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妖魔橫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外太空,冰冷的金屬光澤划過,龐大的艦體像是鋼鐵烏雲,給人巨大的壓迫感,極速俯衝向新星。

  王煊坐在主控室中,內視自身,盯著養生爐,它曾感應到什麼了嗎?所以才異動。

  「如果列仙中的絕頂強者回來,你可不要在他們面前躁動,不然會出事兒。」他神色嚴肅。

  若是鄭元天、紅衣女妖仙等人知道他身上有一件至寶,估計會立刻想盡辦法狩獵他。

  鍾家離去,放棄新星,龐大的戰艦群進入深空,這件事好比山崩海嘯,震動整個世界!

  沒有比這更大的新聞了,一時間,各方都呆住了,新星的超級財閥居然頭也不回的駛向宇宙深處。

  鍾家的產業涉足各行業,雖說有職業經理人打理,而且鍾家也有少數人留下,但依舊是一場恐怖的風暴。

  無論是心理層面的衝擊,還是對現實世界的影響,近期都沒有比這更加巨大的了。

  深空探測器等,清晰的捕捉到鍾家戰艦群遠去的畫面,冰冷的艦體,龐大的艦群,無聲的遠行。

  畫面不長,很快,艦群就變成了小黑點,而後就消失在冰冷的深空中,同宇宙相比微不足道。

  「老鍾……跑了!」有人輕嘆,並沒有太意外,這很符合鍾庸的性格。

  其實,各家都有預案。列仙出現,神話照進現實中,那些看不見的精神體讓他們無比忌憚。

  「列仙禍,讓鍾庸都心有懼意,現在果斷割捨下新星的一切,保命要緊啊。」

  鍾家大撤退,駛向星海中,讓各家大受觸動,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那些有退意的大組織都坐不住了。

  普通人無比吃驚,而後,心中升起一種惶恐的情緒,連超級財閥都在害怕,這樣跑路了嗎?

  「我們把列仙想到太美好了,什麼廣寒仙子,七夕鵲仙橋,還有白蛇傳等,那些唯美的,那些動聽的傳說,畢竟屬於個例,只是少數,真正的回歸必然很恐怖!」

  新星,各座城市中,人們都在熱議,這種事對心理的衝擊不亞於二十級颶風,捲起汪洋,侵襲大地。

  「神話是什麼,有仙,也有妖魔啊,古代傳說中,那些吃人的大妖怪還少嗎?他們一旦回歸,動輒就要屠城。」

  「沒錯,關於古代那些怪物的描述,關於一些恐怖場景的記載,還少嗎?動輒是赤地千里,人煙俱滅,在某些時代,他們吃光了很多城市中的人口!」

  這一天,人心惶惶,很多人感覺末日要來了,再也沒有人說拜入仙門的事,也無人提要成劍仙了。

  畢竟,連超級財閥都跑了,各行各業的人都毛了,連擁有戰艦群的大勢力都怕了,足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

  「我要離開新星,我要去新月,不,我要前往舊土,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別傻了,現在的舊土整天都是烏雲密布,血色閃電壓根就沒有停過,黑毛捲風遍布荒郊野外,各種妖魔鬼怪與仙人都在排著隊的跨界。」

  「是啊,舊土更不安全,你們要明白,那裡算是神話的源頭之一,遍地妖冢,你們現在聽到的那些恐怖故事,事實上,大多都發生在古代的舊土!」

  眾人麻了,逃無可逃,天下一樣,到處都將妖魔橫行嗎?

  從大幕後方過來的生靈,有些坐不住了,現階段他們不希望新星有任何大亂子,希望平穩過渡。

  有些陣營殺伐果斷,確實想在短期內強勢掌握一塊地盤,在暗中快速行動,為將來做打算。

  但也有部分陣營的人在憂慮,萬一不久的將來,時光磨滅所有神話屬性,他們徹底淪為凡人,那個時候,新星上的人的情緒是否會大爆發,強烈反彈,針對他們?

  「該不會是有財閥故意引導民眾的情緒,故意將局勢攪亂吧?」大幕後的生靈在懷疑。

  在此期間,孔雲、周詩茜、曹清宇、陳妍、黃銘等列仙的後代紛紛出面,進行闢謠。

  「哪裡還有什麼吃人的妖魔,真正的血腥怪物都被消滅在了古代,成為過往,現在誰敢屠城,都會遭受列仙聯手清除。」

  為此,這些人不惜開發布會,在各大平台上澄清,甚至講述大幕後那個世界的各種秘辛與真相。

  這著實吸引了眾人,對神話很好奇,想知道真實的仙界是怎樣的。

  「我們的祖先來自現實世界,我們的根子也在這裡,你我都流著著一樣的血統,誰會攻擊自己的故鄉?」

  「你們不要被誤導,所謂的妖仙,其實大部分也是人族啊,只是當年修行的功法有問題,由人身化成了金翅大鵬、白孔雀、千手真神等,他們走的是真體路線,其實也是人啊。」

  人們大開眼界,神話物種中,有很多其實都是人?

  饕餮、檮杌、貔貅等,都是走妖魔真體路線的人化成的?

  ……

  王煊翻閱鍾誠送他的經書,確實圖文並茂,給人以視覺上的享受,他翻看了大半本,確信這次沒有造假,是小鐘的寫真集。

  有晚霞楓樹林中的清純學生裝,有碧海藍天下的戲水圖,姿態怡人,一看就是鍾晴自身的照片。

  「這傢伙什麼意思?竟送我這種東西。」王煊搖頭,不過,他還是沒停下,繼續向後翻去。

  「後面半本,是最新的大鐘?」王煊驚異,看了又看,確認這是鍾誠加急趕製出來的,真的是鍾晴從內景地出關後的照片。

  「像我這種人,將列中的跨界者都打死好多個,會經受不起這樣的考驗嗎?真是的。」王煊說著,慢慢欣賞。

  直至翻到最後一頁,他合上寫真集,輕輕一嘆,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他們,宇宙太大,星空浩瀚,相距太遙遠!

  大型戰艦降落在鍾家的一處基地,這裡空空蕩蕩,但也留下部分資源,為這艘戰艦補給的話短時間沒問題。

  不然,王煊個人真養不起這樣一艘大型戰艦,每時每刻都是天價經費在燃燒。

  他眺望遠處的坤城,鍾家離去後,他們的莊園,那個大本營徹底不寧靜了,有妖氣繚繞,有佛光蒸騰,有仙霧瀰漫。

  毫無疑問,鍾家的秘庫成為了各方的必爭之地,往生池消失後,鍾家高層遠行,超凡生靈入主了。

  王煊沒什麼遺憾,在送鍾家離開前,他和陳永傑還有鍾庸帶著往生池曾一起進入秘庫,著實挑走一些好東西!

  比如,他在那裡發現一種「活金」,將鄭武那條在跨界時斷成三截的頂級異寶元神鎖鏈,徹底接續上並修復了。

  此外,他還得到一件元神甲冑,黑白二氣流轉,古樸而有道韻,比他早先得到的那些甲冑強上太多了。

  至於老鍾、陳永傑也都拿到一些殺手鐧般的器物,如五色元神衣、山河印、照神境等。

  老鐘身為地主,自然帶走了一堆東西。

  陳永傑已經去找蓮蓬了,這次他的把握很大。

  「希望鄭家的幾位真仙給力,趕緊從大幕後送來不周山的五色土、仙漿等,我和老陳還等著栽種藥草呢。」

  王煊回來後,自然要去接應陳永傑,以及進行最後一次的「掃蕩」,新星好東西還有很多,不能都留給列仙。

  「儘管過不了多久,它們可能重新會成為文物,淪為普通的收藏品,但是現在真的很有用。」

  ……

  大幕後,一片蒼茫雲海下,山脈壯闊,古木狼林,千年大樹、水缸粗的藤蘿到處都是。

  山脈最深處,血氣蒸騰,染紅雲海,那裡像是有一個生靈在呼吸,每一次吸氣都將漫天的血雲吸盡,每一次吐氣又讓無數大山抖動,血氣沖霄,化作雲海。

  這裡棲居著一頭恐怖的妖魔,是仙界一位赫赫有名的絕世強者祁毅。

  沒有人知道他的本體,但是,他的確強的可怕,不久前他去追逐另一件至寶逍遙舟,殺了一名同層次高手,震動仙界。

  不過,他並沒有得到至寶,逍遙舟蹤影一現,又一次消失,快到不可思議,連絕世強者都追不上。

  不久後,他吐納結束,在深山中傳來聲音。

  「現世的事要抓緊了,我不看過程,只看結果。我要的經文要找到,還要有一塊地盤,不要惹出大的風波。」

  在古代時,這是一個赫赫有名的怪物,屠城無數,曾讓某一顆生命星球赤地千里,大地上血流成河。

  古代的確有這種凶物!

  這次,他沒有選擇回歸那顆星球,未來要降臨新星。

  同古代相比,他現在已經消磨掉了很多的凶性,不願惹出大亂,但骨子裡的某些東西依舊未變。

  不止是他,其他絕世強者也在吩咐,要手下的仙道生靈跨界的跨界,準備的準備。

  至於他們自身,還不想放棄人世劍、逍遙舟這樣的至寶,還將繼續尋找與爭奪。

  「五色玉書啊,找到它,那是我最需要的東西!」

  大幕後,某片天穹上,瓊樓玉宇,天宮一座又一座,一位絕色麗人眉心一點紅痣,盤坐在中央巨宮中,被仙霧籠罩,整個人都很朦朧,大道氣息瀰漫,規則交織。

  她自然是一位絕世強者,名為凌亂仙,很古怪的名字,但是卻有莫大的來頭。

  仙界頂級大陣營的人都在行動。

  大幕後的生靈成規模的進入現實世界,不可避免的會引起各種問題。

  ……

  現世,王煊離開坤城,他在思忖,鍾家離去了,影響深遠,其他財閥是否會效仿?列仙是否會因此有些動作?

  「趙家會離去嗎,老趙最近怎樣了?」他覺得,應該去看看趙清菡的父親趙澤峻,畢竟現在局勢有些複雜。

  他不可避免地想到密地中的趙清菡、吳茵,為什麼還沒有回來?那可惡的黑狐,說話不算數。

  「老狐,你難道等著我親自去接人嗎?」王煊望向天空的盡頭。

  在路上,他的電話響了,看顯示是錢安找他,一個很不錯的老頭。然而,讓他意外的是,電話只響了一聲便斷掉了。

  他重新撥打了過去,過了一會兒,錢安才疲憊的接通電話,道:「小王,我剛才只是有些感觸,鍾庸老頭子竟跑路了,想找你聊一聊,問下具體情況,後來想了想,還是算了,老鍾就那性格。」

  簡短通話後,王煊皺著眉頭收起手機。

  他抬頭,看到了遠處的天空中有兩隻巨禽盤旋。有一隻通體金黃,長足有十米,另一隻青色的巨鳥體積也相仿,都帶著妖氣。

  他一怔,現實世界中,已經有這麼多妖魔了嗎?那絕對是妖物,是從大幕後過來的生靈!

  現在,新星上,妖物、列仙后人等隨處可見,想來舊土也差不多,甚至更為嚴重。

  他再次上路,準備去看看老趙,同時路過蘇城時,看望下剛和他通過電話的錢安。

  「嗯?」

  王煊接近蘇城,看向城外的一片莊園,錢安就居住在那裡,很幽靜,伴著一座道觀,適合養老。

  「老錢是個熱心人,這次別後,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相見了。」

  他的養生殿那片建築物便是錢安送的,還有,他與老陳第一次大批量獲得經文,也是在錢家的道觀中,錢安擺出一大堆,讓他們隨便看。

  在孫家發動襲擊後,陳永傑被暗紅色古燈發出的箭羽射中時,險些死在路上,也是錢安不斷為王煊通風報信,他才能趕過去救下老陳。

  王煊來登門拜訪,距離通話還沒過去兩個小時呢。

  「我爺爺抱恙,他剛躺下不久。」錢安的孫女迎來,表示歉意。

  「我去看看,為他治療。」王煊說道,直接向里走去,他多次為錢安續命,老錢理應很康健才對。

  下一刻,他的臉色變了,隔著門窗,他還在院中呢,就以精神天眼看出了錢安的狀態。

  事實上,也只有精神天眼才能這麼真實的看到一個人的精神本質。

  錢安的精神體……被吃了大半,他幾乎被取代了,其靈魂在顫慄,在哀哭!

  王煊心中一顫,竟發生這種血色而殘酷的事情,那個想取代錢安的元神還在呢,並沒有離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