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真……王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書到用時方恨少,錢到用時不嫌多。王煊突然發現,自己帳戶並不富有,連張船票都買不起。

  一張船票兩三百萬新星幣,這還是技術不斷升級,導致飛船遠航成本不斷下降的結果,以前更貴。

  他身上有石板經文、先秦金色竹簡等,也有數件稀珍的異寶,更有地仙泉,全都價值連城,但他不可能兌換出去。

  「掙錢的機會其實很多,為人續命等,但我都選擇了異寶,可這些東西一年內大概率都要貶值了,得為以後的生活準備下了。」他自語道。

  神話維度崩塌後,連謫落的列仙都要面對現實,得考慮生計問題,吃穿住用行,一個都跑不了。

  王煊出神,一年後,超物質消失乾淨,那些神仙會是怎樣的一種生活狀態?開公司,還是給人打工?對比過去,朝游北海暮蒼梧,落差肯定非常大。

  這次,王煊依舊沒有自己買船票,他請錢安、關琳等出手,幫他換了個身份,準備前往舊土。

  蘇城外,有新星第五大的飛船基地,從這裡啟航,前往舊土很方便。

  遠遠望去,那裡是一片鋼鐵叢林,除卻巨大的飛船外,還有強大的防禦系統,以及巨型候船大廳等。

  這塊區域安保與服務設施都很到位,機械人、智能行李車等隨處可見。

  無論新星還是舊土,最近各地都在下暴雨,血色閃電交織,天象過於異常,連帶出行的人都變少了。

  飛船中很安靜,旅客不多,在王煊的後方是一家三口,父母三十出頭,女兒七八歲的樣子,漂亮可愛。

  「我們終於要回舊土了,可以見到爺爺奶奶了。」小女孩很活潑,對旅程充滿期待。

  「還是故鄉好啊,我也準備回去了,投資故鄉。」旁邊,一位中年男子笑著說道。

  飛船上,有不少都是舊土出來的人,在新星打拼過後,準備回到故里。

  一對老夫婦,年歲很大了,慈眉善目,老太太輕語著:「落葉歸根,這次回去後,就徹底留下了。」

  「是啊,不走了,留在舊土。」老頭笑著,用手撫著老太太的手,已經開始憧憬田園生活。

  王煊平靜地坐在那裡,等待啟航,已經沒有了在舊土第一次登船橫渡星空時的新奇感。

  「女士們,先生們,歡迎您選乘星河聯盟成員中庸深空公司……」

  這是鍾家的產業嗎?財閥的生意無處不在,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王煊現在是一頭金髮,變換了一張面孔,戴著特殊的虹膜,與以前的氣質都不太一樣了,略顯冰冷。

  終於,飛船沖天而上,向著外太空駛去,並且開始加速。

  突然,王煊寒毛倒豎,渾身欲裂,他的臉色當時就變了,這艘飛船……要出事!

  返航嗎?他認為,根本來不及了!

  他有這種感覺,大概率是有高能武器鎖定了這艘飛船,要在高空中擊落。

  「恐襲,有人想擊毀飛船!」王煊第一時間動用精神領域,將這種警告直接傳到船長等人的心中。

  並且在他的手中出現一支暗金色小舟,準備殺出去。

  不得不說,老船長反應神速,在其他人都愣神,不能確定真假時,他命令開啟能量護盾,按下主控按鈕。

  他寧可信其有,先確保飛船安全。最主要的是,他第一時間發覺,那聲音是從他心中響起的,有超凡者在預警。

  轟!

  在能量護盾浮現後,幾乎是同一時間,一道恐怖的光束打來,轟在光幕上,讓整艘飛船都劇烈顫抖。

  所有人都震撼,這是在新星的高空中,還沒有脫離地表很遠呢,就遭遇恐怖襲擊了?這太可怕了,肆無忌憚!

  這些年新星還算安寧,雖然偶爾有私人小型飛船因意外墜落,但卻多年沒有攻擊大型飛船的惡劣事件了。

  這種事情影響太大了!

  現在有人喪心病狂,在轟擊飛船!

  船艙中,人們驚慌,全都面色發白,怎麼會遇上這種事?

  「轟!」

  第二次劇烈的撞擊出現,飛船外的能量護盾,形成的光幕擋住了第二次攻擊,大爆炸的芒非常恐怖。

  船上的人徹底恐懼了,驚叫連連,並伴著孩子的哭聲。這不是意外,他們真的遭遇了可怕的襲擊。

  這種事誰不害怕?

  很快,能量盾擋不住了,對方的火力太驚人了,再有片刻的話,就要打穿能量光幕了!

  刺目的光束,從不同方向激射而來,全部擊在船外的光幕上,護盾漸漸承受不住。

  「進救生艙,準備逃離!」老船長臨危不亂。

  這時,王煊也找到了他,讓他開啟艙門,將他放出去……吸引火力。

  王煊覺得,這些能量光束可能是衝著他來的,不知道什麼原因走漏了風聲,有人想將他幹掉在高空中。

  但是,對方的手段未免太狠辣了,不管飛船中其他人的死活,相當的歹毒。

  船長十分果斷,滿足了他的要求。

  暗金小舟衝出,在高空中懸浮,離開飛船所在的區域,王煊盯著遠空,一時間感覺全身要撕裂般的痛,這是被人鎖定了!

  他駕馭飛舟,改變方位,像是一道閃電,在天空中極速遊動。

  遠處,那艘飛船護盾暗淡了,一些救生艙沖了出去,逃向新星的大地。

  轟!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有的救生艙爆炸了,被光束打穿,非常的慘烈。

  「喪心病狂啊!」王煊回首,感覺出手的人沒有底線,居然在亂殺無辜,攻擊普通人。

  他沒有退走,飛舟發光,很醒目,就是想吸引那些人來絞殺他,結果還是有救生艙在爆炸。

  一道恐怖的光束從飛舟旁邊飛過,險些擊中他!

  咚!

  遠處,傳來劇烈的大爆炸聲,那艘飛船被打穿了,撕裂下去一大塊,它是分組模塊形式的,船長主動捨棄了左後艙。

  「不要攻擊飛船了,那個人在發光的飛舟上。」遠空,一艘戰艦內,有人顫聲建議道,剛才那幾擊太血腥了。

  救生艙爆炸,飛船斷落,都有血與生命在消亡。

  「不急,讓我試試這個時代的武器究竟有多強,不錯啊,就是給我來一下的話,肉身也擋不住。」

  戰艦中,有一道血色的身影開口,包裹著一個骨塊,相當的冷漠無情,道:「你們奉命行事,配合我就是了!」

  又有救生艙炸開了,不過更多的沖向了大地,分散逃走了。

  這時,飛船主體遭受攻擊,再次斷裂,並不是所有人都借救生艙逃向地面,還有部分人滯留。

  王煊接二連三的被攻擊,有次都沒能避開,光束擦中船尾,導致那裡超物質沸騰,這艘飛船光幕擴張,硬抗住了那一擊。

  他發現,共有三艘中小型戰艦在遠射,毫無人性,打穿飛船,先後擊爆四個救生艙,亂殺無辜。

  「那艘飛舟了不得,能擋住戰艦的能量光束,它竟是傳說中的頂尖異寶,若是多激活幾層飛舟符文,那東西會更神異與驚人。」

  一艘戰艦中,有一道精神體開口,露出冷厲表情,覬覦王煊的暗金飛舟。

  「溫柔點,幹掉他的同時,儘量留下飛舟!」有人開口。

  在王煊的周圍,光束一道又一道的交織,三艘小型戰艦不停的轟殺他,有些肆無忌憚。

  在新星不允許輕易動用戰艦的情況下,他們有恃無恐,當空行兇。

  「趕緊解決掉他,避免被人干預與阻止!」其中一艘戰艦中,一道血色的身影開口,心臟部位是一塊真骨,纏繞著很多血絲。

  王煊胸膛起伏,忍著一口怒焰,那些人囂張霸道,明目張胆的出手,血洗普通人,根本不在乎新星的規矩等。

  顯然,有人最近一直在盯著他,哪怕他動用各種關係,改變身份,還是被洞悉行蹤,阻他回舊土復甦劍仙子,要轟殺他!

  咚!

  又一道光束飛來,王煊駕馭飛舟避開了,他手持黃澄澄的小葫蘆,猛力一拍葫蘆底,頓時噴出一片超物質光華,和能量光束撞擊在一起,在高空中大爆炸!

  嗖的一聲,王煊遠去,追上了正在墜落的飛船,還有少數人被困當中,救生艙不夠了。

  他沒有那麼大的神通,時間不允許他進去全面搜尋,在飛舟衝過去的剎那,將能發現的那部分絕望的人從船艙中收進飛舟。

  飛船下墜,王煊遠去,三艘戰艦在追擊,轟殺向他。

  並且,有一艘戰艦又對那本已墜落的飛船開火了,轟的一聲,讓它徹底炸開,化成巨大的能量光團。

  王煊猛地回頭,眼神中有無盡的殺意,這些人瘋了,都該千刀萬剮,真是不拿人命當一回事。

  他駕馭飛舟,極速俯衝,想將他救出的二十幾人送到地面。

  並且,他在默默準備,激活飛舟上原本就自帶的一些兵器,有盾,有長矛,有飛劍,伴著密密麻麻的符文!

  嗖!

  天空中,一張殷紅的大網落下,像是星沙煉成,向著他罩來,超物質濃郁,紅色寶網在放大,鋪天蓋地,要將飛舟兜住。

  王煊手持黃澄澄的小葫蘆,接連打出數道恐怖的光束,將紅色的大網震開。

  「果然,背後列仙在干預,神話與科技結合,聯手了嗎?」王煊寒聲道,今天,絕對不能善了,即便對方想罷手,他也不會收手。

  飛船向下俯衝,向著地面快速接近,說到底,他沒有那麼狠的心,早先時想救一些人,想吸引火力,所以才束手束腳。

  船中,那個小女孩瑟瑟發抖,抱著她的父母,那對年老南的夫婦,抓著彼此的手,在低語著什麼。

  咚!

  能量光束再次轟來,接二連三,即便王煊開啟了飛舟的防禦,激活了那塊自帶的盾牌,但巨大的衝擊力還是讓飛舟轟鳴,劇烈震動,幾乎翻滾。

  飛舟上,若非有光幕覆蓋,這些人就都跌落出去了,即便這樣,身體也撞擊在飛舟上,很多人都發出痛呼聲。

  終於,飛舟臨近地面,接近一座城市,王煊將他們快速送了出去。

  只是,入目所見,很多人頭破血流,那個小女孩滿眼都是驚恐之色,瑟瑟發抖。

  至於那對年老的夫婦,已經寂靜無聲,兩人相擁著,年歲太大,經不起這種顛簸與撞擊,說好的落葉歸根,卻沒有能回歸舊土,死在這裡。

  王煊砰的一聲,震碎了仿真人皮面具,滿臉的煞氣,激活飛舟,要衝霄而去!

  「列仙禍?阻我回舊土,亂殺無辜,今天,我要殺光你們!」

  再次嘗試闖輪迴,大家不要等深夜那章了,先記下,三章三道輪迴印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