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世間如此妖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個是長章。

  地上有三塊滿是裂痕的骨,失去了濃郁的生機仙命,接近腐朽了,日後如果被人發現,誰會聯想到,他們都曾成仙?最終卻不過如此,和凡人一樣,歸於黃土中!

  「從古至今,這紅塵世界煙火燦爛,大時代此起彼伏,凡人英雄輩出,繁華後更見盛烈。而你們天資過人,卻選擇修行,獨居深山,錯過多少璀璨,有過多少人生遺憾?可到頭來,依舊是一場空啊。」

  王煊搖頭,想一想這些人的結局,有些可憐,也有些可悲,他用一些土石將枯骨埋在山中。

  「可還是有許多後來者,踏上了這條近乎虛無縹緲的道路,我也一樣啊,而且還是在這個超凡潰滅的時期加入,有些不可救藥。」

  王煊笑了笑,在自嘲。

  或許,尋仙求道的人,最初源於兒時的夢想,擺脫生老病死,一劍沖霄,遨遊神話之地,在那廣寒月宮,瑤池勝景,不周山巔,雷池天庭,洞天福地,世外三十三重天……都留下自己的足跡。

  儘管已經證明,很多大幕暗淡了,不少仙土破滅了,可踏上這條路的人,依舊心有執念,想要一直走下去。

  縱然超凡快速崩滅,那些人依舊在爭渡,心有憧憬,認為神話還有一線生機,可以再塑出來。

  甚至有野心家,還想開天闢地,演繹原初,成佛作祖,藉此超越所有。

  「洪荒物種,九天仙土,靈山佛國,最終是生機再現。還是瑤池乾枯,洞天皆碎,化成千里孤墳,一片消寂。一年後,見分曉。」

  王煊回歸都市中,隔日而已,錢安便給他準備好了一個小型的私人飛船,悄然安排他登船離開新星。

  但是,結果很恐怖,轟的一聲,這艘私人飛船炸了,在外太空中解體,能量光焰相當的刺眼。

  錢安與王煊面面相覷,他們兩個都躲在錢家呢,秘密關注這件事,這次並沒有人登船,只有兩個仿真機械人。

  「這是盯上我了,要把我鎖死在新星!」王煊眼冒寒光,列仙在注視著他。

  「我去查,看是哪個二五仔走漏的風聲!」錢安被氣了個夠嗆。

  「估計是被人控制了精神,讓我來吧。」王煊說道,結果果然如此,有人被暫時讀取了精神思感,又被催眠了。

  王煊回歸蘇城,他憋了一股火氣,從大幕中回來的生靈相當的張狂,竟然敢這麼針對他。

  「別讓我找到你們的落腳地,不然的話,我一個個去開盲盒,收集造化,剝奪你們的仙命。」

  王煊心有殺氣,等著開「仙骨罐頭」,別讓他發現敵蹤,一旦找到的話,不管有多大的來頭,別想安好!

  現在,他修為提升了,而且身上有兩塊藥土,準備稍微再穩固下,就動用這種神聖物質,實力還能再提升。

  如果老陳找到釋迦在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中艱難採摘到的九劫天蓮的種子,那麼,他們的實力肯定還會增長!

  這麼算下來,近期如果順利的話,他的道行將不斷提升,正好可以面對越來越躁動的大幕後的生靈。

  「王煊,有時間來我家一趟,好多天沒見了,喝酒欣賞寫真集。」鍾誠來電,邀請王煊去鍾家。

  他說的比較隱晦,原意是想送他絕世經篇,放他進老鍾書房,閱讀道家至高秘典五色玉書,以及另一部先秦金色竹簡,但他怕被人監聽,所以用了暗語。

  主要也是,鍾家真要走了,太初計劃準備的差不多了,即將大撤退,前往深空中,這也是最後的告別!

  然而,王煊心中有火氣,沒有能夠領會他的好意,以為真要去看小鐘的寫真呢。

  「過幾天,我準備開盲盒呢,不急,到時候我帶幾個特殊的罐頭去找你們,幫你們築基,將來是否能成為超凡者,就看你們自己了。」

  「我去,真的嗎?老王,這一刻我願意喊你一聲姐夫,回頭你和我們在一起,別亂跑了!」鍾誠激動的喊道。

  他差點說漏嘴,無論如何,現在不能讓人知道鍾家要跑路,他真心希望王煊和他們一起撤走。

  至於有人阻擊?開什麼玩笑,當鍾家的戰艦群是吃素的嗎?誰敢阻止,直接飽和式開火!

  「老王,趕緊過來,我等你,準備開天闢地,再塑乾坤!」鍾誠說道,鍾家的後路是一顆美麗的星球,很多年前就發現了。

  王煊心說,我在發愁,想著神話世界怎麼重開天地呢,你還不是超凡者也有這種念頭?心有點大啊!

  接下來的兩日,王煊拎著斬神旗,殺氣騰騰,到處找仙骨罐頭,準備下手。

  至於寺院、道觀中的真骨,他沒有主動招惹,無冤無仇,總覺得直接去滅掉,有些殘忍了。

  不過他也知道,修行的世界十分殘酷,有時候應該心狠手辣一些。

  「過不了心中那一關啊。」他搖頭。

  當然,主要也是因為,他不想舉世皆敵,真要見骨就拆,大幕後所有生靈都要和他拼命。

  他在研究身上的胎衣印記,什麼見鬼的仙胎,去死吧,他絕不會允許有人借他肉身重塑仙道根基。

  他嘗試感應那股奇異的能量,準備找到正主,開出一個大個的仙骨。

  不用多想,能修這種功法的人,絕對厲害,而且竟然還在盜取其他仙人真骨內的生命物質,相當恐怖!

  最近這段日子,新星一天一個樣,大幕後的生靈不知道究竟過來了多少人,反正各地異象不斷。

  有些城市實在受不了,開始開炮轟散雨雲,不然的話,天天都是暴雨,整座城市都要發霉了。

  人們吃驚的發現,沒有雲霧,天空中照樣在劈閃電,消息流傳出來,這是超凡生命體在跨界。

  對於普通人來說,除了覺得天氣糟糕外,其他倒是沒什麼影響。但對於大組織來說,局面頗為複雜,最近不斷與列仙有接觸。

  比如超級財閥秦家,曾經在新月上與縱目強者交手,但是現在卻無奈地迎接來訪的客人,不好翻臉。

  而且,這次是秦鴻親自在接待,他麼的,這讓他有點說不出來的感覺,他可是主戰派,現在居然要與大幕後的生靈近距離「座談」。

  他脖子上掛了好幾串可以遮掩思感的玉石吊墜,而且每次都在家中秘庫附近,藉助大殺器壓制各方,避免被人探索精神與催眠等。

  事實上,秦家也準備跑路了,有些受不了,就因為秘庫,這裡也不知道被多少怪物盯上。

  當然,還有一個吸引列仙的地方,秦家的基因技術,菩薩超體等,讓他大幕後的生靈無比感興趣。

  大幕後的列仙,想藉助這種技術催生骨頭,加速血肉生長,早點再塑出真身。

  負責與秦鴻溝通的一些生靈,都有真正的身體,並非虛無的元神,這就顯得有些恐怖了!

  事實上,最近從大幕後方過來的生靈,其生命形態都不同,有元神,有帶著真血的魂,有部分殘骨,有保住大部分軀體的人。

  只有殘缺元神回來的生靈,那必然是真正的仙人,需要在現世中找到真骨,再塑真我。

  其他形態的生命,都未渡劫成仙,是列仙的後裔,有妖六十四代,也有仙七十二代等。初代太強,這些後裔,很多本是逍遙遊大境界之下的,也有逍遙層次的人,他們跨界相對容易。

  只要族群支持,只要有強大的列仙支撐,給予庇護,就能保住他們大部分軀體,在現世藉助一些秘法、以及帶過來的秘藥等,可以修復肉身。

  舊約鎖仙,針對的是那些古代強者,對他們的後裔以及大幕後實力不強的土著生靈,約束相對較弱。

  所以最近兩日,有完好的生靈在和各家接觸,是真正的血肉形態!

  比如,今天和秦鴻接觸的人,除卻幾個姿容過人的男女,也有尖嘴猴腮的人。最後秦鴻了解到,那可能是個黃大仙!

  秦鴻暗叫晦氣!

  這兩天,他是真是開了眼界,看到了仙人後代,姿容驚艷,氣質出塵,有些像畫中的仙子。

  同時他也見到一些異類,比如黃鼠狼精、虎精、狐狸精等,有的真磕磣,有的魅惑無比,嬌柔惑人心旌,讓見慣形形色色人物的秦鴻都差點破防。

  真正的絕世強者,沒有跨界,都想保住圓滿道果回來,為的是以最強姿態抵擋未來超凡徹底絕滅時的最大的劫難!

  現在,這種大佬級的強者都在等待機會!

  財閥與各大組織的高層都震動了,有些不適應,大幕後活生生的生靈出來了,同他們融洽的交談,溝通,實在讓人心情複雜,感覺怪異。

  「打還是不打?不干他們的話,那就開飛船跑路吧,將這一切都丟給他們!」到了後面,連秦鴻都有點受不了,心中發慌。

  他有些不理解,怎麼就突然變了天?各色生物不斷出現,找他們來談判。

  有時候,他真想一發超級能量炮解決所有,將那些人都滅了算了,可他又擔心滅不盡,反倒被人將秦家人全弄死。

  即便是秦宏遠這個真正的決策者,當初讓秦鴻炮轟月球上的絕頂真仙,現在他也有些傻眼,受不住了。

  老秦嘆息,實在不行跑路算了,不玩了,感覺新星待不下去了!

  各家的壓力很大,這些從大幕後回來的生靈適應能力很強,很快就掌握了現代新星的生活規則。

  這些人一日一個變化,起初還是古代服飾呢,現在有的是西裝革履,有的則是中山服,有的吊帶裙小仙女裝扮,有的熱褲大長腿性感妖嬈……已經分不清他們是現代人,還是大幕後的人了。

  而這些人還僅僅是妖數十代,仙七十二代等,老妖還沒現身呢,絕世真仙還不見蹤影。

  「小哥哥,你這樣不行哦……」

  連周雲這種身經百戰,見慣大場面的人都有些受不了,和對方談判時,偶爾遇上妖女放電,讓他都感覺頭大。

  各大組織無比警惕,心中沒底,許多人都萌生退意,想離開新星算了,三年後再回來!

  這些天,所有出名的生命研究所、基因技術公司,都被大幕後的生靈踏破了門,那些生靈渴望合作!

  此外,各大財閥的秘庫被盯的死死的,看那架勢,一旦財閥退走,那些地方立刻就會有大批生靈入主,開山立教,演化為聖地!

  「孫哥,那口大鼎是我祖上留下的。」

  「秦兄,實不相瞞,你們秘庫中的那株黃金樹,是我教鼻祖親手煉製的,當年留在人間是為了庇護道統。」

  ……

  現階段就已經開始有人索要,希望能得到那些異寶。

  目前來看,從大幕後回來的生靈都很和善,以新星現代人的方式同各家溝通與交流,每沒有表現出什麼敵意。

  但是,各教的老頭子卻犯嘀咕,怕他們徹底融入新星,實力恢復的足夠強時,突然翻臉。

  未來會發生什麼,誰都說不好,現在處在一個平衡期,氣氛很融洽。

  這兩天,鍾誠有些眼花繚亂,來拜訪的人真不算少,其中有個仙子讓她姐姐都感受到了壓力。

  鍾晴一向對自己容貌自信,現在登門自稱周詩茜的女子極為驚艷,面孔異常美麗,難以挑出瑕疵,最主要的是有仙氣,偶爾有淡淡白霧在其身邊瀰漫。

  鍾晴覺得,比拼容貌自己能和對方打平,但是那種仙道氣韻,她真沒有,她相當的渴望成為超凡者。

  至於談判,交流,她自然應對自如,不過她發現對方很快就融入了現代社會,和她姐妹來,姐妹去,迅速以閨蜜相稱,越來越像現代人,不好對付了。

  「老王,你在哪裡呢?最近鬧妖,鬧仙啊。我們家來了一個厲害的角色,自來熟,都成我姐閨蜜了,叫周詩茜,似乎是跨界過來的生靈中最厲害人物之一,列仙后代!」

  鍾誠告訴王煊趁早過來,僅兩日而已人間像是完全不一樣了,仙凡相談甚歡,鍾家天天有妖魔鬼怪出現。

  「老王,這是個仙女,最關鍵的是,還挺能說會道。我姐都說了,這人十分難纏。對了,這個女人還多次向我們打聽你呢,似乎很感興趣,不知道要幹什麼。不過這女人來頭極大,似乎是某位絕世強者的後人!」

  王煊無言,連秦誠都知道大幕後絕世強者這個級數的人了。

  現在,新星的確如此,列仙后人皆現,傳說成為現實,超凡不再神秘,狐狸精、仙女、道子,紛紛現身,世間分外妖嬈。

  「老王,給點反應,你要不要見她?過來看看。」

  「暫時不看,我怕自己成為仙女殺手。」王煊搖頭。

  「我去,老王,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很花心啊,這樣我怎麼放心撮合你和我姐姐呢!」

  「你想什麼呢,我這個殺是真殺,當然,她如果人不錯,那我就不真殺了。」王煊說道。

  「老王你暴露了吧?」秦誠喊道。

  王煊告訴他,多收集關於大幕後的情報,他發現,這麼多列仙后代過來後,情況雖然複雜,但是也可以加速了解那邊的秘密。

  然後,他就開始拎著斬神旗,繼續找仙骨罐頭了,他依據身上那些紅色印記的指引,在新星一些地帶出沒,非要搜出來不可。

  「王煊,歐拉,咪噠!」老陳聯繫王煊,告訴他,關於從最高等精神世界中採摘的天藥種子有眉目了。

  因為是釋迦採集的天藥種子,所以,最好動用釋迦的異寶去觸發。

  他盯上秦家的雪白法螺了,想要借用與交換。

  「情況太複雜,各種妖魔鬼怪居然像是雨後春筍般一齊冒出來了,我得趕緊把這種件頂級異寶拿到手中。」陳永傑低語道。

  王煊表示支持,世道越來越亂了,老陳應該有件足以鎮壓一方的寶物才行。

  事實上,連王煊都準備再次動手了,看看有沒有絕世寶物,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各大財閥化成聖地,被人瓜分秘庫。

  「老陳,你儘管出手,我現在離秦家不遠,隨時能支援。你找天藥種子,我找仙骨罐頭,到時候我們兩人的造化合在一起用,必然可以快速提升實力,無懼那些從大幕後回來的生靈!」

  感謝:書友20180228202625054,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