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大豐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命土,氤氳仙霧蒸騰,朦朧而飄渺,像是世間最為神聖的淨土,濃郁的生機流動著,滋養肉身,壯大元神。

  即便王煊的精神體在血肉中,並未立足命土,現在也能感覺到這種驚人的變化,他雙目深邃,愈發期待!

  他終於理解老陳的狀況。自從陳永傑用了藥土後,每次相見,都會和他說,壓不住了,又要突破了。

  在這種濃郁的生機下,形與神都在被命土輸送超凡的生命物質,血肉與精神想不強大都不行!

  「你也在激動,按捺不住了,想要奪回這一切是嗎?哈哈……」鄭武大笑,意味深長,不在乎王煊的窺探。

  他挖了一個土坑,將那株銀色的天藥主根埋進土中,笑容不見,仙氣繞體,越發的出塵了。

  「仙漿啊,傳說中的東西,可以讓主根迅速復甦,未來長勢旺盛。」

  鄭武又動用了一種稀世神物,可以培育天藥,屬於仙界的稀有特產,一般人別說見到,就是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一瞬間,命土中的氤氳仙霧激增,更為濃郁了,深吸一口氣,讓人精神恍惚,覺得要飛升了,光雨在這裡灑落。

  王煊有些擔心,這樣會不會導致他不斷破關,來不及鞏固與體悟那些境界,致使根基虛浮與不穩?

  嗡!

  突然,埋進命土中的主根輕微的顫動,不斷吸收周圍的氤氳仙霧,也在吸收仙漿,讓那洶湧的生機下降,而後趨於穩定,處在一種平衡的狀態。

  此時此刻,王煊的命土完全不一樣了,栽種進一株天藥後,有了一種清新的氣息,全新的生機。

  它似乎可以與精神世界共鳴,接引絲絲縷縷的神秘物質進入這裡,被根須吸收,復甦自身。

  「古往今來,有幾人可以在開闢出命土沒多久就栽種下一株天藥?在採藥境界,如果得到天藥,那是不可想像的大造化。」鄭武感嘆。

  此時他情緒激動,道:「連我的真身都沒有過這種經歷,當初渴望而不可得啊。」

  近古以來,即便是絕世強者,也很難進入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中採摘天藥,危險性太大了。

  大幕後,曾有俯瞰列仙的一教鼻祖因此而死掉!

  今天鄭武修行魔胎,再塑根基,有了這種機緣,自然難以自抑,心情暢快無比,恨不得仰頭長嘯。

  「那些傳說中在一塊大幕後數一數二的強者,都有各自的大機緣,不然何以能遠超列仙,至高在上?」

  鄭武輕語,而今他也踏上了這條路,絕世序列中將有他一席之地!

  在如今這個神話消亡的年代,怎麼才能突破逍遙遊這個天花板?唯有培育下最強根基,在命土栽種下天藥!

  「你還好嗎?」鄭武突然回首,帶著笑容看向命土外,雙目中符文燦爛,捕捉到了王煊的精神體的氣息。

  「你是不是覺得還能翻盤,奪走我培育的這一切?」鄭武微笑,從容而自信,天血與天命共振。

  「嗯?!」王煊皺眉,他居然有種虛弱感,病懨懨,就像是那斷了根莖的植物。

  鄭武開口,道:「命土,萬法之始,原初之地,養命之所,超凡從這裡開始。很多人讀過讀典籍,但是,並沒有真正了解啊。」

  「尤其是,你們這種野修,未入仙界,不曾得到列仙教導,知道的更少,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鄭武帶著冷意,俯視外面的王煊,帶著嘲弄之色,他知道對方要反撲,但是他占據命土後,會在乎這些嗎?

  「在逍遙遊大境界前,你憑什麼敢讓人闖入你的命土?一旦失去掌控權,就相當於無根的浮萍,失去水澤的魚兒。我封鎖命土,截斷與你的那種絲絲縷縷的神秘聯繫,都不用我出手,你就會自行消亡!」

  王煊後背微寒,這次他的確太冒險了,所謂富貴險中求,很多時候,人們都是盯著「富貴」,而容易忘記「險」!

  那些經文中,的確提及命土至關重要,但是,他卻沒有意識到會這麼關乎甚大,稍微離開,就涉及生死大問題。

  王煊催動超物質,瘋狂向著命土中輸送,恨不得將自己耗到枯竭,也要攻占那裡。

  這時,他感覺無比虛弱,萬法初始之地被封閉,他岌岌可危,恐怕手持斬神旗都很難猛力揮動了。

  王煊反思,這次如果不是曾進入大幕中,提前洞悉一切,準備的無比充分,那麼他多半真的翻船了。

  「沒用的,這裡已經是我的主場,不會給你機會!」鄭武開口,平靜中也有冷酷之意,他要扼殺宿主了。

  他的超物質,無聲無息的沒入命土中,元神在這裡紮根,將在這裡打下他的印記,取而代之。

  他的天血天命將以這裡為始,蔓延向這具血肉的全身各處,剝奪原本屬於對方的一切!

  「嗯?」突然,鄭武驚悚,感覺陣陣心悸,快速將三根鎖連結引回來,環繞著自身旋轉,銀色匹練如虹,如蛟龍,將他圍繞與保護在當中。

  什麼狀況?他強烈地不安。

  命土,非常神秘,在血肉中找不到它,與人體沒有實際的對應位置,但是它真實存在。

  它宛若一塊藥田,一片生命之地。

  鄭武的超物質沒入命土,元神向下紮根時,其生命印記感覺恐慌,讓他……第一次臉色慘變。

  他停止輸送超物質,元神不再向下紮根。

  但是,他的停止,就意味著王煊的全面反撲,要奪回命土了。

  「不!」他再次嘗試占據主導,可是,效果更恐怖了。

  下一刻,他只想逃離,因為內心深處誕生一種難言的恐懼感,似乎有殺身之禍要到來了!

  他不甘心,將不周身的五色土、鄭元天的藥土、仙漿、天藥主根等,都置於這裡,誰捨得放棄?

  但他是非常人,關鍵時刻毅然轉身,想要逃走,他咬著牙,幾乎要吐天血了。

  然而,他發現竟走不了,元神紮根命土下方後,被禁錮了,像是被鎖住了。

  此時,王煊與命土有了一些聯繫,瘋狂的注入超物質!

  嗡!

  終於,圖窮匕見,命土下有個灰撲撲的池子,經過超物質的滋養,迅速復甦了,吞食人的魂魄!

  這是往生池,傳說可送人的靈魂去往生,但是,但凡被它吞掉的靈魂幾乎都消亡了,再也沒有出現過。

  王煊將池子中的超物質消耗的七七八八後,才將它埋進命土中,讓它處在沉眠狀態。

  無論是他,還是敵人,只要在命土中注入超物質,都能再次激活它。

  「怎麼可能?!」鄭武瞳孔收縮,又驚又怕,內心十分恐懼。

  他來自大幕後的仙界,見多識廣,第一眼就有所猜測了,現在感受到灰撲撲的池子的威能,自然猜測到了。

  他難以置信,這東西是不祥之物,弒主,但凡得到過它的人,幾乎就沒有善終的,反噬擁有者!

  這種大殺器誰敢放在命土中?接近元神,這是找死,會將自身活生生吞掉!

  但是,現在有人卻這麼做了,而且還沒有死掉,沒有被吞噬。

  鄭武難以接受,這根本不符合常理。

  往生池,一旦激活後,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不分敵我,見魂光就吞。

  也只有絕世強者才敢接觸它,是那個級數的人才敢接手與揮動的恐怖兵器!

  往生池瀰漫星雲般的光華,仿佛能將漫天星斗都吞進去,剎那間,就撕裂下鄭武的一塊元神碎片。

  他掙脫不了,天命天血蘊含魂魄,被吸附在命土上,最終只能長嘆,他難道要死在這裡了?

  他有萬般的憋屈,千般的憤怨,怎麼會遇上往生池?

  最後關頭,他的天血天命中綻放金霞,有九個字符飛了出來,像是九輪天日照耀在命土中。

  鄭元天的影響不無處不在,絕世高手在鄭武的元神中刻寫了九個字符,可惜,跨界時,被舊約鎖住,削去九成九的力量,現在模糊的金色印記總算激活!

  鄭武掙扎,藉助九字橫空,暫時未死,他心中發狠,要撕裂命土,他不想造就出一個根基恐怖的怪物,他得不到的東西就要毀掉!

  轟!

  就在他催動斷成三段的銀色神鏈,準備洞穿命土,絞碎這裡,甚至毀掉天藥主根時,一片金色的紋理交織,讓他元神龜裂。

  鄭武顫慄,驚怒,同時生出一種無力感。

  王煊身穿元神甲冑,手持斬神旗踏入命土,沒有什麼可猶豫的,對他揮動了金色的小旗。

  「這是……」鄭武有種難言的挫敗感,今天真是見鬼了,見到了一件又一件恐怖的神物。

  尤其是現在,那杆巴掌大的小旗,竟能擋住往生池,無懼吞噬?那是什麼東西,他想到了那些記載於史書中的大殺器。

  剎那間,他猜測到了,那是上古年間失傳的——斬神旗。

  鄭武的元神被絞成碎片,關鍵時刻,九個金色符號落下,與他的元神合一,想保他不死。

  這是徒勞的,絕世強者刻寫的印記穿過大幕後早已暗淡,難擋斬神旗的金色紋理的蔓延,將鄭武的元神瞬間化成數百塊小碎片。

  「嗯?!」王煊心神一動,稍微收住斬神旗,那數百塊元神碎片沒有炸開,暫時保持原狀。

  他向前走去,精神天眼凝視,盯著這些元神碎片,像是在閱讀一部又一部經文,一部又一部修行手札!

  鄭武的元神被他肢解了,現在不生不滅,處在一種特殊的狀態中。

  王煊觀其記憶,查看其過往,但凡瑣事,無用的元神碎片都被他忽略,他專找與修行有關的東西。

  一時間,整片命土都安寧了,氤氳仙霧繚繞,變得神聖無比。

  往生池嘗試了幾次,無法吞食王煊與鄭武的元神碎片,被斬神旗擋住,它徹底寂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命土中,宛若數載匆匆而過,主要是現在王煊的精神思感活動太劇烈了。

  閱而嘆之,王煊覺得,自己像是走了一遍鄭武的修行歷程,這樣的經歷是無價的!

  關於修行,在那些元神碎片中,像是漫天繁星閃爍,被王煊解析,默默記了下來。

  當中有《元天經》與《仙胎》,異常寶貴,屬於仙道絕學,《元天經》是絕世強者鄭元天的經文。

  《仙胎》的來歷則更為古遠,不可考證,也被稱為《魔胎》,從列仙對它的評價看,威能不比至高經文差。

  它過於歹毒,被人詬病,被認為有缺陷,修行它的人早晚會遭天譴,故此沒有歸為至高經篇。

  經文還不算什麼,因為,王煊自身掌握有至高經文,不缺典籍。

  真正寶貴的是那些修行的經驗,那些感悟,一些負有盛名的強者教導過鄭武,都是經驗之談,甚至有鄭元天的親筆手札。

  「無價之寶,以後慢慢去印證!」王煊覺得,這對他的修行影響太深遠了,比什麼都珍貴。

  借敵之路,接觸真正的列仙世界,了解到修行中的各種隱秘與真諦,沒有比這更好的體驗了!

  「王煊!」最後時刻,鄭武甦醒了,數百塊元神碎片共振,他怒不可遏,他的獵物,竟反過來狩獵了他?

  這是他要寄託天血天命的宿主,是他重塑魔胎的血肉土壤,可是現在反過來了,對方觀其元神印記,得他的造化,讓他淪為階下囚。

  他天縱之資,要死的這麼憋屈嗎?他在大幕後的世界是屬於集千萬目光於一身的天才,到了人間,居然落得這個下場。

  「王……」鄭武剛開口,說了一個字。

  結果金色紋理交織,王煊揮動了斬神旗,沒給他說話的機會,既然得到所有,那麼就讓他帶著遺恨上路吧。

  噗!

  金色小旗拂過,鄭武的數百塊元神碎片,以及鄭元天刻寫下的九個已經暗淡將熄滅的字符,都瞬間被震碎了,化作齏粉。

  九一八,緬懷前輩,銘記歷史!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