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教育到明白事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劍劈戰艦?不遠處,那座城市中有部分人看到這一幕,感覺口乾舌燥,這是神話在真實的映現!

  「艦體受損嚴重,放棄右前倉!」艦中,有些人驚恐了,居然有這樣的人,用冷兵器要幹掉戰艦了。

  他們解除那部分模塊,被切開並正在大爆炸的那部分艦體帶著火光向著大地墜落去。

  「居然是異寶組合,飛舟是稀世神物,連它配套的飛劍也是異寶,讓人嘆為觀止,好東西!」

  戰艦中,那個血色神影平靜地坐在那裡,即便戰艦毀掉了,他也無懼,因為可以飛天遁地,此時他也祭出了異寶。

  一張紅色的大網,帶著斑斑星光,異常的絢爛,赤霞萬道,向著飛劍籠罩,想將它收走。

  王煊駕馭飛舟,不斷改變方位,像是閃電在長空下移動,他被戰艦盯上後,無序移動,到處都是舟影。

  他手持黃澄澄的小葫蘆,對準那張大網,想收過來。

  大網發光,像是血色閃電交織,在網線上掛著各種物件,如獸角,鳥喙等,更有……人頭骨,都被煉製的通紅。

  大網中發出嗚嗚聲,各種生物哀嚎,聲音震耳欲聾,整片長空下都是各類生物恐怖的血影,向下撲去,要抱住飛劍。

  葫蘆嘴那裡出現黃蒙蒙的光輝,牽引血色大網,兩件異寶劇震,發出轟鳴聲。

  「擋住了我的萬獸網,看來人間真是遍地奇物,連一個凡人手中都有這種神珍,只是不在仙魔手中,等於明珠暗投。」

  戰艦中的男子開口,催動大網,想收走飛劍,也在對抗黃澄澄的葫蘆。

  鏘!

  飛劍橫空,如一抹流光划過,照耀出漫天文字,像是道經在翻篇,流動出懾人的力量。

  那裡超物質沸騰,伴著絕世鋒芒,將紅色大網的一些飾物斬落,人頭骨、獸角、鳥喙等哀嚎,聲音悽厲。

  戰艦中,除卻血色身影外,還有幾個純粹的精神體,這時一人無聲的飛了出去,想要偷襲王煊。

  然而,在王煊的天目下,這種精神體像是黑夜中的火光,十分耀眼,即便藉助秘法遮掩,動用寶物匿形,也根本無用。

  王煊身邊,一戰古燈懸浮,激射赤紅光束,化成箭羽,剎那間釘在那個精神體的身上,讓他發出悽厲的的慘叫。

  「沒死?」王煊再次催動暗紅色的箭羽,接連六道飛了出去,鎖定對方,在哧哧聲中,全部射中。

  砰的一聲,那道精神體爆開,被生生釘死,元神碎片化成光雨。

  即便超凡世界崩塌,古燈威力下降,但多打出幾道箭羽,依舊不是一般的超凡者所能對抗的。

  王煊心頭一凝,殺了對方後,自己心中卻有些不安,讓他無比警醒。

  他以精神天眼掃視,竟在自己的身上發現一道血色印記,像是厲鬼抓了他一把,留下恐怖的痕跡。

  可是,他並未感覺到疼痛,剛才是怎麼中招的?殺了對手後,自己反倒在無覺間被暗算了。

  「獵物身上的神物有點多,都是頂尖異寶,十分棘手,與僱主描述的不符。」

  血色身影在戰艦中坐著,催動大網,各種飛禽猛獸的身影浮現,血光沖霄,連天空都被染紅了,景象瘮人。

  獸哭,禽鳴,還有密密麻麻的人類身影在哀嚎,這都是昔年煉製大網時的血魂,死狀悽慘。

  大地上,普通人何曾見到過這種景象?都覺得後背冒寒氣,這是什麼怪物?一瞬間,人們覺得,列仙回歸不是那麼美好了。

  這時,王煊催動飛劍,進行最後一斬,猛烈而驚人,將那殘破的戰艦整體給斬開了,雷火洶湧,天空中傳來劇烈的爆炸聲。

  咚!咚……

  遠處,另外兩艘小型戰艦一直在攻擊王煊,在這片長空中光束交織,但都被他駕馭飛舟躲過去了。

  那道血色身影帶著大網,飛天遁地,沒入一艘戰艦中。

  王煊追擊,暗金色小舟化成流光,瞬間抵達,再次催動飛劍,向前殺去。

  轟!

  突然,一桿長矛從王煊身邊衝起,鋒銳無匹,極速放大,長達二十米,轟的一聲,將一艘戰艦洞穿了,帶著沸騰的超物質,殺傷力驚人。

  接著,一塊古樸的盾牌浮現,如同龜甲,擴張開來,擋在飛舟前,生生硬抗住一道實在無法避開的能量光束。

  飛舟這組異寶是在宋家發現的。

  其中配套的飛劍、長矛、盾牌,都不過指節大,被老宋的孫女當作吊墜等飾品,今天它們終於展現出真正的形態!

  天空中,那杆長矛像是蛟龍盤旋,再次飛了回去,又一次洞穿龐大的艦體,能量火光爆發!

  不過王煊也在蹙眉,這種消耗太恐怖了,再來幾下的話,飛舟多半無法支撐了,超物質每時每刻都在快速傾瀉出去。

  超凡世界崩塌後,影響太大了,各種寶物威力下降,可損耗的超物質卻在提升。

  嗖嗖嗖!

  接連三道精神體衝出,一起撲殺王煊,並在施展精神秘法,三色光芒綻放,衝擊波很可怕。

  如果是普通人,僅一個衝擊而已,就要腦死亡,精神徹底崩潰。

  王煊忍住了,眾目睽睽之下並未動用斬神旗,因為水下的大鱷還不知道有多少呢,再次祭出古燈,暗紅箭羽接連發出。

  十幾道光束衝出去後,將三道精神體釘殺!

  然而,他的神色愈發凝重了,以精神天眼掃視,身上又多了三道血色的印記,每殺一個精神體就中招一次!

  如果是其他超凡者,多半要悲劇,沒有天眼的話根本不能發現這種異常。

  王煊無懼,事後清理掉就是了!

  無論如何,他都要斃掉這些人,管他是仙還是魔,都要殺乾淨!

  一些探測器鎖定這片區域,見證了那些恐怖的畫面,這是神話與科技的碰撞。

  「各位,你們看到了嗎?那個人疑似是劍仙啊,正在與人大戰,矛穿戰艦,劍劈詭異的紅色大網。這是什麼狀況?超凡者對決,同時捲入了科技武器嗎?」

  「冷兵器將戰艦分割,肢解了!」

  消息傳出去,加上各種模糊的畫面,引發熱議,外界震動。

  「超凡者的破壞力太驚人了,肆無忌憚的在天空中出手,動輒就劈戰艦,這樣的影響太壞了,必須要嚴加抑制啊!」

  有人站出來,指責天空中戰鬥的雙方。

  「這位劍仙有些過分了吧,光天化日下,攻擊戰艦,他想幹什麼?!」

  有人質疑,發帖後,引來大量的跟隨者,攪亂了渾水,想引起人們共鳴。

  然而,想引導輿論的人,顯然力量還不夠,剛攪動起風波,就被人揭穿了。

  從飛船中逃生的人,已經在各大平台發聲,講述出事情真相。有人發動恐怖襲擊,攻擊飛船。疑似是王煊出手,在阻擋那幾艘戰艦,救了不少人。

  消息發酵,快速蔓延,引發巨大波瀾!

  「有戰艦轟擊飛船,惹出不小的傷亡,是誰做的?」

  「剛才居然有人為那三艘戰艦洗地,給我爬出來,走兩步看看。注意啊,一定要將剛才洗地的人找出來,他們肯定拿錢辦事,即便和發動恐怖襲擊的人沒有直接關係,但也有聯繫。」

  各大財閥比其他人更早得到消息,捕捉到了清晰的畫面,都在關注這件事。

  「太過分了,我覺得,應該開火,那是列仙嗎?那是妖魔啊,這麼對普通人下手,如果我們現在忍了的話,他們會更過分!」

  「可是,列仙在成批的回歸,轟落他們後,其他的神話人物會不會記住我們,暗中下手?」

  「我覺得,應該沒事兒,向我們託夢的人都不是這種風格,這是個例,可以轟下來!」

  事實上,這個時候,各大平台上許多人在呼籲呢。

  「孫家,你們不是說超凡者破壞新星的秩序嗎?是時候出手了。你們眼中破壞平衡的人王煊在救人,在對付超凡魔頭,孫家,你們在哪裡?」

  短暫片刻間,新星各大平台上一片嘈雜聲,說什麼的都有,各種喊話與討論。

  有些大組織想出手,但是又怕被列仙清算,不知道這次出手的是什麼陣營的人。

  「開火,用天外的那艘戰艦,幫王煊打下那兩艘中小型戰艦。但為了安全,不要暴露是我們出手!」

  趙家,幾位關鍵人物嚴肅而又認真的交流後,決定動手,趙清菡的父親趙澤峻,親自下了命令。

  咚!

  天空中,伴著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光芒刺目,同王煊對決的一艘中小型戰艦爆碎,直接被打沒了。

  「二爺爺下命令吧,幹掉那兩艘戰艦,他麼的,那可是我們鍾家的飛船被人擊毀了,不表態行嗎?再說,我們都要走了,即將實行太初計劃,還有什麼可在乎的?順帶幫老王解決下對手。」鍾家,鍾誠強烈建議道。

  鍾晴也較為堅決,道:「出手吧,一艘戰艦已經被別人打掉了!我們馬上就要遠行了,離開時,需要請王煊幫我們仔細看看,是否有古怪的東西跟上了戰艦。」

  「好吧!」鍾長明暗中下了命令。

  咚

  天空中,同一時間竟有四道恐怖的能量光束飛來,同時擊中目標,撕碎了那艘原本就殘破的戰艦。

  顯然,最後關頭有四股勢力介入,將它打爆了!

  不過,最終卻有三道血色身影和四道精神體沖了出來,漂浮在空中,躲過一劫。

  有兩道精神體曾炸開,超物質潰散的厲害,變得極其虛弱,但是精神再聚,並未死去。

  「廢銅爛鐵都炸開了,超凡的終究歸超凡,是時候解決掉你了。」一道血色身影開口,盯著王煊。

  他手持一張紅色的神網,道:「如果不是超凡規則崩解,像你這樣的凡人,我一根指頭能戳死一大堆!」

  他平淡地說著,相當的自負,俯視大地,道:「即便超物質消退,我赤蒙也要在這時代重塑超凡,人間的真血足夠了,我的道途不會斷!」

  他心臟部位的骨塊震動,竟能夠發出清晰的聲音,宏大如雷霆,震耳欲聾,讓下方地面上許多人都驚駭。

  「我去,這個赤蒙是個魔頭吧,聽他的意思,怎麼要有一些瘋狂的舉動?」

  「這種怪物,就該人道毀滅啊!」

  探測器捕捉到這裡的影音後,引發外界譁然。

  此時的新星,大幕後有不少生靈在這幾日間跨界過來,各自的生命形態都不同,也在關注這件事。

  某座城市中,一座公寓內,一道血影正在盯著屏幕,驚怒交加,道:「我#你¥,誰在冒充我?我才是赤蒙!」

  他感覺寒意襲來,雖然他也不是善類,但他現在可不想那麼瘋狂,更不想背下這口鍋!一時間,他的眼神陰冷無比。

  天空中,王煊沒有說什麼,取出一張符紙,剎那祭出。

  瞬間,神聖光芒普照十方,將前面那群來自大幕後的生靈淹沒!

  這是王煊為鍾老二延壽,從他那裡換來的符文,他用過隱身符、雷符、劍符,得到驗證,威力驚人。

  現在,沒什麼可猶豫的,為了滅掉對手,儘量不放走一個人,他發動了一張「聖光符」。

  王煊覺得,必須得給他們立規矩,將這些人教育到徹底消失,警示後來者,從而讓更多的仙魔「明白事理」。

  這麼早真不習慣,再去寫一點,補一補章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