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萬事俱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赤蒙盯著他看了又看,深感詫異,這個年輕人竟敢對他露出這麼濃烈的敵意?再怎麼說,冥血教也是大幕後最強道統之一!

  該教鼻祖冥血,是大幕後的絕世強者,是真正的霸主。其坐下的真仙級弟子門徒走出來,真沒多少人敢輕易招惹。

  所謂列仙中的絕世高手,在一塊大幕後方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冥血教所在的大幕對應的不是新星,但大幕間有秘密通道相連,這次他們準備降臨的是這顆頗為不凡的生命星球。

  「是你!」赤蒙醒悟,前幾天有人冒充他,囂張跋扈,要滅王煊,讓他背了好大一口黑鍋。

  王煊盯著他,是那個人嗎?不像。

  「王小友,我正想找你。我被人陷害了,說起來咱們是天然的盟友,當同仇敵愾,一起將那個對頭找出來。」

  赤蒙快速開口,噼里啪啦,將各種疑點以及他沒有摻和這件事的要點都講了出來。

  他情緒激動,氣了個夠嗆,血色身影包裹著的真骨都在顫動,咬死這是對頭陷害。

  「他也穿透大幕過來了?」王煊問道。

  「沒錯!」赤蒙點頭,要帶著王煊一起去誅殺那個人。

  王煊沒說話,鬼知道是不是那個所謂的對頭在栽贓陷害,完全有可能存在第三方,各種挑撥離間。

  赤蒙想不到這些嗎?大概率是想借他手中的異寶去剷除對頭。如果殺錯了,那繼續找好了,到時候他再聯合王煊去獵殺。

  「聯手吧!」赤蒙說道。

  王煊平靜地看著他,道:「靜待真相。」

  赤蒙無言,以為這個年輕人憋著一股怒怨,會參與進來,狩獵元兇,結果只有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

  原本他想利用王煊這柄刀,先幹掉一名宿敵再說。

  王煊沒再說什麼,肯定不會參與進去,已經知道正主在大幕後面,只是還不知道名字與道統。

  其實,他也在琢磨,怎麼將赤蒙徹底拉進來,利用他去對付那個真兇,放著這麼一個強大的背鍋真仙不用,有些說不過去。

  兩人都點了點頭,暫時揭過這茬兒。

  「嗚……」法螺吹響,夜空震動,佛光普照,將秦家淹沒,許多人都聽到了一聲宏大的佛音。

  不遠處,陳永傑身披袈裟,手持法螺,如得道高僧,周身都繚繞著金色的經文,那些符號遍布虛空,圍繞他流轉。

  赤蒙雙目開闔,血光激射,有數次都想衝過去,奪走佛教的這件頂尖異寶,但最終克制了,那東西竟被初步煉化了!

  「想不到啊,在這個年代還有人還能領悟佛法真諦。」他搖了搖頭。

  列仙后人,妖族後代,都羨慕而又無奈。那法螺與陳永傑無比契合,兩者間金色符號流轉,不斷共鳴,誰這個時候闖過去硬搶,大概率都會被那佛器震碎。

  老陳手持大殺器走了過來,對一些人有相當大的威懾力。

  「我快壓制不住自己了,又要晉階了。」他以精神傳音,暗中告訴王煊,吸收那塊藥土後,他的道行不斷增長。

  但他覺得這不是好事,他在採藥境界停留太短了,而且他還沒有想好未來的路怎麼走?採藥過後,該定路了!

  他認為古人的法,都有弊端,可是,一時間他自己也沒有找出一條成熟而又強大的成仙路。

  「趕緊找到九劫天蓮的種子,將它埋進命土中,吸了藥土的精華,能幫你緩解下。但這也是在積澱更強的爆發力,種子發芽後,你必須得定路破關了。」

  王煊將他拉到一邊,暗中告知了大幕後祭壇的事,隨時準備開戰!

  「歹毒的過分啊,借你的血肉成長,還剝奪你所有的造化,這個路數真絕!」陳永傑表情嚴肅。

  兩人暗自商量了一番,陳永傑斂去佛光,低調的離去,也要去做些準備。

  秦家的院子中,列仙的後代都深感遺憾,注視老陳帶著法螺消失,那東西真的非常珍貴,不然也不會引來這麼多人。

  「王兄,你和我們去聚下嗎?」孔雲邀請,他們這些列仙后人,要乘坐飛船去新月上遊覽,對新星的一切新事物都感興趣。

  從心底來說,王煊想和他們接觸下,這群人居然這麼無害,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樣,他希望了解下。

  但是,他現在真沒時間,要應付危及他性命的仙胎事件。

  不然的話,他保證和他們一起登船,看一看是否有人敢將這群人和他一起轟殺下來。

  當夜,王煊離開,直接去了宋家找到宋雲,暗中用地仙泉和他做交易,老宋震撼到差點傻掉。

  因為,當他喝下部分地仙泉後,髮根處都變黑了,臉上的皺紋在快速減少,遠比王煊以前為他續命效果強烈的多!

  不久後,賓主盡歡,王煊取走那株黃金樹,給他留下一些「仙液」。

  如果沒有斬神旗的話,王煊都接近不了這東西,樹上的幾隻金色小鳥可以絞殺人的元神!

  他研究了一晚上,短時間無法煉化,真要激活它的話,得先將自己保護起來。

  這是昔年幾位最強方士都曾經經手過的東西,不比鎖魂鍾弱,威力十分恐怖!

  次日上午,王煊來到鍾家,要借走那口灰撲撲的池子,疑似往生池,這東西想交換的話估計有難度,老鍾也是超凡者,不會答應。

  鍾家訪客很多,主要是鍾家的古代藏品太豐富了,從大幕後過來的生靈都很眼熱。

  這段時間,鍾家秘庫中的那些舍利子、古棺中不腐的屍體等,最近一段時間也鬧得鍾家不得安寧。

  「我從未想過,我們家秘庫中那麼熱鬧,有天夜晚,我路過那裡,親眼看到有些骨頭在碰撞,有舍利子在撞鐘,有口棺槨內一個滿身都是銀色毛髮的怪物向外探出一隻手……」

  鍾誠見到王煊後,在那訴苦,他們家的秘庫「活了」,每到夜晚,牛鬼蛇神就開始開座談會!

  而現在外面又來了一群有血肉的年輕人,都有超凡的力量,天天拜訪,能說會道,讓人招架不住。

  「老王,我和你說,我們要走了,執行太初計劃,我們預感新星要出事兒!」鍾誠直接告訴了他這則秘密。

  「退走,這麼果斷,這麼快?」王煊吃了一驚,道:「我還想給你們築基呢,只要我能活下來,最近幾天就會有結果了。」

  鍾誠驚異,道:「啊,真的?其實,我們也需要幾天時間,收尾的工作量太大了。離開前,我也會送你一份大禮!」

  他又補充,如果王煊和他們一起走,那最好不過了。

  「我來借往生池!」王煊說明來意,很快就見到了鍾長明,簡單密談,一番操作後,鍾老二的禿頂長出細微的黑髮根,交易達成。

  同時,王煊也私下送了鍾誠兩罐地仙泉,讓他和他姐姐去分。

  已經確定,地仙泉也無法讓超凡者渡過神話衰亡期,王煊想在近期送出去大半,熟人都有份。

  王煊去了一趟鍾家的秘庫,確實驚人,各種古器成堆成片的陳列,實在太多了。從先秦方士用過的器具到道教祖庭的神物,再到佛門的重器,以及各種未知的古物,包括一些奇葩收藏,比如棺槨、保存完好的肉身菩薩等。

  王煊進去後,眼觀鼻,鼻觀口,口關心,不搭理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直接將一口灰撲撲的池子給搬走了。

  秘庫中,各種動靜都出來了,但是沒人敢探出精神體,怕被收了魂魄。

  「即便有肉身,但長期面對它,也不會有好下場,這池子說是可以送人去往生,但天知道它吞掉的魂魄都去了哪裡!」

  秘庫中,有動靜傳出,有生物在低語,雖然眼紅,但是也沒有阻止。

  因為他們知道,那口灰撲撲的池子太危險,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駕馭的,那是為絕世強者準備的神物。

  「人間的超凡者,誰帶走往生池誰會早夭。」

  ……

  王煊現在要應付的是有絕世強者的一個大陣營,他覺得,越危險的東西越可靠,先過了這一關再說。

  鍾誠陪著王煊離開秘庫區域,遠遠地看到幾名年輕的男女,其中一個男子分外英挺,有種仙家氣韻,正在陪著鍾晴有說有笑。

  「這男人名叫曹清宇,雖然溫文爾雅,氣質出眾,但他的眼神不對勁兒,昨天才出現的,今天又來了,總是在接近我姐,其他人似乎都有些怕他,這個人在列仙后人中很有分量。」鍾誠說道。

  「是有些不對,這男人的精神能量持續擴張,可在近距離內影響別人對他的觀感。」王煊說道。

  鍾誠擔心了,道:「怪不得,我一臨近就會覺得他人不錯,可是遠觀後又覺得,他的眼神有些侵略性,在引誘我姐。」

  王煊隔著很遠,直接彈指,一簇恐怖的黃金光焰綻放,超凡者都聽到了一道炸雷聲響,普通人無感,另外幾人都霍的回頭。

  王煊以釋迦真經中的手段,破開精神領域的擴張效應,這樣突兀的出手,讓曹清宇回首盯上了他。

  「小晴,那是你朋友?」曹清宇問道。

  「王煊,這裡。」鍾晴揮手,招呼他過去。

  「不要以精神領域對付凡人,影響他人的觀感。」王煊平靜地說道。

  「原來是你,有些意思。」曹清宇點了點頭,他的體內血氣旺盛,輻射出淡淡的煙霞,對其他超凡者而言,是莫大的壓力。

  因為,擁有這樣恐怖血氣的人,大概率真的接近逍遙層次了。王煊皺眉,這個人可能比孔雲還強!

  普通人看不到他們的血氣狀況,無感。

  孔雲一根指頭點出去,就能讓黃銘倒飛出去六七米遠。目前,人間的超凡者如果不動用異寶,以肉身而論,都達不到這個層次。

  「下次再聚,今天我還有些事情。」曹清宇笑了笑,對他們點頭,然後告辭離去。

  王煊看著他的背影,這個人的實力極強,在異寶註定逐漸暗淡的情況下,這樣的人會變得異常危險。

  「我過兩天再來。」王煊也離去了,現在新星上有各種問題,不知道從大幕後回來的這些生靈是什麼心思。但他現在無暇他顧,得先熬過眼前的死關!

  接下來,王煊又暗中拜訪了數家,做了幾筆交易,他覺得準備的差不多了,看一看究竟是誰搞死誰!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