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殺意升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天藥到手的這麼順利,讓王煊和陳永傑一度懷疑,這當中是否存在問題?

  這樣的稀世奇珍,在神話中都少有記載,描述的很模糊!

  當年,秦皇一統天下,讓大方士徐福去尋找的不死藥就是這種東西,但連徐福都沒有任何辦法,只能遠去,當了擺渡人。

  事實上,連大幕後的絕世強者都有人因為勉強進入最高等的教精神世界,因採藥而死掉。

  這一切都在說明,天藥的珍貴,很多個時代都難以見到一株,是價值最驚人的稀世奇物。

  「我們兩個才踏入超凡領域沒多久的人,在紅塵中採摘到……」

  「噤聲!」

  兩人面色無波,以精神交流,簡直猶若夢幻一場,腦子有些暈乎乎,讓陳永傑感覺很不真實。

  王煊還好一點,因為得過一株,但當時面對的卻是生死劫。

  鄭武不願億萬里,跨過大幕要以他的血肉根骨為養料,培養魔胎,結果反倒將自己搭進去了。

  兩人看了又看,附近沒有人窺視,準備跑路,現在不走更待何時?吃干抹淨,事了拂衣去!

  不過,王煊很快就止步了,他精神出竅,掃視八方時,看到了天際盡頭的一片帶著煙霞的紅雲極速飄來。

  有超凡者趕來了!

  這要是逃走,肯定會被坐實兩人得手了,他們將會面對圍追堵截、各大陣營共同追殺的局面。

  「別跑了,可能是你的本家到了,一會兒認真交流下!」王煊低語。

  陳永傑一看直嘬牙花子,這緣分也沒誰了!

  那張袈裟很大,並有一道又一道金線交織,蒸騰瑞光,宛若晚霞撲面而來,伴著紅霧,眨眼就到了。

  在這個年代,能夠駕馭法器飛行,那肯定不簡單,不是對方實力足夠強,就是那袈裟稀珍。

  嗖嗖嗖!

  一群身影降落,全是高手,散發的佛光很濃郁,比老陳境界明顯要高一大截。

  這讓王煊與陳永傑都警惕,暗自戒備,這群人怎麼比曹清宇、孔雲等人的實力高這麼多?

  天花板呢,怎麼不壓落下來?兩人面色平靜,暗中嚴陣以待。

  對面有人誦了一聲佛號,看向陳永傑時,不禁一怔,因為眼前這青年一身佛力純淨,周身都在流動金光,丈六金身修煉有成。

  「自己人!」陳永傑打了個招呼,雙手合什,寶相莊嚴。

  一位面貌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苦行僧也雙手合十,他法名休善,盯著老陳看了又看,道:「你練了釋迦真經?」

  這群人動容,他們當中只有幾人練了釋迦真經,而且每次都是境界提升到位後才能接觸下一層經篇。

  「我與佛有緣,身在紅塵中,心游靈山間。」陳永傑嚴肅地說道。

  遠處烏雲蓋頂,妖氣衝天,一張巨大的獸皮散發煞氣,不時從獸毛中飛出黑色的閃電,快速降落。

  嗖嗖嗖!

  妖祖祁毅這個陣營的人到了,沒有妖仙,但是,這次消耗妖池祖血,送過來的人都有肉身,實力極強。

  這些妖魔,有的黑霧籠罩,有的血氣滾滾,有的露出妖魔的本體,有的化形為人,姿態不同,但都殺氣騰騰。

  「是他?殺了我族不少高手!」其中一頭青狼開口,不屑化形為人,皮毛炸立,一眼認出王煊。

  他們跨界後,第一時間得到密報,了解詳情,他們在占據財閥錢家時,就是這個人發現並破壞的,引發了一場災難性的變故。

  當然,他們還不知道,王煊暗中主導了一切,讓其他陣營一同參與狩獵,並用戰艦轟殺妖魔等。

  即便如此,也有妖魔眼神森冷,十分強勢,道:「現世的血食,也敢幹預妖族的大事,你找死嗎?!」

  他名為黑鬣,伸出一隻毛茸茸的大手,直接就抓了過來,根本就不在乎人間的一切,以一種俯視的姿態看紅塵中人。

  那隻長著黑毛的大手,剎那就到了王煊的近前,這是想一把攥住他的脖子給拎過去,不是一般的霸道。

  無聲無息,一柄古樸的短劍出現在王煊手中,擋在面前,向前切去。

  噗!

  短劍看起來很普通,但極其鋒銳,哪怕是妖魔的大手也被割開一個血口子,頓時血流如注。

  只能說這個名為黑鬣的妖魔實力強很,在這種關頭下還能如閃電般倒退,躲過了斷手之厄!

  他的手滴滴答答淌血,血肉間露出白骨,他的雙目頓時射出更為冷酷的光芒,死死地盯著王煊。

  黑鬣不止是大手,滿身都是黑毛,像是鋼針般根根直立著,他嘴裡有兩根獠牙突出,長相很兇。

  「殺了我們那麼多人,居然沒有逃走,還敢出現,讓你活著就是犯罪,妖族容不得你!」

  他張嘴間,口誦真言,一片血光出現,化成蓮花,一片又一片的綻放,向著王煊落下,他動用了術法。

  這頭妖怪雖然兇猛猙獰,但是實力的確過人,這是比孔雲、黃大仙等人更厲害的原生怪物。

  血色蓮花發光,超物質沸騰,一片又一片血色蓮瓣像是大山般向王煊壓來。

  王煊雙手立起,迅速結出一種特殊的手勢,配合施展超凡定式,現階段的他還真動用不了三級定式三昧真火。

  但是,他發動的真火依舊很強,是遠超他這個境界的術法,那本金色竹簡讓他悟出了術法道的真諦。

  他以精神天眼輔助,調動神秘因子快速排序,構建出一種相對完美超凡火光,一片漆黑的光焰綻放,像是從地獄翻湧出來。

  呼的一聲,黑色的火焰淹沒血色蓮花,超物質撞擊,他們近前的建築物瞬間破爛,炸開,焚燒成灰燼。

  轟!

  黑鬣手持一根狼牙大棒,在術法碰撞時,他就直接沖了過來,以泰山壓頂之勢向著王煊砸去。

  王煊神色凝重,這傢伙的肉身太強橫了,這該不會是八段以上的怪物吧?在這個境界,現世中確實難有人抵擋。

  在王煊身邊出現一株黃金樹,霎時間,四隻金色小鳥飛出,拍打著翅膀,攻擊向這個滿身黑毛的妖魔。

  「啾啾啾……」金色小鳥鳴叫時,如鳳鳴裂天,周圍的虛空都似模糊了。

  黑鬣感覺頭疼欲裂,精神被攻擊了,腦漿子都要炸出來了,他手中的狼牙棒頓時攻勢放緩。

  嗖!

  在他的身上,浮現一滴奇異的血液,流動懾人的威壓,暫時抵住四隻金色小鳥的精神侵蝕。

  這是妖池中的祖血,這些人穿透大幕過來,的確帶來一些殺手鐧,可以殺敵,更可以保命。

  轟的一聲,王煊掄動整株黃金樹向著他砸去,黑鬣被動用狼牙棒阻擋,在刺目的火星中,超物質沸騰。

  黑鬣眉心滴血,再怎麼防範,他的精神領域還是被侵蝕了,頓時讓他凶性大發,以祖血對抗,並向著王煊殺來。

  王煊覺得手臂劇痛,雖然沒有骨折,但是被這頭強大的妖魔的巨力衝擊的倒退了很多步。這讓他意意識到,彼此間差了幾個境界,在生死搏殺中,若是沒有寶物護體,形勢很不樂觀。

  還好,他得到天藥了,可以在近期提升道行。

  在異寶威力每日都在下降的大趨勢下,如果他自身不趕緊提升上來,很可能會淪為妖魔的食物。

  「啾啾啾!」

  又有三隻金色小鳥飛了出去,黑鬣悶哼,眉心流血,被迫倒退,他近前那滴祖血都暗淡了不少。

  「黑鬣,你行不行?」一個由銀色蝙蝠化成的人類開口,滿頭銀髮,向前走來。

  另一邊,一頭青狼體形龐大,帶著殺氣,張開血盆大口,也逼近過來。

  「黑鬣,你有些廢柴啊,連個採藥級的可口血食都拿不下,讓給我吧。」青狼說道,雖然大剌剌,但其實很謹慎,盯著黃金樹,露出覬覦之色,雙目凶光畢露。

  陳永傑念了一聲佛號,神色嚴肅,轟的一聲震鍾,銀色漣漪席捲前方,讓銀蝠與青狼都一驚,快速倒退,動用術法與祖血對抗。

  他們雖然貪婪,但也無比忌憚,接連看到大殺器,在嚴加防範時,也想攫取到手中。

  「和尚,你們想干預嗎?」對面,一個滿身都是血色羽毛的妖魔開口,誤認為老陳來自靈山。

  這是一頭血鵬,擁有鵬族的強大血脈,這些妖魔以他為首,實力異常恐怖。

  苦行僧休善雙手合什,看著老陳,又望向王煊,見他練的也是……釋迦真經,有佛光護體!

  這還真是讓他無言了,他們這群人中也只有他和另外三人練了佛門至高經文。練此經文,不說是正統,也算是有緣人了,不能不管。

  「你們殺心太重,這裡不是妖界,這是人間,還需以慈悲為懷。」休善開口勸道。

  「和尚,你說的輕鬆,他曾壞我族大事。」血鵬指向王煊,道:「他殺了很多妖族英傑,還想活著?這種才踏足超凡領域的人類,在古代都算是血食,為了他,你要阻我們?」

  黑鬣更是在擦去眉心的血液後,寒聲道:「當年,我家祖上在某顆生命星球上時,占據偌大的疆土,以數十幾座城池養血食,也沒見誰敢攔阻。許久未歸,這人間變了天嗎?和尚你們呆在你們的淨土,不要多管閒事。」

  他們是原生妖魔,祖上並不是人類走真體路化成的,格外的兇殘,從不將人命當做一回事。

  銀蝠也開口,道:「另外,我懷疑,天藥可能在他們兩人身上,自當要拿下,在血肉中檢查個通透,看看是不是藏在心臟等處了。」

  他舔了舔嘴唇,一副要撕開王煊與老陳的架勢。

  「我以菩提神目看過,天藥不在他們身上。」休善開口。

  王煊驚異,這和尚還真是不簡單,練成了菩提神目?不過,他將那本石頭經書送進命土了,埋在至寶養生爐下面。

  這如果還能被人看透,他也認了。

  王煊手持黃金樹上前,道:「大師,不要為難,這人間自當有朗朗乾坤,容不得這種妖魔肆虐,烏煙瘴氣,我們兩人自己能解決,會以釋迦真經掃滅魑魅魍魎!」

  他是真看不慣這些原生妖魔,沒有一個是無辜的,都該殺死!

  一群妖魔實力都極強,有數人冷笑著向前走去,的確給王煊和老陳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他們兩人的境界真不夠看了。

  此時,來自靈山的佛門高手,有人悄然動用袈裟去卷石山,就要帶走。然而這座奇異的山體很沉重,被激活後,其沉重之勢宛若真實的宏大山嶽矗立,根本搬不動。

  瞬間,佛門有數位高手無聲的沒入奇異的石山,前去尋找天藥。

  妖魔陣營見狀,立刻跟進,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九劫天蓮的種子,在他們眼中,這種稀世奇物遠比那兩個人類重要一萬倍!

  霎時間,佛門高手,妖祖陣營的強人,全都沖向奇異的石山,原地沒剩下幾人了。

  「我們也去!」王煊示意老陳,也要跟著硬闖。

  「滾!」黑鬣阻路,銀蝠與青狼也站在他的身後,負責留守外面,不讓這兩人入山,想要再次動手。

  王煊和陳永傑雖然是作勢要入山,但是,面對這幾頭妖魔,確實是心有殺意,這可不是裝的。

  銀蝠雖然是人形,但背後也有一對銀色肉翼,冷笑道:「別以為仗著兩件大殺器就無敵了,現在沒時間拾掇你們,先寄存在你們的手中,此地事了後,人間將無你們容身之地!」

  「回頭弄死你們!」王煊和老陳向後退去,兩人確實被激起了殺意,想幹掉這幾頭妖魔。

  可是,這群妖魔強的離譜,很不好對付。

  遠離凌家後,陳永傑以精神傳音,道:「趁現在回舊土嗎?」

  王煊望天,道:「鄭家真仙今夜會將五色土、仙漿等送過來,現在天色快擦黑了,放棄的話有些可惜啊。」

  臨走前,他想拿到那些從仙界運輸過來的奇物。

  陳永傑道:「我想幹掉這些妖魔,太可恨了,留著都是禍害,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呢,比早先過來的妖仙都張狂,肆無忌憚,開口就是血食,殺戮等!」

  「那就想辦法滅了他們,最差也要殺一批人!」王煊沉聲道,他也對那幾頭妖魔忍無可忍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