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誰在夜幕外燒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養生爐,古樸自然,帶著朦朧的光霧,從與精神高度相關的內景地中飛出,進入現實世界。

  「你終於出來了。」王煊低呼,這件器物霸占他的內景地很長時間了,曾一度將阻擋在外面。

  但是,他的心又馬上提到了嗓子眼,爐體雖然不大,但是沉重如山,他當初可是根本搬不動。

  幾個月前,在地仙城外,僅是一個爐蓋飛落出去,就曾將一群採藥境界的修行者砸……沒了!

  「我的命土!」他怕爐體將自己的命土壓的四分五裂,萬法初始之地毀掉的話,他也要悲劇。

  還好,養生爐落入進去後,靜悄悄,並未引發崩塌事件發生,命土也像是不在現實世界中。

  王煊顧不上內景地,刷的一聲,沒入命土中,觀察這裡的情況,爐子氤氳仙霧蒸騰,宛若定海神針,位於命土中央。

  他沒有覺察到這裡將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反而覺得,命土有它常駐的話,會更加的堅固,恆久。

  並且,他很快覺察到異樣的氣息,命土中的生機有所提升,爐體飄逸出淡淡霧絲,滋養了不遠處的天藥主根!

  王煊心中頗不平靜,他想到了關於這個爐子的傳說,可以採藥,更能蘊養大藥,提升其品質。

  養生爐進來後,毫無疑問對於栽種在命土中的主根有很大的好處,可以促進它生長,甚至讓它蛻變。

  「沒有意外最好!」王煊鬆了一口氣,並露出笑容,有養生爐鎮守在命土中,好處巨大。

  同時,他在猜測,究竟是什麼變故讓它離開了內景地?神話加速腐朽,又出現新的事端了嗎?

  王煊的精神離開,第一時間感應到了「仙骨罐頭」的異常,它所對應的內景地在枯竭,在塌陷,要毀掉了。

  陳永傑、鍾庸正在費力的送人出來,有吐血的感覺,一場大機緣馬上就要變成一樁慘案了。

  王煊趕緊參與進來,接引鍾晴、林教授等人,帶他們進入自己的內景地中。

  「我去,嚇死我了,一個世界崩塌了,我現在終於知道什麼是末世了,好比一顆生命星球突然解體,所有人都要死,逃無可逃啊。」

  秦誠心有餘悸,一片內景地居然崩潰了,那一瞬間,給人無比絕望的感覺。

  「這是哪裡?我怎麼覺得,像是成仙了,這裡下雪了嗎,神秘因子砸落在我的身上,都不用我引導?!」

  鍾誠發呆,站在原地,伸出手去接神秘物質,仰頭望天,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神色。

  「超凡退潮,內景地的腐朽景象與神話相對應,意味著一切都在消亡,列仙也要淪為凡人,這裡竟……生機勃勃。」

  老鍾開口,他被驚到了,站在這裡仰頭望天,幽靜之地,沒有聲息,唯有鵝毛大雪般的超物質落下,積澱在地上。

  他看向王煊,感覺不可思議,這是什麼狀況?

  老鍾是什麼人,自然第一時間猜測到,這是王煊的內景地,讓大幕後某些陣營都在惦記呢。

  他早就復甦了,一直在關注外界的事,比如金頂山大幕浮現,列仙想捕獵王煊,進而跨界,他已知曉。

  只是他沒有想到,這裡竟這麼特殊!

  老鍾思想劇烈掙扎,有那麼瞬間,都想留下來不走了,和王煊合作,沾下內景之光,但他又冷靜地搖頭,還是得跑路。

  有些東西雖然誘人,但卻是也致命的,極度危險,列仙中的絕世強者還沒有一個人出現呢,這種人一旦回來,估計沒人擋得住。

  「你要小心啊。」老鍾說道,他認為,就沖王煊身上這種秘密,被絕世強者盯上那是必然的。

  到時候會有各種暴風驟雨,同王煊扯上一些關係的話,跟在他的身邊,估計會被絞成齏粉。

  「我們像是從一個世界來到了另一個世界,這算不算是某種意義上的成仙?」鍾晴也露出異樣之色。

  精神才能進入的內景地真的很奇妙,精神橫渡兩界,從一片死地來到了一片新生的天地中。

  眾人沒有耽擱時間,再次開始修行,尤其是這裡很不同,在枯竭時代到來後,尤其顯得珍貴。

  王煊走到最裡面,盤坐下來,真正踏足採藥境界後,他確實要考慮未來的路了,這是一個現實問題,怎麼定路?

  在這裡,光陰河流像是被綁架了,每一個人都有足夠的時間去思考,去修行,去體悟自身。

  外界,他們的肉身也在被滋養,超物質蔓延,進入肉身,使之跟著發生變化,快速提升體質。

  如果觀察的話,可以看到,他們不斷的排除毒素,每一個人都……很有氣味兒,哪怕是愛美的鐘晴也不例外。

  新陳代謝快的恐怖,心臟如擂鼓,每個人都像是來到了萬物競逐的一個特殊時間節點,發生奇異進化。

  神秘因子進入,改善他們的血肉特質,讓端粒變長,明顯是延壽了,細微到不可見的「雜質」等被大量的排出。

  王煊靜坐,心中浮現各種經篇,在萬法消退的年代,希望找到自己的路。

  他又研究起五色玉書,但皺著眉頭,感覺暫時真的參悟不了,晦澀難懂,甚至覺得有錯誤。

  最後,他選定了那部金色的竹簡,畢竟,他曾練成了一部,從老鍾家裡得到的這部,也必須要解析出來。

  在這個特殊的年代,他想從至高經文中找到出路,甚至可以說是——活路。

  一年,兩年,三年……

  在內景地中,王煊感覺像是過去了七年那麼久遠。

  當然,這是精神感知的錯覺。

  王煊始終枯坐,參悟老鍾家的這部金色竹簡。

  別人每隔一段時期就會起身,他卻沉浸在這部經文當中,神思全部投入,像是與外界隔絕了。

  竹簡上的字看不懂,他是以精神共鳴才捕捉到那些真義,這也意味著,經文很唯心,這些精神烙印像是一個宏大的世界,很難用言語去描述,去闡釋。

  王煊在這部經文的世界中,行走了七年,思忖了七年,終於漸漸破開迷霧,看到這部經文的本質。

  「難怪我覺得格格不入,這與另外一部竹簡完全不同。」

  他從孫家得到的金色竹簡,側重於搏殺,講究精神根法為始,身體實踐,由肉身帶動精神來提升。

  而鍾家的這一部,卻完全不同,簡直是另一個體系,讓人懷疑根本不是一個時代的產物,這部講的是術法道。

  它從源頭講解,各種超凡物質的運用,解析本質,由精神來排列那些因子,構建出最合理的「定式」,最大限度的發揮超自然之力。

  它深入剖析,各種定式出現後,又被提升,被不斷推演,自然會誕生出一些極其恐怖的模型!

  這意味著,術法的形成,神通的演繹,都是各種模型的完善,形成恐怖的構架,這條路確實很強,極其可怕。

  這部竹簡,以精神卻構建各種超凡定式,鍛鍊精神,最後是由精神帶動肉身跟著一起提升的。

  「這是道法的演繹與形成過程啊。」王煊嘆道,這二十七塊竹簡十分逆天,必須要吃透!

  不過,超物質終究是要消退,這篇經文還有用武之地嗎?

  「能不能用其他能量物質代替那些超凡物質?」王煊思忖,估計很難,不能抱過大的希望。

  「歸根到底,神話消亡,所有經篇都要失效嗎?」他輕嘆,繞來繞去,還是避不開這個局。

  將希望寄託於他的內景地始終生機濃郁嗎?不能當真,至暗時刻還沒有來,真要到了那一天,萬一他的內景地也乾枯呢?這是非常有可能的。

  就如同大幕中的絕世強者,現在依舊無比強大,可是卻被推演出,在未來註定要墜落,甚至成為凡人。

  「不能氣餒,不管如何,我先走下去,立足前賢至高經文之上,才能更好的找到出路!」

  這部經文確實神秘,博大精深,而且路數這麼的與眾不同,他嚴重懷疑,傳說中的四部金色竹簡不是一個時代的東西。

  事實上,大方士兼擺渡人徐福也說過,石板經文、金色竹簡都很特殊,來歷不可考。

  「排列超物質因子,按照竹簡所述,很難,因為需要摸索,不斷嘗試才可,要耗費大量的光陰,但我似乎可以更快!」

  王煊突然發現,擁有精神天眼不需要那麼繁瑣,他能清晰地看透各種因子,沒有那麼麻煩。

  「哦,經文中也有記述,擁有罕見超凡神眼的人適合走這條路,不然的話舉步維艱。」

  顯然,竹簡中所提到的稀有要素,他完全具備!

  王煊在這裡研究竹簡,排列神秘因子,嘗試排列超物質粒子,構建術法的簡單模型。

  不久後,他的精神短暫回歸肉身,對著房間外的院落彈指,一團火光飛出,落在魚池中,呼的一聲,水霧騰起,焚燒乾淨,魚池熔化了,成為一汪岩漿。

  到了他這個境界,原本就可以釋放雷霆,真火等,那是超自然的本能運用,但是現在經過他排列後的火光,威力更大,消耗的神秘因子更少!

  「了不得啊!」王煊出神,心神大受震動,這意味著超物質可以更加合理的利用,也意味著在同境界下他實力的提升。

  他閱讀了各種經文,當中記載了不少術法、神通等,這些其實都是超物質被組合後的強強大構架的體現。

  「前人留下的術法,神通等,都是超凡因子構建的標準模型,正好可以供我參考,進行印證!」

  這條路極其璀璨,真要是吃透的話,解析的明明白白,同層次中他會怕誰?絕世強者墜落,如果境界相仿,他也不怵!

  王煊的元神再次進入內景地中,早先他已經盤坐七年了,現在走向這片幽靜與神秘之地的深處,略微放鬆,並在仔細探索。

  內景地,在各種古籍中都記載不詳,各種說法都很模糊,有很多都是隱語,許多現象連著書者都說不清。

  甚至有人猜測,內景地不見得只有一層。

  王煊走到極盡深處,穿過霧靄,總算找到一片界壁。他睜開精神天眼,透過那粗糙的石壁,他模糊的看到了生物?!

  「嗚嗚……」

  甚至,他聽到了極其微弱的哭聲。

  他頓時毛了,這是什麼情況?

  那模糊的輪廓,伴著一堆火,並且,像是有漫天紙張揚起,燃燒著,伴著哭聲。

  王煊驚呆了,而後頭皮發麻,這是誰在燒紙錢哭泣呢?

  他第一時間想到,他從命土蒸騰出的霧氣進入的神秘世界,蒼穹之上,漆黑的夜幕外,無聲地向下飄落大量的紙錢。

  「你誰啊,哭多少年了,怎麼跑這裡嚇我來了?」他寒毛倒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