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我是鄭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整片命土清淨了,只剩下王煊一個人站在這裡,仙霧如絲如縷在這裡飄蕩,並有光雨灑落,寧靜而祥和。

  濃郁的生機直衝他的元神,又擴張向他的血肉中。

  「鄭武,謝謝啊,竟得到你這樣的饋贈,足以讓我的血肉與精神發生質變!」

  這不是錯覺,現在他的形神就在發生變化,天藥、仙漿、不周山的五色土等,足以改變一個修士的人生軌跡!

  現世糾錯,神話腐朽,此時仿佛有一層漆黑的大幕正在壓落,讓列仙愈發的虛弱,將會抹去所有超凡痕跡!

  王煊覺得,今天所得,築下最強根基,能改變他的命運。

  「人生偶遇貴人,想不到是你。可惜的是,你對我雖然幫助巨大,但我們是仇敵啊。一路走好,我會為你燒少幾張紙的。」

  天藥的主根蘊含著蓬勃的生命力,與命土融合為一體,讓這裡仿佛成為世外淨土。

  王煊真實感受到,自己的道行在增長,今日劇變,帶來的好處每時每刻都能體會到,實在太驚人了。

  原地,還有一團血精,那是鄭武的天血,對於許多人來說,這是稀世神珍,能夠用來改命。

  但王煊沒有理會,融入別人的超凡血肉讓他膈應。

  比如,如果鄭武這次成功奪舍他,融入在他的血肉中,將來有了後代,究竟算是誰的子嗣?

  無論是肉身,還是靈魂,王煊覺得都需要純粹,以自身為本,容不得融入其他雜質。

  他得到過石板經文,練過釋迦真經,參悟過先秦金色竹簡,都屬於至高經文,有足夠強大的心法來推動自身蛻變,從肉身到精神,他追求純淨唯一!

  王煊精神歸位,睜開了眼睛,整片世界都不同了,更加的清晰,他與萬物的距離似乎拉近了。

  夜空中,星月燦爛,像是一個又一個巨大的生命體,在呼吸,在蟄伏,聆聽宇宙深處的呼喚。

  茅屋前,草木清新,湖泊澄淨,大魚躍出水面,波光粼粼,夜鳥啼鳴,野獸低吼,萬物自然和諧歸一,讓他有種關於生命的感悟。

  「萬法始於生命原初的波動,亡於沒有波瀾的死寂,相對亘古長存的宇宙,生命只不過是燦爛的瞬間,神話也是意外划過漆黑天宇的一抹流光,都只是曇花一現。」

  王煊仰望星空,凝視黑夜盡頭。

  「寂靜過後,光陰流轉,長夜中或許還會有超凡流星出現,那是神話的再次閃耀。但是,上一場意外早已暗淡太久,沒有人能熬過,落幕的等不到新生,逝去的無法再歸來。新出現的,那是新的列仙,依舊只是瞬間的絢爛,便匆匆落幕,天地永寂靜,萬古夜未央!」

  王煊收回目光,結局似乎已經寫好,難以改變,沒有人可以掙脫。

  但是,他不甘心,想要改變註定的命運。

  現在,他的實力提升的很快,他沒有喜悅,因為在不久的將來,這一切都將消亡,只有現在衝擊的更高,看的更遠,才能有那麼一線生機。

  誰能以拳光劃破黑暗?徹照萬古夜幕,如烈陽撕裂黎明,如朝霞普照十方,讓長夜退去,顯照一個真正的輝煌神話盛世,而非瞬間的流光一現。

  王煊平靜下來,沿著這條路,按照心中所想,一步一步走下去就是了。如果最終還是歸於平凡,泯於生老病死,那就當大夢一場吧,睡去,萬古寧寂。

  「想多了,還是腳踏實地吧。我在這最壞的時期有了一次完美的際遇,最起碼可以保證我將來有機會打破逍遙遊天花板。」

  王煊以黃澄澄的小葫蘆,將鄭武的天血收了起來,至於天命,就是鄭武的元神物質等,都被絞殺了。

  「我有了老陳的體驗,提升速度太快了,現在到了命土後期?!」

  數日前,他才藉助真骨開啟內景地,破關到命土中期,幾日工夫而已,他再次邁出了一大步。

  按照目前這個趨勢,他很快就能進入採藥境界!

  其他超凡者很難有這種蒸蒸日上的奇異感受,尤其是今夜,他們覺得超凡世界的餘波也在消散中。

  天花板在下壓,連逍遙遊都無法接近了,即便不動武,不催動異寶,自身的超物質都在緩慢流逝!

  所有跨界過來的生靈都毛骨悚然,這一次,超凡餘波的再次消散,比他們預估的更為恐怖,到最後難道要斬盡一切超凡者,連一個神話人物都不留嗎?!

  此時,王煊完全沒有那種感覺,他精力旺盛,命土中不斷有超凡生機擴張,進入他血肉中,一次又一次洗禮。

  「我該不會馬上就要進入採藥境界了吧?」他皺眉,不希望這樣。

  不過,他又舒展開了眉頭,他觀閱了鄭武的精神碎片,有各種手札,前賢經驗與感悟等,可與自身印證,不怕道基虛浮。

  他以精神天眼閱讀了那些印記,像是親身經歷過一位天縱奇才的人生。

  「這還不夠,需要我自身的感悟,最好再開個仙骨罐頭,當精神思感提升到極限是,悟法,悟自身,悟前路。」

  不久後,陳永傑聯繫他,上來就是各種黑話:「歐拉,山川,不共戴天……」

  老陳有點緊張,這是暗號,生怕王煊失敗,被大幕後那個天才奪舍,換成另外一個人。

  「歐拉,異域,天誅地滅……」王煊和他對上了,這讓老陳長出一口氣,快速以各種黑話通報最新情況。

  「鄭家這次最少過來五位強者,有人是帶著殘骨過來的,顯然是在大幕後成仙的。幾道血影都被我用戰艦轟擊過,血影打散了數次,最後全都借土遁跑了。我懷疑他們最後都會去你那裡,小心點!」

  「來了一個,一會再說!」王煊快速結束通話,極盡遙遠的山林盡頭有紅影一閃。

  他不在意,回頭看向茅屋中的黃金樹,發生了什麼?它怎麼有些暗淡了,超物質消耗的未免太恐怖了,居然快見底了!

  王煊以拳頭划過虛空,發覺超物質流速嚇人!

  不過,他最終揮霍出去的超物質,又被他的命土強行接引回去大半。

  「栽種天藥,命土整體提升與蛻變了,竟還有這樣的妙處?」王煊動容,再次感受到了根基強大的好處。

  這個夜晚很不同,超凡的殘餘影響在崩散中,現世很殘酷,一切跡象都指向列仙會絕滅!

  「以後,需要我親自戰鬥了嗎?長此以往,異寶用不起了。」他輕語,一是寶物的威能在迅速下降,二是消耗的超物質在猛烈提升。

  黃金樹中居然沒有多少神秘因子了,只戰鬥了片刻而已,這是何等的可怕,誰都供養不起。

  當然,或許也跟鄭元天的一滴金色血液太過恐怖有關。

  王煊望向遠方,他的精神天眼看的真切,一道血影在接近,包裹著一塊真骨,鄭家有一位仙人到了。

  「公子!」那道血影在遠處呼喚。

  王煊點頭,對他招手,但是,很快他意識到不妥,對方這是在對暗號呢,他回應錯了。

  他不應該裝模作樣的點頭承認,而是應該糾正:鄭武新生,今後,請叫我王煊。

  他在鄭武的原始碎片中,看到過這些,但只是一掃而過,沒有仔細看,他當時主要是默記與修行有關的東西。

  「太好了,恭喜公子,仙胎紮根在凡人時期就開闢出內景地的宿主血肉中,即將鑄就最強仙胎!」

  那道血影身上的骨塊有裂痕,被老陳差點轟碎掉。

  這次,王煊和人交易,不止是換來了黃金樹、先秦玉龍刀、往生池等精神領域的大殺器,還交換來戰艦,交給陳永傑使用。

  他不惜下血本,消耗地仙泉,只是為了與大幕後鄭家這個恐怖的陣營死磕到底。

  這位仙人有些慘,出來沒多久就被接連轟殺,有些不太適合應現代的科技武器,最後總算土遁逃走了。

  血影一邊恭維一邊接近,臉色變得嚴肅無比,道:「公子,今夜天地劇變,神話進一步消亡。」

  「你有什麼感受?」王煊問道,他知道,沒對上暗語,已經暴露了,對方在麻痹他呢,伺機發難。

  「超凡法則消失,但殘餘影響還在,在今夜之前,跨界的列仙還能發揮接近逍遙遊層次的力量,可是現在,只能發揮人世間六段的力量!」

  他沒有說虛言,這是今夜劇變後的殘酷實情。

  迷霧、燃燈、命土、採藥為人間世前四個小境界,星空中各個生命星球體系不同,劃分標準不一。

  所以,有人更喜歡通用一些,將人世間的九個小境界直接以九段來對應。

  王煊既憂,又釋然,心情複雜。超凡大環境在惡化,讓人心憂。但是,跨界過來的生靈,整體戰力在縮水,讓他沒那麼大的壓力了。

  現在,即便不動用異寶,他也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公子,我們按照既定計劃行事嗎?先無聲無息地掌控一個大財閥,無論未來如何,先立於不敗之地,但究竟選擇鍾家還是秦家,還要公子來做決斷。」

  血影說道,又向前走了幾步。

  王煊點頭,道:「嗯!」

  他心頭不平靜,大幕後的鄭家出手比較狠,想暗中顛覆一個超級財閥。

  「對了,公子,我們得先從王煊身邊的人下手,避免他們發現您的異常,比如陳永傑、秦誠,還有……」

  說到這裡,血影突然發難,化成一片赤霞撲殺向王煊,面孔猙獰無比,帶著無邊的煞氣,吼道:「害死我族公子,讓未來可以橫推列仙的無匹仙胎殞落,你給我去死!」

  王煊冷漠的看著他,手中旗幟沒有揮動,而是一卷,嗖的一聲,金色紋絡交織,將其真骨剝奪過來了。

  現在,他對斬神旗的掌控越發的得心應手。

  仙骨罐頭到手了,留著請人一起開盲盒,讓身邊的熟人與朋友都能得到好處。

  然後,王煊收起斬神旗,肉身血氣恐怖,精神無比旺盛,他親自下場,今夜劇變過後,他或許可以直接面對從大幕後跨界過來的生靈了。

  「啊……」

  血影慘叫,真骨剎那被剝奪,連帶著元神都損失了一大塊,他原本就被戰艦轟擊的很慘了,現在傷上加傷。

  但他攻勢未變,動用不了仙法,沒有了超凡規則,他依舊很強,手掌如虹,雷霆陣陣,將整片山林都照亮了。

  他確實很強,以手劃出密集的閃電,無比驚人。

  但是,王煊無懼,身體伴著光雨,一步邁出就主動衝到了他的面前,拳印恐怖,仿佛要打穿虛空。

  這是羽化拳,來自先秦金色竹簡!

  轟!

  長空爆鳴,附近的參天古樹、巨大的岩石等,都在羽化拳的光芒中爆碎。王煊面色冷漠,周身生機旺盛,純粹的體術搏殺,勇猛無匹。

  最強根基體現了出來,儘管他在現世糾錯的情況下,段位依舊沒有對方高,但他的殺傷力驚人。

  轟!

  對面,那道血影子在數次激烈碰撞與搏殺中,差點被打散。

  一切都是因為,這個世界沒有超凡規則了,列仙失去生存的土壤,血影已經不是仙,現在只是殘缺的元神碎片。

  「這是什麼拳法!?」鄭家的高手吃驚。

  即便現世超凡崩潰,可他畢竟曾位列仙班,對方低境界居然能硬撼他,讓他都有種隨時要爆開的感覺。

  最為讓他心驚的是,他現在是精神體狀態,而對方以血肉拳印居然可以傷他的精神?!

  王煊沒有搭理他,現在他施展羽化拳,形與神凝結為一體,哪怕對方是元神狀態,他照樣能以肉身拳印轟殺!

  這段日子以來,受形勢所迫,他只能動用異寶,無法以真身面對跨界而來生靈,到了今夜他終於提升上來了,肉身搏殺,感覺酣暢淋漓。

  他很久沒有親自動手,這樣盡興了,拳光所向,音爆恐怖,摧枯拉朽,周圍任何阻擋都被轟碎。

  「不可能!」鄭家這位仙人震驚。

  最終,王煊一拳將他打爆了,血影潰散,他的精神體跟著瓦解,難以聚合在一起。

  轟!

  王煊補了一拳,他的元神全面炸開,在拳光中焚燒,徹底磨滅。

  王煊清理完現場,一刻鐘後,遠方再次出現一道血影,鄭家第二位真仙到了。

  「公子!」

  「鄭武新生,以後,請叫我王煊!」王煊平靜地開口,這次暗號對上了!

  感謝:嘉然小姐,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