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永不凋零的長生之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的手伸出水面,亮瑩瑩的液體滑落,像是生命之池,孕育著原初時代的第一縷生機。

  它很神奇,帶給人以新生!

  「以前有人來到過這裡嗎?」這是他動身前就曾自語過的問題。

  是否有人和他一樣,想找到一個真實的地方,抵達飄渺之地的源頭?

  王煊認為,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多的修行者,總會有些人和他一樣,在探索未知。

  「不過,估計很多人都有種無力感,尤其是和我境界差不多的人,根本走不到這裡。」

  如果沒有斬神旗將速度提升十倍,王煊需要飛行十幾年才能離開命土,途中看不到一點希望,實在太枯燥了。

  這個層次出「新人」,大概率堅持不下來,在超凡絢爛的年代,有幾人敢捨棄成熟的神話體系,這樣另找出路?

  還有一點尤為重要,他的命土中栽種了三棵天藥,藥性與超物質瀰漫,給予了他足夠的支撐。

  換一個同境界的人,即便有大毅力,然而實力也不允許,空耗再多的光陰,約莫也走不出命土。

  「連我都很吃力,如果有機會的話,應該再栽種一兩棵天藥。」他輕語,但也只能想一想罷了。

  自古至今,能夠在命土中栽種天藥的人,能有多少?

  「不過大環境變了,也不是沒有機會,這是消亡的時代,也許我還有機會再得到一兩株天藥。」

  連失傳的經文都成堆的出現,連異寶都成為財閥的文物收藏,將來有天藥墜落到現實世界中,也不是沒有可能。

  「我的命土如果成為一個藥園子,會讓我的精氣神無比旺盛,力量更充沛的話,我會走的更遠。」

  王煊盯著池子外,那片漆黑的虛空深處,太寂靜了。

  「當有些人實力提升上去後,也許會回頭,重新探索,但我想也很難走到這裡。」他在思忖。

  命土那麼「渾厚」,如果沒有精神天眼的話,在方位上稍微有些偏差,最後都會徹底迷失。

  這就很可怕了,將自身關在自己的命土中,永不見天日,光想一想就讓人不寒而慄。

  「古代有些強者,時常神遊,可進廣寒宮赴會,也可入幽冥訪友,而有些人走著走著,其元神就沒了。」

  王煊認為,可以神遊的高手,不見得都是在外面被人擊殺了元神,有些人或許在探索自身命土時迷失了,從此成為活死人。

  沒有精神天眼的話,許多人很有可能會被困在命土深處。

  王煊認為,有一種人應該可以走到這裡,那就是列仙中的絕世強者,他們如果走回頭路,想要深入的話,或有辦法。

  「不過,也不是絕對。如果隨著境界提升,命土的『渾厚』程度也成幾何倍數的增長,那麼即便是釋迦、妖祖祁毅、天仙之祖齊騰等人,想走到這裡的話,難度係數也會非常恐怖。」

  ……

  這個地方生機無比濃郁,仿佛代表了新生!

  然而,熠熠生輝的液體並非實物。

  甚至這池子都不是,摸起來很粗糙,它是以神異的能量構建,形成一個生命原池,像是承載著起源時代的生氣。

  王煊精神力大幅度提升,心神澄淨,一片空明,狀態前所未有的好。

  「真是一個好地方。」他起身,銀光流動,精神飽滿,自己都能感覺到變強了。

  他盯著池子看了又看,很想帶走大量的銀色液體,這比仙漿等還要珍貴很多倍,是無價之寶。

  但他沒有付諸行動,他在思考一個問題,這片虛無之地,所有人都能探索,還是說,只屬於他自身?

  如果每個人的命土後,都對應著一個虛寂之地,各自獨立,那他真不敢動了。

  那樣的話,這片地方或許對應著他自身的生命本質,他如果將池液都帶走,使之乾涸,他的肉身,他的精神,或許會出現極其嚴重的問題!

  「如果只屬於我自己,那麼,我下次可以移栽來一兩株天藥,接近那真實之地的沿途,留下印記,以天藥支撐,可以讓我走的更遠。」

  王煊短暫停留,再次上路了,他覺得自己不見得能探索到盡頭,但是越來越接近目標了。

  接下來的路,更加的黑暗,幽寂,沒有盡頭,真的像是在橫渡浩瀚的宇宙,實在太廣袤了。

  「像是整片世界都失去了聲音,只剩下我自己,一個人在路上探索。」

  期間,他再次見到那片紅色的煙霞,感覺它更加的艷麗了,越發的燦爛,伴著雲霧,有種神聖的美感。

  然而,它卻也越發的危險了,王煊裹著斬神旗,都陣陣心悸,有種即將要被毀滅的末日感。

  「虛無之地,有雲霞划過,它的本質是什麼?」王煊在忌憚的同時,也有種渴望,如果能解析那種能量,或許對他有極大的好處。

  甚至,他在猜測,美麗的雲霞與外界的超物質是否截然不同,能不能帶來一場根本性的變革?

  但他想了想,不得不搖頭,雲霞依舊不是實物,還是沒有找到真實地帶。

  王煊看著紅色雲霄,他在猜測,那恐怖的能量雲是不是真實之地輻射過來的?

  離開銀色的生命之池三個月後,他神色凝重,那不時出現的紅光越發的懾人了,讓斬神旗都獵獵抖動,似乎極為吃力。

  「如果有絕世強者也來找過飄渺之地的源頭,那麼,走到這裡估計差不多了。」

  因為,連大幕後的絕世強者都告誡弟子門徒,要得到斬神旗,這說明對他們有大用。

  接下來,王煊略有激動,那紅色霞光,伴著雲霧,居然有絲絲縷縷的真實感了。

  當然,它的威力更恐怖了,又一次蔓延過來時,斬神旗轟鳴,爆發出刺目的金色紋理,在激烈對抗。

  再走下去的話,將無比危險,有可能讓王煊送命,他皺起眉頭來。

  他覺得距離真相很近了,但現在不安全了,不足以支撐他深入了。

  「能走遠就走多遠吧!」他在盡最後的努力,想探究出一個希望,有個光明的結果。

  王煊堅持,不看一眼盡頭的話,很不甘心。

  數日後,他心頭髮顫,那紅艷艷的光傾覆下來,讓斬神旗都在自主暴漲,旗面擴張,有真實物質在接近,異常恐怖!

  「要到終點了嗎?」王煊既擔憂,又期待與喜悅,心中非常矛盾。

  漫天瑞霞,雲霧翻湧,殷紅如血,但也灼燒的虛無之地都在共振,難以保持永寂了。

  他的靈魂在悸動,很是不安,隨著不斷向前,他覺得自己可能會死掉,就像是一朵微不足道的雪花遇到了炎炎夏日。

  「歷代以來,方士、道家、劍修等,先後湧現,修行路變了又變,各個時代都有人冒頭,在找出路。」

  有人有所成就,在自己的時代崛起,成為絕世強者。

  「但更多的人,在寂寂無名時就死掉了,而我不想成為死在路上的前驅!」王煊告誡自己,要愈發的小心。

  此時,有部分雲霞不是虛影,不是輻射,而是真實的,雖然不多,但造成的結果甚為可怕。

  王煊的精神體欲裂,在被灼燒,像是在橫渡煉獄,連斬神旗都不能消除所有影響了。

  直到那片雲霧遠去,他才大口的喘息,像是要虛脫了,他覺得自己與死亡無限接近。

  還要前行嗎?他意識到,自己快到極限了。

  「現在證實,列仙的幾條路全都走不通了,當神話腐朽時,他們都會墜落下來,我不可能去重複他們的老路!」

  王煊沉思,或許還能堅持最後一程,如果再無結果,那麼他只能先離去了,絕不能將自己搭進去。

  前方,一片漆黑,在紅色雲霞消失後,整片世界像是凝固了,冰寒,幽寂,給人種絕望的負面感。

  離開生命之池六個月,他來到了一片奇異之地,前方有恐怖的氣息,若隱若無的飄來,同時也有種讓人嚮往的呼喚。

  很近!

  他從命土出發,一直到現在,他估算著,已經過去兩年左右了。

  到了這裡後,迷霧越發濃郁,王煊手握斬神旗,嚴陣以待,終於邁出了最後的腳步,他要嘗試一番!

  他看清了,那裡是除了涌動的迷霧,還有更為絢爛的雲霞,那裡像是有個「隕石坑」,鑲嵌黑暗中。

  不過,以王煊的角度看,它掛在天穹上,天地傾覆,顛倒過來。

  他抬頭向上望去,那「隕石坑」中,煙霞不斷湧出,向著四面八方擴張,遠去,迷霧更是每時每刻都在蒸騰。

  「隕石坑」不是真實的,煙霞有部分屬於真實物質了,在王煊的精神天眼下,煙霞中有真實存在的晶瑩顆粒,紅的炫目。

  隕石坑很深邃,像是一條通道,連著背後的一處奇異之地!

  「貫穿這裡,就能見到真相嗎?」王煊並不能確定,種種跡象表明,他想在神話體系外找到一條可行的路,沒那麼簡單。

  當走到這裡後,他隨時都有殺身之禍。

  他稍微接近隕石坑,想最大限度的走進去一段距離,然而,一瞬間而已,他就驚悚了。

  斬神旗爆鳴,金色紋絡蔓延,近乎沸騰起來,阻擋那些真實煙霞顆粒的侵蝕。王煊感受到身體要瓦解的劇痛,他見到旗面居然有些許焦痕。

  這讓他心驚,過去還從來沒有什麼東西能傷損斬神旗呢,結果在這裡遇到了!

  他快速倒退,但卻也抬頭,死死的盯著那深邃的隕石坑,疑似一個巨大的通道。

  「我看到了,通道深處……居然有鮮花在生長?!」

  王煊瞳孔收縮,在那巨大的隕石坑中,在那通道深處,有潔白的花朵綻放,在紅色如火又如血的雲霞中搖曳,煞是美麗與聖潔。

  隕石坑通道深處的側壁上生長著神聖植物,那像是永不凋零的長生之花,誘人前往。

  它的確燦爛而神聖,連列仙在它面前似乎都帶上了紅塵氣,沒那麼超凡脫俗了。

  那種植物無懼紅色雲霞,難以磨滅它,在紅光中搖曳,花朵並不凋落,有大片璀璨的光雨灑下。

  王煊聞到一絲極淡的幽香,精神似要瓦解般的劇痛頓時減輕,而後好轉,恢復過來。

  「給人無限的希望,恨不得立刻跨進去探索,但是卻難以接近,動輒就會讓人徹底消亡。」他盯著「隕石坑」。

  現階段,這裡就是盡頭了,沒辦法橫穿過去。

  王煊看著旗面上的焦黑,他深感無奈,連這種僅次於至寶的神物都奈何不了此地嗎?

  「即便有絕世強者渡過了命土,也只能止步於此了,再難寸進。」

  他在這裡看了很久,甚至再次冒險了兩次,去觀察那潔白而聖潔的長生之花。

  那花朵依舊是自虛無而生,不是真實的,但蘊含的生命氣息無比濃郁,給人不朽之感。

  「真的想跨過這個通道啊,看一看那邊的真實之地!」

  但王煊毅然轉身了,要經得起誘惑,不然的話,他肯定會死在這裡。

  修行不可能一蹴而就,尤其是在成熟的神話體系外,另外找到一條可行的路,更是沒那麼容易。

  因為,這不亞於重新開闢天地!

  即便沒有抵達那片真實之地,王煊的收穫也是巨大的,他覺得,這樣的探索本就是一種修行。

  在經歷生命之池,又來到這裡後,他的精神力提升了,道行增長了,這是在開闢道途,負重前行。

  「嗯?」讓他驚喜的是,斬神旗上的焦痕在慢慢消失,最後恢復了過來,不愧是絕世異寶!

  「下一次,我如果我還能再來,我要移栽天藥,用以連接真實之地,更要帶上至寶養生爐!」王煊極速遠去。

  雙倍期求下月票了,感謝大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