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躍出河流改命的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隱忍,克制,一年後淪為凡人,數十上百年後漸漸衰敗,老死人間,成為一抔黃土?」赤蒙自問。

  他的身體做出選擇,已經提前行動,血光橫空數十里,低吼道:「這不是我要想要的,我要改命!」

  如果他不打破現有的人生軌跡,那麼關於命運,關於未來,已經提前在紙張上寫好,一切都早已註定。

  他選擇出手!

  「邁出這一步,就沒有回頭路了!」赤蒙此時是一道淡淡的血影,包裹著真骨,橫渡五十里,追上了那團散發神光的血精。

  「你敢阻我道途?!」那團血精刺目無比,像是一團赤霞蒸騰,散發出劇烈的能量波動。

  「虛假天血,鄭家仙人?」赤蒙臉色陰冷,這不是真正的天血,誤中副車,他抬手就向前轟去。

  那種有神聖光華的血精炸開了,果然不是天血,藏在當中的生靈沖了出來,是一道精神體。

  他是跨界的仙人,沒有真身,只有一部分撕裂的元神。

  「赤蒙,你壞我族大事,會被絕世強者的目光注視,未來你的仙命將被彈指間擊碎!」他在警告。

  顯然,赤蒙在大幕後不簡單,連鄭家的仙人都能在第一時間認出他。

  「聒噪!」

  赤蒙的血色身影發光,向前探手,虛空都被覆蓋了,數百枚血色符號像是星斗閃爍,絞殺精神體。

  「絕世強者的目光,無所不在,你不要以為可以瞞天過海!」那個元神綻放仙光,激烈對抗。

  然而,他根本不敵,本就因跨界而被重創的元神又被擊穿了,精神能量損耗嚴重!

  「這個赤蒙很強,迅速擊敗了一人!」陳永傑盯著大屏幕,密切監視,並告知王煊情況。

  事實上,王煊自己也通過光腦的立體投影,看到了那邊的戰況,在濕地附近的區域布滿了探測器。

  鄭家這個人實力真的不弱,但被赤蒙迅速撕碎元神,徹底消亡!

  「來吧!」赤蒙寒聲道,盯著遠方的血色閃電,目光穿過滂沱大雨。

  他沒有臨近血色閃電所在的中心區域,在外面靜靜等待,不想被鄭元天將目光投落在身上。

  血色閃電下的雨幕中,再次衝出血精,這一次共有六團,沖向不同的方位。

  一瞬間,赤蒙身上分化出十幾道血影,各自追了下去,另有幾道排列在四方,準備跟蹤。

  這是冥血神功的優勢,能修修出分身,不過有的分身很弱,有的特殊分身則極強。

  很快,一些分身被滅了,但是他已經得悉,那些依舊不是真正的天血天命。

  並且,這時有精神體殺了分身後,朝他主身這裡尋來。

  赤蒙沒有隱藏實力,取出一面古鏡,對著衝來的一道精神體照去,一條粗大的光束綻放,將那個元神轟碎了。

  他再次照了兩次,徹底將那人絞碎,再殺鄭家一位高手。

  「赤蒙很強,居然得到並掌控了這樣一件強大的異寶,果然不是一般的人啊!」陳永傑嚴肅地盯著大屏幕。

  既然對方出手了,那麼暫時就不是轟殺目標了,老陳開始監控鄭家的那些人!

  轟!

  赤蒙又以古鏡向前連續照去,揮霍超物質,再次擊殺一人,打碎對方的元神!

  短時間內,他已經連殺三人,他沒有接近暴雨中心地帶,依舊守在外面。

  「這一步踏出,再也不能回首!」他自語道,現在沒得選擇了。

  他知道,今日過後,鄭家會將他列為必殺對象,無論如何都要誅殺他,甚至會有絕世強者親自出手。

  「我像是一條躍出河流的魚,河水註定要乾枯了,我想改變自己命運,找到新的水源。」

  他必須要得到天血,才能在神話消亡的末期尋到生機,改變命運。

  「來了!」

  赤蒙確定,發現了真正的天血,他修行冥血神功,對天血天命最敏感,那是一團擁有驚人活性的血精,包裹著仙胎的底蘊!

  那團血遠離閃電區域後,赤蒙再次出手,最理想的狀態是,他奪走鄭武的天血天命,而鄭家無覺。

  但他知道不太可能,絕世強者的目光可能已經投過來了。

  他猛烈的出手,數十桿血色的小旗子飛了出去,將那團血精籠罩。

  「赤蒙,你要壞我仙胎,與鄭家不死不休?」鄭武的聲音傳出,並進行了恐怖的反擊。

  血精中衝出一滴金色的液體,化成金色符紙,極速向前衝去,並快速放大,要將赤蒙震碎!

  「絕世強者鄭元天的一滴血?!」赤蒙血色身影倒退,真骨輕顫,不過,他沒有慌亂,道:「跨界後,絕世強者的血液被無限消弱了,殘存之力凝聚成符,還殺不死我!」

  數十桿血色小旗飛舞,組成法陣,向著巨大的金色符紙衝去,阻擋其恐怖的攻勢。

  鄭武,在血精中露出虛影,臉色變了,道:「冥血教鼻祖的氣息,這是得到過他一縷血氣滋養過的旗子?

  轟!

  數十桿血色小旗與金色符紙撞擊在一起,發生驚天動地的大爆炸。

  與此同時,赤蒙向前衝去,滿身都赤紅光芒,染紅天空,以最強身段搏殺鄭武,要迅速奪走天血天命!

  赤蒙揚起手中的古鏡,轟在那團血精上,讓那裡爆發出刺目的光芒。

  這是一件極其強大的異寶,動輒就能打殺剛跨界過來的生靈。

  不得不說,鄭武很逆天,自身血精爆發,加上他的天血光團中有奇異的防禦之物,生生硬抗住了。

  霎時間,赤蒙祭出六面銅碑,血色的紋理,讓鄭武面色變了,這依舊沾染著冥血教鼻祖的氣息。

  「你怎麼會有這些東西?!」

  「當年,冥血教祖未成仙前,曾來過這顆生命星球,留下過一些異寶!」赤蒙冷聲告知,震懾與瓦解對方的信心。

  雙方劇烈碰撞,最終,赤蒙以手中的古鏡打出一道光,撕裂那團血精,生生剝奪走部分天血!

  「你敢!」鄭武驚怒,作為一個後起之秀,他天資驚世,無懼許多老輩人物。

  但是奈何,他剛跨界過來,狀態不對,且所攜帶的異寶碎掉了,擋不住那面古鏡。

  就在這時,赤蒙毛骨悚然,他霍的回頭,看到了血色閃電中,大雨磅礴的深處,柔和的光幕中有座祭壇,有個全身都給黑色甲冑覆蓋的身影,冷冷地望了過來。

  赤蒙轉身就逃,而後快速沒入地下,那是絕世強者的目光在凝視,記住了他!

  哧!

  有兩道金色的光束飛了出來,居然洞穿大幕,沒入這片地下,去絞殺赤蒙!

  「為了一個後人,他不惜提前對抗大幕,也要殺我奪回天血?」赤蒙心頭顫抖,深感驚悚。

  他將六塊銅碑祭出,扔到了身後,在恐怖的聲響中,染著冥血教祖氣息的六面神碑都炸開了。

  赤蒙極速逃遁,將古鏡向後照去,起初發出刺目的光芒,但很快鏡面就暗下去了,超物質瞬間蒸騰出去,徹底枯竭了。

  「不!」赤蒙大叫,關鍵時刻,他一口將天血吞了下去,接著被追擊來的暗淡金光打中,血色身影炸開,真骨出現裂痕。

  不過,他終究是沒有死,片刻後,他凝聚血身,再現出來,大笑出聲。

  他奪來了部分天血天命,那是鄭武的精華底蘊,對赤蒙來說足夠了!

  他沿著地下暗河極速遠去,徹底消失。

  濕地密林中,一團血精重組,鄭武的身影在當中浮現,目光很冷,但沒有停留,極速遠去。

  他根據胎衣的指引,橫渡長空!

  轟!

  飛渡千里後,鄭武在一片大山中遭遇戰艦轟擊,他躲過很多道光束,但終究有一道鎖定並擊中了他。

  刺目的光芒綻放,他的血精被打的差點崩散開來,關鍵時刻,淡淡的金色符文綻放,護住了他的天血天命。

  「這孫子身上還是有些古怪,要不我徹底轟殺掉他算了?」陳永傑坐在戰艦中,告知王煊情況。

  「別,差不多了,萬一將他驚走,或者將天藥毀掉,那就糟了。」王煊開口阻止。

  所謂富貴險中求,不止是他在誘惑赤蒙,事實上,他自己也這麼做了。現世糾錯,壓制列仙,他想築最強道基,打破天花板!

  「太冒險了,你小心點!」老陳提醒,總覺得不穩妥,甚至可以說瘋狂,哪有接引別人進自己命土的?!

  王煊盯著光腦的立體投影,盤坐山林中,靜等鄭武出現!

  不過,他也在皺眉,那團血精沒有沖入地下,蟄伏著過來,而是橫穿山林,極速接近,這是有底氣,還是故意試探呢?

  時間流逝,那團血精橫渡兩千里,按照胎衣的指印,終於趕到了。

  鄭武現身,從血精中浮現,站在遠處,盯著王煊看了又看。

  若非是紅色的虛影,他眉清目秀,頗有仙氣,怎麼看都是一副人畜無害、很有出塵之氣的少年。

  「你是誰?擾我清修。」王煊倏地睜開了眼睛,看向前方那道血影。

  鄭武沒有說話,遠遠地圍繞著他轉了一圈,點了點頭,然後嘆了口氣,似乎有些惆悵,在惋惜什麼。

  「你什麼意思?」王煊問道。

  「你也算不錯了,甚至可以說,相當的不簡單。但是很可惜,神話世界崩塌,你的路已經斷了,終究會成為超凡路途中的一堆枯骨。待我替你走下去,許你輝煌,踏足你永遠無法抵臨的仙道高峰,讓你跟著共燦爛。」鄭武平靜地說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