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隔絕萬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所有人都被驚住了,人間的兩名超凡者都這麼驚艷,壓制了列仙后代,讓他們情何以堪?

  他們祖上都來頭甚大,結果,返回現世後,體內擁有真仙血脈的天才,反被人迅速的擊敗。

  「這個……和尚,確實厲害。」黃銘低語,感覺王煊與他身邊的人都有點邪。

  「該不會是佛門夢中傳法,提前在現世中安排了一個金身羅漢吧?」周詩茜身邊的一個少女低語。

  「我去會一會這個和尚!」曹清宇身邊,另一位男子就要動身,但被人一把拉住了。

  老陳清晰地聽到他們的對話,眼睛與眉毛都立了起來,很想說,你們什麼眼神?我是和尚嗎?!

  他一腳將地上穿著仔褲與T恤的男子踹出去六七米,高舉著黑色長劍,殺氣騰騰,瞪向那些人。

  眾人也是無語,你急眼什麼,一身佛光,動用的是佛門丈六金身,敢說自己不是佛門青年高手?

  「哦,有些短髮啊,被金色佛光淹沒了,剛才沒看到。可是,修行佛法,也算是居士,與佛有關,稱呼和尚怎麼了,這是敬稱!」黃大仙低語。

  眾人點頭,覺得就是這麼一回事兒。

  陳永傑聞言,舉著黑色的大長劍,對著虛空猛力揮動了幾次,烏光暴漲,簡直要撕裂雲霄,太恐怖了。

  「真是不簡單,超凡消退,他們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孔雲嘆道。

  事實上,所有人都動容,這如果是一個修煉盛世也就罷了,可這都什麼年代了?

  在這種大環境下,新星早就沒法修行了,卻出現這樣兩個猛人,讓他們都覺得,離譜的可怕。

  換成是他們,如果生在這個新星時代,還能修行嗎?可以踏足超凡領域嗎?許多人深想後,心中頗不是滋味。

  唯有王煊點頭,在那裡微笑,一副很「欣慰」的樣子,他這個護道人沒白當,終於將陳永傑「培養」起來了。

  以後各種挑戰不斷,他不可能總是親力親為,到時候將陳永傑放出去壓制一方,應該沒什麼問題

  如果老陳知道他的想法,肯定要和他急,至於過兩招?那還是算了吧。陳永傑給自己定下原則,絕對不內鬥,避免其中一方輸的很慘。

  「我去吧!」曹清宇身邊那個女子開口,她名陳妍,算不上頂級美女,但是仙氣繚繞,清麗出塵,氣質出眾。

  她的實力很可觀,曾經看到地仙路,是場中最厲害的幾位高手之一,遠超其他人,不過傷也沒有養好呢。

  但她被曹清宇攔住了,現在大致估量出對方的實力,早先那兩人雖然敗了,但卻成功摸底,以後有的是機會。

  關琳走來,滿臉都是燦爛的笑容,她喝過地仙泉,現在愈發年輕化,對王煊等人打過招呼。

  秦誠和林教授也來了,他們都已經知道,今天將有一場大機緣,有可能會是他們修行路上最大的一場際遇。

  「各位朋友,說實話,作為一個現代人能夠與你們在這個時代相遇,真的感覺很奇妙,是一場緣分。」鍾晴開口。

  身為此地主人,她不想氣氛鬧的太僵,而有些也確實是她的心裡話,誰能想到,神話照進現實中。

  「在過去,大幕後的仙界只是傳說,列仙早已消失千百年,根本不可觸及。沒有想到,我們在現代社會,這樣相逢,我覺得這是善緣。既然有了好的開始,那麼,我希望我們也能愉快與和諧的相處。」

  鍾晴心中清楚,很快,他們就要離開了,能帶走的都要帶走,不能攜帶的,留給他們就是了。

  現在鍾家求穩,暫時不能亂,不希望與列仙開戰。

  儘管,每天鍾家都在預警,天外有戰艦懸浮,隨時準備精準打擊,可是,那些元神狀態的生靈很不好對付。

  鍾晴很不舍,如果有選擇,她真的不想離開新星,走向那神秘而遙遠的宇宙深處,畢竟這算是背井離鄉。

  老鍾和她說過,現在出現的都是列仙的後裔,不算危險,等那些真正從屍山血海中殺過來的人回來,很難說會發生什麼。

  那些教祖,仙界一方霸主,當年在現實世界時,有動輒就屠城的魔頭,血洗一片大地,身後屍骨萬千。也有縱橫萬里,一劍削落過月亮碎片的絕頂劍仙,殺伐果斷。真要與財閥起了衝突,這些人奪舍、附身等,防不勝防。

  ……

  突然,王煊感覺如芒在背,似仙劍臨近,要刺進他的皮膚中,讓他竟有種要窒息的感覺。

  這是什麼狀況?讓他竟然覺得極度危險,宛若有殺身大禍在接近!

  他雙目倏地綻放神芒,凝視四野,看向在場的人,但是並沒有看出什麼異常,誰在針對他?

  他數次瞬移,祭出暗紅色古燈,撐起光幕,守護全身,但是卻沒有任何效果,他肌體有如被刀割般劇痛。

  王煊正常狀態下,也具備天眼的能力,但是現在什麼都沒有看到。

  他精神出竅,懸在頭頂上方,眺望遠方,審視自身,立刻發覺了自己的不妥之處,在肌膚上出現一道又一道黑色的紋理,將他束縛住了!

  他仔細凝視,那像是一條黑色的鎖鏈,要勒進他的血肉中,纏繞進他的骨骼內,無形但卻致命!

  「這是什麼鬼東西?」他覺得一股陰冷的寒氣侵入骨髓內,這是什麼人在出手,想要殺他肉身?

  並且在這個時候,他的精神模糊的感知到鐵鏈碰撞時發出的動靜,像是無形的鐵鏈牽引著他,要將他拘走。

  「王煊,你怎麼了?」這時,其他人也看到了他的不妥。

  此時,他身上一片殷紅,竟有莫名的血滲出,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被無形的繩索勒緊了,身軀像是被束縛了,狀態有很大的問題。

  「你怎麼了!」陳永傑提著長劍一步邁出,瞬間到了眼前,以佛光淨化,但是根本沒用。

  王煊運轉至高篇,石板經文在他體內轟鳴,身體所有部位都在按照奇異的節奏震動,斑斕秘力流轉,從毛孔蒸騰出絢爛的光華,也帶出大量的血霧,他要焚斷黑色的鐵鏈。

  那東西無形物質,唯有精神天眼可以看到,光天化日之下,他居然受到這樣的攻擊,讓他有種嚴重的危機感,有人可以莫名手段傷及他的性命。

  他全力以赴對抗。

  隱約間,更為陰冷的氣息臨近,他霍的抬頭,七支赤紅的小劍自虛無的高空中落下,全都沒有聲息。

  它們都不足一尺長,是突兀出現的,向著王煊插來,剎那臨近血肉。

  五臟各對應一支,腹部一支,頭蓋骨一支,赤紅小劍還未觸及皮膚,就讓王煊有種撕裂的痛,那些地帶已經見血,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古燈形成的光幕,居然被無視了,七支血色小劍直接刺穿而過,帶著森寒的殺機接近他的體表!

  「王煊,你什麼狀況?」老陳揮動黑色長劍,他憑著敏銳的感應能力,在虛空中划過。

  但是殷紅的小劍像是無形的,扭曲了時空,除卻王煊外,像是與萬物隔開了,外人看不到,也接觸不到。

  「有狀況,王兄弟,你要幫忙嗎?」妖仙后人孔雲問道,帶人接近這邊。

  曹清宇盯著這邊,道:「我來看看。」他也帶人大步走來。

  「這是什麼,詛咒,還是我們不了解的一種秘力?!」周詩茜美眸有神光流動,盯著這邊,也向前走來。

  「你們都不要過來,誰都不要靠近。」王煊開口。

  轟的一聲,他體內血氣發出光華,像是一片赤霞般從毛孔中衝擊而出,抵住七支血色小劍。

  同時,勒在他身上黑色鐵鏈嘩啦啦抖動,快速繃緊了,拉扯著他,竟然讓他脫離地面,要向半空中飛去,想將他牽引走。

  哧!

  一道匹練自王煊身上飛起,他催動無堅不摧的短劍,結果切割在虛空中,在黑色的鐵鏈附近,光影扭曲,時空仿佛塌陷,不著力,短劍不起作用。

  神話塌陷,誰還有這種手段?無聲無息,就這樣將他鎖住,像是來自地獄的接引使者,行走在光天化日下,要將他緝拿走。

  王煊體內血液沸騰,越來越刺目,運轉石板經文後他暫時抵住了七支血色小劍,並未真正插入身體深處。

  它們只是刺破體表,沒有能徹底貫穿進來,他的體表一片殷紅,血液流淌,景象頗為嚇人。

  「王煊!」林教授剛到這裡就看到這一幕,頗為焦急,盯著他體表的勒痕,嘗試與某些古籍記載的情況對應起來。

  秦誠跑過去,一把拉住鍾誠,急切地說道:「老王要是出事兒,就轟列仙后人!他們這樣肆無忌憚,說不定就是衝著你們鍾家來的,要在今日顛覆你們!」

  「有道理,先準備起來,誰他麼敢亂來,魚死網破,相互血洗!」鍾誠說道。

  老陳催動釋迦真經,雙目如金燈般,綻放出兩道神火般的光束,並且催動金色的佛力,將王煊這裡淹沒,幫助他洗禮妖邪!

  多少有些作用,不得不說,作為佛教至高經文,釋迦真經綻放濃鬱金色光輝後,也在消弱血色小劍的寒意,讓它們多少暗淡了一點。

  王煊確定,這不是精神侵蝕,不是肉眼可見的超物質力量攻擊,這種無形而陰冷的奇異力量極其古怪。

  「你看到沒有?」他暗中問老陳,抵住七支要貫體而入的赤紅小劍後,他不斷催動石板經文,讓體內斑斕的力量擴張,澎湃,與精神意識合一,像是大海起伏,沖刷向每一寸血肉。

  陳永傑神色凝重,暗中傳音,他確實看不到!

  刺啦!

  黑色的鐵鏈勒進血肉中的部分,被至高經文灼燒,焚的通紅,有部分要熔化了,冒出奇異而又冰森的烏光。

  「我管你是什麼,敢對我下手,咱們不死不休!」王煊寒聲道。

  「這可能是一種詛咒,我幫你查看下。」周詩茜足下生輝,輕靈的來到近前,要幫王煊檢查身體。

  「退後!」王煊身體流血,眼神射出兩道如同閃電般的光束,迫人無比,讓人不敢與他對視。

  「王兄弟,我們沒有惡意,你的問題很嚴重!」孔雲也來了,並吩咐黃銘等人,在四周警戒,避免敵襲。

  「你也退後!」王煊說道,他信不過列仙后代,今日竟遇上這種威脅到性命的變故,他嚴加戒備。

  曹清宇走來,帶著幾人分散四周,也在警戒。

  「我有辦法,以清光術洗禮,能掃除各種咒術的侵蝕!」陳妍開口,她是曹清宇這個陣營中的第二高手,接近過地仙領域。

  一道淡淡的清輝綻放,像是一片水波朝著王煊落去,要幫他洗禮肉身。

  轟!

  王煊的體內,發光的血液從毛孔中衝出,化成一片絢爛的赤霞,宛若天雷炸開,震的所有人耳鼓轟鳴,耳膜都要被擊穿了。

  陳妍祭出的清光,直接被打散,炸開,煙消雲散。

  「誰在臨近,就是與我為敵,你們所有人都給我退後!」王煊喝道。

  「退後!」老陳也如同怒目金剛,全身金色佛光焚燒,他手持大黑劍向著那些人逼去。

  「你有些不近人情,我是好心幫你。」陳妍通體都是清光,在那裡冷聲說道。

  瞬間,王煊血液沸騰,灼燒黑色的鐵鏈,勒進身體中的一根黑色鏈子終於被燒的通紅後炸開了。

  他獲得部分自由,能出手了!

  他深吸一口氣,全身赤霞綻放,通紅的血氣淹沒方圓一丈方位內,他像是一條蛟龍般向著陳妍撲殺了過去。

  這一刻,他不想任何人臨近,他以自身血液洗禮,或許可以慢慢解決問題。

  這些人中明顯有些包藏禍胎的人,想對他動手,趁此機會拿下他。

  一剎那,他與陳妍碰撞數次,拳光劃破虛空,宛若閃電綻放。

  刷!

  刺目的劍光划過,陳永傑也與人動手,長劍所向,逼退不少人。

  咚!

  下一刻,王煊又與曹清宇連著對轟四拳,天地中像是有兩團雷霆沖向一起,激烈的爆發出超物質能量光華。

  頃刻間,孔雲臉色變了,被動施展秘法,背後浮現一頭白孔雀,化成一片絢爛的光芒向前撲去,與王煊的拳光撞在一起。

  虛空顫動,音爆恐怖,王煊與周詩茜也來了一次激烈的碰撞。

  所有人都吃驚,短暫的一息間,他接連與場中最強的幾人交手,強勢無匹,表明態度,不退就是要與他為敵,決一死戰。

  「你們離我遠一些,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王煊說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