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新時代新妖怪新神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平源城,超級財閥秦家的大本營,夜色柔和,各種飛行器穿梭於空中。

  王煊來了,有些不放心陳永傑,暗中來支援,畢竟現在列仙后人出現一大批,很難說他們對那法螺沒想法。

  摩天大樓聳入雲霄,一棟又一棟,城市花園像是大片的原始森林,面積很大,伴著湖泊與河流。整座城市既現代,充滿科技感,也有著清新的自然風光。

  夜晚,王煊來到秦家莊園外不遠處的酒店中,站在窗前,眺望那裡。

  陳永傑說了,他已經與秦家做了交易,為秦宏遠延命二十年,秦老頭第一時間果斷答應,非常痛快,讓他自己去取那漸漸無法靠近的法螺。

  「我用地仙泉做的交易……」老陳告知具體情況。

  並且,他提醒王煊,可以出手地仙泉了,這東西的效果在減弱。

  王煊站在窗前,看著夜空,手持杯子,輕飲混有超凡蜂王漿的地仙泉,效果確實弱了一些。

  這種超物質如果不是保存在福地碎片中,三天內就會失效。

  而今現世糾錯,所有超物質都在枯竭,都在衰減,儲藏在福地碎片中的地仙泉也在藥效減弱。

  王煊覺得,除了給父母親故留些,以及自己保留下足夠的口糧外,的確可以考慮去做交易了。

  「沒有想到,超凡衰退的這麼快,要不了幾個月,地仙泉就要變成普通的泉水了。」

  他身上的地仙泉,真不算少,當初可是整整收走兩方,四千斤左右。儘管馬大宗師喝了很多,趙清菡美容養顏也消耗了部分,但還是留下了太多。

  分給老陳部分後,再加上王煊自己的揮霍,現在福地碎片中保守估計還有兩千五百斤以上。

  王煊嘆息,原本他還想借地仙泉熬過神話崩塌後的枯竭期呢,現在這個願望落空了!

  夜空下,秦家的動靜有些大,淡金色的光輝騰起,染的虛空都祥和神聖起來,那是佛光在普照!

  王煊聽的真切,那裡有陣陣禪唱聲,聲音宏大,金色的文字飛起,映照在半空中,照亮天地。

  原本是黑夜,可是秦家的秘庫完全被金色佛光籠罩了。

  王煊看著那裡,老陳折騰的動靜有些大啊,不過這更加說明了雪白法螺的恐怖,很難收取。

  當然,也不全是法螺所致,秦家秘庫,幾乎都是與佛有關的古物,琳琅滿目,遍地佛器。

  十二頁金箔釋迦真經也在那裡。

  王煊瞳孔泛出神芒,他看到了夜空中有長著翅膀的人類飛過,沒入秦家,嗖的一聲,他駕馭飛舟,瞬間沖了過去。

  無聲無息,他收起暗金飛舟,踏足秦家莊園中,正式拜訪。

  「王兄弟!」秦鴻看到他不請自來,竟相當的熱情,稱兄道弟,拉著他的手臂,請他進去。

  王煊這叫一個膩歪,如果不知道他是什麼人也就算了,狗曰的秦鴻背後鄙夷修行者,斥為武夫,人前卻這麼熱絡。

  事實上,秦鴻現在倒沒那麼虛假,這幾天,他不斷接待黃鼠狼精、虎精、狐狸精、列仙后人等,實在有點心累,看到個正常的人類,覺得特別親。

  果然,秘庫近前來了不少人,有些一看就是異類,因為眉心豎眼開闔間,猶若閃電划過。

  還有的異類生有翅膀,流動光華,看起來相當的不凡。

  更多的真仙后人、妖仙后代較為正常,同常人無異,穿著打扮等也很現代,甚至很潮。

  秘庫入口那裡,老陳身披袈裟,手持銀色缽盂,氣質出眾!

  他運轉釋迦真經,通體流轉璀璨金光,佛輝覆蓋住了那頭短髮,這賣相……妥妥一位青年高僧!

  有人在與他爭寶,當中有異類,有人類,都很年輕,皆在誦經,吸引那雪白法螺靠近自身。

  這是文斗,以精神能量溝通法螺,想要接引過去!

  毫無疑問,目前老陳占據絕對優勢,這些人所練法門,同法螺散發的符文能量不契合。

  即便有人練有佛教經文,也肯定不如老陳所練的釋迦真經,與那雪白法螺同源!

  「沒意思,文縐縐的,根本不像是修行者所為,爭奪異寶不都是通過廝殺來定歸屬嗎?陳居士我們對決吧!」

  有人沉不住氣了,因為那雪白法螺正在向著老陳漂浮過去,越來越接近了。

  這個人尖嘴猴腮,顴骨較高,眉毛是黃色的,應該是個異類,但血氣的確很盛,是個高手。

  「黃銘,你不是與佛有緣的人,未練佛法,還是退卻吧。」老陳寶相莊嚴,披著袈裟,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

  「誰說的,西遊記中有個黃眉大仙,他不是出自佛門嗎,你看我也是黃色的眉毛,自然與佛有緣。」黃銘搖頭,怎麼看都像是個黃鼠狼精。

  事實上,他還真是,旁邊就有列仙后代嘀咕呢,你一個黃大仙冒充什麼佛門中人!

  王煊看了又看,這傢伙有些意思,這麼幾天就熟讀西遊記了?

  他不可能幹看著,最起碼有近十人在和陳永傑文斗,讓老陳分心的話,法螺沒準真被別人接引走。

  王煊吐出一個音節,別人沒什麼感覺,但是黃銘卻猛然回頭,因為在他看來,一道璀璨的金光撲來,在他近前綻放,宏大的獅子吼聲,震的他氣血翻騰。

  他仿佛看到一頭黃金獅子,咆哮著,向他撲來!

  這是王煊數日前,在內景地練通釋迦真經所獲,各種秘術都爛熟於心,可以施展部分了。

  「你要他替他出頭?」黃銘看了過來。

  王煊點頭,陳永傑面對的人太多了,需要他分擔一下,他也想看看這些跨界過來的年輕生靈到底多強。

  「你是那個王煊?」黃大仙臉色變了,列仙中不少人都知道這個名字了,因為,他讓黃琨那個陣營損失不小。

  尤其是,那個強大的陣營最後又派人跨界,也都沒什麼動靜,死的不明不白,沒什麼聲音傳出。

  有人猜測,王煊身上有稀珍的異寶!

  「咱們說好了,只是肉身切磋,不能動用寶物,點到為止。」黃銘說道。

  人們以為王煊會點頭答應,畢竟,黃大仙姿態很低,一副通情達理的樣子。

  「這不好吧,我不擅長肉身搏殺,就一件兵器還湊合能用。」王煊搖頭。

  眾人無語,你真好意思啊,居然這麼說。

  黃大仙寒毛倒豎,這孫子準備拿異寶砸死他?就像是早先對付跨界的那幾個生靈似的。

  他覺得,如果自己沒有提前這麼說,估計會死的不清不楚!

  列仙跨界,身體會崩潰,只有部分元神碎片能過來,同級數的兵器也如此。

  所以,這次列仙送過來一些後人,因為實力不高,舊約影響較小,肉身能留住,但同樣無法帶過來強大的異寶等。

  「我以誠待人,你卻不講究!」黃銘說道。

  王煊有些出神,這黃鼠狼與他猜測中以及傳說中的形象不相符啊,居然這麼的……真誠?不可能!

  「法螺是陳永傑用神物交換的,你們來爭奪本就已經不對了。再說,你和我爭鬥真的公平嗎?你們即便穿透大幕過來道行受損,但大概率也都是接近逍遙遊大境界的修行者吧。」王煊看著他。

  「我如果養傷好,徹底恢復肉身,接近逍遙遊大境界,但現在我骨頭斷裂,肉身出血,真正的狀態和你差不多……」黃銘還想往下說呢。

  結果,王煊很痛快,直接打斷,道:「行,來吧!」

  他已經得到鍾誠的密報,小鍾從列仙后人那裡得悉,現世糾錯後,接近逍遙遊就是目前的天花板。

  但是,很多人跨界後,目前血肉受損,骨頭折斷,甚至身體殘缺,狀態都很糟糕。

  黃大仙狐疑,暗自思量,這孫子怎麼翻臉這麼快?

  王煊手癢,既然對方現在和他差不多的層次,正好可以掂量下列仙后人都什麼成色。

  當然,如果對方隱藏了實力,想給他來下狠的,那麼對不起,他還真要提前動用大殺器異寶伺候了。

  兩人動手,沒有沒什麼花哨的招式,相當的直接,拳印對轟。

  王煊沒有施展羽化拳,太扎眼了,怕被人盯上,他動用的是誰都無法練成的石板經文上的體術。

  第二幅真形圖展開後,他體內斑斕秘力流動,在他拳頭那裡爆開,威能實在是有些駭人。

  天地間,像是划過一道驚雷,讓人血氣翻騰,靈魂悸動。

  黃銘,妖血沸騰,沒什麼保留,他可不敢大意,在他看來,眼前這人很危險,弄死過仙人的元神碎片。

  轟隆!

  兩人間,都騰起恐怖的血氣,攪的院中的草皮都崩開了,幾株百年古樹當場炸開!

  「我去!」黃銘甩手,他手臂原本就有傷,現在更是不堪了,被震的一大塊血肉差點脫落。

  王煊動容,對方只被他震退幾步而已,這黃大仙血氣旺盛,如果肉身恢復後,絕對接近逍遙遊大境界了。

  他還得要努力提升自己,儘早抵達新星允許的戰力天花板!

  許多人都驚異,他們來自大幕後方,得到的資源以及修行的功法等,都是仙人賜下的,極其強大。

  即便黃銘狀態不對,但也應該可以碾壓凡間的同級生靈才對,結果反倒後退了幾步。

  很多人看向王煊的眼神都變了,難怪他被部分仙人記住了,果然十分特殊!

  「有些意思,讓我再試試!」黃銘開口,他的身體居然拔高一頭多,顴骨更加突出,牙齒也尖銳了不少,背後更是出現一條大尾巴,這是半妖化了?他的血氣暴漲,實力提升一大截!

  「轟!」

  他向前衝來,沸騰的妖血,讓他的力量激增,強大的力場牽引著院中數百斤的奇石都漂浮了起來。

  「夠了黃銘,切磋而已,成什麼樣子了,你都要化妖了。」有人開口,並快速出手。

  那是一個潮男,穿著紅褲,色彩艷麗的花紋T恤,手腕上帶著一塊名表,表鏈居然是太陽金煉製成的,這個人確實相當的英俊,五官立體,一頭天生的銀髮,眼睛炯炯有神。

  他伸出一根食指,伴著音爆聲,周圍數百斤的奇石都晃動起來,飛向了遠處。

  砰!

  他一根指頭抵住黃銘的拳頭,讓黃銘如遭雷擊,倒飛出去六七米。

  黃銘的拳頭都出血了,趕緊甩動手臂,整條臂膀似乎都要炸開了。

  「逍遙遊?」王煊動容,這個年輕的銀髮男子是個大高手!

  「沒有,還差的遠,我也有傷。」男子笑了笑,他自我介紹,名叫孔雲。

  他來自妖族,但是卻有資格來競爭雪白法螺,因為該族與佛教關係密切,傳說中有頭孔雀為佛母。

  「孔哥。」黃銘走來,然後又向王煊賠不是,道:「對不住,一時間,我起了爭強好勝之心,妄動執念,不應該啊。」

  王煊詫異,怎麼見到的妖怪都和想像中的不一樣?

  黃大仙搖頭苦笑,道:「你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好不好,我們的祖上生活的歷史大背景與現在不同,當年必須得血戰,競逐,大環境使然,導致似乎名聲不佳。但是,我們這帶新人和你們差不多好不好?其實挺厭惡血腥廝殺的。」

  王煊看著他,真……不怎麼相信啊,這話靠譜嗎?

  「其實,我很喜歡現代這個社會,我和周雲也認識,一見如故。他說要請我去出海,以及去外太空塞飛船,這種生活比較適合我,到時候一起吧?」

  潮男孔雲嘆氣,英俊的面孔上有些不甘,道:「算了,我也不和陳居士爭了,這法螺似乎認可了他,居然有符文和他交融在一起了。我去強搶也到不了手中,別反被釋迦法螺鎮殺。」

  黃銘對孔雲很敬服,告訴王煊,這位在大幕後方也算是年輕一輩中較為有名的人物,實力很恐怖。

  孔云為王煊介紹在場的人,不是妖族後人,就是真仙的後代,居然氣氛融洽,沒有生死搏殺鬥狠的架勢。

  王煊露出異色,新時代,這些妖仙與真仙的後人,都與想像中的不一樣啊,他們對科技感興趣,對戰艦推崇,喜歡現代的美食與文化……

  直到有個血色身影出現,有人認出他的身份後,讓王煊的臉色變了,殺氣騰騰。

  「赤蒙?!」王煊盯著他,這是用戰艦轟殺他,並在他身上布下印記的人嗎,數日前果然沒死?

  「你誰啊?」來自冥血教的真仙赤蒙,現在很殘,元神碎片被真骨散發的血氣滋養,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