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要出王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狴犴,通體赤紅,像是燒紅的鐵水,身體龐大,紅光照亮雨幕,碩大的虎頭上一對龍角綻放赤霞。

  它在動用神通,然而龍角那裡雖然有超物質傾瀉,但預想的神聖漣漪並沒有蕩漾出去!

  原本應該有紅色的的漣漪擴張,輕易就可以碾碎對手,但是現在失效了。

  它一怔,接著換了一種神通,張開血盆大口,超物質澎湃,原本可以吞掉街道上的各種景物。

  結果現在嘴巴都快咧到耳根那裡去了,它嘴都麻了,依舊……沒有將對手收進嘴裡。

  王煊看的無言,嘴巴張這麼大有什麼用?他一招手,將酒吧中秦誠的鞋給牽引出來一隻,以光速扔進它嘴裡。

  「嗷!」

  狴犴暴躁了,眼睛中的十字符文懾人,它大吼出聲,奈何,整座城市中也只有王煊能聽到。

  它震動鋒利的爪子,對準前方,可是並沒有可以撕破長空的符文光束出現,只有超物質泄出。

  連它自己都無言了,所有神通都如鏡花水月,毫無用處!

  「預言成真,超凡世界真的崩塌了?!」狴犴一陣失神,感覺萬念俱灰。

  「咱們可以聊聊嗎?」王煊看著它,這頭狴犴應該是被「類瘮靈」豢養的神話生物,只是狀態古怪。

  「可以。」狴犴點了點頭,蹲坐在大雨中的街道上。

  王煊走了過去,問道:「剛才那幾名身穿太空衣的是什麼人?」

  「殘留的餘孽,倖存的失敗者。」狴犴說道。

  王煊啞然,那些人走的是科技道路,可以對抗先天神魔,捕捉神話生物當坐騎,居然是殘存的失敗者?

  「具體一些。」

  「當年,他們確實非常厲害,知道逝地嗎?」狴犴問道。

  「嗯,見到過,接觸過。」王煊點頭。

  「了不起,你還接觸過逝地?」狴犴動容,而後嘆道:「那些人是外來者,以逝地為通道,結果……」

  一片刺目的赤光綻放,鋪天蓋地,城市上空的雨幕都被映照的一片殷紅,狴犴惡狠狠地揮動大爪子,向著坐在它旁邊的王煊砸去。

  「你這凶獸不講武德啊。」

  王煊的體外騰起一片光幕,古燈懸浮,灑落光輝,將他自身庇護在當中。

  轟的一聲,狴犴沒有動用神通,純粹的超物質與精神的凝結,這是目前還能動用的超凡之力。

  不得不說,它真的很強,一爪子落下來,砸的古燈形成的光幕都劇烈晃動,發出喀嚓聲。

  王煊動容,吃驚於這頭神話生物的超自然之力的強大,也惋惜超凡規則消失後,古燈威能不如從前了。

  這是一個接近逍遙遊層次的怪物,雖然有些特別,旁人看不到,但是,依舊屬於精神領域的生靈!

  此時,王煊發動古燈,接連激射出暗紅色的箭羽,打在狴犴上,它比普通的精神體要厲害不少。

  雖然被打穿了紅色的虎軀,但它未死,更為兇殘,揮動大爪子,超自然之力恐怖,影響到了周圍的環境,各種電源等哧啦作響,路燈全都熄滅了,酒吧中的電器也損壞了不少。

  王煊擔心它在城市中發瘋,形成巨大的破壞力,他的精神迅速回歸肉身,拎著斬神旗就走了出來。

  果然,這頭形似猛虎,長有龍鬚與龍角的赤紅巨獸,直接就要闖入酒吧,超自然之力激盪,街道都炸開了,路燈爆碎,附近的建築物滿是裂痕,窗戶粉碎!

  王煊皺眉,看來沒法留它了,原本還想慢慢審問呢,他揮動斬神旗,金色網格覆蓋,砰的一聲讓它炸開。

  「斬身旗?不對……是另一面,竟是……斬神旗,又出現了。」它低吼,化成一片光雨,燒了個乾淨。

  「王煊,什麼情況?」秦誠、蘇嬋、孔毅等人出現在門口,看著大雨中破碎的街道,深感吃驚。

  「一個妖怪,死了。」王煊說道,他鬆了一口氣,斬神旗很給力,對「類瘮靈」生物依舊有效。

  不過,那個怪物提到了斬身旗,還有一面針對肉身的旗子?原本有一對,這是要逆天嗎?

  只是隨著超凡徹底消退,不知道日後這旗子還能不能用,王煊心事重重,收起巴掌大的金色小旗。

  「遍地經書,滿地法寶,是否有一天都將成為廢品,無人問津,動用不了,只能依靠純肉身,以及純粹而強大的精神力量?」

  王煊自語,最近他都在以異寶作戰,很久沒有親自出手了,他懷疑,這些倚仗有可能會漸漸失效。

  如果沒有異寶,面對老張,遇上紅衣女妖仙,他肯定擋不住。

  尤其是想到,紅衣女妖仙跑舊土去了,在找其現世中的身體,在為真正降臨做準備,他就心頭沉重。

  世間無法平靜了,列仙在跨界,類瘮靈居然也在遊蕩,各種牛鬼蛇神都難耐寂寞了。

  從酒吧出來後,他們的聚會便結束了。

  王煊回到養生殿,立刻給老陳打電話,告知了晚上的遭遇,彼此通氣,同時問他天藥種子有眉目了嗎?

  現階段,一切可以快速提升實力的辦法,都在他的考慮中。

  分批回歸的真仙,肯定會越來越強,他目前還能應付,但不久後,那就不好說了,他有可能會淪為別人的獵物!

  「歐拉,咪噠……」老陳說黑話,告訴王煊大概快了,他又重新找了一遍,將目標縮小了。

  他有種直覺,不是在鍾家,就是在凌家。雖然兩家給他面子,讓他臨近秘庫,但他感覺有些危險。

  比如,在鍾家秘庫中的罐子中,竟發現一些骨塊,舍利子。他麼老鍾真是什麼都敢挖,現在這些都是定時炸彈。

  「真的假的,你和鍾老二聊一聊,問問他,有沒有從熊山挖出來的骨頭,有的話,我直接去解決掉它!」

  次日,老陳又聯繫王煊,鍾長明也不知道老鍾是否挖過舊土的熊山,鍾老二當年沒參與過這些黑活,相對來說很淳樸。

  「有口棺材,碧綠晶瑩,還長著樹葉子呢,裡面的屍體有血肉,千年未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挖出來的。」

  陳永傑說道,他頭大如斗,感覺鍾家的秘庫像是妖魔窟,他才踏足進去,就聽到裡面有各種動靜了。

  「還有一口銅棺,裡面躺在一具神秘屍體,滿身銀毛,鋥亮,透過棺材縫,向外不斷冒銀光。」

  關鍵是,這些東西究竟都是從哪裡挖出來的,除了老鍾外沒人知道,鍾家其他人沒有去研究與分類過。

  「鍾老二向我吹噓,隨侯珠在他們家呢,此外還有幾顆龍珠,我遠遠地看到了,尼瑪,都是特大號的舍利子,在昏暗中嗖嗖冒光!」

  聽著老陳這種抱怨,王煊感覺無語,鍾家這是要出王炸啊!

  當初,他在逝地中和擺渡人閒聊,沒有想到,當時的戲言成真,甚至有點低估老鍾了,簡直是沒有他不敢挖的東西。

  照這麼看,擺渡人徐福的骨頭保不准真在老鍾家裡。估計老鍾也是發現那些骨頭非凡,猜測是仙骨等,都給收起來了。

  唯一慶幸的是,鍾家有個灰撲撲的池子,像極了傳說中的往生池,比較鎮得住,最近還沒有導致秘庫太過鬧妖。

  王煊提醒陳永傑,不要貿然進去,就在外面找找算了。

  「我有分寸!」此時,老陳手雙手捧著「隨侯珠」,一個特大號舍利子,他比較恭敬,自身在運轉釋迦經文,以佛舍利鎮邪,在秘庫中尋覓。

  鍾晴與鍾誠姐弟二人一大清早聚到了一起,都露出異色,兩人低語,相互交流,夜晚居然被鍾庸託夢了!

  老鍾告訴他們,立刻帶上他一起跑路!

  「太初計劃,撤離新星?」兩人對視,交流夢中所得。

  毫無疑問,老鍾醒了,在蟬殼中復甦,但是裝死呢!

  「估計太爺爺被家裡現在這種狀況嚇了個半死吧?」

  兩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老鍾最惜命,結果發現自己無意挖了那麼多大黑坑,全都擺在家了。

  「別說了,都要出王炸了。聽太爺爺的,趕緊準備,近期……撤出新星吧。別的不說,論保命長壽,沒人比他更在行!」

  「走之前,將王煊請過來,私下問問他們要不要和我們一起走,將那些經書都給他看看吧。」

  「他惦記很久了,每次來都跟紅眼兔子似的,盯著太爺爺書房的方向。估計沒有往生池的話,他早就精神出竅跑過來偷書了!」

  不得不說,姐弟兩人對王煊還是比較了解的。

  ……

  接下來的兩日,王煊沒閒著,各種準備安排,偽造身份,臉上套人皮面具等,他要回舊土!

  他覺得不安,最近新星如同世界末日似的,各地都在下大雨,到處都是血色閃電,連他看的都有些頭皮發麻,不知道這次會跑過來多少神仙。

  他是真的心虛了,還沒做好與諸仙開戰的準備呢!

  想都不用想,上次黃琨那個陣營的人,以及紅衣女妖仙的部眾等,真要大規模過來的話,直接就會狩獵他。

  所以,他也要準備王炸了,前往舊土,請出劍仙子的真骨,接引她回歸!

  肯定不能等到三年後了,現在一天一個樣子,大幕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熄滅了。

  只要他將劍仙子接引回來,讓她道行無損,那麼在現世中應該是難有對手,因為別的陣營的仙人都不是完整體!

  一切都準備好了,他要悄然踏足舊土,準備王炸,到時候說不定能將紅衣女妖仙也順帶堵在那裡。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