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終於進入老鐘的書房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身上的黑色鎖鏈只有一條,但它崩斷後並未脫落,像是活物,依舊想向王煊的身體中鑽去。

  他身上流淌的血液更多了,衣服破損,地面都有血水滴落,這種狀況有些瘮人。

  誰都看不到那是什麼,像是有莫名的生物鎖住他,要將他帶走。

  「瘮靈?」王煊第一時間想到這種怪物,唯有精神天眼才看到的黑色鐵鏈,是他們的手筆嗎?

  哧!

  七支血色小劍再次壓落,想要穿透他的身體。

  「這是詛咒,無形無質,必須儘快除掉。」曹清宇開口,告訴他,不儘快解決的話,性命難保。

  周詩茜道:「如果超凡世界還未崩塌,這種現象可以解釋,因為,有數種仙家手段可以造成這種結果,可是現在,那些接近於規則的術法都不能用了。」

  列仙的許多妙法都成了擺設,根本沒什麼用。

  在現世中,只有那些簡單的術法,比如獅子吼、雷霆、天火這些直接催動超物質來運用的戰技等可以照常使用。

  王煊盯著曹清宇,只要他敢過來,那就開戰,他這種狀態下絕不會允許那種人接近到身邊。

  轟!

  一股刺目的赤霞衝起,自王煊的毛孔中冒出,而後像是旋風般圍繞著他旋轉,又將幾塊鐵鏈燒紅,絞碎了,扯斷下來。

  與此同時,虛空中七支鮮紅的小劍,剛刺進的他皮膚中,又被衝擊了出來。

  這時,林教授大步沖了過來,低語道:「你滿身血跡斑斑,看那勒痕,以及無形無質的狀況,有點像古籍中記載的仙家手段——捆仙索。」

  「那不是一種寶物嗎?」王煊驚異。

  陳永傑一怔,像是想起了什麼,道:「寶物等也都是根據規則演繹與祭煉出來的,原本的捆仙索,算是一門防不勝防的大神通,涉及到了部分規則之力,無影無形。」

  兩個老頭與財閥交好,最近閱讀過不少典籍,一番對話,竟做出這樣的猜測。

  但是,現世中,根本不可能動用超凡規則之力了才對,對方是如何做到的?

  「不管了,我先掙斷再說!」王煊再次運轉石板經文,熔斷黑色鎖鏈,並且這一次成功將一支血色小劍折斷。

  「難道現世中,還有人可以動用規則?」遠處,周詩茜動容,她也曾猜測是仙家手段。

  「如果那是蘊含少許規則的神通,他居然能……扛住?!」黃大仙難以置信,覺得無比震撼。

  另一邊,曹清宇也對身邊的人低語,道:「或許,有的陣營忍不住了,迫切需要跨界,動用了禁忌手段,想要強行擄走王煊。居然連規則都能弄出來了,確實有些可怕與驚人,怎麼做到的?」

  一時間,沒有人接近,不然的話,看架勢王煊準備拼命了!

  誰都知道,他身上大概率有大殺器,現階段自然不宜激怒與惹翻他。

  很快,王煊運轉釋迦真經,換了一種秘法,繼續焚燒鐵鏈與那些鮮紅的小劍。

  人們真的被驚到了,他的身體被勒緊的那些部位先後開始恢復,這意味他掙斷了蘊含著部分規則的鎖鏈?

  不久後,王煊又運轉先秦金色竹簡上的經文,這種交替使用,不斷變化心法的路數,很有效。

  在他的體內以及體外,竟有密密麻麻的文字出現,真實的具現,璀璨生輝,衝擊鐵鏈與紅色的小劍。

  鏘!

  到了最後,甚至有劍斷的聲音傳來,連外人都隱約間聽到了,這意味著無形無質的規則在破滅?

  ……

  坤城外,有人嘆息,道:「想不到啊,為了對付一個凡人,要付出仙命,這是羽化登仙者的悲哀,在這個時代,我們失去了過往的燦爛。」

  兩道血色身影,以黑色的奇石搭建了兩座祭壇,銘刻著各種繁複的紋理,一座流動烏光,一座蒸騰著血光,很是詭異。

  「神話世界崩塌消失,沒有辦法動用仙家手段,只能損耗仙命,從當中提取出殘餘的超凡規則,這是下策,飲鴆止渴。」一道血色身影開口。

  另一人道:「算了,反正不是我們的真骨,剝奪他人的,死道友不死貧道,就借用他們之力吧。」

  所謂仙命,是指列仙遺留下的真骨中那最為濃郁的生機,那種活性物質是他們血肉重塑與再生的根本所在。

  在當下,大體上沒有超凡規則了,只有仙人真骨中還殘存些許,現在兩人為了直接拘禁走王迅,竟動用了這樣的手段。

  「斬神旗,估計落在了他的手中,不動用最後殘存的仙道規則的話,我們都是元神狀態,沒法接近他。」

  兩人無奈,曾經的列仙,到了這個特殊的消亡時代,竟落魄到了這種境地,奈何不了一個現實世界的凡人。

  未成仙的人,在他們眼中都屬於凡人。

  「斬神旗啊,上古就失傳的東西,應該算最厲害的異寶了吧,它和斬身旗如果同時出現,約莫不比那幾件至寶弱多少。」

  「據悉,斬身旗和斬神旗之間是有些故事的,現今已經無法解析了。」

  兩道血色身影抓緊時間催動祭壇,必須要在仙命消耗完之前拿些王煊,不然這次太浪費了。

  兩塊仙道真骨,就這麼被揮霍了。

  「他該不會能扛住吧?怎麼還沒有拘禁來,雖說是殘餘的少許規則之力,但是,也不是他可以擋住的才對。」

  「除非……他掌握了傳聞中的某部至高經文!」

  ……

  王煊身體顫抖,這次他確實負傷了,帶著些許規則的捆仙索勒進他的血肉中,讓他皮開肉綻。

  他的身體上還有幾個血窟窿,除卻頭部被他硬頂住,沒有刺進去外,其他幾處,都被血色小劍貫穿進去一寸深。

  喀嚓聲不絕於耳,他將黑色的鐵鏈幾乎全面崩斷了,除了被他主動留下的一段外,皆消失。

  至於血色小劍都碎掉了。

  瞬間,王煊取出暗金色小舟,帶上陳永傑,朝著一個方向衝去。

  殘存的那段黑色的鐵鏈對他依舊有牽引之力,要帶走他,這次他放開了,不再掙扎,而且催動飛舟,極速接近。

  「找到了,居然真的是列仙的手筆!」在坤城外,王煊發現了兩道血色身影,以及那兩個祭壇,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殺!」

  一時間,劍氣萬道,金色小舟自帶的那柄飛劍,沖了出去,極速放大,向下劈去。

  同時,老陳手中的缽盂綻放億萬縷光輝,要將那兩人收進缽盂中。

  「怎麼可能,連仙道真骨中殘餘的規則都能沒有奈何他?!」地上的兩人呆住了,這都能失手?

  「他有……至高經文,而且悟通了,練成了!」兩人震撼了,光得到也沒有,還得要悟通才行。

  一個凡人而已,怎麼能練這種東西?!

  不過,由不得他們多想,兩人轉身就飛遁,不想與空中的兩人死磕。

  「走得了嗎?」陳永傑開口,抖手一扔,身上披著的袈裟化成一朵紅雲,鋪天蓋地就落了下去。

  紅雲蓋頂,將兩人前路斷了,巨大飛劍劈斬,缽盂發光,各種異寶瑞霞萬道,向著兩個血色身影轟去。

  王煊不願浪費時間,更不想別人趕來看到他們的戰鬥,揮動斬神旗,嗖嗖兩聲,剝奪了他們的真骨。

  砰!

  同時,旗面展動時,震碎兩人大半的元神。

  陳永傑看的發呆,接著趕緊催動袈裟,將殘餘元神覆蓋,抓了回來,直接投入到缽盂中。

  「說,你們來自哪個陣營?」

  缽盂中,兩個殘碎的元神有種淒涼感,這真是列仙的悲哀,曾經的他們何其輝煌與強大,現在居然被凡人鎮壓了。

  他們盯著王煊收起的斬神旗,短暫失神,只能搖頭,超凡枯竭了,這種東西重新出現世間,是什麼道理?

  「列仙註定要徹底消亡,誰也掙脫不了,這是讓人絕望的可悲時代!」兩人慘笑,而後自行瓦解了。

  「都死乾淨了,什麼都沒問出來。」陳永傑遺憾。

  「走,去開內景地,實力還是不足,今天我居然差點死在他們兩個手中。」王煊說道。

  他預感到,威脅在接近。

  世道越來越亂了,老鍾要逃,列仙想蜂擁跨界,真正的狠茬子要出現了,現世越來越危險。

  陳永傑點頭,道:「情況確實有些不對,我得趕緊找到蓮蓬,拿到釋迦的天藥種子,然後我們也趕緊跑路吧,新星越來越危險了。」

  周詩茜、曹清宇、孔雲等人先後趕到,發現戰鬥早已結束,他們一陣出神,兩人這麼狠嗎?摧枯拉朽,轉眼就幹掉了對手。

  「散了,沒什麼好看的。」老陳擺了擺手。

  王煊駕馭飛舟,瞬間回歸坤城鍾家。

  「解決了?」林教授和秦誠走來,都很關心。

  「沒事兒了。」王煊點頭。

  鍾家姐弟兩人相當震撼,仙家手段,來自暗中的詛咒,居然這兒快就被王煊清除了。

  鍾晴壓低聲音對王煊道:「我太爺爺想見你們。」

  「老鍾……果然早就活過來了,就是躲著不肯出來,估計是要跑路了,想交代我們怎麼背鍋吧?」陳永傑開口,臉色微黑,他不是第一次為鍾庸背鍋了。

  在地仙城時,他與王煊在城外同人周旋,激戰,打生打死,各種亡命逃遁,結果老鍾在城中喝著猴兒酒,和一些妖魔稱兄道弟,好不快活。

  鍾晴帶路,將他們引向鍾家的重地——老鐘的書房。

  王煊頗有感慨,他惦記這個地方也不知道多長時間了,在舊土時,就一直在念叨,直到今天,終於來了。

  「願望成真,為此我是努力了很久啊。」王煊嘆道。

  鍾晴瞥了他一眼,這傢伙……果然念念不忘,一直在惦記這裡!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