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古代血色場景重現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錢安對王煊真的不錯,是一個脾氣比較好的老人,結果落得這麼一個下場,在他自己的家中,精神體被一個生物吃掉了大半,沒有血,但更殘忍。

  「你們還想再現古代的血色場景?!」王煊當時就被刺激的眼眉立了起來,沒有任何耽擱,向前衝去。

  在路上時,他就曾看到一些猛禽,體積大的不像話,一看就是妖物,現在居然敢這樣肆無忌憚了?

  老錢算是一個好人,晚景竟這麼的淒涼,精神體被啃食的幾乎快熄滅了,馬上就要成為行屍走肉了。

  王煊眼睛都紅了,帶著濃烈的殺氣,一縱就是數十米,轟的一聲撞碎門窗,徑直就闖了進去,他實在是怒不可遏!

  「王哥你……」錢安的孫女錢芊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見到他這麼失態,硬闖自己爺爺的臥室,頓時驚呼出聲。

  床上,錢安呼的坐了起來,眼神開闔間,有淡淡的烏光露出,他露出詫異之色,道:「王煊,你怎麼了?」

  錢家的人被驚動了,不少人都快速跑來,不明所以,都知道王煊與家裡的老爺子關係很好,現在這是怎麼了?

  王煊盯著床上的老人,在他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後,那個生物依舊保持冷靜,還想矇混過關呢。

  不過,它沒敢在吃錢安的精神體,靜靜蟄伏在血肉中,審視著王煊!

  「滾出來!在這時代,你們作為逃出大幕的生靈,不選擇友善的融入人類社會,還敢以普通人為血食,找死嗎?!」

  王煊的聲音,像是炸雷般在這片院落中響起,先聲奪人,震懾這個怪物。

  同時,他這也算是為錢家人解釋了,避免他們不了解情況,在這裡添亂。

  錢家的人都驚呆了,而後身上冒涼氣,房間中有一個妖魔,在這裡以錢安為血肉食物?這簡直不可想像!

  現在,新星上都在談鍾家逃向宇宙深空中的事,更是提及了列仙跨界,妖魔來到人間的可怕後果,結果他們錢家第一時間就有了這種血淋淋的體驗?

  「王哥,救救我爺爺!」錢芊臉色發白,這件事太可怕了。

  「王兄,這是什麼情況,你要保護我們家老爺子啊!」錢家其他人也喊道。

  「胡鬧!」錢安開口,眼球略帶烏光,他掃視錢家人,道:「這個人看上我們錢家的產業了。」

  接著,他又笑了笑,道:「王煊,你有什麼要求,我們可以坐下來談,一切都好商量,不要傷害我的家人。」

  王煊想一劍劈了他,老錢體內那個怪物有恃無恐,這是在恫嚇與威脅他呢,它將錢安殘留的部分精神體當作人質。

  王煊看的很清楚,它現在一團漆黑,是獸類的元神,形似一頭豺狼,但長著獨角,並且有三對烏黑的羽翼。

  元神形態大體與真實的肉身相仿,這是一頭妖魔!

  此時,這頭怪物應該也意識到,王煊能夠看透它的本相,在秦安的身體中舔了舔嘴,笑容冷冽,帶著惡意,一爪子按住了錢安不足四成的精神體,對外咧了咧嘴。

  錢家亂了,許多人不知所措,究竟該聽誰的?

  王煊看著前方,道:「你現在出來,說出你的根腳,還能有個好下場,不然的話你會後悔的。」

  「王煊,這個世間還是有天理的,你不能倚仗自己是超凡者,為所欲為。列仙要跨界過來了,絕不會允許你這樣的人凌駕社會之上,肆意行事。你即便盯上我錢家的產業,看上我們的秘庫,也要講些道理。」

  錢安的身體中,那個獸類元神嘴角帶著冷笑,滿滿地惡意,它已經暗中發出訊號了,等人來支援!

  王煊的感知何其敏銳,感應到它暗中釋放的特殊精神波動,以妖魔的秘法呼喚同類。

  他估量了下,覺得應該可以拿下它,而不傷及錢安的殘缺精神,準備動手了。

  「你什麼都明白,知道世間有天理,卻在冒犯,顛倒黑白,將你自己的罪行放在別人身上,你想過後果嗎?」王煊說道。

  哧!

  瞬間,一道匹練飛出,太快了,宛若天外飛仙,銀白刺目,剎那沒入錢安的身體中,讓人反應不過來。

  這是鄭武的元神鎖鏈,屬於最頂級秘寶,被舊約擊斷,但被王煊以老鍾家秘庫的「活金」接上並修復了。

  所有人都驚呼,那是什麼東西,進入錢安的身軀了?

  嘩啦一聲,王煊一扯元神鎖鏈,將那個怪物帶了出來,徹底將鎖住了。它形如豺狼,獨角綻放烏光,在劇烈掙扎,不斷嘶吼,面目猙獰。

  王煊長出一口氣,雖然第一次用這件絕頂異寶,但總算沒有失誤,直接將這頭怪物拿下了。

  但是,他看向錢安時,露出黯然之色,老錢多半活不了多久了,只殘餘三四成的精神體,受創太嚴重。

  「王煊!」這頭怪物掙扎,咆哮著。

  原本,??它是精神體狀態,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它,立足超凡領域後,像是與常人隔絕了一個世界,無論發生什麼,常人都無感。

  但是,元神鎖鏈作為負有盛名的異寶,鎖上它後,直接讓它顯形,在這裡露出猙獰的獸類形體。

  「怪物!」

  「它剛才蟄伏在我爺爺的身體中,天啊,它都做了什麼?」

  錢安是錢家核心成員之一,發生這種事,立刻有人向錢家大本營求助,告知具體情況。

  王煊盯著元神鎖鏈上的怪物,道:「你自己主動說,還是等我逼你說?」

  刺啦一聲,元神鎖鏈發出光束,霎時間將這頭凶獸的元神削落掉部分,化成光雨,消散在空中,讓它出一聲悽厲的慘叫。

  「古代,有妖魔橫行的時期,在人間屠城,活食生者,赤地千里,你們難道還想讓這種血腥景象重現人間?!」王煊喝問。

  「啊……」這頭妖魔慘叫不止,每一次勒緊鎖鏈,它都有元神光雨散掉,它的精神體在被肢解。

  「說還是不說?!」王煊寒聲道,他真的怒了,因為即便殺了這頭怪物,也無法挽救回錢安的性命了。

  他探出一道光束,蘊含著濃郁的神秘因子,沒入錢安的體內,讓他甦醒了過來。

  「想不到啊,我遇上了妖魔,晚景這麼悽慘,還好王煊你及時趕來了,總算沒有讓我死的無聲無息,被這妖怪占據了身體,成為活屍。」錢安嘆息。

  他很清楚自己的狀況,那頭妖魔在他體內吞食他的精神體時,剝奪其生命印記,獲取他的記憶,想取而代之,並明確告訴他活不成了,現在的他只剩殘魂,猶若風中隨時會熄滅的燭火。

  「爺爺……」錢芊、錢瑞哭了,撲向錢安的床邊。

  王煊默然,老錢只是一個普通的老人,不是超凡者,精神體本就脆弱,沒有什麼特別有效的手段讓他活下來。

  「啊,放開我,我說!」那頭妖魔嚎叫,元神鎖鏈每次加力,都讓它瓦解一部分,相當於對它千刀萬剮。

  很快,王煊知道,它來自大幕後某一個極其強大的妖魔陣營,背後有一頭絕世妖魔祁毅。

  一個敢於去爭奪至寶逍遙舟,並殺死一位絕世強者的恐怖妖魔!

  「你有多少同伴,都在哪裡?」王煊逼問。

  「來了一批,在蘇城外的寒霧山,他們可能隨時會過來!」這頭妖魔頂不住這種煉獄般的折磨,不斷被削掉部分元神碎片,慘叫連連。

  砰!

  王煊猛力一震,銀色的鎖鏈將它絞殺成碎塊,在最後一聲哀嚎中,它分崩離析,元神被銀光燒成灰燼。

  「老錢,我替你報仇了!」王煊說道。

  錢安點頭,對他露出笑容,但無比疲倦,精神萎靡,眼神暗淡,嘆道:「我不如老鍾果斷啊,早該離去才對。」

  錢家高層來了,在這裡和錢安低語,聊了很多。

  「嗯?!」王煊定住一位高層,元神鎖鏈,猛然飛了出去,哧的一聲,從他的體內鎖出一頭怪物,顯現出元神形體。

  「嗷……」獸吼聲響亮,震動人的精神,它在長嚎,但是被王煊一下子就絞殺了,想傷普通人都做不到。

  「肆無忌憚啊,剛回到現世,你們就想人間充滿血腥,你們這樣的妖魔都該死絕才好,還以為這是古代嗎?!」王煊寒聲道。

  錢家的高層臉色全都變了,立刻做出決斷,道:「我們立刻遠行,進入深空,執行太初計劃!」他們真的怕了。

  「走吧,早點離開,短期內不要回來。」錢安說道。

  他對王煊虛弱的點了一下頭,不久後,他便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老錢,走好!」王煊轉過身去,他認識的熟人死掉了,讓他動了殺意,這群妖魔無法無天,在這個時代,還想以人為血食?!

  現在,這個陣營回來了一大批人,天知道他們會吃掉多少人!

  「喂!」王煊聯繫鄭家的真仙,他要了解情況,現在他是鄭武,有資源人脈不能不用。

  上次一別,期間那三位真仙只找過他一次,交換了手機號,約定為他聯繫大幕後方,搜羅五色土、仙漿等。

  事實上,現在鄭家的真仙有些懷疑了,因為今天王煊送走了鍾家的戰艦群。

  「東西我拿到了!」王煊聲音微冷,直接拍了張金色竹簡的模糊照片發了過去,告訴他們,成功並不一定要流血,潤物細無聲更佳。

  「公子,我這就過去見您!」對面一下子就激動了。

  「三天前,我在鍾家時,曾被人擺下祭壇狩獵,有查出是誰嗎?」王煊平靜地問道,當時黑色鎖鏈纏身,七支血色小劍落下,著實威脅到了他的性命。

  「周沖,他聯絡人在對付您。這個人的背後有一位絕世強者,在現世還未羽化飛升前,就被尊為天仙之祖齊騰!」

  鄭家的仙人很凝重,告知王煊,一定要嚴加戒備,不僅這個陣營後方的絕世強者十分恐怖,那個周沖也不好對付,疑似拿到了上古傳說中的神物鎖魂鍾。

  「周沖與妖族那些人最近走的很近,一直在謀劃,我們懷疑,兩大陣營的關鍵人物,天仙之祖齊騰和絕代妖魔祁毅可能聯手了!」

  「我在蘇城外,這裡有一批妖魔,是否有周沖在攛掇他們?」王煊冷漠地問道。

  「我去查!」

  王煊收起手機,雙目深邃,當日周沖在孫家拿到了鎖魂鍾,而他則悄無聲息的取走了斬神旗。

  而在更早前,周沖曾在源池山顯蹤,其手下還曾召集王煊前往,要給他打上印記,收為己用。

  王煊沒去,那一天源池山被孫家用戰艦轟沒了!

  「他大概率猜出斬神旗落在了我的手中。」王煊殺氣騰騰,本就是對方先惹他的,還一而再的針對他。

  呼!

  遠處,風聲獵獵,一頭猛禽飛過,龐大的身軀足有十米長,通體烏黑,帶著大量的黑色妖霧,展翅而去。

  「妖魔更可恨!」

  王煊抬頭,感覺到了一股若隱若無的敵意,在如今這個時代,這些妖怪還想復古不成,再現屠城的那些舊事?想什麼呢!

  它們的膽子太大了,害死錢安,被王煊殺了兩個同伴後,還敢派出一頭妖魔接近,來探聽消息?

  王煊駕馭飛舟,沖天而起,一劍飛出,寒光照射天宇,氣沖斗牛!

  飛劍划過,如同一掛星河傾瀉,將那頭實力很強的妖魔斬首,血液濺起,碩大的頭顱墜落下高空!

  一聲怒鳴,凶禽的元神衝起,惡狠狠地盯著王煊,想要逃遁而去。

  哧!

  元神鎖鏈飛出,直接將它鎖住,王煊冷漠地拉了回來,輕輕一震,????頓時將它絞殺了。

  他突破到採藥境界後,實力提升了一大截,其他人則再次受到超凡餘波震動的影響而實力受損,可謂此消彼長。

  錢安死了,他準備拿妖魔開刀!

  「你們與周沖那個陣營聯手了,原本就要對付我,如今還害死了老錢,在這個年代還做著妖魔君臨大地的美夢,該打醒你們了!」

  王煊凌空,望著遠方的山脈,他想大開殺戒了!

  「古代,妖魔強大的年代,十室九空,大地上一片血色。今天和你們算一算舊帳,你們當中有些人大概率是從那個年代活下來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