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再難重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接著,陳永傑和凌啟明通話,確認他們凌家都已在外太空,然後又和新星的幾位老朋友聯繫,暗示他們該離開了。

  王煊也聯繫了趙澤峻,告訴他,妖魔成群成批的出現,類似趙家這樣的地方是他們的理想目標。

  「我們正在準備,馬上就要退走了。」趙澤峻聲音沉重,他很思念趙清菡,但是遲遲等不到她歸來。

  「趙叔不用擔心,等過段時間,我會去密地找她,一定會將她帶回來,你們先走吧!」王煊確實有這種計劃。

  他真想打死那頭老狐,說話不算話,這麼久了都沒見它將趙清菡還有吳茵送出那顆生命星球。

  現在,他得先提升實力,達到天花板才行,不然的話即便有一天遇到老狐,也不見得是它的對手。

  「王煊,謝謝你,幫我找到清菡,不要讓她出事兒啊。」這麼久沒見到女兒,趙澤峻憂心忡忡。

  「好!」王煊鄭重地點頭回應。

  很快,他又和吳成林等人通話。

  當聯繫到周家時,周雲告訴王煊,他們家徹底「躺平」了,不準備走了。

  王煊一陣無言,不過人各有選擇,他好意提醒過就是了,至於怎麼做那就看他們自己了。

  「我家直接請列仙的後人來到了家裡,秘庫對他們開放,算是合作了吧。」周雲告知具體情況。

  至於他自己,前幾日和黃大仙等共登新月,又帶那些人出海,關係處的倒是不錯。

  對於他的選擇,王煊不予置評,因為未來會這樣,誰也說不好,沒有人能夠真正看清大勢。

  如果出現一些列仙財閥,將來占據絕對的主導,周家的選擇也不見得是錯。

  不過,周雲確實有些廢,此生與修行無緣了,上一次王煊也聯繫他去鍾家,想帶他進內景地。

  但周雲說,不想在這條路走下去了,一次密地的經歷就足夠了。

  「保重!」王煊和他結束通話。

  接著,他恨不得立刻就要去開戰艦轟殺妖魔,這群從大幕後面回來的生靈,實在太囂張了,覺得他們一旦回歸,人間真是他們的天下了?

  他和陳永傑一致認為,這種有肉身的妖魔都應該以現代科技武器強勢的打爆掉。

  「先忍一忍吧!」

  此時,天色略微擦黑,再有幾個小時鄭家人就會過來了,這個過程中不能出任何意外。

  「不行,我得去探探路,萬一鄭家是個大坑,這次我們可能會死的很慘。」

  王煊忽然想到,上次他那個便宜叔叔招呼都沒打一聲就跨界過來了,幸好在蘇城被妖魔幹掉了。

  不然的話,有可能會根據鄭武平日的一些習慣與細節等發現問題。

  王煊認為,鄭家的真仙多少對他有些懷疑了。

  他和老陳馬不停蹄,悄然趕往平源城外的濕地,緊鄰這裡的丘陵地帶對應著大幕後鄭家修建的一座祭壇。

  王煊盤坐下來,精神進入命土,拔起插在這裡的斬神旗,然後在蒸騰的迷霧上邁步,身影漸漸消失,進入了大幕後的世界。

  破舊的驛站,懸掛的燈籠,以及前方的黑暗,始終未變。

  他快速前行,在穿越最黑暗區域時,看著天空中飄落的紙錢,他有些出神,但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

  不久後,他看到前方的巨大祭壇,這是鄭家貫穿大幕的一個節點。

  果然,鄭家有人已經在準備了,祭壇上坐著幾人,正在交談,而宏大的祭壇周圍有很多身影在布置,檢查銘紋是否模糊不清了,超凡能量是否足夠等。

  王煊在遠處蟄伏,很長時間後,他才無聲地離去。

  精神回歸後,他喊上陳永傑就跑,迅速離開這裡。

  「怎麼了,該不會真要對付你吧?」老陳問道

  「物資沒問題,都擺在祭壇上了,從他們的交談也知道是真正的仙漿與五色土。有問題的是,他們在商量,怎麼在不傷我自尊心的情況下來保護我,無聲地將一滴金色的血液塗抹在我身上。」

  「我去,天雷啊,那是鄭元天的血液吧!?」陳永傑當時就心驚了。

  王煊點頭,道:「我猜也是,居然要瞞著鄭武。」

  他覺得,那幾名仙人也不了解情況,應該是絕世強者鄭元天要有所動作。

  他皺眉道:「上次,我用黃金樹、斬神旗滅了他兩滴金色血液,該不會被他感應到什麼了吧?按理來說隔著大幕不至於。」

  「我去,該不會這個老傢伙也在惦記我的肉身吧?」王煊頭皮發炸。

  鄭武在練《仙胎》,也有人稱之為《魔胎》,身為絕世強者的鄭元天自然更精通。

  「又一位絕世強者惦記上我的身體了?」王煊怎麼可能不多想。

  鄭元天這是想多一個強大的化身,還是等不及了,希冀占據他有特殊內景地的身體,接引其真身過來?

  「這次想不翻臉都不行了,這戲沒法演下去了,越來越危險了,還是趕緊跑路吧,努力提升自己!」

  反正天藥到手了,各種經文也收集的差不多了,接下來爭取將實力提升到現世允許的天花板。

  老陳開口:「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牧城外,一會兒出手要果斷。」

  王煊點頭,道:「這次帶隊的是鄭武的另一個叔叔,看來,我這次要弒叔啊。」

  突然,周雲聯繫他,這讓王煊詫異,不久前不是剛通過電話嗎?他有些疑惑。

  「老鍾送你的大型戰艦,最近不要啟用。妖祖那個陣營的妖魔和某些財閥有勾連,占據了他們的部分基地,你那艘戰艦一旦起飛,就會被人打爆動力系統,會將你炸個粉身碎骨,消息可靠!」周雲急促的告知。

  王煊驚悚,不久前,他們還打算用那艘戰艦去打妖魔呢,沒有想到妖魔的陣營,竟有人在等著反獵殺?

  「這些妖魔適應性太強了,要開始掌控戰艦了?!」老陳也後背發寒,新星徹底亂了,越發的危險。

  「哪裡來的消息?」王煊問道,他猜測,應該是他暗中幫錢家,以及動用戰艦滅妖魔的事被人查出來了,妖魔想報復他。

  「孔雲告訴我的,估計是想通過我向你賣好。」周雲告知。

  「代我謝謝他!」王煊掛斷電話。

  ……

  月光下,牧城外,當初老陳和孫家機械人以及超凡者大戰的地方,地表坑坑窪窪,山林大半都被摧毀了。

  鄭家的人踏著月光,從地平線盡頭走來,都是血色身影,包裹著真骨。

  「直覺告訴我,我的這個侄兒有問題啊,可惜了,鄭武這個孩子本是天縱無敵之資!」一道血色身影輕嘆。

  「啊,什麼?」其他幾人都吃驚。

  「他的站姿不對,和武兒的習慣不同。」鄭武的四叔嘆氣。

  「那我們趕緊走,不能給他仙道資源!」有人說道,他們在以精神交流,倒也不用擔心被遠處的王煊聽到。

  鄭武的四叔搖頭,道:「不用,遠祖當時和我說,無論他是誰,都將資源給他,這是……養豬呢,我估計等養肥了會殺他。」

  明月下,幾隻夜鳥咕咕的叫著,飛向遠方,雙方接近了。

  躲在暗中的老陳第一個發動,手持一個雪白法螺,嗚嗚的吹了起來,頓時讓幾道血色身影破散,血霧炸開。

  這是從秦家得到的頂級異寶,是釋迦留下的法螺,不久前在凌家面對妖魔時,陳永傑沒敢動用,怕佛門的人討要回去。

  王煊也出手了,揮動斬神旗,猛烈的一卷,在嗖嗖聲中,六塊仙骨被他從炸開的血霧中剝奪了過來,持在手中。

  還有一個福地碎片墜落在地,那是儲物用的,裡面有仙道資源,大概也有鄭元天的一滴金色血液,王煊暫時沒敢去撿。

  咚!

  老陳催動鎖魂鍾,王煊則再次揮動斬神旗,絞殺殘留的精神體!

  這一役沒什麼懸念,鄭家的六人全滅。

  片刻後,王煊和老陳將黃金樹、斬神旗、鎖魂鍾等都準備好,快速開啟了那個福地碎片,迅速將一個封有金色液滴的水晶瓶卷了出來。

  「咦,一片寂靜,處在封印當中?」

  「直接激活就能用,算是一個大殺器,可是留在手中,我總覺得像是給自己埋了個大雷。」

  王煊想了想,不願意冒險,他將金色血液扔進了化糞池中。

  不管金色液體最後自然稀釋後流散乾淨,還是隨著天地大環境惡化,它漸漸失去超凡屬性,都預示著,將來沒什麼威脅。

  「圓滿了,分贓!」王煊心滿意足,天藥到手,仙漿和五色土等仙道資源也被人送來了,人生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美中不足的是,他想給妖魔來幾發能量炮,卻險些被妖魔盯上,成為他們的靶子,不知道他們和哪家合作了。

  「不急,回頭臨走前肯定要弄死一堆妖魔!」陳永傑說道。

  王煊取出那本石頭經書,用其他手段居然無法開啟,唯有運轉釋迦真經,才能讓它發光,而後……翻開了。

  裡面沒有經文,它像是一個石盒,當中保存著半個蓮蓬,蒙蒙光輝流散開來,帶著陣陣清香。

  「這就是九劫天蓮啊!」王煊看了下,蓮蓬中有五粒蓮子,顆顆飽滿晶瑩,散發濃郁到化不開的生命氣息。

  「老凌,速來接我們。」陳永傑聯繫外太空的凌啟明,這是從凌家得到的蓮蓬,既然答應了,自然要送出去一粒蓮子。

  不久後,兩人乘坐飛船來到外太空。

  王煊第一時間幫凌家檢查是否有人被附體,避免有莫名的元神蟄伏戰艦群中。

  還好,一切正常,並沒有什麼不妥。

  王煊將一顆晶瑩飽滿、流動著九道蒙蒙光輝的天藥種子遞給凌啟明,道:「這是九劫天蓮的種子,最好將??它放在超物質濃郁的器皿中。」

  陳永傑開口,道:「我和老凌將他們家秘庫中能搬運的都搬來了,我仔細檢查過,當屬一個內景地異寶最為珍貴。老凌想送我,但我覺得,這個留給凌薇修行有大用,裡面的神秘因子還有不少呢。」

  終於到了分別時,凌啟明看向王煊,又看向站在不遠處安靜的女兒,心中有些發酸,終究是沒有說出什麼。

  最後,他轉身離開這裡,老陳也跟了出去。

  「我們以後……再也見不到了。」凌薇臉色蒼白無比,怔怔地看著王煊說道,凌家可能不會回來了。

  然後,她無聲的落淚了,這次遠去,她和王煊再也沒有了重逢期。

  王煊看著她,輕聲道:「到了星空對岸,你在那邊要注意鍛鍊身體,養生,修行,新的環境中,一切都是重新開始,保重!」

  凌薇的淚水模糊了雙眼,不斷滑落,但卻沒有發出哭泣的聲音。

  王煊見狀,輕嘆一聲,發現了她身上帶著的內景異寶,一招手接引過來。他從自己身上取出一塊仙骨,以斬神旗劃開,開啟當中腐朽的內景地,將海量神秘因子注入異寶中。

  同時,他也接引部分神秘因子,引入凌薇的體內。

  最後,當腐朽的內景地崩塌,消失,那件內景異寶也幾乎被填滿了神秘因子。

  凌薇看著他,很久都沒有動,臉上沒有血色,不斷無聲的落淚。直到最後她才緩緩轉過單薄的身體,捂著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跑了出去。

  歸途中,陳永傑嘆了一口氣,沒有說什麼,他與王煊重回新星大地上,準備收尾,然後也將遠行。

  「林教授,考慮過離開新星嗎?」王煊和他通話。

  林教授搖頭婉拒了,他的家人都在這裡,他不想遠行了。

  最終,秦誠、關琳要同王煊和老陳返回舊土,他們本就是那邊的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