

  回頭得通知老陳,將消息傳回去,不能讓青木大動干戈了,避免出事兒。

  儒雅男子道:「白衣女方士也要去舊土。而我呢,近日要登上新月,看一看我的道場。你自己小心,千萬別出事!」

  王煊訝異,他還真要跑新月去?

  他腹誹,這些人都離開後,他才會更安全,不然的話即便有斬神旗在手,他都覺得不是多麼穩妥。

  趁這些人不在,抓緊時間變得更強,他身上要兩塊「藥土」,還有老陳是否能找到天藥的種子?!

  只要他的實力提升的足夠快,這人間萬一變了天,虛弱的列仙回歸又能怎樣?他如果足夠強大,不用擔心什麼。

  「我鄭重告誡你,接下來,列仙會不斷跨界,甚至是大規模的闖關,你得做好心理準備。有些新生代的妖族、仙族,做事可能不會那麼講究,為了短期內控制所有,甚至會以激烈的出手段搶奪地盤,新星很可能有血與亂的危險!」

  儒雅男子的這則消息很重要,讓王煊面色變了,新星即將要亂了?

  事實上,舊土也會如此,天下都將一樣,列仙禍即將出現!

  鄰桌,那幾個身穿太空衣的人起身,不知道他們交談了什麼。王煊精神不出竅的情況下,也只能大致看到,卻聽不到什麼。

  他們離開了。

  等了片刻,王煊精神出竅,在酒吧外凝視。

  「唉,不僅沒有找到先人遺物,還將小軒丟了,現在時間已經不多了,得回去了,不然我們會徹底消散在這裡。」

  「找機會再來吧,再不走的話,容易出事兒。」

  ……

  王煊居然聽到這種對話,那幾人遠去,和普通人發生肢體接觸時,彼此穿透而過,不受什麼影響。

  幾人在一個廣場上,進入一艘奇異的飛船,沖霄而去,有一片光綻放,在漆黑的天宇中形成一個光圈,他們的飛船消失在裡面。

  轟!

  蘇城外,山林上空,電閃雷鳴,狂風暴雨,殷紅一片。

  王煊遠遠的望著,那片地帶多半有生靈在跨界。

  接著,另一個方向,也有天地異象,赤紅光芒沖天。

  甚至,在蘇城上空,也先後出現這些景象,暴雨傾瀉下來。

  「還真是變天了,除了絕世強者在等待最佳機會,其他人都恐慌了,要扎堆回來了!」王煊自語。

  突然,他猛地回頭,在暴雨中,在血色閃電交織間,不遠處有一個龐然大物向他逼近過來。

  那種氣息相當的恐怖,煞氣激盪,赤光如烈焰,它從街道上走來。

  王煊盯著它,這是大幕後回來的生靈嗎?

  妖族、仙族跨界後,這麼肆無忌憚了嗎?當街就要惹出禍亂。

  「你居然能看到我?運氣啊,沒有想到,剛擺脫束縛,就遇上一個適合我回歸的身體……」這頭髮光的怪物開口。

  王煊立刻意識到,他誤會了,這不是回歸的列仙,這是「類瘮靈」丟失的那個「小軒」。

  同時,他也認出,這是真正的神話生物狴犴,不是一般的凶,居然在現實世界中被他遇上了。

  「你……想吃我,取我元神而代之?」王煊想到陳摶所著經文中的故事,連地仙都曾被類瘮靈吃掉過元神。

  但是,今夕不同往日,超凡世界崩塌了,強大的神話規則腐朽,不存在了,這種生物能吃掉他?

  若是「類瘮靈」到了現在還能動用超凡規則,那麼或許可以將神話延續,讓超凡世界復活。

  「明白就好。」狴犴開口,身體通紅,形如一頭猛虎,但長著龍鬚與龍角,高足有一丈,俯視著王煊。

  「你,趴下,不要亂動。」王煊盯著它,準備研究下類瘮靈到底是什麼東西。

  狴犴,雙瞳泛出十字符號,周身赤光盛烈,在雨幕中走來,照亮整片街道,但是酒吧中以及附近建築物中,卻沒有一個人能看到它。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