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虛無之地新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趙澤峻大多數時間都在冥想,寂靜無聲,他的身體經過「三十年」的滋養,不僅恢復了,比以前更強健。

  「嗯?」陳永傑一怔,時間差不多了,他的內景地要關閉了。

  「走了,該出去了。」他提醒了一聲,帶著趙澤峻回歸現實世界中。

  「這是成仙的體驗嗎?」趙澤峻神情恍惚,他覺得在那片奇異的天地中呆了很多年,可是現實世界,時間才過去一刻鐘。

  他的肉身沒什麼問題,更加健康了,這讓他頗為震撼。

  王煊準備破關,尋找那個真實的的地方!

  他有種感覺,這次他可能要走很遠,想要找到源頭的話,絕對不會那麼簡單。

  他盤坐下來,一切都準備就緒了。

  陳永傑張了張嘴,他覺得實在很冒險,普通人有想法可以去嘗試,但王煊這是在做什麼?不亞於改天換地!

  「這樣去蹚路,走錯的話,可能會萬劫不復。」他神色鄭重地說道。

  「我會仔細驗證,覺察不妥的話,不可能一頭扎進地獄深淵中。」王煊說道,形與神合一,精氣神極其濃郁,如狼煙般衝出肉身。

  「王煊你要小心。」趙澤峻不懂他這個層次的修行,只能嚴肅地提醒。

  王煊點頭,深吸一口氣,血氣如海,精神似大日,兩者結合在一起,神形完美,迅速破關而上。

  他全身都在流動霞霧,這時,更是有炫目的光從身體最深處划過,他沖關了,躍出採藥境界,踏進全新的領域中。

  他的精神體,立足命土中,付諸行動。

  「沿著由命土中蒸騰起來的迷霧前行,可以進入大幕後的世界中。而我的精神天眼看到命土深處,最下方,似乎有什麼。」

  王煊確定方向,要朝著命土誕生的源頭而去。

  「由虛無而生,誕於飄渺之地,是否有人去找過?」

  他唯一帶上的器物就是斬神旗,剎那沒入命土,仿佛在接近地心,又像是要貫穿一片大陸,一顆星球。

  事實上,命土無規則形狀,說是土,但根本不是,並非實物。

  王煊的精神體一路猛衝,如同流光般,一息間,就不知道過去了多少里,他的速度太快了。

  然而,任他不斷衝擊,依舊沒有脫離命土的範疇,始終在「土層」中,這讓他驚疑不定。

  按照以往的經驗,他由霧靄進入大幕後的世界時,這麼長時間,足夠數十個來回了!

  現在,他在朝反方向前行,接近所謂的誕生地,沖向源頭,結果這麼浩瀚,廣闊無邊界嗎?

  到了最後,王煊力竭了,超物質快消耗乾淨了,精神無比疲憊,而他依舊還在渾厚的命土中。

  他有些無言,自己的命土真的沒有界限嗎?如同宇宙般,永遠到不了盡頭!

  所謂蹚路,第一階段還沒有離開呢,就快將自身累死了,這是什麼情況?

  還好,這裡是萬法初始之地,是神話誕生的源頭,他可以汲取超物質,恢復精神。

  王煊默默休息,當徹底恢復後,他再次上路,還真不信邪!

  一天,兩天,三天……五日後,他又不想動了,真的又要吐血了,到現在為止還是在命土中。

  「我的命土很特殊,還是所有命土都這樣?」他幽幽開口,站在原地,感受著蒸騰的迷霧,還有奇異的「土質」。

  這次,王煊休息足夠長時間後,開始動用斬神旗,將它煉化的差不多了,現在人與金色小旗合一,速度暴漲。

  恍惚間,各種時光場景都浮現了出來,這是速度達到一定恐怖程度的體現。

  即便這樣,他還是離不開命土,他有點要原地爆炸的感覺,這都多久了?

  「繼續上路!」

  就這樣,他的精神體駕馭斬神旗,一路如光似電飛行,實在疲累時就停下來休息下,補充所需。

  他自己算著時間,自從上路後,差不多過去一個月了,這讓他臉色徹底變了,命土不可橫渡嗎?

  難道他的各種設想,從一開始就錯了嗎?這還是他動用斬神旗的結果,將速度提升了十倍不止。

  不然的話,靠他的精神體飛行,估計這段距離要耗去一年時間。

  這簡直是匪夷所思,他覺得,自己就是跑遍所有大幕,也用不了這麼長時間吧?真是見鬼了。

  「萬法之始,神話在這裡誕生,還真是沒錯啊,我走了這麼久都沒闖出去,你這是在教育我嗎?」

  一個月了,王煊在想自己的肉身什麼狀態了,有陳永傑和趙澤峻看著,應該會被妥善地放進營養艙中吧。

  他都跑出這麼遠了,實在不想這樣回去,萬一被陳永傑問起,走到了哪裡,難道要告訴他,一個月了,壓根就沒離開過命土!

  想到陳永傑呲牙笑的那種情景,他就覺得受不了。

  王煊一語不發,悶頭再次趕路,斬神旗劃出一道金燦燦的神霞,帶著他超越極限,再次消失在迷霧中。

  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

  半年過去了,王煊要瘋了,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他都有點懷疑人生了,是不是走錯路了。

  不過,他的精神天眼告訴他,他洞徹的本質無誤,他選擇的方向沒有問題,只是命土……有點厚。

  王煊認為,以他現在這個速度,哪怕是在冰冷的宇宙中飛行,也能從一顆星球跑到另一顆星球上去了。

  這實在有些離譜,這命土什麼狀況,他解析不出來,覺得沒天理!

  就這……還想接近所謂的真實源頭?他臉色陰晴不定。

  很久後,他默默起身,駕馭斬神旗,如同雷霆般,在命土深處再次上路,既然認為自己是對的,那就再堅持下。

  一年過去了!

  王煊停了下來,抬頭望著蒙蒙迷霧,還有特殊的「土質」,他很想問候一下冥冥中的各路存在。前提是,有那些物種,不然也是白問候。

  「命土到底是什麼形態,基於什麼形成的?不講道理啊!」他暗自估算,如果不是斬神旗提升到十倍速度,靠自身飛行,來到這裡的話需要十年!

  當想到這些,他就眼暈!

  「一年了,我這是屬於不撞南牆不回頭嗎?不知道外界怎樣了。老陳會不會以為我出意外了,精神消散,就此成為活死人。」

  他各種胡思亂想,一年了,列仙淪為凡人了嗎?

  趙清菡是否回來了?

  另外,陳永傑應該帶著他的肉身回到舊土了吧?

  這麼放棄實在有點不甘心,畢竟跑出來這麼遠了,他咬了咬牙,決定再給自己一年時間,如果還沒有闖出去,他暫時認輸了。

  王煊再次遠行,斬神旗劃出絢爛的金光,他一路上風馳電掣,像是來到了古代,看到部分神話虛影,又像是在傳說中行走,見到一些模糊的奇景。

  三個月後,他感覺身體一輕,嗖的一聲,居然……衝出命土!

  這一刻,王煊簡直要熱淚盈眶,整整十五個月的飛行,一直在路上,都快將人逼瘋了,他終於闖出來了。

  但是,前方太寂靜了,沒有一點聲息,尤其是一片黑暗,見不到光,像是接近那裡就會將人徹底吞沒。

  「命土由虛無而生,誕生於飄渺之地,我要找的源頭,就在那最黑暗的盡頭嗎?」

  王煊在命土邊緣,休息很久,補充足夠後,他手持斬神旗謹慎地向著黑暗中邁步。

  他可以清晰的感應到,迷霧從前方飄來,源頭方向沒錯,他堅定腳步,越走越快,而後開始加速。

  當然,這次他沒敢妄動斬神旗,關鍵時刻,需要它防身以及用它將自己帶回命土中。

  「咦,神秘因子消耗的的極慢了?」他露出異色。

  他的速度越來越快,沿著迷霧飄來的方向橫渡虛空,數日後,進入了黑暗較深處時,他突然發現了光!

  那是一片紅色的雲霞,將大片的黑暗區域都覆蓋了,而後照亮了,無聲的從這裡飄過。

  王煊探出一點精神力探查,結果毛骨悚然,那點精神被剎那灼燒乾淨,被絞殺的灰飛煙滅。

  那是什麼物質?他一陣心驚。

  並且就在這時,那紅色的煙霞遮攏了整片黑暗區域,向這邊蔓延,擴張,根本無法躲避。

  它的速度比王煊更快,直接到了,就要將他淹沒。

  他快速以斬神旗將自己包裹,凝結為一體。紅霞飄過,斬神旗劇烈抖動,還好沒有出事。

  很快,那片紅色的煙霞就消失了,很突兀,王煊都沒有看到它最終流向那裡。

  他神色凝重,命土後方,這片奇異之地太危險了,動輒就要絞殺人的元神,很難抵擋!

  如果沒有帶著斬神旗進來,他剛才是否死去了?

  他靜立了片刻,再次上路,好在這片虛無之地不怎麼消耗神秘因子,他毫無疲累的感覺。

  這讓王煊心頭一動,這裡神話沒有腐朽嗎?但仔細感應,並沒有神秘物質,也沒有所謂的超凡規則。

  迷霧依舊在湧來,那飄渺之地似乎永遠無法接近,不知道相隔多少里。

  這次王煊橫渡虛空足足三個月,而且又啟用了斬神旗,與它合一,橫跨浩瀚虛無的空間。

  期間,他多次遇到那種紅色煙霞,擠壓滿整片黑暗空間,讓人逃無可逃。王煊眉頭深鎖,這意味著如果沒有絕世異寶防身,這種地方根本沒法接近!

  離開命土三個月的盡頭時,他再次發現異常,黑暗深處,那裡迷霧濃郁了不少,而且有銀色的亮光閃耀。

  「那是我要找的目標嗎?一個真實存在的地方。」

  終於他到了,迷霧無比濃重,在這裡有竟有一口池子,寂靜的懸浮在虛空中,照亮黑暗。

  他感覺到了蓬勃的生機,自池子中散發出來!

  但是他更不解了,像是無邊黑暗的宇宙中懸浮著一口池子,裡面有銀色的液體,實在是異常。

  王煊來到池邊,謹慎的以精神感知,剎那間,他探出的一絲精神像是被滋養,又像是被賦予了新生!

  他一陣吃驚,探出更多的精神,結果感覺自身的精神在蛻變,力量在增長!

  隨後,王煊小心地沒入池中,被銀色的液體浸泡,他宛若要飛升了,光雨點點,他的精神體裂開了,脫下一層精神胎衣。

  他的元神力量提升了一大截,並化成銀色,看起來越發的凝實了。

  外界,陳永傑嚇了一跳,因為發現王煊的肉身輕顫,竟開始流動銀光,血肉在變強,擁有強大的活性,快速變化……

  「精神體新生?」王煊沐浴在銀池中,那種柔和的液體不斷洗禮他的精神,但他認為,這還不是真實之地。

  雙倍月票期,向大家求下月票啦,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