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時代劇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舊土鬧的很兇,甚至更恐怖。」老陳告訴王煊,理解他想回家的心情,但是那邊不見得比這邊太平。

  「我父母真沒事兒?」王煊有些擔憂。妖魔鬼怪太兇殘了,各種折騰,他真怕舊土那邊出大事兒。

  「現在,他們每天翻一翻古籍,看一看史書,日子過的很充實。」老陳讓他放心。

  前段時間,王煊的父母就被青木接走了,毗鄰有關部門,那個地方算是舊土最安全的地方。

  在那座城市中,有最大的文物館,有各種超凡重器,能絞殺精神體,可以鎮死妖魔!

  陳永傑道:「你父母很淡定,讓青木都自愧不如。兩人每日看各種神話傳說,歷史古籍,居然……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

  王煊無奈,他父母一向心大,連他來新星都沒怎麼在意,而且在他走時,兩人還高高興興計劃去旅行了。

  「那個『老張』,上次在舊土出現了,被有關部門鄭重邀請,雙方關係處的不錯,他很有震懾力,讓牛鬼蛇神都沒敢出格亂來。」

  「我有點不想回去了。」王煊心中沒底,那真是龍虎山的老張嗎?越來越覺得不像!

  「他離開舊土,可能又回新月了。」陳永傑指了指天上的月亮。

  最近,大幕後鬧的非常凶,各路大人物都在爭奪至寶,無暇分心,全都在想辦法呢。

  「紅衣女妖仙和女方士跑哪去了,查到了嗎?」王煊問道。

  陳永傑搖頭,道:「目前沒發現行蹤。」

  他們在為撤退做準備,得找出來究竟是誰在瞄準王煊的那艘大型戰艦,如果剛起飛就被擊中,會非常慘烈。

  這次,老陳那個組織的部分人馬也要跟著回去,戰艦將由他們操控。

  臨走前,他們也要進行最後一次搜刮,那些超凡器物、經文等,不帶走的話也會便宜給列仙與妖魔。

  所以在這個夜晚,兩人在積極行動,夜遊新星!

  無論是財閥,還是那些頂尖的生命研究所,都被他們兩人光顧了,在這個階段,不能太客氣。

  有些東西不帶走,絕對會落入妖魔的手中!

  「想不到啊,這些基因研究所中的怪物比別處更多!」

  兩人很吃驚,各種精神體帶著真骨等,想藉助科技手段讓血肉生長的更快一些,重塑真體。

  王煊露出異色,道:「有不少都是妖魔,先記住這些地方,暫時別打草驚蛇,臨走的時候收了他們,帶走這些妖骨罐頭!」

  既然註定對立,那麼沒什麼可手軟的!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那些真骨都是修行資源,如今的天地超物質匱乏,王煊很需要這些帶著腐朽內景地的骨頭。

  「能用就用吧,到不了一年,這些腐朽的內景地都會自行崩塌。」陳永傑點頭。

  現在誰都能看出大趨勢,超凡的痕跡註定要點滴不剩,會被抹除個乾淨。

  「我們是在沒有希望的時代修行,踏上這條路,想一想還真是無奈啊……」王煊心情複雜。

  現在的大環境,再自信的人,再強大的列仙,也找不出一條可行的前路,未來誰也看不清。

  一夜之間,兩人游遍各地,收穫相當的豐厚!

  不過,新星太大了,大組織很多,列仙、妖魔的身影隨處可見,兩人一邊提防一邊下手,一夜的時間根本不夠用。

  因為,許多地方都有主了,他們悄然在列仙、妖魔嘴裡奪食。

  「趙家出事兒了。」王煊臉色變了,他與趙澤峻有聯繫,知道他們今天中午要啟航,進入深空中。

  他和老陳趕過來了,準備接收趙家送他們的一批超凡器物,同時也要幫老趙看一看是否有妖魔混入。

  王煊此時還沒進趙家呢,在遠處精神出竅,以天眼仔細探查,看到妖氣,甚至看到了一道血影!

  「昨天我們路過時,趙家還沒問題,妖魔絕對是今天,甚至是不久前趕到的。」老陳的臉色也變了。

  大幕後的生靈動作越來越大,一副迫不及待、飢不擇食的樣子,簡直要瘋了!

  此刻,妖魔拼命要侵占一些地盤,占據財閥的家底。

  「這確實很恐怖,他們想要大批量的戰艦。」王煊的臉色也很難看。

  如果是古代那種妖魔還好對付,但現在對方融入現代社會後,與時俱進,這就難辦了。

  趙家現在已經大亂,連他們自己都發現了妖魔,有血影縱橫,讓一些高層成員昏死過去,倒在了地上。

  更有關鍵人物大概率被奪舍了,直接下命令,不讓啟航,原地待命,說家裡有些人病了,要緊急治療。

  「七名妖仙以血霧包裹著真骨趕來,這種人適合奪舍,取而代之!」

  「還有六名血肉妖魔,化形為人,前來做客,被奪舍的趙家人迎了進去!」

  王煊盯著前方,這一切都是短時間內發生的。妖魔的確是午前才趕到的,攔截趙家,不讓他們離去。

  目前,各大組織最大的短板就是防不住精神體的入侵,如果都是肉身妖魔,還真擋不住戰艦。

  兩人趁著趙家大亂時,潛行進去,第一時間向著妖魔而去。

  「還好,在他們啟程前攔住了,我們又多了一份強大的家底,為應付變局,多了份保障。」

  「誰能想到,羽化幡出世了,而且被一位絕世強者奪到手中。大幕後各方的陣營都不安了,那人如果全面煉化,很多人都要被他擊殺乾淨,絕代強者聯手也擋不住啊!」

  妖魔在在談論。

  王煊與陳永傑彼此對視,都感覺心中冒寒氣,果然出大事兒了,有人得到至寶,讓其他頂尖人物躁動了,隨時要逃進現世中。

  大幕後將會血流成河,會有絕世強者殞落!

  「嗯?」

  王煊發現熟悉的妖魔,黑鬣、銀蝠、青狼,在凌家時就和他們起了衝突,對方強勢無比,不可一世。

  有血肉的妖魔由這三人帶隊,居然是他們來到趙家。

  不過,沒有見到他們的頭領血鵬,想來還在帶著更多的血肉妖魔尋找天藥種子呢。

  下一刻,王煊瞳孔收縮!

  他看到了趙澤峻,面色慘白,特別的消瘦,這像是經歷過一場大病似的,和以前的樣子完全不同了。

  「終究是凡人啊,血液中沒有過於濃郁的靈性。」銀蝠開口,滿頭白髮披散,嘴角帶著一絲血跡。

  這頭蝙蝠精吸血造成的?!

  王煊剎那間殺機畢露,趙澤峻如果出事兒的話,肯定是莫大的遺憾,畢竟他是趙清菡的父親。

  「知足吧,時代不同了,以後哪裡還有什麼超凡血食。相對來說,人類的血氣與精神遠比其他物種的靈性足。」

  青狼開口,露出本體,滿身青色獸毛,冒著煞氣,嘴裡一片鮮紅,獠牙瘮人。

  「什麼時候處理掉他?」黑鬣低頭俯視趙澤峻,他準備吸食掉血肉中的精神能量。

  銀蝠穿著燕尾服,一副要參加宴會的樣子,用潔白的絲巾擦去嘴角殘留的人血,道:「別急,留著他釣那個王煊。據悉,他女兒與那王煊關係匪淺,讓他死的有價值,不利用多可惜。」

  他只吸了趙澤峻的鮮血,留下了精神,就是想繼續挖坑。

  「他殺了我們那多人,自然要拿下,還有特殊的內景地,天予不取,必受其咎。」黑鬣點了點頭,人形軀體,滿身都是黑毛,連臉上都如此,笑時獠牙雪白,十分兇殘。

  王煊躲在遠處的建築物中,強忍著殺意,克制著沸騰的怒火。他在尋找時機,現在闖過去怕救不下趙澤峻。

  老陳也在默默擦拭雪白法螺,又握緊了黑色的長劍,妖魔實在是欺人太甚!

  銀蝠將手中的雪白絲巾扔在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趙澤峻的臉上,低頭微笑道:「你女兒去了哪裡,不在家中真是有些遺憾。」

  趙澤峻很虛弱,沒有開口,艱難地將臉轉向另一邊。原本相貌出眾的他,瘦的有些脫相了。

  「人間變了天啊,時代劇變,以後你們會慢慢適應的。」銀蝠笑了笑。

  黑鬣蹲下來,拍了拍趙澤峻的臉說道:「你應該慶幸,你女兒不在,不然會更悽慘,你會死不瞑目。」

  「輕點,你別把他給拍壞了。」青狼咧著嘴笑道,雖然是肉身,但卻如人一樣坐在客廳中一張三人沙發上,壓的塌裂了。

  黑鬣點頭,再次拍了拍趙澤峻的臉,道:「你好好活著,這人間還是很燦爛的,多想想那些美好的事物。比如不久後你女兒萬一回來,看到家裡變了樣,全是妖仙,會不會很驚喜?」

  「滾!」趙澤峻用盡力氣怒斥了一聲。

  黑鬣起身,用腳將他踢出去三米多遠,平靜地說道,道:「你還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啊,以後是列仙財閥和妖仙財閥的時代了,你們已經退出歷史的舞台。」

  在幾頭妖魔稍微離開趙澤峻的瞬間,王煊動了,如一縷輕煙無聲地向前飄去,而後快速動手。

  嗖的一聲,他祭出一條晶瑩的絲線,來自逝地月亮上,被超物質催動後像是一條游龍蔓延,剎那纏繞上趙澤峻。

  王煊用力一扯,讓他飛離地面!

  「呵,真來了,動作不慢啊。」銀蝠冷淡的笑著,脫下燕尾服,露出貼身的白襯衣,鬆開兩個扣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