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修為提升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久違的感覺,王煊的精神被神秘因子淹沒,得到洗禮,濃郁的活性物質同步傳到肉身,將那裡籠罩。

  這個地方簡直是修行聖地,精神思感快到不可思議,肉身的新陳代謝也因此大幅度提升。

  某個物種如果想要進化,實現生命層次的躍遷,需要的是整個族群一代又一代的積累,時間難以估量。

  可是,若是意外進入內景地中,卻可以大大縮短這個進程!

  王煊盤坐,處在最高冥想狀態中,精神與血肉都在蛻變,都在提升。

  所謂菩薩境,所謂天人合一,就是他現在這種狀態,心中空寂,身心明淨,思感無數倍的提升。

  王煊參悟石板經文,誦讀釋迦真經,觀閱先秦金色竹簡,在這種狀態下,效率高的嚇人,驚世駭俗。

  過去不懂的,難以理解的,在這種狀態下,都豁然開朗了,悟出其中的真義,讓他收穫巨大。

  他在嘗試,悟石板經文第三幅真形圖。共有九幅真形圖,他已經修成兩副,現在嘗試提前解析後續的經篇。

  一時間,他形神共振,精神在攀升,在內景地中看到了那一層又一層模糊的精神世界,近在咫尺!

  王煊用手去觸摸,嘗試探入某一層精神世界中,竟成功了,他……抓到一把土壤,入手有真實感!

  石板經文第三幅真形圖,本就是主攻精神層面的,蘊含莫測的力量,常人根本難以理解。

  這部經文必須凡人時期就開始修煉,試想起步時就和現在一樣艱難,正常人怎麼練的通?

  王煊從那層精神世界中收回手,可惜,帶不出那些土壤,他的境界還是太低,在退出前,土壤如同流沙般從指端滑落,化作光雨消失。

  精神世界的物質,那一草一木,那壯麗的山川,帶出來的任何東西都對現實世界的自身有好處!

  接下來他不斷的嘗試,更是看到了第一層精神世界中的一塊藥田,他想要接近,艱難探出手,抓向其中一株藥草。

  那裡看起來荒蕪,像是久無人打理了,但依舊奼紫嫣紅,在蒿草中,有許多芝蘭參果等奇藥生長。

  可惜,這不是他這個境界的人所能觸及的世界!

  唯有逍遙遊這個大境界才能進入這些精神層面的天地,他再次失敗了,手掌擦著一株奇藥落下,只抓到一株雜草。

  無奈的收回,他居然……帶出來了!

  「這……」他不知道是該失望,還是該慶幸,從精神世界帶出來一種半能量、半精神層次的雜草!

  可惜,不是那塊藥田中的精神大藥!

  瞬間,這株野草就被他的精神體吸收了部分光華,而後整體消散,化成飛灰。

  「嗯?!」這一刻,王煊感覺精神思感又變快了了一些,甚至他的精神體的能量有所增強。

  他有些發呆,精神世界竟這麼奇妙?一株雜草而已,都對他有效,如果真正闖進去,採摘到精神大藥,那會是何等的造化?!

  在內景地中,容不得他出神,宛若立足空明時光,最高的冥想狀態自動糾錯,讓他冷靜與清醒。

  可惜,接下來多次嘗試,都沒有收穫了,模糊的精神世界可望不可及,終究是他的境界還不夠。

  可如果以後超凡餘波消散,神秘物質徹底乾涸,不可能再有逍遙層次的生靈,還怎麼抵達那些精神世界?

  接著,他開始參悟佛教至高奧義,運轉釋迦真經,從精神到肉身,都一片金黃,絢爛,他宛若化成了一尊大佛。

  一時間,他被佛光籠罩,寶相莊嚴,宛若真的要成為神聖了!

  此時,他的精神天眼睜開,看到的不僅是現世,仿佛還看到了過去,以及未來。

  回首過去,那裡一尊大佛盤坐,坐化了,寂靜無聲,周身暗淡,掩埋在塵埃中,一動不動。

  觀看現在,諸佛遠行,菩薩啟程,羅漢背負發光的寺廟,都要離開了,這是要貫穿大幕,進入現實世界嗎?

  遙望未來,天地寂靜,漫天仙人,諸世神佛,都不見了,人間歸於平凡。

  那就是神話崩塌,超凡消亡後的未來嗎?一切塵歸塵,土歸土,天地萬物皆腐朽,沒有什麼可以長存世上。

  縱然是那仙、魔、佛、神、妖等也不例外,所謂的絕世強者,該死去的還要是要死去,無法超脫。

  「未來,一切成空,神話不可期,列仙歸凡俗,所有神聖都將消散,這就是殘酷的未來嗎?有些可悲。」

  王煊輕語,他不認可這種結局,不想這樣落幕,他還想朝游廣寒仙界,暮宿瑤池淨土呢。

  他運轉經文,繼續參悟,到了最後,那些神佛,那些禪唱聲,那些神聖都消失了,只有他自己盤坐,光芒盛烈。

  他的精神像是在仙界、在佛土出遊,身體、毛髮都是金光,普照十方寂滅之地。

  最終,他停止了釋迦真經的參悟與修行,仔細觀看己身,無論精神,還是外界的肉身,都提升了,帶著淡金光澤。

  他點頭,連最石板經文那麼霸道,都沒有驅除釋迦經義的力量,可見這篇經文的威能,無愧至高經文之一。

  王煊起身,舒展身體,再悟先秦金色竹簡,它更偏向於動作,以肉身的力量帶動精神等。

  或許,這也和古代仙禽聖獸到處橫行有關,需要強大的武力震懾,一切都是從殺伐開始演繹。

  轟的一聲,內景地中光芒沖霄,像是大雨滂沱,王煊在練羽化拳,金色竹簡上記載的強大體術!

  練到後來,他看到了先秦時代那些方士的身影,看到他們在蠻荒中爭鬥,擒殺聖獸,掃滅仙禽,強大的驚人。

  他跟著揮拳,演繹這門至強體術的真正妙諦,這是殺伐出來的拳法,名為羽化拳,聽起來帶著仙氣,但是卻最講生死搏殺。

  一時間,幽暗的內景地中,光雨紛飛,到處灑落,猶若夜空中,繁星燦爛!在那四野,各種仙禽聖獸的虛影浮現,似在蟄伏,在發抖。

  咚!

  一道拳芒划過,照亮寂靜的內景地,也像是瞬間照亮了浩瀚而又冷寂的宇宙,天上地下一片通明。

  王煊收拳,感覺酣暢淋漓,很久都沒有親自動手了,都在用異寶征戰,廝殺。但他知道,倚仗外物的時間不多了,現世糾錯後,終有一天還是要靠他自身。

  漸漸的,他感覺內景地的神秘因子稀薄了。

  王煊感覺不妙,他耗去了內景地的積澱,然後重新接引,所得神秘物質竟很少,這還是他動用至高經文的結果!

  若是以前的他,或者是別人,所獲的神秘物質會更少。

  「果然啊,那一天越來越接近了嗎,連內景地都會枯竭?」

  王煊仰望幽暗與寂靜的內景高空,飄落下來的神秘因子真的稀薄了。

  「我自己那個特殊的內景地怎樣了?」他不知道,因為,他很難進去,需要生死關頭,觸發精神超感,乃至神感,他才能開啟那片奇異之地。

  眼前這片內景地滿是裂痕,註定要消亡。

  王煊湊到一道巨大的裂縫前,以精神天眼窺視,想看一看裂縫的背後,內景地究竟連著哪裡。

  尤其是,這些神秘因子到底是從什麼地方飄落的?

  大裂縫深處,一片黑暗與幽冷,什麼都看不到,是永恆的死寂!

  王煊向外望去,自己的肉身被神秘因子洗禮,生機濃郁,幾件異寶的超物質原本都要枯竭了,現在早已重新填滿。

  他招手,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結果那些異寶都不動,唯有斬神旗漂浮起來,進入內景地中!

  他頗為震撼,這件上古傳說中的奇物果然與眾不同,相當的神秘!

  他接觸的現世物件,只有養生爐能進內景地,結果還被鎖在了裡面。

  其他異寶,以及無堅不摧的短劍,還有可以洞穿精神世界與大幕的魚線釣鉤組合,都收不進來。

  最為關鍵的是,如今這杆小旗初步被王煊煉化了,他即便是精神體狀態,也不會傷到他自身。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給人的體驗像是度過了很多年,內景地搖晃,接著山崩海嘯般,它開始瓦解了。

  王煊帶著巴掌大的金色小旗,以它護體,如流光般從崩塌的內景地中衝出。

  而後,他快速轉身望去,以精神天眼凝視,想要看到內景地破滅過程中的本質。

  它撕裂了,神秘因子暴涌,接著,那裡一片漆黑,連精神天眼都看不清了。

  恍惚間,在那黑暗盡頭的對岸,像是有一些景物,但內景地崩塌了,徹底淹沒一切,歸於死寂,融入在虛空中,什麼都不可見了。

  原地,一個漩渦,點點漣漪消散,內景地就此永遠消失,什麼都沒有了。

  王煊的精神回歸肉身中,第一時間感受到了形神合一後的強大,他從元神到血肉,完成了一次蛻變。

  前段時間,他初入命土領域中,現在他已經踏足命土境界的中期了,這種提升速度太快了!

  即便是在超凡光芒照耀星空的神話時期,這種修行速度也很嚇人,極其另類!

  在如今這個特殊的「消亡時代」,就更加顯得異常了。

  但王煊並不滿足,還想修行的更快,他想看看,在超凡餘波徹底消散前,他能抵達什麼領域中。

  而在未來,他所修行出來的一切,是否也會跟著消散?

  被人用戰艦轟擊,一場大戰過後,他不僅無損,實力還提升了,幾件異寶的超物質也重新飽和了。

  「如果每經歷一場戰鬥,我都會突破,那我願意天天開戰。」王煊琢磨,如果將敵對陣營的列仙都找出來,天天開一塊仙骨,他在超凡徹底寂滅前,應該可以沖霄而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