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至寶入命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霸占我的內景地,現在終於想出來了?」王煊仔細盯著,感應裡面的狀況。

  那股波動似乎非常不穩定,內景地裂縫時而張開,時而閉合,像是外界有什麼東西在刺激它。

  此時,某片大幕後方,各方高手廝殺,劍光衝破霄漢,洞穿了大幕,景象極其的恐怖。

  敢來爭奪人世劍的自然是冠絕一個時代的高手,非歷史上赫赫有名的教祖不敢下場,不然出現就得被迅速擊斃。

  他們的劍光、拳光可讓大幕龜裂,可波及進現世中,不過他們卻不敢跨界,舊約之力還未散去呢。

  這個時候跨界,他們自身的道行會被削掉!

  一柄一米多長的利劍自虛空中遠遁而去,通體銀白,繚繞著大道符文,極盡絢爛。

  許多人嘆息,它曾在一瞬間劈開大幕,但剛才他們距離太遙遠,終究是又一次錯過了。

  至寶人世劍,能劈開萬物,可以斬開大道,沒有什麼能夠抵擋它,絕世教祖若是得到它,不說天上地下無敵也差不多了。

  本就在一方大幕中數一數二的強者,一旦持人世劍在手,會威脅到其他所有頂級強者的性命!

  想要對抗,唯有逍遙舟、養生爐、羽化幡出世,同樣被絕世強者掌控,才可抵至寶人世劍之威。

  人世劍出世,被許多人親眼看到,讓仙界各方沸騰,所有生靈都在關注!

  消息傳開,哪怕許多大幕間的道路熄滅了,有些人也在橫渡,強行貫通,要去爭奪。

  比如,這個時候,紅衣女妖仙的主身就出動了,原本都在計劃想以穩妥的辦法跨界了。

  她橫跨大幕,殺向一片遙遠的仙界!

  途中,她以潔白的拳頭,轟碎一頭偷襲她的頂級仙獸,那龐大的仙屍足有數萬丈長,轟然解體,染紅大地,她橫渡而去。

  女方士的主身也上路了,伴著光雨,擊穿漆黑的地帶,開闢出一條璀璨大路,從一片大幕殺向另一片大幕中。

  她一路摧枯拉朽,黑暗中有些恐怖的眼睛睜開,但是,在她綻放的光雨中,在她施展的絕世秘法下,全部瓦解,伴著嘶吼聲,她凌空遠去,黑暗中無盡的血與骨炸開!

  另一片大幕中,「老張」也出現了,這是他的主身,和在酒吧中時的樣子不一樣了,略顯冷漠,一指點出,摧枯拉朽,前方的大海被蒸乾,他在找人世劍!

  顯然,他們的主身去爭奪至寶後,近期不會再找王煊接引他們了。

  ……

  王煊等了片刻,養生爐確實躁動了,但最後終究是沒有衝出來,他一陣狐疑,這東西估計感應到了什麼。

  仙骨震動,一個腐朽的內景地開啟了,依舊充滿裂痕,像是要不了多久就會崩潰的樣子。

  老陳嘆道:「內景地這個樣子,對應的大概就是神話世界啊,要毀滅了,即將不復存在!」

  關琳就在他的身邊,夫唱婦隨,兩人感情很好,共進內景地,找了一片地帶盤坐了下去。

  「這就內景地?我的靈魂進來了,我能感應到自己的肉身在外面。」秦誠激動的說道。

  林教授提醒他,道:「機會難得,這算是修行路上的奇蹟之地,是超凡誕生的源頭之一,不要浪費時光,趕緊修行,爭取成為宗師,甚至大宗師!」

  當鍾誠看到老鍾時,一陣愕然,這大兄弟是誰啊?結果瞬間就挨了老鍾兩巴掌。

  鍾庸的精神體也被接引進來了,唇紅齒白,青春年少,與肉身情況相對應。

  眾人無語,這老傢伙真要萬壽無疆啊。

  「我得壓住自己的道行,不栽種下天藥種子,絕對不能離開採藥這個境界!」陳永傑告誡自己。

  他實在是有點壓不住了,馬上就要破關了,如果讓外界其他憂心忡忡的超凡者知道,一定會聯手打他一頓。神話枯竭,超凡不存,你還需要壓制自己?

  鍾晴輕靈地邁著腳步,身段婀娜,在這片幽靜之地,她感覺一切是如此的奇異,忍不住開口道:「大幕後的仙界,會不會也曾經是某個至強生靈的內景地?」

  林教授搖頭,道:「有道理,但不現實,大幕不止一塊,難道那些至強生靈都要死了不成,所以大幕熄滅?這是沒道理的,即便死去,也要掙扎,而不是這樣無聲的熄滅。」

  老陳開口,道:「大幕後的世界,與精神世界有些關聯,像是物質世界與精神世界交融的產物,具現化,但現在要毀掉了。」

  很快,眾人各自盤坐,開始修行,把握這珍貴的機會。

  鍾晴、關琳、秦誠等人都有些不適應,精神不知疲憊,思感極速運轉,感覺過去了數月之久,還遠沒有到結束的時候。

  王煊為各種異寶補充神秘因子,然後,開始專心悟法。

  「按照古籍中的暗示,命土與內景地多少有些聯繫。」

  他也要破關了,但是,在強行壓制自己,讓自身對命土的理解徹底通透後,才會突破。

  一時間,王煊寂靜,毫無聲息。他在冥想,與外界的肉身溝通,共鳴,他的精神思感無數倍的提升,在觀察自己的肉身與命土的各種變化。

  「萬法之始,養命之地,精神紮根之所在,超凡從這裡擴張,命土,是神話的發源地!」

  王煊感悟,期間,他數次回歸肉身中。

  「我成為宗師了?!」像是半年那麼久遠,鍾誠伸開手,感覺自身精神力凝練,外界的肉身在蛻變,提升了!

  事實上,他服食過靈藥,喝過地仙泉,早該有這種修為了,用「老張」的話說,資質有點差。

  「真的是神異之地,超凡的源頭之一,大宗師領域近在咫尺。」林教授心緒不寧靜,在天地大環境急驟惡化的情況下,竟能走到這一步,讓他感慨人生的際遇真的奇妙。

  原本他常年咳嗽,胸部被人打穿過,已經無法修行了。

  「我外面的肉身在發光,似乎在突破!」鍾誠滿臉喜悅之色。

  鍾晴淡定的告訴他,自己的身體發光過兩次了。

  王煊的精神體外各種奇景交融,真實浮現,被他煉化,化作五色仙衣披在身上,保護自己的元神。

  不遠處,鍾庸看的吃驚,這與陳摶的五色金丹本經有異曲同工之妙,這個年輕人從源頭觸及,竟走出了獨特的路。

  老鍾動容的同時,頗受啟發,他在培養五色金丹氣,而這個年輕人直接解析了更為本質性的東西。

  王煊身上五色神光衝起,元神內斂其中,那斑斕彩光似乎可以成為可怕的攻擊手段。

  他將披在身上的五色仙衣,化成斑斕雷霆,化作五色大印,又化成茫茫劍氣,不斷變換,頓時奇景如光如電,五道斑斕光束掃出,宛若要撕裂虛空。

  「五色元神攻擊術?」老鍾震撼。

  陳永傑也被驚醒了,他點頭,他要壓制自身境界的路數,目前看來沒什麼錯誤,而且找對了方向。

  他正在探索自己的奇景,原本就模糊的浮現了出來,現在有兩種越發清晰,要徹底顯照了。

  在內景地中,光陰流速像是完全不一樣,他們似乎拿到了時間密匙,感覺過去了數年之久!

  每一個人都有巨大的收穫!

  林教授成為大宗師,老陳身邊有兩種真實而清晰的奇景浮現,鍾庸身上冒出一縷縷金光。

  王煊有感,他的肉身與他的精神在共鳴,處在一種特殊的節點上,他剎那回到了肉身中,精氣神融合歸一!

  他在命土境界積累足夠深了,不再虛浮,身在內景地,他宛若經歷了數年時間的打磨,可以破關了。

  也就是在這時,他的精神極盡燦爛,刷的一聲,他立足命土中,在這裡再次嘗試,是否能溝通自己的內景地。

  「精神紮根命土,超凡擴張,演繹神話。」

  一剎那,他看到了,那模糊的內景地模糊的浮現,他的精神在激盪,蔓延向前,他處在超感狀態中。

  轟的一聲,他開啟了自己的內景地,瞬間進來了,這裡濃郁的神秘物質不斷的飄落,漫天都是,像是鵝毛大雪,壓滿地面。

  這和別人腐朽的、龜裂的內景地截然不同,他這裡生機勃勃,目前並沒有枯竭的跡象。

  內景地深處,養生爐寂靜,被「鵝毛大雪」淹沒了。

  「我可以進入採藥境界了!」王煊沒有猶豫,放開自身,不再壓制,剎那破關了,踏足採藥境界。

  外面,另一片內景地中,裂痕密布,越發的多了,現在開始加劇腐朽,逐漸崩塌,鍾晴、林教授等人都被驚醒!

  王煊突破後,感覺自身狀態前所未有的好,實力提升了一大截。

  只是,外界,有些人感覺卻不是那麼美妙,來自大幕後的生靈,有些人在這兩日服食了秘藥,想要重新突破,打開人世間六段限制,破入七段中。

  轟隆一聲,他們再次感受到了超凡崩塌的餘波,有些人直接大口咳血,未曾踏足七段領域,反而從六段巔峰跌落,到了六段中期。

  「怎麼又震了?!」一些人驚怒,滿嘴都是血沫子,感覺難以置信。

  超凡餘波的潰滅在加速,影響到了太多的人。

  大幕後,「老張」一掌拍出,前方一個赤發老者怒目圓睜,卻擋不住他這蓋世無匹的一擊,砰的一聲炸開了,仙血四濺。

  雪白的人世劍激射,飛向遠方,被人追逐。

  紅衣女妖仙追趕時受阻,被迫和一位絕世強者激烈爭鋒,粉碎山河,她手中的油紙傘極速放大,將那個立身在金色大日中的男子覆蓋。

  油紙傘轉動,將那輪璀璨的金色大日磨滅,她一隻潔白的拳頭划過仙界的虛空,撕裂天地,噗的一聲,將一位絕世強者的胸膛擊穿,血濺天穹。

  女方士殺來,擊退競爭者,抓向雪白的人世劍,結果數位絕世高手向她攻去,此地被仙光淹沒。

  哧!

  至寶人世劍再次遠遁,在天際盡頭又一次劈開大幕。

  同一時間,王煊的內景地震動,至寶養生爐像是受到了刺激,轟鳴著,綻放蒙蒙光輝,竟從他的內景地消失,進入現世,落入他的命土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