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秘典無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鐘的書房,古色古香,很有重歷史的厚重感,更有種神秘氣息在流動,彰顯了此地的非凡神韻。

  從那一排排書架來看,都很有講究,仔細凝視,都刻有特殊的符號,如卍字印,還有陰陽八卦圖等。

  「這些書架,有些來自古剎,有的來自存世久遠的道觀。」鍾晴介紹。

  陳永傑點頭,老鍾他麼的活的太講究了,用的這些東西都有些來頭。

  一排又一排書架上全都是書籍,有竹簡,有發黃甚至出現蟲洞的古冊,絲絹製成的圖冊等。

  這些書籍得到超物質滋養後,有部分熠熠生輝,約間間,像是從極其遙遠之地傳來細微的聲響,亦有模糊的圖案映現。

  恍惚間,有些古冊映照出朦朧的人影,在閉關,在坐禪,也有人在與凶禽猛獸搏殺,浮現著壯闊的古代超凡世界的虛影!

  當然,這些遙遠而飄渺的景物只有超凡者可以感知到,常人無覺。

  王煊思忖,若是普通人始終看不到,以後神通不顯於現世,而精神力量強大的人能見到這些異常,會不會認為是某種精神疾病?

  超物質退潮,今後,或許精神能量還能有些許威能,難道神話真的只能活在感知敏銳的人類的頭腦中?

  「太爺爺。」鍾晴輕聲喚道。

  陳永傑膩歪,發現老鐘身上還有一層殼呢,並沒有脫皮出來,金蟬功讓他成功活出第二世身。

  此時,老陳也有些吃驚,鍾庸躺在一個青翠如玉石的藤椅上,那裡有濃郁的生機。

  尤其是在椅背上,一根藤條上還長著兩片清新的嫩葉,翠綠欲滴,有種新生的力量在流動。

  這椅子是從遺蹟中挖出來的,漫長歲月過去,還有嫩葉生長,只能說來頭不簡單。

  王煊以精神天眼觀察,看到了蟬殼中鍾庸的真實形態,一頭黑髮又濃密又亮,面孔極其年輕,同在密地時相比,又逆生長了很多年!

  現在的鐘庸,看其容貌看上去也就二十上下,他這狀態簡直讓人受不了,越活越年輕了。

  金蟬功真讓他練成了,這種神秘的古法,就如同蟬從地下爬出,蛻下一層殼,飛向天空,活出更燦爛的一生。

  連王煊都感興趣了,很想研究這門功法,在這特殊的枯竭時代,老鍾在新星是怎麼蛻變成這個樣子的?

  「來了,老弟。」鍾庸開口。

  「小晴,上茶。」他把鍾晴給支走了。

  「永傑,看到你,我就想到你師傅,和我是八拜之交。可惜啊,在神秘事件中,他被光雨吞沒了。當年我們兩人一起出入各種遺蹟與險地,生死與共,至今我都在心痛,唉!」

  老陳盯著他,這老傢伙上來就戳他心底的那片禁地,提及他的師傅,讓他一下子就有了情緒波動。

  陳永傑覺得,他說的話得擰出去八成的水分,這老小子最怕死了,怎麼可能親自去遺蹟探險。

  「每次神秘接觸事件發生後,光雨消失,原地都會留下一件古代兵器。喏,你看書架下那柄古刀就是在新星遺落的,被人撿到,我以重金求購過來,為的是將來找到你師傅,我至今都沒有放棄搜救!」

  老陳瞳孔收縮,看到不遠處那把長刀,樣式古樸。他走過去,用手中的黑色長劍輕斬了一下,並未留下痕跡。

  毫無疑問,古刀屬於一件無堅不摧的利器,和他手中的黑色長劍一樣,都屬於神秘接觸事件後在原地遺落的兵器。

  「小傑……」鍾庸再次開口。

  老陳感覺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趕緊打斷,道:「行了,你還是叫我小陳吧,我認了!」

  「小陳,我認為,你師傅還活著,會找到的。當年,你師傅也曾來過我的書房研究經文,看到你,就想到他啊。我的書架,現在對你全部開放,看中哪部就去研究吧。」

  陳永傑頓時來了精神,就不計較替他背鍋的事了,老鍾還是有格局的。成片的書架上,各種經書自己都在發出聲音,繚繞著神秘符號,太吸引眼球了。

  「王小兄弟,後生可畏啊。」老鍾對王煊不吝讚賞,此時他自己也是少年身,整個一個老妖精。

  鍾晴正好回來,聽到這種稱謂,差點將手中的茶具扔出去,老鍾這樣稱呼,按照這個輩分,讓她怎麼開口?

  「鍾老。」王煊回應,過去有段時間,他雖然想進老鍾書房,但是卻又極力避免與老鍾本人撞上,被怕抓去切片,現在終於可以坦然相對了。

  「我聽小晴說了,你每次來我們家,都盯著我書房看很久,眼神都綠油油。聽到這些後,我心驚肉跳啊,在琢磨,你會不會闖進來給我一刀。」

  王煊才不信他的話,以前這裡有往生池,誰的元神闖進來都會被吞掉,老鍾會害怕?

  「我這裡確實有幾部奇書,是什麼,我想你早就很清楚了,畢竟一直在惦記,都送你了!」鍾庸開口。

  就這麼送了?王煊有些愣神,老鍾也太大氣了。

  蟬殼中傳來老鍾很年輕的聲音,道:「你要是和我們一起走,斬斷和紅塵的一切聯繫,讓鍾晴嫁給你都行,怎麼樣?和我們一起進深空。」

  「太爺爺!」鍾晴鬧了個紅臉。

  「小鍾確實很美,人非常好,而且幫了我很多忙,但我斬不斷這紅塵啊,我父母在舊土,還有些人等著我去救,去接引,我走不了。」王煊說道。

  「那就有緣深空中再見吧,現階段,你割不斷紅塵,我是有些害怕啊,你被大幕後的最頂級的生靈盯上了。」老鍾坦然告知,他馬上就要走。

  「鍾老,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王煊覺得,老鍾送給他至高典籍,不回報一些,心裡過意不去。

  「聽聞,你不缺少神秘因子,如果充裕,給我的皮毯補充一些。」老鍾開口,讓鍾晴取來一張獸皮。

  「麒麟皮?!」陳永傑湊了過來,早就聽說過,老鍾一年到晚都蓋著一張瑞獸皮,現在終於見到了。

  「內景異寶?!」王煊也吃驚,這張獸皮另有乾坤,內蘊天地,是昔日的內景地毀掉之前,被人煉入現世的神物中,化作內景異寶了。

  這麼長時間以來,他也只是在密地發現過一件內景異寶,至寶養生爐就是從裡面取出來的。

  「裡面活性物質不多。」老鍾說道。

  獸皮內景界中,空間很大,不愧是以聖獸麒麟皮煉製的異寶,這絕對是古代頂級大教才能擁有的奇物,舉世罕見。

  據悉,大幕後的仙界中,都不見得有活著的麒麟了。

  王煊看著老鐘的蟬殼,目光幽幽,這老傢伙,不開口則以,開口就想累死他啊,將這個內景異寶重新裝滿神秘因子?

  真要從那些古剎、道觀中搬運,確實是個大工程。

  不過,現在他身上有四塊仙骨,可以直接用暴力全面打開。

  「行吧。」王煊還是答應了,將鍾家的往生池取了出來,本來就要還給老鐘的,接著又取出一塊真骨。

  轟!

  他現場開啟,然後,內景地中有道模糊的身影衝出,剎那間,被那灰撲撲的池子吞沒了。

  真骨對應的內景地中,神秘物質灑落,這片世界充滿了裂痕,像是不久後就要崩塌了。

  這是因為,那位真仙早先就被王煊用斬神旗擊殺所致,還是說現世枯竭了,天地大環境變了,內景地也要腐朽了?

  王煊沒有說什麼,將真骨置入獸皮內景界中,讓真骨內景地中的超物質全面傾瀉。

  內景異寶的好處是,可以收集所有神秘因子,不會浪費一點。

  老鍾如果省著用,那真的夠鍾家用上很久。

  王煊連開了兩塊仙骨,送入瑞獸皮內。

  「各種經書,你看上什麼,就都帶走吧,剩下的我會帶走一些,不重要的都會留下。」鍾庸說道。

  王煊走了過去,首先就瞄上了先秦金色竹簡,這是第二部了,依舊是二十七快,晶瑩如玉石,沉如仙金,非常壓手。

  老陳早就研究過了,一臉的無奈,感覺還是佛門典籍好練,這部經文讓他特別不適應,剛才差點練吐血。

  上面的刻圖可以辨識,但那些字大多數都不認識,只能用精神探索,與其共振共鳴,感知其意。

  王煊也有點懵,這一篇和在孫家得到那部金色竹簡的路數有點不對。他精神共鳴,得其真義,想要去練,卻氣血翻騰,心臟如同雷鳴般,發出恐怖的聲響,差點……炸開。

  他知道,這麼練不對,肯定有問題,暫時停了下來。

  「那邊有佛門所有重要經典,你可以仔細看一看。」鍾庸指點老陳。

  陳永傑走過去立刻看的……如痴如醉,但是最後他不敢看了,他真怕自己有朝一日剃個光頭,皈依佛門。

  「我得中和下,練些道門功法,我要練劍,有殺氣,紮根紅塵中!」他提醒自己。

  老鍾開口:「我這裡有道家至高經篇,可惜,這麼多年來我都看不懂。」

  一本五色玉書,銘刻著奇異的文字,找古文字研究領域的專家是解析不出來的,這本書似乎極其古老!

  只有成為超凡者,以精神共鳴,才能感知到部分大道真義。

  王煊與老陳去感應,共鳴,結果也都皺眉,這東西太艱澀了,難以理解,與他們所學似乎格格不入。

  這是一種什麼體驗?王煊覺得,就像是他練石板經文時那種感受,難的離譜,幾乎不可解析,以正常的途徑根本不可能練成。

  「我懷疑這東西其實有更古遠的來歷,其源頭不可考究,最後落在道家手中,被後世誤認為是道家至高經文了。」

  「一時間參悟不透,就先與之共鳴,記下那種晦澀難懂的大道真義吧,萬一哪天超凡徹底消失,連這經文都沒法閱讀了,它可能又再次化成寂靜不動的玉石板了。」

  接下來,王煊沒有去開仙骨罐頭,與老陳在這裡默記各種典籍,研究各種在外面失傳的經文,完全投入進去。

  五色玉書領悟不了,兩人只能暫時記在心中。至於道教祖庭的絕世篇章,他們則看的很投入。

  此外,老鍾這裡居然有塊石板,也有九幅人形圖,並有些註解,這是石板經書的簡略版,摹刻到了三分真義,曾有人練過,但失敗了,寫下了自己的一些心得。

  王煊不放過每一部經文,連最基本的體術,從拳法到身法等都沒有錯過,他以強大的精神領域銘記所有經書。

  未來,看不到曙光,找不到超凡新路,他想站在前賢的肩膀上看的更遠一些,所有典籍都不能錯過。

  整整兩日,王煊頭昏腦漲,以他這麼強大的精神感知力,誦讀海量的經篇,也有些要爆炸的感覺。

  不管怎樣說,老鐘的書房,各種秘典都被他研究了一遍,涵蓋的方面太廣了,有道經,有佛典,也有魔修的秘法等,更要妖典,最起碼從見聞上講,他大開眼界。

  有些法門,匪夷所思。比如魔修的元神棺槨法,蟄伏在其他人的元神中長眠,本身無任何消耗,被選中的「棺槨」無覺,直至坐化,沉眠「元神棺槨」中的強大魔修才會甦醒,或者自己顯照現實世界中,或者再去找合適的「元神棺槨」長睡。

  當讀到這部經文時,王煊心神為之一驚,他懷疑是否有人這樣留在了現世,沒有進入大幕中?

  各種典籍,自然也有妖族的秘篇,比如天妖輪迴術,瞬息捕獲強大的獵物,在其體內經歷一次輪迴,獲得獵物的所有造化。

  兩日的時間,王煊漲了見識,海量的經文進入腦中,從此以後,足夠他去研究與消化了。

  他又用了一日時間,短暫的沉澱,專門找與命土有關的經篇,來印證自己目前的境界狀態。

  最後,王煊睜開眼睛,覺得捋順了一些東西,可以進內景地去坐關了,利用那種精神思感最為活躍的狀態,悟法,悟自身。

  事實上,老鍾都等的有些焦急了,恨不得立刻就退走,進入深空中。

  「終於要開始了!」秦誠搓手,他還從未進入過內景地呢,非常激動。

  「可惜了青木這孩子,沒來新星。」老陳遺憾,錯過了一場大機緣,不過不要緊,他知道王煊近期可能要去舊土。

  「超凡,我來了。」鍾誠亢奮,誤以為進一次內景地就能蛻變,直接會踏足超凡領域。

  「穩重點!」鍾晴教育他。

  終於,王煊做好了準備,要開內景地,他還在准宗師境界時,就曾接引青木、老陳進入內景地,當時被累的簡直要吐血。

  現在,他是超凡者,在命土境界後期,他覺得應該不會那麼費力了。

  ……

  某片大幕中,一道刺目的劍光出沖霄,仿佛截斷了時光,讓整片天地都凝固了,它竟然在剎那間劈開了大幕!

  並且,那道劍光,將大幕所對應現世的那顆生命星球外的五個小月亮中的一個,噗的一聲,直接斬開了!

  「人世劍!」

  大幕後,有絕世強者嘶吼!

  這一刻,王煊愕然,什麼狀況?他手持仙骨僵在了原地,竟然愣住了。

  他第一時間察覺到,自己的內景地,有那麼一瞬間,要強行自動開啟,甚至,他匆匆一瞥,竟看到了裡面的養生爐!

  「不對,是它,這個至寶爐子要出來!」王煊確定,自己沒有處在生死危機下,未曾達到超感狀態,絕不是自己要開啟內景地。

  祝各位書友中秋節快樂!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