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魔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繁星點點,銀月高掛,森林中各種夜鳥啼鳴,遠處更有野獸嚎叫,這裡是深山野嶺,遠離城市。

  「抵臨仙道高峰,讓我跟著共燦爛?」王煊皺眉,一副不解的樣子,看向他問道:「什麼意思?」

  「我會厚葬你。」鄭武說道,刷的一聲向前衝來,像是一道血色的閃電,在沿途留下殘影。

  王煊催動古燈,一支暗紅色的箭羽破空而去,將一些參天古樹絞碎了。

  那疾沖而過來的血色身影瞬間彈指,震動出一片血光,流動刺目的符文,與暗紅色的箭羽激烈的撞在一起。

  山林中,轟的一聲騰起刺目的光華,照亮了夜空,讓天上的明月都黯然失色,原地成片的古樹粉碎,藤蔓炸開,地面熔為岩漿地,通紅一片。

  刷的一聲,鄭武像是一道幽靈來到了近前,向著王煊撲去,要沒入他的身體中,迅如雷霆。

  在王煊的背後有一座茅屋,從那破爛的草屋中透射出熾盛的金光,一株黃金小樹不過一米高,紮根在銅盆中,有種神聖威壓,光華大作。

  在樹梢上,共有九隻金色的小鳥,啾啾而鳴,其中四隻沖了出來,對著血色身影就撲殺了過去。

  「嗯?」鄭武極速躲避,在林地中如同閃電掠過,速度太過了。

  其身影所過之處,粗大的古樹折斷,山石猛烈的飛起,他像是雷霆與颶風,所過之處一片破敗。

  但是,他逃不了,被四隻金色的小鳥堵住了,瞬間有四道金光綻放,像是仙劍噴薄可以劈開天地的劍氣般,將鄭武鎖住了。

  噗的一聲,四道金光划過,將他斬開!

  四隻金色小鳥啾啾而鳴,相當的神異,鳥喙再次噴出金光,將那殘餘的血光絞碎。

  「我還以為多厲害的角色呢,說著莫名其妙的話語,什麼體驗璀璨與絢爛,就這?跑這餵鳥來了。」王煊搖頭。

  突然,神色一凝,精神感知到,血色身影被絞碎後,有幾縷紙屑灑落,染著發光的血,焚燒成灰燼。

  不是真身?

  遠處,密林中走來一道身影,在月光下朦朧而飄渺,是一個仙氣出塵的少年,其體內有濃郁的血精,如小太陽在發光。

  「這就是你殺我鄭家高手時所用的異寶?果然不簡單啊。那群方士留在人間的頂級神物,專殺元神,既歹毒又神聖,了不得啊,居然落在你的手中。」

  鄭武走來,空明出塵,少年形象,其精神體給人超凡脫俗的感覺,但是,也有種若隱若無的壓迫感。

  王煊雙目深邃,暗自警醒,這個人居然這麼謹慎小心,以一張符紙承載部分天血天命試探。

  「我當是誰,原來是黃琨在金頂山要接引的那批人,死的那些高手都是你們這個陣營的真正仙人嗎?很差勁啊。」王煊平淡地說道。

  鄭武沒有說話,直接向前走來,依舊自信,雲淡風輕,像是一個翩翩少年謫仙,降臨人間。

  刷的一聲,他一分為九,化成九道紅色光束,從原地消失,像是突兀的貫穿了虛空,要從王煊身上的九道紅色印記中鑽進去,防不勝防。

  黃金樹發光,九隻小鳥啾啾而鳴,再次發威。一時間,恐怖的黃金光淹沒這片山林,生生將那九道光束逼退,要擒殺他們,即便有胎衣接引,鄭武也無法鑽進王煊的血肉中。

  九隻金色神禽齊出,要徹底絞殺他!

  鄭武嘆息,從血光中硬擠出一滴金色的血液,爆發刺目的光芒,化出一道淡淡的虛影,身穿黑色甲冑,但卻綻放億萬縷金芒,淹沒整片山脈!

  鄭家準備充足,那位絕世高手給了他不止一滴血液。

  九隻神禽無懼,毫不猶豫的撲殺了過去,吞噬那道身穿甲冑的絕世身影,毫不畏懼,要將其絞殺。

  王煊真的動容了,對方背後有一位絕世高手,果然可怕,即便手持頂級異寶都不見得能擋住。

  在九隻神禽撲向鄭元天的虛影時,鄭武動了,這次與王煊身上就的九道紅色印記共鳴。

  他剎那分解了,化成成片的流光,以赤霞的方式,從四面八方匯聚過去,突兀的沒入了王煊的血肉中。

  王煊雙目深邃,阻擊赤霞,一番對抗後,他的精神體極速內斂,沖向命土中!

  他感覺到,鄭武已經從血肉中聚霞成身,快速抵達命土的邊緣地帶了。

  瞬間,兩人在這片特殊之地再次相遇,立身在一塊生機無比濃郁的土地上,這裡是萬法之初始之地。

  王煊盯著他,沒有說話。

  這位不速之客闖入他的命土中,想要卻而代之,剝奪他的一切,此時正在對他笑。

  鄭武的精神體很強,但看起來十分飄渺,他打量四周,道:「超乎我的預料,不比我的命土差,這樣再好不過,我的天血天命攜帶一身精華而來,借你之體再生,效果更佳!」

  「魔胎?!」王煊冷漠地盯著前方的少年。

  然而,他並沒有看到天藥的主根,也沒有看到藥土等,這讓他皺眉,難道被赤蒙意外截胡了?

  「仙胎也好,魔胎也罷,稱呼不同而已,效果一樣,可成就最強根基。熬過列仙大劫後,我必沖霄而上,給我足夠的時間,沒有人是我的對手!」

  鄭武淺笑,清秀的面龐寫滿了自信的光彩,背負雙手,俯視著王煊,道:「你可以自絕了,從命土中消散,這裡被我徵用了!」

  換誰都無法忍受他這種姿態,闖入他人的命土中,還這般輕慢,俯視著對手,讓對手自己去死。

  鄭武看著有仙氣,但其實張揚霸道到了極點。

  王煊殺氣涌動,盯著前方,為何沒有看到天藥?他身上鏗鏘作響,穿著元神甲冑,手中持一柄樣式古老的玉龍刀,甲與刀都在同他共振。

  「滾!」王煊喝道,揮動先秦玉龍刀,劃出一道很恐怖的光束,又是專殺元神的大殺器。

  這是他從財閥那裡交易來的成果之一,不過肯定比不上黃金樹等,但也算是稀有的異寶了。

  事實上,他還是在儘量克制,未見天藥真是不甘心啊。

  金屬鏈搖動的聲響傳來,鄭武的身上有三根銀色的神鏈飛了出來,極速撞向玉龍刀,交擊過程中,精神能量震動,火星四濺。

  三條神鏈居然擋住了玉龍刀,可見其威勢!

  「可惜,這本是一件最頂級的異寶,貫穿大幕時,斷裂成三段,想要修復的話,需要漫長的光陰。」鄭武輕嘆。

  叮!

  玉龍刀被擊落,三條斷裂的銀色神鏈交織,向著王煊飛去,要將他束縛!

  王煊一閃身,從這裡消失,退到有形的血肉中,似乎要嘗試煉化對手。

  鄭武笑了笑,道:「看來你的手段也不過如此,雖然有些造化,在金頂山能殺我鄭家仙人的元神碎片,但主要是仰仗外面的那株黃金神樹啊。」

  他在笑,但眼底深處卻很冷,道:「我允許你還活著,畢竟,我還需要一些時間啊。」

  「現在命土由我接管了。」鄭武開口,掌控這裡,就等於掌握了萬法之始,尤其是,他很清楚,命土與內景地有些關聯,這裡是他的終極目標!

  鄭武平靜而從容,等他煉化命土後,都不用去追殺王煊,便有手段通過命土殺了對方的精神體!

  「來!」鄭武舌戰驚雷,有符文浮現,衝出命土,飛出王煊的身體,

  遠方,泥土下衝出一道更為濃郁的血色光團,剎那撲向王煊的肉身,一眨眼就進入了命土中。

  又一個鄭武出現了,而且天血與天命比之前的要濃郁很多!

  這是赤蒙都沒有發現的鄭武正真,攜帶著最強大的底蘊,一直蟄伏,沒有露頭,現在確定沒什麼問題了,他闖了進來。

  「你還真是苟啊,所謂的魔胎,這麼膽小怯弱嗎?」王煊在血肉中看到這一幕,在那裡嘲諷。

  事實上,他心中卻無比忌憚,鄭武早先各種輕狂,言行傲慢,依舊是在試探,怕有什麼古怪。

  現在,鄭武擊退王煊,逼走其精神體,認為掌控了最為重要的命土,大局已定,其真身才出現。

  「在我實力還不足以縱橫天下,睥睨列仙時,怎麼謹小慎微都不為過。待我築下最強根基,他日崛起,無論是方士中的第一高手,還是釋迦與道教之祖等,都將會被我鎮壓!」

  後出現的鄭武,天血天命更為旺盛,而且攜帶著稀世仙珍!

  剎那間,兩個鄭武融合歸一,清秀中,仙氣瀰漫,他笑了起來,十分的暢快。

  「一切準備就緒,終於可以開始了。」

  他取出一些五色土壤,並非真正的土質,屬於半能量化,半物質狀態,是從高等精神世界的不周山採集來的活性土壤。

  不周山,常年豐茂,誕生了各種靈粹神藥等,因為五色土質極其適合精神大藥等生長。

  「這可是好東西啊,屬於不周山精華中的精華,是在山上的古藥田中挖出來的五色土,可以讓命土活性提升,更適合蘊養天藥。」

  來自不周山的五色土灑落命土後,這裡瞬間生機勃勃,生命氣息頓時濃郁了一大截,效果顯著!

  接著,鄭武又取出一塊藥土,黑瑩瑩,像是一塊玉石,流動著強大的生機,有淡淡藥香。

  這是絕世強者鄭元天的藥土,無需多想,它是無價之寶!

  「遠祖的藥土,拿多少異寶,拿多少神物來換,我都不會去交易,這是滋養命土的奇珍。」

  鄭武說道,深有體會,他在大幕中的真身當初就用過這種東西。

  黑瑩瑩如玉石的藥土,剎那沒入命土中,這個地方泛起陣陣黑色的漣漪,旺盛的生機再次提升。

  王煊的命土現在氤氳仙霧繚繞,簡直成為了一片至高聖地,吸一口氣,都讓人有羽化飛升之感。

  「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它啊,讓它再次生根發芽,與我共生,培育魔胎,為我築下最強根基!」

  鄭武取出一株植物的根莖,看起來不是多麼組大,手腕那麼粗,很多根須分散著,大體都在三尺多長。

  「我很期待!」他大笑了起來。

  「我也期待!」王煊也笑了,內心頗為激動,那可是傳說中的天藥的主根,來自最高等的精神世界,如今即將紮根在他的命土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