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現實世界的教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看過來了,對曹兄依舊沒有什麼善意,還要讓著他嗎?」一個清秀的少年開口,看著年齡不大,在大幕後方,他早已進入逍遙遊大境界,一念間,可以神遊數千里。

  但跨界時,他有點慘,被重創了,如今也只是比採藥層次稍微高出一線而已,勉強處在人間世五段境界。

  曹清宇身邊那位帶著仙氣的清麗女子開口,道:「要不要試試他?若是能拿下,立刻擄走!最新情況,大幕後相當的激烈,教祖可能會在近期跨界,他放棄了逍遙舟的爭奪。」

  誰也沒有想到,在大幕熄滅前,竟有至寶突然出現,引得絕世強者都放下一切,前去爭奪。

  逍遙舟,號稱能橫渡所有高等精神世界,有些地方連列仙都去不了,可乘坐它卻能如履平地。

  昔日,有人曾駕馭它,闖入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中,一口氣採摘到兩株天藥,築下最強根基。

  曹清宇神色凝重,道:「不止如此,據悉,人世劍也露出蹤跡,在某片即將熄滅的大幕中劃出絢爛的劍光,曾短暫劈開仙界!」

  幾人震撼,臉色全都變了。

  連這件至寶也出現了?失蹤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而且據聞在人間,並不在大幕後方。

  相傳,人世劍無堅不摧,可以切開大幕,如果能夠得到這件至寶,列仙能夠從大幕後脫困!

  人世劍、逍遙舟、養生爐、羽化幡等幾件至寶,各有妙用,超越其他所有異寶等,至高在上。

  現在接連出現兩件,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會不會有誤,或者是有人故意放出的假消息,最起碼,人世劍不應該出現在大幕後方才對。」

  曹清宇搖頭,道:「應該是真的,某位絕世高手被劍氣剖開了不朽仙體,受創頗重,一般的兵器根本斬不動他。」

  「世道要亂了,接連兩件至寶出現,這是前所未有的大事件,誰要能夠得到一件,說不定能熬過神話消亡期,保住超凡的力量。」

  另一邊,孔雲、黃銘等妖仙的後人也在議論,怎麼會接連有兩件至寶在神話末期出世,這是給人一線希望嗎?

  「我們妖族那位絕世強者,據悉原本都在謀劃跨界了,但卻立刻止步,要去爭奪人世劍,她若是能得到,自然能靠自己強勢殺出仙界。」

  孔雲低語,無比佩服,當年那位絕世妖仙曾經爭奪過——養生爐,殺的各族望風而逃,親手擊斃過絕世強者。

  現在,她又要出手了,大幕後風雲再起!

  「那就是王煊。」周詩茜身邊一個女子開口,告知她,前方那個年輕人就是她一直想接觸的正主。

  雖說人世劍、逍遙舟先後露出蹤跡,可借這種至寶突破大幕,但是,能得到的人不見得願意帶其他陣營的人出來。

  無論哪位絕世強者得到至寶,一旦煉化,那就會立刻無敵,可以在所有大幕中橫行無忌,再無對手。

  他若是有殺意,其他的絕世強者就危矣,根本擋不住!

  所以,現在有些教祖放棄爭奪,想立刻進入現世中。

  「你們說,怎麼才能讓他相助,接引我教鼻祖跨界過來?」周詩茜皺著瓊鼻,問身邊的幾人。

  「當然是嫁給他了,仙界負有盛名的美人,下嫁給一個凡人,他肯定願意啊。」一位女子輕笑著說道。

  另一名少女頓時點頭,道:「對啊,一位接近地仙的絕色麗人,來自仙界的出名仙子,成為一個凡人的道侶,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別亂說。」周詩茜皺著挺翹的鼻子說道,她們這個陣營的人有部分人主張懷柔,先行示好,如果不行,再另想辦法。

  「只是有些可惜,他終究只是個才踏足超凡領域沒多久的人,配不上詩茜。」也有人搖頭。

  而且,她更是剖析,接引完教祖後,王煊的內景地應該也廢掉了吧?大概率會淪為廢人一個。

  「他戰績確實不錯,但是如果不用異寶,境界太低,那就有些弱了。」

  顯而易見,在列仙后人眼中,王煊身上的秘密在被揭開,都猜測到他有特殊的內景地,想要拉攏他。

  不過,罕有人猜到,他是在凡人時期開啟的內景地,因為那太過驚世駭俗,史上不過數人,且都死了。

  ……

  「我去激一下他,如果他不動用異寶和我切磋,我爭取快速拿下他,然後直接擄走!」

  曹清宇這個陣營中,那個清秀的少年開口,準備去挑戰王煊,大幕後風雲變幻,他們這個陣營有些等不及了。

  「你是王煊?」清秀少年走來,帶著淡淡的笑意,道:「在超凡腐朽時期,能修行到這一步,真是不簡單。我對天才最為尊重,無比渴望與你切磋,能給我一個機會嗎?」

  他一身白衣,飄逸出塵,邁著輕靈的步伐,來到王煊與鍾誠的近前。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來,有了解底細的人知道,他絕對不簡單,曾經踏足逍遙遊大境界中。

  「哦,你是?」王煊看向他。

  「江源。」白衣少年笑著點頭告知。

  「曹清宇那個陣營的人,列仙嫡系血脈,老王,你……悠著點,要不還是算了!」鍾誠提醒。

  他一直以來都對王煊很有信心,但是,事到臨頭了,想到對方都是來自大幕後的列仙后代,他有點擔心與沒底了。

  「王煊,不要出手。」鍾晴來了,這兩天她大半時間都躲在老鐘的書房,因為找她的人太多了。

  尤其是那個曹清宇眼神異樣,讓她很警惕,對方身上有奇異的精神能量想入侵過來,她不願過多接近。

  她不像鍾誠,非要出手教訓對方,而且她雖然覺得王煊厲害,但和列仙后人相比,他大概率會輸。

  「小晴。」周詩茜甜笑著,邁開長腿,輕盈的走來。

  鍾晴微笑,對方散髮絲絲縷縷的白霧,有種出世的美,讓她羨慕而又無奈。

  兩人走到一起,都婀娜高挑,面孔皆清純漂亮,分外養眼。

  「王兄,我是真的渴望交流,請原諒我這個武痴,對在這個不能修行的時代誕生的超凡者感到好奇,想要切磋。」

  「可以。」王煊笑著點了點頭。

  很多人都有些意外,他居然這麼痛快的答應了,人們的目光頓時都望來,要關注這次的「切磋」結果。

  眾人知道,他絕對不凡,但是,境界終究是低了點,不知道這次是否會有什麼出人意料的表現。

  「其實我們差不多,我現在骨頭斷了十幾根,還沒痊癒呢,元神也有傷,最多也就是採藥境界。」江源笑道。

  王煊笑了笑,沒有說話。

  鍾晴狠狠地瞪了一眼她弟弟,猜測肯定是他鼓動王煊出手的。

  「沒事兒,有我們在,不會有什麼意外發生。」周詩茜低聲說道,再怎麼說,她昔日也接近地仙境界了。

  場中,也只有曹清宇、孔雲等少數幾人可以和她一爭長短。

  毫無疑問,列仙的後人都很強,周詩茜身為當中的佼佼者,自然是大幕後的風雲人物。

  一剎那,兩人動手了。

  江源白衣飄動,快如閃電,他在瞬移,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右手五指齊張,伴著刺目劍芒,向著王煊戳去。

  同時,他的左手掌心發出一道光束,帶著淡淡的符文,如同鎖鏈般向著王煊纏繞了過去。

  他雷霆出擊,想要迅速結束戰鬥,如果能夠瞬間擒下王煊,那再好不過了,提著就跑,當接引通道用!

  顯然,他想多了。

  王煊運轉石板經文,一時間,體內斑斕秘力流轉,周身都綻放刺目的光華,他雙手結印,如同蓮花綻放,整個人激盪出恐怖的超凡能量。

  「封,破!」

  他舌綻驚雷,誦出二字真言,封住了江源的所有攻擊手段,讓他的劍光暗淡,像是被凍結了,而後又令他的光束鎖鏈停滯,寂靜的懸在半空中。

  隨著王煊手勢變化,封字印化成了破字印,絞碎劍光,震碎光束鎖鏈。

  並且,砰的一聲,王煊的法印,拍在江源的身上,讓他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他大口吐血,整個人橫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他摔飛出去,顧不上擦嘴角的血,有些失魂落魄,朝王煊望來。

  他可是列仙的後人,修行仙道功法,可是剛才面對真言時,他竟然如同草食動物面對獸王,有顫慄感。

  對方修煉的是什麼功法?他心頭悸動,充滿疑惑。

  王煊不會告訴他,這是至高經文,當年連大幕中的列仙都曾為它打生打死,有絕世高手因它而死。

  眾人吃驚,江源就這麼敗了?

  列仙的後人,來自大幕後的高手,被人乾淨利落的掃飛。

  一時間,許多人都沒有說話,眼神都變了,這個王煊遠超他們的預料。

  「昨夜超凡餘波崩塌後,他沒受什麼影響?」不遠處,黃大仙低語,他在秦家曾與王煊交過手,深知他的底細。

  這個人沒有因為大環境變化而衰弱,還變強了?黃銘瞠目結舌,感覺真是見鬼了!

  「他在現世竟能做到這一步,真是異數啊。」周詩茜身邊,有人低語,感覺這太異常了。

  鍾晴吃驚,她沒有想到,王煊居然能擊敗列仙的後代,而且還這麼迅猛。

  「這……」周詩茜也驚訝,曾經無限接近地仙,她自然看出門道,王煊簡直是摧枯拉朽,要殺江源並不難,他在現世是怎麼修行到這一步的?

  「老王,牛犇!」鍾誠叫了一聲,他感覺很痛快,列仙的後人怎麼了?來到人間還不是要敗。

  曹清宇身邊一個穿著T恤與牛仔褲的年輕男子開口,道:「我和你切磋。」他大步走了過來。

  草坪外也有人走來,道:「有完沒完,擊敗一個,又跳出一個,什麼時候是頭?來,非要戰的話,和我切磋。這個世間,不僅有王教祖,還有一個陳教祖!」

  一個渾身都是佛光的青年男子走來,璀璨無比,讓他看起來神聖而威嚴,手持一柄長足有一米五的黑劍。

  身穿T恤與仔褲的年輕男子沒有止步,反而道:「和尚,你要和我切磋?」

  鏘!

  陳永傑二話不說,抽出大長劍就砍了過去,滿身都璀璨佛光,像是一個怒目金剛。

  錚錚劍鳴,佛光澎湃,老陳將那個男子壓制。數次碰撞,最後他一劍落下,懸在他的脖子上,在那裡割出一道血口子,殷紅的血滴落,只要稍微用力,這顆頭顱就落地了。

  「看清楚了,我是現世的教祖,不是佛祖,眼神放亮點!」陳永傑嚴肅的警告,別亂說話,他的家屬就在不遠處!

  他是真的自信,不在乎對手是否為列仙的後代,因為如果同在古代的話,他確實就是教祖。

  現場安靜,鴉雀無聲,人間沒幾個超凡者,結果隨便出來兩個,就壓制了他們這些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