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天下殺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域外,鋼鐵叢林列陣!

  地面的戰艦並沒有成規模的調動,避免打草驚蛇,外太空中的戰艦就足夠了,各家的高層都來了。

  「控制好火力,我們只是定點清除妖魔,而不是大面積的『洗地』!」有重要人物多次強調。

  王煊與陳永傑此前已經出行,檢查過艦群是否混入妖魔,確信無人被奪舍,目前一切都正常。

  外太空中,黑壓壓如成片的雲朵聚集,戰艦龐大,冰冷的光澤懾人心魄,一切準備就緒。

  一艘超級戰艦中,趙澤峻神色平靜地開口:「開火!」

  至此,狩獵妖魔的行動拉開了序幕,刺目的光束,像是利劍般出從天外刺向地表,趙家第一個動手。

  他們的目標有多處,首目標就是趙家同城的一家會所,明面上正常,但其實這裡被妖魔占據了。

  在同一座城市中,距離趙家這麼近,他們想幹什麼不用多說,隨時準備去顛覆趙家,進行附體。

  逃走的那些血影子,以及新來支援的部分血肉妖魔,目前從地下進入這裡,一直蟄伏不出。

  他們雖然占據趙家時失利,敗走了,但絕對沒有死心,如果趙澤峻不發動,妖魔也快要動手了。

  光束驚人,像是破開了天幕,從域外而來,擊中會所,光芒極其耀眼,第一時間讓這些建築物瓦解!

  地面下沉,被全面擊穿並熔化了,來援的血肉妖魔最為慘烈,遭受這樣的攻擊,簡直是噩夢。

  「啊……」在盛烈的光芒中,有妖魔爆碎,即便身上有法寶也擋不住,血液四濺,而後又焚燒。

  在如今這樣的天地大環境下,許多寶物勉強能激活第一層符文就到頭了,超凡退潮,擋不住熱武器。

  那些血影子也好不到哪裡去,原本機動性很強,但是,為了不露出馬腳,他們都選擇附體。

  這些妖魔害死了不少人,現在活在別人的肉身中,吃了他們的精神體,目前都有合法的身份。

  這意味著,他們的感知不如此前,躲在別人的血肉中操控,遠不及自身的妖血包裹著真骨時靈性強大。

  他們的妖骨如「器物」般,帶在他們操控的活死人的身上,並未釋放靈性光輝等。

  恐怖的獵殺,驚人的大爆炸,讓這片地帶沉陷,也讓有些妖骨龜裂,縫隙密密麻麻,流散出「妖仙命」。

  這是普通人對超凡妖魔的血色狩獵!

  妖物回歸後,沒有委屈自己,選擇的居所都是環境最好的,這處會所周圍有公園,有湖泊,景色優美。

  這讓趙澤峻完全放開了手腳,不至於擔心波及到遠處的居民區。

  「啊……人類居然主動對我們下手了!」妖物在火光中慘叫,怒不可遏。

  「咚!」

  刺目的光芒俯衝下來,將這裡覆蓋,血肉妖魔被絞殺,附體的妖魔目眥欲裂,有些真骨炸開了。

  「逃,活著離開這裡,以後報復!」有精神體衝起,幾乎被打散,最起碼超物質都被轟沒了,眼下格外虛弱。

  有個別妖魔從地下逃走了,很不體面,不是走的排水系統,而是從排污道遠去,惡臭不堪。

  這些人才從漩渦中掙脫,以精神體出現,就再次遇到莫大的危機,陳永傑來了,守在外面。

  鎖魂鍾一震,逃出來的虛弱精神體,不管以前是什麼身份,現在都很慘,在銀色的漣漪下被鎖魂!

  他們像是被收割的韭菜,剛冒頭就齊刷刷的挨刀了。

  陳永傑動作迅猛,上古神物震出絢爛的鐘波後,他快速收走幾塊墜落在地上的帶著裂紋的妖骨。

  「雖然很消耗超物質,但是,這樣以戰養戰還是賺大了!」他很臉色冷漠,誅殺妖魔,心中很滿意。

  瞬間,他登上小型戰艦遠去,趕往下一地。他與王煊分開行動,在盡最大可能剷除倖存下來的純精神體狀態的妖魔。

  外太空中,吳茵的叔叔吳成林,一改往日的和善神色,現在沉靜無比,盯著大屏幕,觀看戰果。

  他已下了命令,進攻的是一處生命科研所的重要實驗基地,那裡利用基因技術專門「孵化」各種已滅絕的古生物。

  現在,實驗基地里的培養艙中,那些活性物質中浸泡的不是普通物種,大部分都是妖怪的血肉真身!

  大幕後的生靈回歸後,對這類科研所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希望可以幫助他們早日恢復真身。

  這個生物實驗基地,屬於妖魔占下的重壓據點。

  既然翻臉了,還有有什麼猶豫的?吳成林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將這裡清除乾淨,這個地方距離吳家大本營很近。

  這批妖魔最終想幹什麼,吳成林很清楚,不會放過吳家,現在就已經秘密侵占了吳家的一處小型戰艦基地。

  他剛才的第一道命令,就是毀了那處小型軍事基地。

  這片地處郊區、接近山林的生物實驗基地,遭遇了最為猛烈的打擊,像是有一道撐天支柱連接了域外與地面。

  遠離城市,吳成林可以更好的「發揮」,出手無情,地面騰起傘狀光芒,簡直讓這裡生命絕跡。

  即便妖魔生命力頑強,可是在神話腐朽的年代,依舊架不住這樣的轟殺!

  尤其是現在,那些妖魔正處在血肉重生的過程中,泡在營養液內,陷入了較深層次的沉眠。

  而原本占據下來用以預警的那處小型戰艦基地,第一時間就被毀掉了。

  「逃啊!」生物實驗區中,自然也有警戒的妖魔,可惜,這種嘶吼聲已經遲了,這裡被戰艦洗地。

  王煊來了,原本將這裡當成一處重地,畢竟蟄伏了很多老妖魔,結果他看了一眼後頗為遺憾,仙骨罐頭沒剩幾塊。

  妖魔沉眠,靈性大失,被轟殺的有些慘,真骨都破滅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些負責警戒的妖魔逃的比較快。

  「早知道,讓老陳來這裡算了,原以為是大凶之地,就這麼被解決了?」

  王煊手持專殺元神的先秦玉龍刀,爆發刺目的刀光,將劫後餘生的五頭較強的妖魔劈殺。其餘妖魔不值一提,早被轟炸的虛弱不堪!

  王煊在這裡只收穫到三塊有裂痕的妖骨,所謂的硬骨頭與危險的妖怪還未復甦就死的差不多了。

  他登上小型飛船,如流光般趕往下一地。

  虞城,一個名為妖精酒吧的地方,成為李家攻擊的目標。不得不說,妖魔回歸後有些自負了。

  他們欣喜於這個世界人口眾多,城市繁華,比枯燥和單調以及無比貧窮的古代生活強大多了。

  有些妖魔喜歡燈紅酒綠,喜歡現世的各種美酒,為此不惜占據了一處極其出名的酒吧,並改了名字,不再對外營業,只招呼自己人。

  在科技這麼發達的新星,這裡的異常怎麼可能瞞得過各大組織?

  深夜,妖精酒吧轟然解體,化成刺目的光團,被一道光擊的爆碎,而後各種物質又都熔化了。

  但它地處城市繁華地段,李家沒敢動用太強的火力,導致部分妖魔活了下來。

  王煊來了,精神出竅,以天眼掃視四方,觀察地下的情況,很快,他找到了殘存的妖魔的逃生路線。

  「真的很不體面啊,竟是從排污通道中逃掉的?」他露出異色,而且看到了一個熟妖青狼。

  王煊無聲的出城,靜等他們從地下出來,妖魔想借山林阻擋監控而逃走。

  隔著一段距離,王煊開始催動黃金樹,九隻金色小鳥啾啾齊鳴,在深夜中像是九輪天日橫空,將那些精神體全部啄死!

  願意呆妖精酒吧的妖魔,原本都有血肉,較為年輕,但現在只剩下三個有肉身了,滿身是血,軀體殘破。

  青狼之所以在這裡,沒有同黑鬣和銀蝠同行,是因為在趙家時它被熱武器轟碎一條前肢,在這裡養傷呢。

  此外,它的尾巴也被老陳用黑色大劍給剁了下來,它在妖精酒吧中喝悶酒,暗自舔舐傷口。

  「你們真臭!」隔著很遠,王煊就以超凡之光覆蓋了自身,有點受不了它們。

  「是你,王煊,啊……」青狼見到他後,眼珠子都綠了,發出低吼,仇人見面,再加上猜測出這次是對方發動的襲殺,它有些瘋狂。

  「大狼狗,你給我閉嘴。」王煊喝道。

  那種冷淡的眼神,以及嫌棄的表情,讓青狼十分受傷。

  「想不到啊,在這個時代,血食都敢主動圍獵我們了,讓我們這樣被動!」青狼渾身是血,現在後腿也斷了。

  王煊看不上它,道:「原本還想拿你開刀,檢驗下我的修行成果呢。結果你斷腿斷腳,要你何用?乾脆也斷頭吧!」

  青狼要炸了,曾經的妖族極為輝煌,統治大地,以人類為血食,在很漫長的歲月中都是屬於他們的恐怖時代!

  這次回歸,妖魔原本也很順利,他們即將占據各大財閥,擁有大批量的戰艦,如古代般要統治大地。

  結果連生變故,這些凡人反過來獵殺它們,在這個深夜更是給予妖族重創,讓它難以接受。

  此時,它更是被一個人類俯視,厭惡,那種感覺……對方像是在看著一隻骯髒的蛆,在捂住口鼻。

  「殺!」另外兩頭血肉妖魔也受不了那種眼神,主動進攻,這是無法逃避的,唯有一戰。

  王煊靜如山嶽,盯著它們,手指間有淡淡的銀光泛起,他決定檢驗下這種來自虛無之地的奇異能量。

  一頭折斷了翅膀的妖禽,翅膀冒血,勉強向他俯衝,殺氣濃烈。另一頭凶獸形似黑熊,滿身是血,龐大的身體衝來時,地面都在顫動。

  他們動用了妖族的天賦神通,妖氣滾滾,血光與獸影衝擊,手段不凡。

  王煊的手掌划過虛空,動用道教祖庭的某種手段,掌刀刺啦有聲,劃出一掛如星河般的銀白匹練,銀色物質蒸騰。

  噗!噗!

  妖禽頭顱被劈落,龐大的黑熊被切割為兩片,他們的元神也被銀光斬殺,兩頭妖魔直接死了!

  「有點弱啊。」王煊搖頭,兩個六段的妖魔,比他高一個境界,卻這麼快就就被擊斃了。

  「該你了!」他盯上了青狼。

  「一天而已,你怎麼會……變強這麼多?」青狼驚悚,這才分開沒多久,在對方身上發生了什麼?

  它全力以赴,青光沖天,化成一頭巨大的青色神狼,毛髮晶瑩,闊口獠牙,向著王煊撲去,血盆大口中更是有恐怖的妖光衝擊了出去。

  「你怎麼變弱了,境界跌落,越活越回去了嗎?」王煊詫異,青狼原本在八段初期,現在跌落到七段去了。

  「我#!」青狼震驚了,對方不是實力有限的提升那麼簡單,而是突破原來的境界了。它覺得,這不符合常理。

  白天時,超凡餘波又震動了,讓它憤懣的發現,神話腐朽越發厲害,它境界跌落了。可是對方呢,他麼的……境界提升了!

  這怎麼可能,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場戰鬥沒什麼懸念,王煊的拳光划過,將它打爆了,血雨漫天!

  「妖祖跨界後,會殺了你們所有人,大地上將血流成河!」青狼的元神長嚎。

  「妖祖祁毅嗎?絕世妖魔。無妨,等他跨界時,我來收他!」王煊平靜地說道,銀色的拳光再次划過。

  青狼震撼,而後驚悚,一個人的拳光居然能殺元神?都沒有動用精神之力,這……它沒有時間多想,整體炸開,形神俱滅。

  「銀色秘能很強!」王煊評估,這種新出現的能量可通超凡,極其強大,對於那條新路,他越發的有信心了。

  ……

  新月上,「老張」盯著青銅鏡,看到一艘很有歲月感的飛船。

  深空中,一艘古老而無比龐大的飛船正在緩緩駛來,接近新星!

  雙倍月票,大家不要忘投啊。

  感謝:菜鳥作者,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