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改天換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三藥並存,來歷各自不同,命土中飄著神秘的「藥霧」。

  王煊心中漸靜,沒有什麼可激動的,在這個年代,即便擁有三株天藥,也不見得能擋住現世糾錯。

  「當以平常心對之,不要亂了我的心境。」

  一片銀光划過,像是開天闢地,將命土中的迷霧驅散,照亮命土,接著從這裡蔓延向外,洗禮他的全身。

  「鄭元天採摘的這株大藥真是驚人。」

  他看到了這株藥在最高等精神世界中的生滅過程,一藥生,萬物枯竭,一藥寂,萬物復甦。

  它誕生時,天地似被劈開了,最高等精神世界的天穹外,有光雨灑落,澆灌在它的發芽地。

  一氣化生,銀色漣漪蕩漾,它的第一片嫩芽生長,破土向上,方圓不知多少里都漸漸的寂靜了,萬物似死去了。

  一縷銀光擴張,它的成長,宛若撐開了精神世界,演繹最原初的氣息。

  直至漫長歲月後,它被最高等精神世界外的一道無上雷霆轟擊,銀光炸開,它迅速枯萎了。

  至此,整片大地,無數的山脈間,萬物復甦,各種精神藥草如雨後竹筍般冒出,生機勃勃。

  毫無疑問,銀色天藥在最高等精神的一塊地域中影響力巨大。

  現在,它在王煊的命土新生了,嫩芽冒出,銀光裊裊而起,王煊睜開精神天眼,看到了種種生滅的景象。

  很久後,銀芽穩定,這株天藥生機勃勃,繚繞著一縷原初之氣,瀰漫在命土這個萬法初始之地。

  每一株天藥,散發出的這種藥氣最為珍貴,有初始的氣息,被王煊成功採集到後,他由肉身到精神無比燦爛。

  「鄭武,謝謝你送我這株天藥!」

  模糊間,他通過這株藥,也似看到絕世強者鄭元天,一個全身都披著黑色甲冑的男子,立身世外,投來目光!

  「易主了,已經歸我所有!」王煊開口,第一縷藥氣被採集後,那些曾經的,過往的,所以朦朧的舊景都淡去了,在萬法初始之地磨去。

  他開始關注九劫天蓮的種子,經過仙漿澆灌,最重要的是兩塊命土的滋養,又得到他精神意志的貫注,它也發芽了。

  這株藥也很恐怖,在最高等精神世界中,紮根精神之海,周圍有龐然大物遊動,歷九劫而生。

  而後,它枯寂了,留下種子,在種子記下的場景中,似有各種莫大的災難,有無可匹敵的天災。

  連帶著它在新生中,也有殺劫之力。

  終於,它也發芽了,帶著蒙蒙綠意,破土而出,蕩漾旺盛的生機,在其背後無盡深遠處的大災若隱若現,在這裡共振。

  王煊采了它新生的綠芽的第一縷藥氣,隱約間,他看到一位老僧在遠處望來。

  接著,他又看到一個白衣女子,以及一個紅衣女子,都很朦朧,遠在天邊,朝這裡凝視。

  「這顆種子涉及到釋迦,兩塊藥土分別涉及到女方士和女妖仙,不過,現在都成過往了。」

  那些影子暗淡,消散,最後歸於虛無中。

  養生爐下的天藥最讓他意外,他早先以為是承載至寶的木盒或殘留的木托,現在它居然復活了。

  不過也可以理解,養生爐是什麼?可提升所有藥物的品質,包括天藥,更能激發活性。

  枯竭的木托,某種植物的根部,與養生爐密切接觸,又被壓在命土中,升起一縷縷霧氣,一粒飽滿的嫩芽長出,紫瑩瑩,讓這裡一片寧靜。

  這株藥很神秘,與養生爐挨在一起,並未浮現出昔日舊景,王煊沒有看到它的任何過往。

  他採藥功成!

  陳永傑露出訝色,他看到王煊居然先後三次有光自體內最深處划過,洗禮全身,照亮精神。

  這是什麼狀況?

  終於,王煊的精神與肉身都圓滿了,已經壓制不住,要闖入更高的境界中。

  其實,一塊藥土就足以支撐他破境,就像是陳永傑以前那樣,動用一塊藥土後,很快就到採藥後期了。

  老陳為了不破關,每次壓制自身,都要想盡辦法,頭大不已。

  更遑論是王煊這種狀況?

  「定路了,你馬上就要突破了吧,找好大方向了嗎?」陳永傑問道。

  王煊點頭,他有了自己的方向,但卻存在各種變數,也可能有危險。

  「你怎麼選擇的?」他問老陳,到了採藥後,就有各種路可走了,有人選擇積聚丹氣,有人則去接受輻射,有人去構建精神內核,宇宙中,各個生命星球的路都不相同。

  迷霧、燃燈、命土、採藥過後,第五個境界將開始分道揚鑣,各個體系的路數截然不同。

  「我,以佛光凝聚金丹,我要佛道雙修,不能踏足進佛門領域深處了,我怕以後真會去出家!」

  王煊看著他,道:「道士,也是出家啊。」

  「不一樣,道教有的派系可娶妻生子。」陳永傑搖頭,告知他準備以佛光鍊金丹,踏出一條康莊大道。

  「你確信,煉出來的不是舍利子?」王煊懷疑。

  「怎麼可能,我已經重練道教祖庭的無上經篇了,這是融合佛光的金丹大道!」陳永傑似乎很有信心。

  「而且,我要修出九顆金丹,練成九個元嬰,前無古人。」陳永傑說著自己的想法。

  「你不僅要生孩子,還要生一窩?」王煊露出異色看著他。

  「怎麼說話呢,這是結嬰。被你說的,一點都不神聖了!」陳永傑神色不善地看著他。

  「可超凡世界崩塌了,以後不會有結嬰的人了,列仙都要退化。」王煊提醒他,想這麼多沒用。

  別說結九顆金丹了,現世中連一顆都難成功,需要破板,進入逍遙遊,才能結出金丹。

  陳永傑嘆氣,道:「人不給自己樹立個遠大的理想,一個宏大的目標,那麼腳下的路就更難走了,缺乏動力。」

  不過,他又來了精神,現在的他,身體中精氣神蒸騰,滾滾而起,無比的旺盛。

  在這個年代,他聚集丹氣竟如此的猛烈,遠超其他人,這確實是古代的絕世教祖之資。

  所以,他的信念很強,動力十足,想一路走下去。

  他問道:「我看你,命土中似乎劃出三道光,由形到神,被洗禮了三次,血氣蒸騰,你那肉身都在轟鳴,究竟什麼情況?」

  王煊很簡潔的告知,讓老陳頓時瞪大了眼睛,感覺無言,這都能行?

  「三株天藥,聞所未聞,古代或許有人瞞著,但是反正我沒在古籍中見到過,這還有天理嗎?」他著實有些出神。

  各家的秘庫,各種經文都被他與王煊翻的差不多了,什麼典籍沒見過,各種秘聞都漸漸接觸了,古代真沒這種人。

  「所以,小陳,你要謙虛,別動不動就喊自己是教祖。」王煊笑道。

  陳永傑頓時瞪向他,咱倆誰飄了,小陳你都喊出來了?

  「你看你外面的肉身,又年輕了,我這是恭維你呢!」王煊努嘴,示意他向外看去。

  的確,「三十年」神秘因子的滋養,陳永傑更青春了,不再是接近三十,而是變成二十幾歲的年輕人。

  他開啟內景地,接著又突破,為自己定路,這些都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時間節點,所以他提升壽元上限,又面嫩了!

  陳永傑一陣發呆後,恢復平靜,再次審視王煊,道:「你的精氣神濃郁的都快如狼煙般沖天而上了吧?」

  他嚴重懷疑,王煊的形神合一後,會有驚人的異象伴生。

  接著,他又嚴肅起來,道:「一株天藥,便有一縷原初之氣蒸騰,三藥並存,你這很符合古代典籍的至高奧義啊。由一而始,三生萬物……」

  王煊搖頭道:「我不走古人的路,列仙證明,到頭來依舊塵歸塵,大幕熄滅,強者淪為凡人。」

  陳永傑建議道:「你現在有那麼旺盛的生機,要不學我?說不定很快就能煉出無上金丹,這條路很適合你。」

  王煊沒有接受,道:「現在的路都被列仙走過了,即便是細微調整,或者相互融合,我認為還是難有出路。」

  他想冒險,說出自己的想法。

  「命土這個地方很奇異,現實的血肉中找不到,像是有虛無而來,在飄渺中誕生,接引超物質,誕生神話。」

  陳永傑一怔,然後點頭道:「的確,不在血肉中,不然的話,也沒法栽種天藥。」

  「神話要腐朽了,超凡的痕跡要抹除了,也就意味著,我們的命土可能會在一年內漸漸消失。」

  「有那麼悲觀嗎?」陳永傑嚴肅起來。

  王煊點頭道:「有,到最後或許只有極少數人還能保住命土,僅存部分超凡之力。」

  按照現在的各種體系,世人有共識,命土是萬法初始之地,是超凡養命之所,是神話誕生的源頭。

  現世真要糾錯的話,肯定要讓這個地方腐朽!

  王煊認為,或許只有持至寶的少數幾人能夠扛住,但也只能算是苟延殘喘。

  「你想怎麼做?」陳永傑問道。

  「類似命土這樣的奇異之地,真的只有一處嗎?我再找下去。它很飄渺,對應著虛無,有沒有一個地方,很真實呢,獨立存在?」

  陳永傑發呆,這還真是要走不同的路,要放棄以命土為基的整個大體系,等於放下了所有。

  「就是需要改天換地,現有的一切真的行不通了。」王煊說道。

  陳永傑神色凝重,道:「你雖讓很有想法,但我覺得不現實,太難了,你上哪裡去找?或許根本就不存在。」

  「既然大幕可以有多塊,仙界都不止一處,命土由虛無而生,誕於飄渺之地,為什麼只能有一處呢?」

  說到這裡,王煊又補充,道:「況且,我要找的肯定不算是第二處命土,我希望找到一個真實存在的奇異之地。」

  「我持懷疑態度,不覺得還有。」陳永傑不怎麼認同。

  「既然血肉對應著精神,白晝對應著黑夜,陰與陽對應,自虛無而來的命土是否也對應著什麼?有較為真實的它,我要找的就是它。」

  「你不會是認真的吧,如果沒有呢?」老陳告誡他,這種嘗試很危險。

  「我準備試一試,一會兒破關的話,我會沿著那片飄渺之地猛衝,以精神天眼探索命土誕生的源頭方向!」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