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仙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列仙、妖魔等各種超凡物種全都出現了,他們的後人以肉身穿透大幕過來,這是神話的全面降臨!

  但在王煊看來,這是群魔亂舞。什麼生物都有,歷史名人的後代都有現身的,傳說中的凶獸的血裔都有些走進現實中。

  只是不知道,這是神話大潰滅時代的最後餘韻,還是新篇的開始,孕育著超凡新生的機會。

  未來回首,歷史會記住這一年!

  平源城附近,湖泊成片,王煊走進一片濕地中,驚起一些丹頂鶴,他在搜尋仙骨罐頭的蹤跡。

  他的身上,九道紅色印記灼熱,發作的越來越頻繁,這是要起什麼變故了嗎?

  數日來,他始終沒有找到那個生靈,只是跟著感覺一路尋覓。

  他在一個大湖邊上盤坐下來,運轉石板經文,開始磨身上的紅色痕跡,不給它茁壯成長的機會。

  胎衣印記暗淡了,當然,如果沒有精神天眼,縱然是超凡者也看不到這種特殊而神秘的印記。

  「想以我為的血肉為神話土壤,成就出一個仙胎,真是夠了,你是一條過江猛龍,還是野心勃勃過頭了?」

  王煊思忖,對方為什麼找上他?深思的話,他有些不安,對方該不會知道他有特殊的內景地才這麼做的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出手的人多半比他想像的還厲害。

  「借我之身,蘊出那個生物的仙胎,同時奪走我的一切,包括特殊的內景地?!」

  當想到這些,王煊的臉色變了,他覺得之前可能過於輕視對方了,這可能不是簡單的一個仙骨罐頭,而是一頭史前惡龍。

  「以先秦金色竹簡、石板經文徹底斬滅這九道紅色印記?也不好,對方不會放過我,下次出手多半更加恐怖。這次,我有所警覺,知道了他想幹什麼,是難得的機會!」

  但他現在找不到對方,摸不著一點頭腦,只是按照感覺來到了濕地中。

  平息靜心後,他接著向前走,來到一片丘陵地帶,一座又一座一兩百米高的土包很荒涼,像是蒿草叢生的特大號古墳。

  「似乎就是這裡了!」王煊皺眉,並未看到仙骨罐頭。

  他精神出竅,不信邪,在這片丘陵地帶遊蕩,俯視,想看出是否有什麼怪物蟄伏。

  很快,他倒吸冷氣,感覺到了絲絲縷縷的大幕氣息,難道這個地方是某個陣營的跨界節點?!

  「大幕後的生物,各種折騰,事情真多!」王煊咕噥。

  他心頭一動,他通過命土蒸騰出的迷霧,可以進入一片奇異的世界,他嚴重懷疑,那裡可能就是大幕後的世界!

  很多天過去了,現在想來,上次的風波應該平息了吧?王煊琢磨,或許可以再次過去看一看了。

  如果真是大幕後的世界,那就有意思了,他能做很多事,可以得悉許多不能在現世知道的消息。

  甚至,在大幕後,他能打探,究竟有哪幾個道統擅長在其他人身上種下胎衣,培育無上仙胎。

  「鍾誠,你幫我旁敲側擊,打探一些事。」王煊準備雙管齊下,讓鍾誠去和列仙后代交流。

  不久後,王煊坐在一個石洞中,精神體進入命土,並且他做了一次嘗試,帶著斬神旗,居然……成功了!

  初步煉化斬神旗,竟越發的得心應手了,一瞬間他信心暴漲,帶著斬神旗過去的話,會安全很多!

  命土,萬法之始,超凡立足之地,這裡很幽靜,沒有一點聲息,是養命之所。

  「在這裡種下幾株天藥的話,確實不錯啊。」王煊自語。

  但他也只是想想罷了,如果能找到九劫天蓮的種子,那就算是天幸了,不知道老陳能否成功。

  絲絲縷縷的霧氣蒸騰,王煊沿著它一路向前走,霧氣構建出一條通道,很模糊,通向遠處。

  王煊沿著神秘的霧氣走出來了,來到一個幽暗的世界,很快,他發現了驛站,掛著通紅的燈籠,這是僅有的一點生氣。

  他很熟悉這裡的環境,不以為意,向前走去。

  很快,他的臉色變了,這不是他上次來的地方了,除了挨著霧氣的驛站不變外,前方的村鎮呢?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他一陣出神,居然換了地方。

  「難道和現實世界對應?」這讓他訝異,而後露出了笑容,這樣就更好了!

  這意味著,他在現實世界每次換個地方,進入到這片世界的地點也跟著變。這樣的話,能迅速探索新的地界,可做的事情更多。

  並且,若是某個登陸點危險,下次換個地方就是了!

  他很謹慎,將斬神旗裹在自己的身上,隔絕氣息,初步煉化這件上古神物後,它已經能大能小了。

  他貼著地面向前飛去,時間不是很久,他就聽到了動靜。

  漆黑的天宇,昏暗幽冷的大地,前方居然人影綽綽,相距這裡不是很遠,竟有人在動工。

  那裡,有一座巨大的祭壇,無比壯闊,像是一座恢宏的山體,許多人在忙碌,篆刻各種符文。

  大幕後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仙,這些人動作熟練,技藝精湛,刻寫符文時又快又唯美,但離成仙都還很遠。

  不過,怎麼看這些人的境界都要比王煊高。

  居然沒人說話,只有搬運石頭的碰撞聲響,以及篆刻時發出的喀嚓聲。

  「得抓緊時間了,這幾日內必須築好祭壇,馬上就要用到了!」

  終於,有人說話了,那些刻寫符文的人停下來休息,簡單閒聊了起來,似乎無比期待。

  「到時候,你我都能跟著沾光,進入現實世界中,不然的話留在這裡只能等死,大幕就要熄滅了。」

  當聽到這種話,王煊確定了,這的確是仙界,他居然就這麼闖過來了!

  顯然,這是對應於新星的仙界,半物質半能量化,肉身與精神都能在這裡生存,並非都是虛景。

  王煊一陣無言,他這算是另類成仙了?最起碼,他三次進入仙界了!

  可惜,這個時代,一塊又一塊大幕後的仙界,當中的生靈正在想辦法向人間逃。

  他皺眉,這些人選擇這種黑暗與死寂的地方,是想瞞過所有人,不想讓璀璨之地的其他人知道,這個陣營的人想要跨界嗎?

  「老主人能成功嗎?那可是最高等的精神世界,沒那麼好踏入,尤其是現在,大幕暗淡,崩塌,越發難以攀登到那種十分危險的精神之地了。」

  王煊驚異,對方陣營的頭號人物有些恐怖,這種事不是一般的仙人能夠做到的,強的離譜。

  這些人不說了,休息片刻後,再次開始布置祭壇。

  王煊無奈,對方只是閒聊,又不是為了說給他聽,自然都是碎片化的信息。

  他等了很久,終於再次聽到有價值的消息。

  「老主人如果採摘到那種傳說中已經死去、但猜測根須可能再次復甦的天藥,那就逆天了,未來一門兩位絕世強者可期!」

  當聽到這裡,王煊心頭一震,這個陣營的頭號人物是絕世強者,難怪敢進最高等的精神世界。

  「是啊,為了讓公子仙胎大成,成功奪了現世那個人的血肉以及內景地造化等,老主人也是煞費苦心了。」

  這一刻,王煊心神劇震,很想罵一聲,我#,這他麼是針對他的?!

  這個陣營的人還沒出去呢,就開始謀劃他了,心太黑了,居然惦記上他的血肉內景地等?找死吧!

  王煊怒了,對方不僅想要他的命,還要榨乾了他,奪了他的成道根基!

  「公子本就是天縱之資,如果再得了那個人的特殊血肉與內景地,將來熬過列仙大劫,必然可成絕世高手,一門雙絕,傲視各大道統。」

  這些人在低語,也在憧憬,水漲船高,到時候他們也能有更好的前途。

  王煊咬牙切齒,如果沒有跨界過來,還不知道有這種隱情呢,居然有絕世高手在背後支撐,問題太嚴重了!

  他處境堪憂,情況相當不妙!

  「公子去求購不周山的藥土了,擔心現世那個人的命土栽種下天藥根須後,無法支撐,不足以讓天藥復甦,發芽。公子想要結出最強仙胎啊。」

  「據悉,老主人也給他準備了一份藥土呢。」

  ……

  王煊聽的火冒三丈,眼中凶光大盛,想狩獵對手,這是絲毫沒將他放在眼裡,認為將他拿捏的死死的,他的一切都屬於那個公子的。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他能尋找到那片濕地,進入丘陵中,因為隔著大幕,有絲絲縷縷氣息頭透過去了,對應著大幕後的這座祭壇,這是針對那些血色印記設下的。

  不久後,有人會盤坐祭壇上,舉行儀式,要在他體內復甦,結出無上仙胎!

  王煊忍了,默默退走,因為在這個世界他根本不是這些人的對手,即便是符文工匠,最弱者都已經接近逍遙遊大境界了!

  不久後,王煊回歸現世,在石洞中盤坐了很久,他在琢磨,很嚴肅而又認真了,這次關乎他的生死。

  「希望老陳順利,將雪白法螺拿到手中,到時候為列仙吹響!」

  同時,王煊也在考慮,他得去各家借寶,現在被絕世強者惦記上,怎麼準備都不過分。

  「想剝脫我的一切?這次我奉陪到底,命土,天藥,內景,仙胎,你們想得倒是很美,殺不死我,就滅了你們!」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