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仙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聖光符,像是一朵神蓮綻放,有花開的聲音,有巨大的蓮瓣張開,爆發出刺目的符文光束,將前方淹沒。

  不得不說,這種聖光的淨化效果好的超乎預料,效果十分完美。

  那四道精神體快速消亡,在蓮瓣張開時,像是稻草人被點燃,瞬息間被焚燒的點滴未剩。

  「應該去老鍾家裡多轉悠下!」王煊自語,當初鍾長明給他的一疊腐爛紙張,威力實在太強絕了。

  這些符紙唯一的缺點就是,用一張少一張,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嗯?」他面色微凝,這次他已經足夠謹慎了,以古燈綻放的光幕守護己身,可是,身體還是多了四道紅色痕跡,像是被厲鬼抓過。

  這是什麼狀況?對方比他想像的要厲害,能在他無知無覺間穿透護體光幕,道行與手段十分驚人。

  三道血色身影衝擊,想要闖出來,不過巨大的蓮花綻放,花開的聲音響徹天空,沙沙聲,伴著璀璨聖光,宛若一場洗禮,看起來極其絢麗。

  砰!

  終於,在符紙將燒完的剎那,三道身影闖了出來,有些狼狽,那個手持神網的人更是在低頭,看著略顯暗淡的異寶,超物質損耗的太嚴重了,部分網線都有些磨損了。

  王煊深吸一口氣,他消耗的超物質更恐怖,要省著點用,催動暗金小舟自帶的那口飛劍,認準一人,立劈了過去。

  「走!」

  三人居然轉身就走,因為感覺到了威脅,有戰艦鎖定了他們,令他們很忌憚,畢竟血色身影顯形了。

  王煊駕馭飛舟極速追趕!

  幾道身影像是四道流光向著遠方大地上的山脈俯衝了過去。

  咚!

  這時,有很多道光束俯衝過來,從天外落下,有戰艦開火,轟擊三道血色身影,大多都被他們避開了。

  只有一道光束打中一人,讓他的血霧之身當場炸開,真骨出現裂痕,那個人重新聚集血色身影,再次遁走。

  接下來,光束一道接著一道,將那三道身影鎖定,不斷轟擊,終究是有些能量光束打中了他們。

  一時間,三道血色身影不時炸開,他們蘊含的「真骨」發出了喀嚓聲,似乎要碎裂掉了。

  現在完全反過來了,有些大組織在動用戰艦對他們下手,將他們的真骨轟的龜裂,情況相當的危急。

  轟!

  關鍵時刻,竟也有一道能量光束打向王煊,讓他寒毛倒豎,提前感知後,極速避開。

  砰!

  遠處一座山峰瓦解,全面炸開了,被那道光束擊穿,毀滅!

  趙家,趙澤峻露出凝重之色,道:「是孫家的人在攻擊王煊?」

  剛才,他們的天眼系統清晰的捕捉到,那道光束是從孫家的一處秘密基地中飛出來的,險些打中王煊的飛舟。

  有人聯繫孫家,不止趙家發現了他們基地的異常。

  「不是我們,那個基地失去聯繫了,大概率……被列仙,不,是被某些魔頭控制了!」

  孫家的人解釋,感覺事態不妙,狗曰的列仙太壞了,知道他們與新星的超凡者不睦,故意將水攪渾。

  孫榮盛臉色陰沉,道:「想一想那些從古代秘府中挖出的古冊,記載的修行者是什麼樣子。不可否認,有些道統比較正派。但是,也有很多邪修,被稱為魔頭的狠辣之輩,當年就是攪風攪雨的人,現在回來後,也絕對不會是什麼善類。另外,即便是所謂的神仙,那些較為光明的道統,也不可能純潔如白紙,不夠狠的話活不到現在。」

  就在這時,大屏幕上爆發出耀眼的光華,金色的傘狀能量雲朵蒸騰起來,讓孫家一片寂靜,鴉雀無聲。

  他們那處秘密基地,被人……摧毀了!

  ……

  山脈中,王煊駕馭飛舟追擊,三道血色身影沒入莽荒山林,暫時擺脫了天眼與各種探測器的監控。

  終於,在一片原始密林中,他們再次現身,將王煊圍住。

  「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想我赤蒙,當年在人間時也曾被尊為魔君,這次回歸後,竟這麼狼狽,被戰艦轟殺,人間變了天啊。」

  直到這時,王煊才敏銳的察覺到,三人氣息相信,疑似是同一個人,他狐疑的看向他們的真骨,有些問題。

  「你是誰,我與你有什麼冤讎嗎,為什麼阻擊我?」王煊平靜地問道。

  「我名赤蒙,冥血教真仙。你殺過大幕後歸來的多位仙人,上了一張必殺名單,自己還不明白嗎?這人間的,還輪不到你一個小小的超凡者指點江山。」

  那血色身影手持神網,冷幽幽地說道:「如果不是列仙被現世針對,像你這樣的人,被真仙一個眼神掃過去就會崩開。」

  王煊盯著他,總覺得這個人的仙道氣息紊亂,似有些不對路。至於對方說的垃圾話,他直接忽略了,哪裡有那麼多如果!

  「看你的樣子,似乎在對列仙不屑,很驕傲啊。也是,當年我赤蒙不也是如此嗎?在人間時,天上地下,惟我獨尊,怕過誰!列仙在我眼裡不過是一群腐朽的老骨頭,等我成仙后,自然會將他們踩在腳底。但是,現實教育了我,在仙道巨擘面前,我依舊不夠看。」

  王煊擁有精神天眼,感知入微,總覺得他過於作態了,打斷他的話語,道:「位列仙班,你不思探索神話前路,搏殺出一個嶄新的超凡世界,和我一個小修士斤斤計較,惺惺作態,你有病吧?」

  「看你的意思,志向倒是不小,還想重開天地,再塑超凡世界不成?先考慮能否活過今天吧。」血色身影淡淡的笑著。

  然後,他就突然出手了,與兩外兩道血色身影聯手攻擊王煊,幾乎是瞬間,那張紅色的大網突然解體,他們三人各自撐起一部分,彼此間符文閃爍,瀰漫出無盡的血霧。

  王煊身體繃緊,撐起守護光幕,然後,他不斷催動神燈,激射赤紅箭羽,並祭出飛劍,向前劈斬。

  「可惜啊,超凡崩塌,連冥血法陣都失效了,不然的話,就是一位羽化登仙者也要被溶成一灘膿血。」

  血霧中,自稱赤蒙的人嘆息,有些遺憾。

  王煊的精神天眼迸射神芒,他看的真切,他們的血色虛影模糊了,但是三塊骨卻在發光,並且有清晰的痕跡顯露,和他身上的血色印記一模一樣。

  他立刻揮動斬神旗,沒有任何耽擱,這個人有古怪,看起來想殺他,但是卻一而再的想在他身上留下紅色印記,言不由衷。

  「什麼,這是……」血霧中,傳來驚呼聲,自稱赤蒙的人第一次驚慌失措。

  血霧中傳來激烈的衝撞聲,骨塊在震動,有精神體在極速移動,不斷共振,竟然在引動專屬於列仙的仙命!

  那種生機勃勃的物質蘊藏在真骨中。

  仙命炸開,不過生命氣息很淡,並不是多麼濃郁,與傳聞不符。

  「我赤蒙不會死,還會再現人間!」

  血霧中的精神體被絞碎了,這裡恢復寧靜,血霧迅速散盡。

  「這是什麼怪物,赤蒙?」王煊自語,走過去,低頭看著龜裂不成樣子的三塊真骨。

  同時,他以精神天眼內視自身,愕然發現,身上再次多出一道紅色印記,他將正主都幹掉,那些爪印未消失,反而多了?

  到現在為止,他身上共有九道紅色印記了,這是什麼狀況?

  他嘗試了下,自己清除印記,紅痕變淡,但最後它又清晰的浮現了出來。

  「這是紮根了?」

  他盤坐下來,默誦石板經文、釋迦真經、先秦金色竹簡,運轉至高經文,去磨滅那些紅色印記。

  他鬆了一口氣,能夠除掉,但是,他留下了絲絲縷縷印記,要研究一下,因為他居然在這些印記中感應到了某種奇異的能量。

  「老陳,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王煊聯繫老陳,直接對他描述,講了經過。

  「道胎,不對,魔胎,也不是,仙胎?!」老陳忽然失聲,這與他不久前在鍾家看到的一篇經文中的雜篇所述很像。

  「很像傳說中的胎衣印記,有人想借你之身重現,蘊養仙胎,成就他自身。」老陳噼里啪啦一頓解釋。

  王煊覺得一陣噁心,這是想借他的體魄重生,還是要借他血肉孵化仙胎啊,找死呢,還是找死啊!

  他噁心壞了,不知道對方是男是女,是人是獸,看上了他的肉身。

  「別急,你可以磨滅他,也可以選擇與之周旋,最後反客為主,奪他造化,讓他人生大夢一場空。」老陳告知,講述了其中的各種秘聞。

  王煊捏著鼻子,先忍了,開始查看戰利品,最主要的就是那三塊骨。

  此時,外界不平靜,新星上的人類在熱議。

  從大幕後回來很多生靈,對列仙與人間超凡者間的第一次碰撞,也在議論紛紛。

  回歸了一大批生靈,很多都為列仙的後代,妖族的後人等,都很年輕。他們突然發現,那個年輕人的人類王煊,在人間修行,速度竟不比他們慢。

  王煊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在觀察仙骨,準備強開內景地!

  他皺眉,第一塊仙骨中一點仙命都沒有,更無沉睡的元神等,毫無價值。

  第二塊依舊如此,明顯是被人利用了,消耗光了。

  這就有些可怕了!

  當他探查第三塊時,看到了一片黯淡的內景地,強行開啟成功,裡面有一道虛弱的身影,對他點了點頭,像是解脫了,化成飛灰。

  這塊仙骨也被人利用過,仙命耗盡了。

  「有些可怖啊,三塊仙骨的仙命被人盜用!」

  不過,內景地既然已經打開,王煊沒有理由不利用。

  「只是,這內景地要崩塌了……」他皺眉,此地主人消散,幽暗的內景地到處都是裂痕,隨時會潰滅。

  王煊的精神體盤坐在當中,開始修行,同時大量的神秘因子被他接引向飛舟、古燈、黃皮葫蘆等異寶!

  在內景地中,給人時光荏苒、歲月變遷的感覺,其實變得只是精神思感,反應更快了,神秘物質將他淹沒。

  王煊覺得,自己的命土在被滋養,血肉在歡呼,精神在變得旺盛,他陷入最高層次的冥想中,實力在不斷提升!

  還上一章了,闖輪迴暫時成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