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定路新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說話間,以銀蝠為中心,特殊的能量漣漪擴張,那是他的種族天賦神通,超凡聲波,摧枯拉朽,沿途的家具以及客廳都炸開了,建築物爆碎!

  超凡聲波顯形,向著趙澤峻與王煊那裡席捲過去,超物質澎湃,像是仙霧,又像是煙霞,到處肆虐。

  連王煊近前的院子都在崩開,草皮飛上天,地面出現一道道黑色的縫隙,都有一兩尺寬,甚至虛空都都在超凡漣漪中扭曲了。

  老陳沒露面,等在外面接應。由王煊帶著趙澤峻,數次驚險躲避,離開了妖魔盤踞的主客廳。

  「你還真敢來啊,最重要的是,消息這麼靈通與敏銳,我都懷疑是不是我們內部有人給你送信了。」

  黑鬣開口,大步走了出來,看著不遠處立身在一片破碎建築物上的王煊,他臉色冷漠,不在意趙澤峻脫離掌控。

  事實上,他們的目標主要還是王煊,盯上他的幾件大殺器,以及他特殊的內景地可成為妖祖祁毅的跨界通道。

  「王煊!」趙澤峻虛弱地開口,他沒有想到,自己還能被人救下來。但他聽的清楚,對方準備充足,對王煊很不利。

  他想要張口勸說,關鍵時刻不要管他這個累贅,讓王煊先走。

  王煊示意他不用多說,他有分寸,快速向其體內注入一股神秘因子,緩解他身體血氣虧空的狀態。

  同時,飛舟浮現,他將趙澤峻放在上面,嗖的一聲,將飛舟推出院子,滑翔向老陳所在的方向。

  他自己沒動,因為,在他的身上,浮現一片又一片血色的斑紋,有一條又一條妖仙索連著,束縛了他。

  這是妖魔淡然的原因,沒有急著過來出手,黑鬣、銀蝠、青狼早有準備。

  「我們還在想,怎麼把你釣過來呢,想不到你自己這麼快主動登門了,差點讓我們措手不及。」

  銀蝠在笑,看著院子中的年輕人,他有些感慨,道:「你也算不簡單了,身為一個凡人,因緣際會,在這個特殊的時代,殺了多名妖仙,還擁有數件傳說中絕世異寶。」

  院中,裂開的草坪泥土下,有一座妖族祭壇,妖氣蒸騰,以五根真骨為基礎,嵌在粗糙的石體中。

  「天妖縛仙陣,早就預備好了。」青狼咧著血盆大口,在那裡笑聲如雷,震耳欲聾。

  「又是這種東西!」王煊看著束縛住自己的鮮紅妖索,這的確是能威脅到他性命的殺手鐧。

  妖族以奪來的仙骨,利用裡面殘餘的超凡法則,布置出這樣的法陣。

  遠處,陳永傑暗中駕馭飛舟暫時將趙澤峻送離此地,怕大戰波及到他。

  如果是在大幕後方,這是連仙人都能鎖住的法陣!幾個妖魔雖然可恨,但是在對敵時很老道,並未大意。

  此時,沒什麼可保留了,王煊將全力以赴,今天不是這幾頭妖魔死掉,就是他葬身在這裡。

  古燈懸浮,保護他自身,免得被幾頭妖魔衝擊,黃皮葫蘆持在手中對準了那座祭壇,他想毀掉源頭。

  當然,最為重要的是,王煊在運轉至高經文,用以對抗這種初步涉及到超凡規則餘波的法陣,上次經歷過一次,他有些就經驗了。

  葫蘆中飛出一道道光束,向前轟去,妖族的祭壇自主發光,竟在瓦解這種攻勢。

  下一刻,黃金樹出現,被王煊置於身前,同樣是保護己身,隨時準備激活殺敵。

  接著,他取出一摞符紙,他曾用過劍符、雷符等,威力驚人,現在他直接激活一張,向著祭壇打去。

  那是一張光符,帶著沸騰的超物質,以及刺目的符文,轟在祭壇上,讓這裡發生驚天動地的大爆炸。

  祭壇破損了部分,被那神光削掉一角。

  「道教神光符?!」妖魔有些不淡定了,這可是極其稀珍的符紙,對方居然能拿得出手來。

  祭壇在搖動,不過,它釋放的血色妖索更為殷紅了,宛若在滴血,鎖著王煊,用力拉扯,想將他分屍。

  哧!

  又一張符紙焚燒著,發出一道烏光,轟的一聲將祭壇轟塌一角,這是五陰雷符,威力驚人。

  霎時間,王煊又激活一張南明離火符,烈焰滔滔,宛若有火紅的神鳥在展翅,撲向祭壇。

  轟隆!

  祭壇被染紅,部分區域成為岩漿,流了一地。

  「他到底有多少張神符?」青狼被驚住了。

  王煊一點也不心疼,這種東西再留下去的話,要不了多久就沒用了,會化成凡紙,好鋼就要用在刀刃上。

  祭壇是死物,不會躲避,正好可以用符紙解決。

  同時他自身也在運轉至高經文,竭盡所能要掙斷妖索。

  當第四張符打出去後,祭壇崩塌了大半,但是五根仙骨依舊在發威,法陣已成,暫時不會解體。

  這時,陳永傑回來了,剎那出手,手持雪白法螺吹響,層層疊疊的卍字符出現,全部轟向祭壇。

  同時,他右手掄動黑色長劍,一躍而起,向著五根仙骨劈去!

  卍字符轟鳴,劍光裂空,震的祭壇龜裂,五根仙骨搖動不止。

  「拿下他!」三名妖魔沖了出去,要獵殺陳永傑。

  咚!

  鎖魂鍾劇烈轟鳴,震的這裡銀色漣漪像是汪洋般起伏,逼退三人,然後老陳再次掄動黑色的大劍,去劈仙骨!

  他嘴裡咬著法螺,吹個沒完,卍字符像是山石般,不斷滾落出來,砸向祭壇。

  仙骨搖動,祭壇崩碎,他撼動了此地。

  「這和尚還挺猛!」黑鬣惱怒,關鍵是對方手裡有大殺器,逼退了他們。

  「殺了他!」銀蝠發狠,動用得自妖池的祖血,奇異的血液浮現,懸浮在他的身前,沖向老陳那裡。

  黑鬣也寒聲道:「先殺了你,今天只要得到鎖魂鍾、黃金樹、法螺,哪怕耗掉祖血也不虧了。」

  他手持狼牙棒,滿身黑毛,額頭前懸浮著一滴恐怖的祖血,殺向陳永傑。

  另一邊,王煊接連打出數道符紙,震碎了祭壇,但真骨未散,懸浮在半空中依舊在鎮壓他。

  那紅色的妖索勒的他的身體出現一道道血色痕跡,鮮血淌落,殺傷力很強。

  咚的一聲,他將黃金樹激活,砸在五根仙骨上,九隻金色的小鳥啾啾齊鳴,同時飛出,去啄真骨。

  這是精神領域的大殺器,並不意味著不能進行物理攻擊,但顯然沒有絞殺精神體時那般威力宏大。

  「我去,消耗太快了,超物質見底了!」陳永傑叫道,他的法螺、鎖魂鍾在對抗妖祖真血時,快速消耗,直接乾枯了。

  他迅速收起,用黑色長劍劈斬,對抗三大妖魔。

  然而,任何一頭妖魔都比他高四個小境界,全都可以威脅到他的性命,三人一起向前殺來,他真擋不住。

  黑鬣輪動狼牙棒,他在人世間八段境界,比陳永傑足足高了太多,砸落下來時,震的老陳的大劍差點飛出去,他的手掌頓時流血,手臂都要骨折了。

  「嗷吼!」

  青狼嘶吼,大爪子揮動過來,同老陳踢出去的右腳撞在一起,陳永傑疼的臉都要變形了,腳骨裂了。

  三大妖魔都是八段初期的高手,在現世中,這幾乎就是可以橫著走的存在了。

  另一邊,王煊的臉色也變了,現世大環境越來越惡化了,黃金樹中的超物質也見底了,暗淡下去,墜落在地上。

  「哈哈……多謝你們,又是送鎖魂鍾,又是送黃金樹,都是上古時代傳說中的稀世神物,真是好人啊。」黑鬣大笑。

  「先殺了這個和尚!」銀蝠冷聲道,張嘴間,超凡聲波震出,轟的老陳大口噴血,身體橫飛了出去。

  「死吧!」黑鬣大叫,輪動狼牙棒,向著老陳的頭顱砸去。

  陳永傑揮動黑色大劍,向外格擋,當的一聲,狼牙棒受損,火星四濺,差點斷掉,但是老陳卻被這頭大妖魔震的手臂骨折。

  這股力量太強了,人世間八段的妖魔,超過陳永傑四個境界,即便他天縱之資也擋不住。

  「超凡血食啊,來吧!」青狼張開血盆大口,直接撲殺了過去。

  一張符紙飛來,爆開的瞬間,有寒氣覆蓋巨狼,將他短暫的冰封,讓它肉身負傷了。

  不過,青狼八段的實力,一張符紙耗不死它,它瞬息震碎玄冰,咆哮著殺了出來,部分皮毛出血,險些隨著冰塊一起脫落。

  「別管我,你自己先脫困!」陳永傑喝道,再次揮動黑色大劍,抵擋三妖。

  王煊一口氣扔出去五張符紙,在仙骨上綻放,轟的一聲,終於讓法陣開始瓦解,幾塊真骨在慢慢的分開。

  「殺!」銀蝠喝道,嘴裡不斷發出超物質聲波,攻擊陳永傑,讓老陳大口咳血,身子劇顫,橫飛出去。

  同時,他也攻向王煊,以能量漣漪橫掃過來,不想讓他脫困。

  黑鬣再次轟砸老陳,陳永傑用長劍對抗時,完好的那條手臂也骨折了,並且狼牙棒斷裂下來的一截,猛的砸落在他的胸膛上,讓那裡血液濺起。

  黑鬣的一隻腳掃了過來,老陳被震的橫飛,側面又挨了一記狼爪子,血肉模糊,肋骨都斷裂了。

  王煊運轉石板經文、先秦金色竹簡,掙斷數根已經略微暗淡的妖索。

  並且他猛烈催動斬神旗,讓它迅速暴漲,化成一桿大旗,這是他第一次這麼用,強勢砸向那漸漸瓦解的五根仙骨。

  轟!

  五根真骨有的斷裂,有的飛了出去,法陣瓦解。至此,他身上的所有妖索都崩開了,消失乾淨。

  他沖向陳永傑那裡,舉著大旗就轟落了下去。

  青狼揮動大爪子,想撕碎旗面,結果自身一聲怪叫,它的一部分元神被撕裂,從肉身中扯了出去。

  咚!

  就在這時,恐怖的光束飛來,轟向銀蝠、青狼、黑鬣,是趙澤峻在行動,他在外面聯繫趙家的人轟殺妖魔。

  青狼剛才元神受損,還沒有回過神來,反應最慢,噗的一聲,一隻大爪子爆碎,被轟沒了。

  銀蝠趕緊提起它,將它扔到戰場外,銀蝠與黑鬣迅速催動出妖祖之血,對抗斬神旗,再次殺了過來。

  陳永傑大口喘息,今天有點慘烈,為了幫王煊爭取時間,他身上多處骨折,是被大妖魔的巨力活生生震斷的!

  黑鬣、銀蝠殺來,誓要拿下王煊和陳永傑手中的大殺器,並要鎖住王煊,殺死老陳,就是斷肢的青狼也再次加入。

  妖祖血液中凝聚出淡淡的血影,冷漠的望來,像是隔著一個大世界俯視人間。

  王煊無懼,揮動斬神旗,向前掃去,對抗妖祖真血,同時直面三大妖魔。

  陳永傑抹去嘴角的血沫子,也再次殺來。

  在數次對轟中,王煊也開始咳血了,胸膛劇烈起伏,超物質沸騰,焚燒。

  老陳更是面色發白,身體踉踉蹌蹌。

  王煊祭出最後兩張符紙,噗噗兩聲,讓銀蝠和黑鬣負傷,皮開肉綻,滿身是血,但是沒有能殺死他們。

  他的心沉了下去,因為,斬神旗的超物質要乾枯了,他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局面。

  不過,銀蝠、黑鬣、青狼比他更緊張,妖祖之血全面暗淡,耗盡了,讓他們臉色變了又變。

  「走!」

  他們突圍而去,從陳永傑那裡闖過,將他震飛了出去。

  陳永傑氣憤不已,拼著命追殺,噗的一聲,用無堅不摧的黑劍剁下一條粗大的狼尾巴,妖血四濺。

  「嗷!」青狼面孔扭曲,悲憤而又屈辱回頭,一爪子拍來,將他砸飛了出去。

  王煊拎著大旗,虛張聲勢,追殺了下去,期間動用暗紅色的古燈,發出一道道光束,將黑鬣還有銀蝠的身體險些打穿,血液四濺。

  不得不說,這三頭大妖魔境界高,實力極其恐怖,動用神通、異寶等硬扛住了,並沒有死去。

  他們逃了!

  轟隆隆!

  各種能量炮轟向他們,趙澤峻在下命令。

  陳永傑掙扎著起身,王煊順勢停止追殺,趕緊衝過去扶起他,現在的斬神旗真的被耗盡了超物質。

  「那狼羔子最後一下撲殺,讓我觸發超感了,開啟了內景地!」陳永傑低語。

  「你先療傷!」王煊吃驚,然後,他拎著大旗,再次虛張聲勢,衝進趙家,驚的幾道血影子全都逃了,不敢再附體。

  事實上,他們也曾下命令,想炮轟陳永傑和王煊,奈何趙澤峻提前告知了趙家的人,那幾人有問題,不要聽他們的命令。

  十幾秒而已,王煊將趙澤峻帶了回來,讓他快速下了一些命令,便接引他的精神體進入陳永傑的內景地中。

  「想不到,我在今天的生死關頭,打開了自己的內景地!」陳永傑激動無比,不過這裡的環境會立刻讓人重歸絕對的冷靜與空明狀態。

  「栽種天藥,破關,回頭去滅了妖族!」王煊說道。

  「原本,我還想打磨一段時間,但現在開了內景地,我應該是壓不住了,破關!」陳永傑說道。

  片刻間,陳永傑短暫回到肉身,將天藥種子埋進命土中,埋上五色土,澆灌仙漿。

  霎時間,他感覺到了藥香在命土中瀰漫,他沒有停留,再次重回內景地中。

  王煊身上有藥土,還沒有動用呢,一塊來自女方士,一塊屬於紅衣女妖仙,現在他迅速啟用,以兩塊藥土覆蓋在九劫天蓮的種子上,並澆灌仙漿。

  王煊回歸內景地後,告訴趙澤峻在這裡接引神秘因子,可以修復肉身,只管修行就是了。

  然後,他就坐到了一邊,他也要破鏡,正式邁入下一個境界去!

  陳永傑的內景地,神秘因子不斷飄落,遠勝那些腐朽的內景地,超物質非常濃郁。

  一年,兩年……

  這是錯覺,但是,其效果不亞於經歷了那麼多年,正好可以讓他們打磨與體悟採藥這個境界的各種細微之處。

  採藥,菜的是自身的大藥,那是精氣神的靈性在凝結,那是人體秘力的自動湧現,那是內我非凡之光在劃破命土,照耀自身。

  如果有天藥,有外界的無上大藥融入進來,那自然更佳!

  誕生在最高等精神世界中的天藥,並非凡物,半物質化,神秘莫測,藥效驚人。

  王煊的體內,蓮種飄香,天藥氣被採集,照亮全身!

  在他的命土中,還有一株天藥,蒸騰銀光,洗禮他全身上下!

  並且,銀光間有一粒嫩芽破土而出,天藥主根發芽了,誕生於命土,讓這裡生機更為濃郁。

  內景地中無真實歲月,但的確像是過去了「三十年」,最起碼,修行效果似乎達到了。陳永傑調動了海量的神秘因子,不斷澆灌命土,催生蓮子,這傾注了他的心血還修行意志!

  他的肉身也在被滋養,劇烈蛻變,斷骨重塑,血肉重生,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完好了。

  他的肉身像是被神聖物質滋養了三十年,根本就擋不住突破之勢了!

  最後關頭來臨前,他的天藥發芽了,九劫天蓮破土而出,綻放出濃郁的生機,流動蒙蒙光輝,代表了新生!

  「終於等到了!」陳永傑長出一口氣,採集到了天藥破土而出的神秘氣機,與自身道行合一,照耀生命之光,從肉身到精神都一片璀璨。

  轟!

  然後,他不再壓制,突破了,進入第五個境界,在這裡他需要走自己的路了。

  另一邊,王煊依舊在盤坐,今天他也要突破,不會停駐在採藥境界,他該去定路了。

  讓他驚異的是,不僅飽滿的蓮種要發芽,至寶養生爐下以乾枯根莖做成的木托居然也在散發生機,似要復活!

  「第三株天藥?」他被驚到了,還從未聽聞有人在命土中栽種下三株天藥呢,因為不現實。

  便是絕世強者,想採摘到一株天藥,都可能會搭進去性命。

  三藥紮根命土,會有怎樣的前景?他無比期待,靜等它們都破土而出,發芽新生!

  長章。各位書友,有月票的話請支持下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