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天血天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深空彼岸

  王煊手中最為厲害的幾件異寶幾乎都專門針對精神,是根據大幕後的生靈跨界後的狀態準備的。

  他精神出竅,但始終攥著斬神旗,謹慎的接近置於遠處的黃金樹以及灰撲撲的池子。

  他在試探,反覆試驗,確定只要持著斬神旗就沒什麼大問題!

  「唉,可惜沒有替身符,如果再找到一個木頭小人那就完美了。」

  王煊遺憾,多方查探,走訪各家秘庫,根本就沒有那種東西了,可遇不可求。

  晚間,他再次由命土中冒出的霧氣進入大幕後的世界中,為的是打探敵情,實時了解具體狀況。

  幽暗的世界中,那座祭壇幾乎完工了,篆刻上了密密麻麻的符文,估計對方很快就要對他下手了吧?

  他足足在這裡待了十幾個小時,收集碎片消息,才終於從這些人口中得悉,究竟是誰要對付他。

  鄭武,近年來的後起之秀,資質之高可謂罕見,無論多麼難的經文,一看就懂,一學就會。

  可以說,他是今世赫赫有名的天才,若非大幕要熄滅了,人們認為,只要給他時間,將會成為鄭家第二位絕世高手。

  他的肉身格外強大,天生道骨,血液滴落時,會在黑夜中發光,關於他頗具有傳奇色彩。

  「我唯一的遺憾是,在踏足超凡領域前沒有開啟內景地!」這是鄭武的原話,欲與傳說比高。

  別人安慰他,這或許是好事兒,在凡人時期開啟內景地的生靈,沒有一個得善終,即便裡面有人曾橫掃數片大幕,但也慘死了。

  王煊等了一天多,終於看到這個人。

  一個清秀的少年出現,仙氣瀰漫,站在祭壇上,自語道:「內景地這一塊要補齊了,人間的那位,對不住,你生錯了時代,最終也不過要在神話枯寂後淪為凡人,死在超凡路的半途中。我替你走下去,我的天命仙胎借你而生,會將你的枯骨好好安葬。」

  很快,有人來稟告,很激動,道:「老主人成功了,從最高等精神世界中返回,採摘到了那株重新復活的天藥的主根,剛回到仙界,正在以仙漿滋養它,預計兩天後就可以送來了!」

  「遠祖果然仙威蓋世,近古以來,除卻釋迦等少數幾人,沒有人能從最高等精神世界中採摘到天藥。」

  鄭武露出笑容,兩日後他將在人間新生!

  「可惜了我這具身體,本身足夠強大,在這個年齡段,幾乎沒人可與我比肩,但卻要放棄了。」

  「不過,這就是我練這門功法的奇異與無敵之處,我可以帶走一身的天血與天命精華。借體重生後,融合宿主的長處,我會變得更強,然後孕育出最強仙胎。在過去也有人稱之為魔胎,不過,確實無敵啊!」

  鄭武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其清秀的面孔在王煊看來有種魔性,這麼殘忍的事也能露出發自真心的笑。

  「公子,一定能成就最強魔胎,不,是最強仙胎,熬過不久後的神話大劫,總有一天會成為列仙中第一高手!」

  周圍的人恭維,都很高興,公子連這種秘密都對他們說了,確實視他們為心腹,要帶他們到人間去。

  鄭武笑著點頭,但眼神很冷,這些人都得死,參與建造祭壇的人都要被滅口,怎麼可能容他們在未來泄露他的根底。

  「我要借他的身體半年,才能得其內景,剝其仙道根基。一株天藥會在其命土中生根發芽,培育我之魔胎,新生的我將會擁有一切,超越現在這具肉身本就無匹的根基!」

  ……

  黑暗中,王煊靜靜地看著,如果不是他能進大幕中,提前知道這些,了解到對方這麼不凡,大概會被鄭武強行剝奪走一切。

  即便這樣,他也心頭沉重,畢竟這是一個實力雄厚的強大陣營,背後有一個絕世高手坐鎮!

  「這該不會就是黃琨的那個陣營吧?」王煊懷疑,不然的話,對方怎麼知道他的內景地的秘密。

  如果是的話,那就是新仇舊恨合在一起了!

  「要將消息傳過去,讓鄭宏帶人出手,這兩天將水攪亂,給跨界過去的其他陣營的人找些事情做,避免他們精力旺盛,干擾到我的仙胎再生計劃。」

  鄭武冷幽幽地說道。

  王煊退走了,以斬神旗包裹著自己,隔絕了所有氣息,融入漆黑的天地中。

  ……

  王煊回歸現實世界中,再次開始各種準備。

  次日,他聯繫赤蒙,上次彼此交換了手機號碼。不得不說這些人迅速融入進現代社會的生活節奏中,適應性很強,很快就掌握了各種新事物,新工具等。

  「王小友,你找我有什麼事嗎?」赤蒙詫異。

  王煊告訴他,初步得悉了是誰在栽贓他,去找一個鄭宏的人,來自大幕後的生靈,或許能探查到所有。

  「我知道這個人,大幕後,鄭家的真仙。」赤蒙皺眉。

  王煊不怕他去查,只要赤蒙前往,鄭宏等人估計會心虛,說不定就打起來。

  「你去查吧,事後我再告訴你一則更為重要的秘聞!」

  當日,赤蒙就通過列仙的手段找到了鄭宏,讓他又驚又怒的是,對方果然心理有鬼,見到他後居然先對他下手了。

  「王小友,我幹掉了鄭宏,目前無人得知,沒有走漏風聲。你還有什麼重要的秘密要告訴我?」

  這次是面聊,赤蒙主動登門了,他也怕被監測,走漏風聲。

  「對你來說,是一樁大造化,就看你敢不敢了。」王煊看著他,壓低聲音,道:「你練冥血神功,對各種天命寶血,最感興趣吧?」

  「你想說什麼?」赤蒙眼睛頓時冷酷起來。

  「有人要跨界,準備了一個宏大的祭壇,帶著血精與天命穿透大幕過來,你要是敢出手,就守在大幕外,那種血精與天命,估計能為你改命!」

  「鄭家?仙胎!」赤蒙瞳孔收縮,第一時間猜測到了,因為練那種特殊與恐怖功法的沒有幾家。

  接著,他快速問道:「你怎麼知道這種秘聞的?不可能走漏風聲才對!」

  王煊道:「大幕後有人碰巧看到,傳了過來,消息十分可靠,你不用懷疑。」

  「嗯,上次,你在金頂山殺了他們的人,壞了他們的好事,估計有人覺得你和鄭家有仇,所以這次直接將消息告訴你,希望你壞了鄭家的好事。」赤蒙說道。

  王煊不動聲色,但是,心中卻殺氣瀰漫,金頂山大幕後方要跨界的那群人果然就是鄭家,新仇舊恨加在一起了!

  當時,那個身穿黑色甲冑,連面部都被覆蓋的絕世強者就是鄭家的就是強者鄭元天。

  赤蒙很平靜,但內心卻翻起巨大的波瀾,鄭家仙胎要找的宿主很有可能就是……王煊!

  事實上,上次鄭家有那般動作,已經引起一些人的懷疑。現在赤蒙立刻意識到,這個王煊多半真的開啟了內景地!

  當然,他所想到的是,對方是在超凡領域開啟的,而不是凡人時期,即便這樣,對跨界也有莫大的助力!

  越早開啟的內景地越是特殊,深邃,悠遠,真要找到並強行打穿,貫通到仙界的話,藉此偷渡,可洗掉舊約。

  赤蒙嘆道:「鄭家有絕世高手,是一片大幕後數一數二的存在,那種氣吞萬里的威壓,沒有真正體驗過的人永遠不知道多麼恐怖,讓真仙都瑟瑟發抖,忍不住要跪伏下去叩首啊!」

  王煊誘惑道:「所謂富貴險中求,是否要做由你自己決定。這是一次改命的機會,鄭家那人多麼不凡,想必你也知道,擁有的是真正的天血天命。而且,超凡退潮,即便絕世強者跨界過來,也不見得能打破逍遙遊這個天花板,你怕什麼?!」

  赤蒙帶著懼意,道:「不,絕世強者不一樣,現在他們過來的話,大概率是能突破天花板的,極點可能是地仙!」

  「你我有辦法突破天花板嗎?」王煊問道。

  「很難,我的話,沒什麼希望了,除非採集幾次天命。你的話,需要築下最強根基,比如在命土栽種天藥,比如有機會進入高等精神世界洗禮精神……」

  說到這裡,赤蒙搖頭,道:「你沒希望了,誰能為你採摘天藥?連仙界中的絕世強者都難以做到了,大幕熄滅,高等精神世界遠去,看不到未來。」

  王煊臉色木然,但是心中卻掀起滔天駭浪,老陳找對了路啊,必須要尋到釋迦採摘的那半個蓮蓬!

  另外他想到,鄭武似乎也要帶一株天藥主根過來,這條路也不能斷!

  「我考慮下,你告訴我,這次鄭家仙胎準備從哪裡跨界?」赤蒙開口,眼底深處有些火熱,也有深深的懼意。

  「平源城外,緊鄰濕地的那片丘陵,你如果有想法,早做準備!」王煊告知了具體地點。

  兩人分別。

  王煊立刻和老陳以密語通話:「歐拉,赤蒙如果出手,那他就下水了,如果不出手,到時候連他一起轟殺!」

  結束通話後,王煊思忖,赤蒙絕對猜測到他有內景地了,事實上,他這種事也瞞不了多久。

  他蹙眉,主要是上次鄭家在金頂山的作為,引發了各方的懷疑。

  接下來,王煊四處出沒,確保暗中的大交易沒什麼問題。

  時間匆匆,兩日轉瞬即逝,從這一天清晨開始,王煊就進入一片合適的山林中,做好了準備。

  傍晚,平源城外,濕地前方的丘陵中浮現一層朦朧的光,電閃雷鳴,暴雨滂沱,該來的終於來了!

  嗖!

  有血光衝出,奇快無匹,瞬間就要遠遁向天邊!

  「天血天命?!」赤蒙來了,盯著那擁有旺盛生機的一團血精,眼中露出盛烈的神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