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天下響應(求保底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星空中,一艘很有時代感的陳舊飛船無聲的駛來,距離新星不是很遠了。

  它很龐大,樣式復古,或者說本就是很古老,但是動力系統等卻遠超現代的飛船。

  不久後,飛船頂部開啟一扇特殊的艙門,竟從裡面走出幾個機械人,站在龐大的飛船上,眺望前方。

  如果是人類,是碳基生物,在這種宇宙環境中,估計會瞬間死去。

  他們沉默無聲,站在飛船上,像是石像般一動不動。

  幾個機械人也很陳舊,甚至破爛,身體有損,有的缺失一條手臂,有的肩頭斷裂,即便是活性金屬都沒有修補好傷裂處。

  隱約間可見,那些斷裂地帶像是有奇異的物質在糾纏,導致他們無法修復。

  新月上,「老張」手持鏽跡斑斑的銅鏡,擦拭鏡面,他看了又看,不禁皺眉道:「深空文明,哪個時代的飛船?很古老了,那幾個是……機械金剛!」

  古舊而龐大的飛船臨近新星!

  外太空,艦群中,趙澤峻、吳成林等人都在,所有戰艦都在第一時間捕捉到了那未明的飛船,人們吃驚。

  眾人仔細研究,確信這很像是當年月球上挖出來的飛船,屬於同一種風格!

  龐大的飛船上,幾個機械人依舊一動不動,看著前方的艦群,他們的飛船避開了,進入新星領域,向大地而去。

  「王煊,你注意下,有不明飛船進入新星,千萬不要招惹它!」趙澤峻第一時間通知了王煊和老陳,並發過去照片,快速說明一些情況。

  很快,外太空的戰艦群失去那個目標,無法鎖定,掃描不到了,那艘飛船竟從他們面前的屏幕上消失。

  王煊很意外,表示知道了,繼續殺妖!

  域外,趙澤峻、吳成林等也沒有改變計劃,依舊在定點清除,血洗妖魔的各個據點。

  在這個深夜,新星各大組織動用了所有的天眼、探測器等,上到天空,下到地底,以及湖泊和山林等,能投放的地帶都投了探測器,鎖定妖魔的軌跡。

  不止是中洲這塊大陸,連西方人居住的西洲,也被趙澤峻等人轟擊過。比如德堡,這個瘟疫研究所和生命科研基地,直接被打沒了。此外,東海中,有幾個島嶼也遭到戰艦洗地,被打穿。

  這一夜,天下震動,來自大幕後的生靈心驚肉跳,凡人……殺瘋了!

  列仙的後代真的有些怕了,這種大規模的戰艦轟擊,在超凡退潮的大環境下,他們這個境界的人絕對擋不住!

  「妖魔損失慘重,有些據點的高手被殺光了,不限於妖祖一脈,但凡是原生妖魔,曾接近那些財閥,有小動作的妖族陣營,都被針對了。」

  「奇異的時代,妖魔竟被凡人血洗,真是不可思議!」

  列仙的後人,曹清宇、陳妍、周詩茜等人真的是坐不住了,也怕被突然來一發超級能量炮,絕對會被打爆。

  周家,黃大仙很害怕,和周雲喝酒,用以壓驚。

  周雲安慰道:「沒事兒,你們又沒去吃人,沒去吸食人的元神,不傷天害理,不去顛覆那些大組織,沒人會隨意亂殺無辜。相反,你們曾去錢家幫助他們除魔,這是加分項,還是有些情面的。」

  天下響應殺妖!

  這個夜晚,天下各地,早先沒有動作的其他組織也都行動了,一起出擊。

  人的血性一旦被激起,心中的某種信念被點燃,那股力量是巨大的。趙澤峻等人的動作,直接是一呼百應,讓所有大組織都跟著行動了起來。

  王煊和陳永傑早就來到了洛城,凌家的大本營所在地。在這裡奇石山體上,佛門與妖族依舊在尋找天藥種子呢,並未放棄。

  兩人趕到時,大規模殺妖還沒有激起風浪,他們算是提前趕到,想堵妖魔的後路。

  如果不是這裡有佛教的高手,艦群早就進行打擊了。凌家離去後,這裡一片空曠,正適合暴烈的開火。

  各方了解到,佛門與妖魔衝突,不時在廝殺,天生對立,所以便沒有粗暴的對這裡展開地毯式攻擊。

  「休善法師,各位師兄,外界大亂了,天下都在誅魔,我們兩人前來相助,願幫你們掃平妖魔,還新星一個朗朗乾坤。」

  陳永傑喊話,呼喚佛門的高手現身。

  霎時間,那座石山上影影綽綽,不少人躍出,有佛門的高手,也有妖族的強者。

  他們在石山上找到了山壁石佛所在的結界,但一直闖不進去,兩方倒是爆發了多場血色衝突。

  「妖魔在新星上吃人,惹下無邊血債,現在外面都殺瘋了,各位師兄如果我們將這些妖魔都除掉,現世就徹底清淨了!」

  陳永傑噼里啪啦,介紹現狀,講述外面的情況,要聯合佛教高手共同誅魔。

  佛門為首者那個苦行僧休善,向他望來,一夜間外界變天了?

  咚!

  這時,遠方有刺目的光束從天外降落,洛城附近的一個妖魔據點被打掉了!

  「你們真敢如此?!」妖魔陣營的頭領血鵬震怒,不久前他們都在奇石山上,與外界隔絕,根本不知道外面竟出了這種大事兒。

  一隻銀色的大蝙蝠飛躍山嶺,極速趕來,正是有血肉的妖魔銀蝠,它載著黑鬣,從其他城市趕到這裡。

  「血鵬大哥,我妖族損失慘重,人類,那些該死的凡人,竟敢拂逆……攻擊我們!」兩頭妖魔到來,快速稟告。

  所有妖魔的臉色都變了,在奇石山上,他們無法接聽電話等,現在驚怒交加,瞬間殺氣騰騰。

  「你們竟敢來這裡,殺了你們兩個!」黑鬣、銀蝠看到王煊和陳永傑後,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今天,我們就是為滅你們而來!」老陳喊道,再次聯合佛門,道:「各位師兄,各位大師,出手吧!」

  毫無疑問,佛門在新星上也有耳目,有特殊的棲居地,很快就得到了傳訊,知道今夜確實出現大事件,還在進行中。

  「除魔!」休善喝道,第一個動手,向著血鵬殺去。

  激烈的混戰爆發了,雙方大打出手,本就對立,再加上外界因素刺激,頓時到了白熱化。

  「你們兩人敢出現在這裡,那真是你們的不幸,我看你們怎麼逃走!」這裡的妖族比較多,黑鬣叫著,帶領多名有血肉的妖魔殺來,要圍獵王煊和陳永傑。

  「殺!」老陳渾身冒佛光,掄動黑色大劍就闖了過去。

  王煊手指間,出現一團銀色的光焰,不斷的跳動,他在構建超凡定式,檢驗以這種銀色物質催動的術法有多麼強的威力。

  哧!

  一頭妖魔剎那被覆蓋了,聖潔的光焰焚燒,當中傳來悽厲的慘叫聲,一頭六段巔峰層次的妖魔化為焦炭,連元神都被焚殺了!

  「曾經匍匐在我妖族腳下的生靈,竟敢這樣作亂!」黑鬣殺來,戾氣極重,他身體強健,滿身都是黑毛,手持一桿嶄新的狼牙棒,爆發刺目的超凡之光砸向王煊。

  王煊雙手結印,運轉釋迦真經,但不是金色佛光普照,而是銀光蒸騰。轟的一聲,在他的雙手中,飛出一朵碩大的蓮花,整體為銀色,一片又一片的綻放,將黑鬣那裡覆蓋。

  這是術法佛蓮印。

  虛空中,傳來真實的花開的聲音,花瓣落下,不斷轟鳴,將那散發超凡之光的狼牙大棒擊的粉碎。

  黑鬣那隻毛茸茸的大手被震的血肉模糊,妖血滴滴答答的落下,其中一根指骨都露出來,並斷落一截。

  「你也變弱了?」王煊露出異色,黑鬣也跌落下八段境界了,目前處在七段中。

  當聽到這種話,黑鬣惱羞成怒,這是在嘲諷他嗎?雖然這是事實,但他覺得胸腔憋悶無比。

  最為重要的是,他變弱了,可是對方變強了,提升幅度很恐怖,在他看來,這他麼的沒天理!

  王煊右手捏劍訣,一道刺目的銀光飛了出去,他在充分檢驗自己的實力,也在驗證銀色物質到底多麼非凡。

  黑鬣張口間,妖光飛出,他動用了一家秘寶,一張黑色的大網落下,散發烏光還有煞氣,想將王煊擒殺。

  然而,在王煊的劍訣下,雪白劍光縱橫,將這件秘寶劈的七零八落,徹底碎掉了。而且在噗噗聲中,劍光在黑鬣身上留下幾個血洞,前後透亮,心臟都被撕裂下一角。

  黑鬣驚怒,感覺難以置信,僅是一天的時間,對方不動用異寶就能鎮壓他了?

  他張嘴,有一柄通紅的妖刀飛了出來,這是該族性命交修的妖寶,迅速放大,鮮紅如血,妖刀呼嘯,讓這裡血霧瀰漫,煞氣沖天!

  「斬!」黑鬣吼道,伴著血色的妖刀,無數的光刃飛了出去,密密麻麻,擠壓滿虛空中。

  王煊無懼,施展道家秘篇鏡光術,依舊在實驗銀色物質,身前浮現一面銀色的鏡子,擋住了血刀,並向回反射刀光。

  同一時間,王煊雙手結印,施展道教祖庭的術法五色雲雷。

  半空中,五色雲霧出現,電閃雷鳴,覆蓋在黑鬣頭頂上方,而後整片雲朵轟鳴,劈落下一掛銀色電瀑。

  轟!

  那血色妖刀爆碎,黑鬣更是避無可避,被銀瀑轟在身上,當場一條手臂就飛了出去,半邊身子焦黑,發出熟透了的肉味兒。

  王煊掌刀揮動,一道絢爛白光划過,將他立劈為兩半!

  經過多次的實驗與嘗試,他確信銀色物質等級極高,威力奇大,讓他對那條路越發的有信心了,恨不得立刻去找到真實之地!

  當諸事落定後,他必然要去接著探索。

  其他妖魔被驚到,但這一切太快了,想阻止早就晚了,還能快過那銀色雷霆不成?

  「殺!」銀蝠眼睛陰冷,帶著幾頭妖魔殺了過來。

  王煊揮灑閃電,催動佛蓮,動用各種術法,在很短的時間內接連格殺三頭妖魔!

  接著,他真身上前,和七段境界的銀蝠硬撼,拳光划過,將這頭實力極強的妖魔打的手臂都骨折了。

  銀蝠張嘴,有超凡聲波化成銀色漣漪衝出,向王煊絞殺過去。

  王煊結印,這一次猶若獅子吼的聲音爆發,從他的法印中飛出一頭銀色的大獅子,震散了漣漪。

  噗!

  王煊極速跟進,一拳將銀蝠打穿,妖血四濺。

  銀蝠竭盡所能掙脫出去,化出本體,展翅欲飛。結果王煊一躍而起,抓住他的銀色肉翼,噗的一聲撕裂下來。

  銀蝠慘叫,再也沒有了在趙家時的從容姿態,身上的白襯衣、燕尾服都爆碎了,他從空中墜落下來。

  王煊不給他機會了,拳光焚燒,像是一輪銀色的大日升騰而起。天地間,能量起伏,極其恐怖,看不到王煊的身影了,只有他那如同雪白大日般的璀璨拳光,淹沒前方。

  銀蝠被他一拳打爆,形神炸開,從原地消失,徹底消亡。

  十一,祖國繁榮昌盛,各位書友長假愉快。同時,向大家求下保底月票,感謝!




章節目錄